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想起那段听评书的日子

(2008-08-08 17:03:09)
标签:

情感

 中午做饭时,儿子不知道怎么来了兴趣,要讲故事给我和妻子听,儿子虽然才要上二年级,但已经很喜欢看一些故事书,经常要抱着我们给他买的那些带拼音的故事书来看。孩子给我们念讲了一段鼹鼠的故事,又讲了一段小狐狸的故事,孩子边讲还边模仿着故事里小动物的语气,讲的津津有味,我们也不时听得哈哈大笑。直到我们饭端在桌上一起坐下来吃,孩子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

 不由得,我突然想起了我还上中学的那段时间,那时候各家各户还没有闭路电视,白天也没有电视可看,每家每户几乎都有听收音机的习惯,一到中午十二点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一套节目,是半个小时的评书时间,每天中午放学我是要马上赶回家的,迅速帮母亲把饭菜准备好,然后坐在饭桌前一边吃饭一边听评书节目,整个中学阶段几乎都是这么过来的,听评书在我们家也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每天中午吃饭也几乎是定了点的,评书讲完了,我们的饭也吃完了。想想我那时候为什么是个乖孩子,没有养成现在好多中学生放学不回家到处乱跑,肚子不饿不回家的毛病,我想应该是得益于评书的功劳吧。单田芳的《水浒传》、《三国演义》《童林传》,刘兰芳的《杨家将》,田连元的《隋唐演义》,袁阔成说的《三国演义》等一些经典的评书,几乎都听过来了,还有王刚说的《夜幕下的哈尔滨》,不过王刚的评书我不太喜欢听,或许别人也有这种感觉吧,所以王刚后来再没听他再说评书,结果他却塑造了旁人无法与之比拟的和坤一个经典的形象,这是后话,我们暂且不提。这些评书伴随着我度过了我的中学时代,那些绘声绘色的评书,调剂了我繁重单调的学生生活。吃着饭,静静地听着那些故事里的情节,不用看就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社会的不断发展,收音机已经面临被淘汰的境况,现在听收音机的只是一些老辈人了。在年轻一代的思想里,收音机已经成为老土的象征,他们行色匆匆,耳朵里塞着精巧的耳机,听着一些我辈人越来越听不懂的歌,依依哇哇地还不时哼哼两声。说实话,我也有十多年没有再听过收音机,没有再听过评书了。听评书是要静下心来,用心去听的,好的评书要不了几句便能把你带入到精彩的故事里去,《三国演义》里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水淹七军、张飞一声喝断当阳桥;《隋唐演义》里罗成的英武形象,程咬金的三板斧等,现在想来都是那么生动且形象,在我的记忆里许多历史人物和一些耳熟能详的故事,都是从评书中听来的。甚至我在听了《童林传》后,对农民出生的武林高手童林十分的敬仰,使得我在一段时间里见到身边的一些农民都会不由自主地在心里边犯嘀咕,“这家伙会不会有武功,会不会也是隐藏在民间的高手”。我的中学生活虽然学习紧张,但是整个给人的感觉还是安稳也比较闲适的。

 一晃间,才十几年的工夫,现在的生活,几乎就是一个信息的社会,我们整天被网络、被电视、被家庭影院包围着,刚从电视跟前起身,屁股一转又坐在了电脑跟前,从客厅的电视前起来,转一圈再到餐厅的电视前,到卧室的电视前,看的东西越来越多,眼睛整天不停的看都不够看,不能想像如果离开了眼睛,人该怎么生存在这个世界?如果实在不想看了,那就听吧,听的是高档的音响,听的是音质十分优美的流行歌曲,回过头想想,我们看了这十多年,听了这十多年,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特别去回味,几乎没有。我们迫使自己去听,也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寂寞,听音乐只是为了房间里有个响动,这跟享受完全沾不上边,在音乐声响的时候,我们的心思已经不在听上了,而是胡乱地想着一些其它的事情。我们走在街上,看到的年轻一辈多是些奇装异服、五彩头发、耳插耳机,不知道都在干些什么。年轻人总认为耳朵里插个耳机是时髦的象征,事实上是听的成份少而显摆的成份多。而我们自己呢,也是整天不停的看,不停的看,似乎总有看不完的东西,生活完全没有了居家过日子的悠闲感觉,装饰精美的家也只成了旅店,中午回家吃饭,睡觉,晚上回家吃饭、看电视、玩电脑、睡觉,人们已经匆忙的没有时间坐下来,静着心听听真真的音乐,更谈不上去听一段评书了。

 于是,我萌生出了一个愿望——哪天得空,我们一家人静静地坐在一起,泡好茶,舒舒服服地躺在靠椅上,边喝茶边听一段评书,而这会不会成为一种奢望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日全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日全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