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街头闲话

(2018-06-09 06:54:40)


  六月初的乡村淹没在静谧中。

  麦收还没开始,搬到城里耗着的人回来还得些日子,留下一个个紧锁着的门,被夹在统一涂成深灰色的围墙和房屋之间,只有架在墙上的液化气管道,用弯弯曲曲的黄色点缀着这画面,使得街道有了些生气。然而,这满目的深灰像是和宇宙间的蓝灰接通了,也接通了宇宙里的虚空,更加重了小村的静谧。听不到早先常有的牲口们的喧嚣,也没有狗吠,只偶尔一两声公鸡拉长了嗓子的鸣叫,尖尖的,仿佛是在渲染着时间的久远与亘古,其他都不在话下。

  小村唯一热闹的地方是村正中的槐荫下,这里大概是村里留守的老人唯一消遣的地方。一把葵扇,一个水杯,打发着单调的日子,也打发着思念与牵挂。于是,这槐荫就成了小村新闻发布的地方,也成了一个纵论天下的论坛。

  “听说——”,红脸膛老汉有些神秘,似乎是想发布一个重大的秘闻。一个像退休干部的老人打断了他:“你又听说什么?说话干脆点儿。”红脸膛老汉嘿嘿两声:“我是说,我听说小崔和范冰冰干起来了。”“哪个小崔?”一个白头发老头瞪大了眼问。红脸膛老汉说崔永元,就是小崔说事的崔永元。白头发老头说为什么?像退休干部的老人说用什么听说,网上早就有了,因为小崔说有演员逃税漏税,四天就挣六千万,人们怀疑是指的范冰冰。立刻,所有人的眼都瞪大了:“六千万,四天?”“祖宗哎,咱全村人一年也挣不了六千万!”“就这,还偷税?”“没听说吗,越有钱越贪财,哪像你我,几百块钱养老金都不会省着。”“我倒是想省,都省着吃什么?”“唉——,”“唉——。”“人哪,人不能跟人比。”

  几声叹气过后,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仿佛勾起了几个老人的心事,空气中弥漫起些许的沉重。许是这沉重感染了树上的鸟儿,扑棱·几下翅膀飞走了,震下来几片枯萎的叶子,打着旋儿飘落下来。许久,老人们才开始新的话题。

  白头发老头率先打破了沉默:“好像那些有钱人都入了美国国籍。”像是退休干部的老汉说不都是美国,也有加拿大,也有欧洲的,还有去了新加坡的。红脸膛老汉说挣了咱的钱去便宜外国人?白头发老头来了气:“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跟美国和解了?”红脸膛的老汉问。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似乎是这里的新闻官,他咳嗽了一声,说和也好,干也罢,咱怕不了他。白头发老头说我女婿说老百姓不怕贸易战,进口汽车马上降价。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立刻反驳:“你懂什么,贸易战倒霉的是企业,是国家。国家不好你能好的了?”白头发老头说这辈子我也懂不了,也不想懂,我就懂什么好吃什么爱吃就得了。突然,靠槐树坐着的半大小子说了话:“李歪子家果园杏儿熟了,嘿嘿——。”红脸膛老汉说傻二,快回家叫你嫂子给你买去。被叫做傻二的半大小子又嘿嘿两声,说当真熟了。

  突然,一辆汽车开过来,尖利的响了声喇叭,不减速径直开了过去,扬起一阵尘土,招来几句骂。“老马家小子,打小不懂事。”“就跟美国人似得,横冲直闯,还当这是在南海呢。”红脸膛老汉说美国怎么那么不是东西?打了这个国又打那个国,在南海跟咱杠上了。白头发老头说杠就杠,谁还怕他不成,杠急了给他几颗原子弹。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哈哈的笑,说要是照你这么说的,地球快是怕要完了。原子弹是那么好玩儿的?白头发老头说完就完,咱还能活几年?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说,你这也是一种自私,不想想你还有儿子,还有孙子?白头发老头说反正咱不怕他。红脸膛老汉说就是,当年在朝鲜都没怕了他,何况现在?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说所以,也不用着急,南海早晚全是咱的,给你们孙子留着呢,到时候去那儿旅游。

  沉默,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还是白头发老头打开了话题:“我就不明白了,美国总是跟咱杠,怎么还总是买他们的粮食?”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说买卖就是买卖,谁的便宜买谁的。红脸膛老汉说年年都说大丰收,怎么年年还得买粮吃?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说你傻呀你?还有多少人愿意种粮?还有多少地可种?不说别处,就说咱村,又圈起来多少亩?够吃才叫怪!红脸膛老汉探口气,说得,这下叫外国人掐住了,要是一打仗人家不卖给咱粮食,我看吃什么?白头发老头也叹了口气,说真是的。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说问题是个问题,但不是咱能操得了的心,就管咱的三饱一个倒吧。“唉——,”“唉——。”

  “李歪子家杏儿当真熟了,嘿嘿。”这次,没人再接这个话题,气氛有了些重量。好长时间,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对红脸膛老汉说中午吃什么?红脸膛老汉说不知道,做什么吃什么。白头发老头说我还是老一套,早上的剩粥,买俩馒头,热热剩菜,还能吃什么?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说就是,整天都不知道吃啥了。说着,拿起葵扇摇,眼睛瞅着远处,仿佛想摇去的不仅仅是暑热,还有心里许多的无奈。“虚,怎么着都虚。”红脸膛老汉说你有什么可虚的,拿着国家给的退休金,看病有人给报销,你虚什么?“唉——,你不懂,跟你说你也不懂,虚,就是虚。”说着,像是退休干部的老人站了起来,散了吧,回家琢磨琢磨吃啥。“散了,”“散了。”“我跟你们说李歪子家杏儿熟了。”“回家吧傻东西。”“这年头,兴许倒是傻点儿好。”

  小村的槐荫下空了,许久都不见一个人走过,只偶尔有还有一两声公鸡的叫,也还是那么尖利,那么悠长。

  六月的乡村,凝固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