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剑吉祥
王剑吉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4,378
  • 关注人气:3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陈寅恪之“恪”的读音: “正确”派与“恪守”派之争

(2010-03-13 15:27:43)
标签:

转载

分类: 博客推荐情报

近年来的国学热中,人们常常提到一位“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大儒”——陈寅恪。陈寅恪(1890年6月16日-1969年10月7日),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能够阅读蒙、藏、满、日、梵、英、法、德和巴利、波斯、突厥、西夏、拉丁、希腊等十余种语言,尤精梵文和巴利文。就是这位被誉堪称史上最强的语言大师,给世人留下了一个汉字难题:陈寅恪的“恪”字应该怎么念?

 

 

这个问题,对于有幸与陈寅恪熟识的学术界同事、学生而言,似乎不是一个问题。他们一直将陈寅恪的“恪”读为què(音“确”)。比如陈寅恪的高徒、也堪称大师级人物的季羡林先生,便是如此。为了证明这一点,我这里有一段央视《东方时空》采访季羡林先生的节目,各位可以听一下,季先生就是把老师陈寅恪的“恪”字说成“确”。

 

但是,查一查国内出版的《新华字典》或者《现代汉语词典》,“恪”字却明明只有一个发音:kè(音“克”)。所以,大部分只是在书本上认识陈寅恪先生的人,一般把陈寅恪的“恪”读为“克”。不仅如此,从《说文解字》到《康熙字典》,“恪”(本作“愙”)都只有“苦各切”一个音,即“克”。我现在打字使用的谷歌拼音软件,只要输入chyk就会自动显示“陈寅恪”,但是要是全拼chenyinque,就找不出“陈寅恪”这三个字,因为对谷歌而言,“恪”只有一个发音,那就是“克”。

 

这样,按照陈寅恪名字中“恪”字的读音,就出现了读“确”的“正确派”和读“克”的“恪守派”。

 

“正确派”有一个有力的证据,那就是陈寅恪的夫人、子女也都把这个“恪”字念成“确”。陈寅恪女儿陈美延说过,她在北平上小学时起,在填学籍报家长名时就读“确”。而在陈寅恪先生曾经任教的中山大学的一些老人还记得,每当有人将陈先生名字念为“克”时,陈夫人纠正说要念“确”。由此,把“恪”读成“克”渐成气候,一些刚入大学校园的历史系学生,往往会把陈寅恪的“恪”念“克”,这时总会有老师耐心地纠正说这个字在这里念“确”。当这个学生毕业以后当了老师,就会用同样的方式纠正新一代的学生。

 

但是,“恪守派”有比陈夫人更强有力的证人,那就是陈寅恪本人。1940年5月陈寅恪致牛津大学的英文亲笔信的署名是Tschen Yin Koh,证明他本人“恪”的读音成接近“克”,而不是“确”。著名语言学家赵元任先生和他的夫人杨步伟女士写的《忆寅恪》一文中有这样的记录:“我那时是用英文写的日记,记了Y. C. Chen括号里注‘陈寅恪’。......到了八月二十日才发现寅恪用的自己的拼法,那天的日记上就写了去访‘YinKo Tschen’。‘陈’字的拼法当然就是按德文的习惯,但是‘恪’字的确有很多人误读若‘却’或‘怯’。前者全国都是读洪音ㄎ母,没有读细音ㄑ母的,而‘却、怯’在北方是读ㄑㄐㄝ,所以我当初也就跟着人叫他陈寅ㄑㄐㄝ;所以日记上也先写了‘Y. C. Chen’了。(参见《陈寅恪印象》,钱文忠编,学林出版社)。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同一个“恪”字,陈寅恪本人读ko,而陈夫人、子女以及同事、学生坚持要读“确”,而陈寅恪本人也不去纠正呢?对这个似乎令人疑惑的现象,我认为并不奇怪。打个比方来说,许多姓“黄”的南方人,自己念的时候发出的是“王”的音,旧式音标拼出来是Wong。这些黄姓人来到北方,听见北方人按照字典上的发音称他们的姓为“huang”时,并不会感到意外,更不会去纠正。所以,我推论“恪”字念“ko”是家乡音,而 “恪”读成“确”是字典音。尽管《说文解字》和《新华字典》都只标出了“克”一个音,但是这并不能排除陈寅恪生活的民国时期的字典上“恪”字还有另外一个标准读音,也就是“确”音。查一下就知道,商务印书馆于民国四年(1915)出版的《辞源》,其“恪”字条下的注音是:“可赫切(即ke),亦读如却(即que)。 1937年商务版《国语辞典》也收有恪的两个读音。1979年上海辞书版《辞海》注音为:恪(ke课,旧读que却)。直到1985年12月,在由国家语委、国家教委、广电部联合发表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中,才把 “恪”统读为“克”。但是,直到现在,沿用了民国体系的台湾字典上的“恪”字依然有“克”和“确”两个音(见附图《林语堂英汉字典》)。

 

也许“正确派”和“恪守派”们还要继续争论下去,但对于外国人来说,无论中国人把“恪”字的拼音写成ke还是que,他们念出来都接近“克”。当然,这只是一个有趣的巧合罢了。

 

请参阅其他翟华文章:

 

经典中式英语溯源:原来是这样的“干”法

为什么非洲黑人“笨”、中国作家不会外语

毛遂孙山之后又一位成语名人

损人不利己是人类圈的潜规则

“中医”这个词是个外来语

高校学术排名:巴黎矿院“反击”上海交大

中外领袖人物的儿时传奇故事

请弗洛伊德解析国人“邦交”情结

中国人的“大门”崇拜

中国有几个合格的“知识分子”?



 

更多中西文化文章请参见翟华的《东方文化西方语http://blog.sina.com.cn/zhaihua
转载、约稿请电邮  huazhai@yahoo.com

0

前一篇:
后一篇:水墨齐白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水墨齐白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