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零落一身秋
零落一身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456
  • 关注人气:4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柳风词选》序

(2021-09-06 11:32:47)
标签:

柳风词选

毛川

分类: 联语辞赋

柳风词选》序

 

诗词之道,贵乎情性真率。宋之严羽《沧浪诗话》曰“夫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又言“诗者,吟咏情性也”,情性乃诗词要义。百千载后,扬州柳生曰“性情第一,才情第二”,想亦此中之意也。惟恨言犹在耳,而斯人已逝,悲从中来,痛彻肝肠。柳生者谁,毛川也,字云镜,号东塘,扬州湾头人氏。因慕柳永之性情,固以柳生、扬州才子、柳梦窗诸名行于网络。

本世纪初,网络诗词方兴,余游于金陵词话,见版主名扬州才子(柳)者,因留言之,憾未应。后四年,扬州晚报博客网兴起,丙戌(2006年)初秋,吾方得与柳生晤聚,言及金陵词话,俱莞尔。时柳生挟金陵词话版主之倜傥,以扬州才子之名入驻,左右开弓,新旧皆擅,又长于交际辞令,挥洒自如,人皆赞之曰“有文字人群处必有才子”。丙戌一见,遂成契友。又四年,诸子共举平山清韵网,交游雅集,诗酣酒猛,日理生计,夜上平山,转瞬近十载也。平山诗社、平山清韵亦渐成格局。十年之约渐至,白首之诺犹在,而生忽染重疾,一年而殁,天不假年,使吾痛失至友,呜呼哀哉!

柳生率而好饮,饮辄醉,间或妙语如珠,令人捧腹。忆昔金陵初春之约,与月明、萧檀、洗砚斋、文达诸兄相见。生迟至。至则举杯自罚,空腹连饮二壶,倏然醉矣。后又偕之歌厅,则仰面大睡,鼾声如雷。至夜深入宾馆,扶醉而乱敲门,已成趣话。然生常饮而常醉,醉则卧于街头、花丛、车内,或断肋,或丢包,或成断片,隔日再饮又如故也。酒能助兴,滥则伤身。生之病似亦为酒所误也,非生不自知,乃性情如此。奈何,奈何!

柳生以词胜,倚马而就,皆性情之作,常能道人欲道而不能道之语,令人耳目一新,一读难忘,滋味咀嚼不尽。如《破阵子 二十年来》下阕:“只是消磨岁月,并非作践青春。二十年前人找事,二十年来事找人。但留一份真。”二十年前为少年,二十年后为青年,人、事之叹,心情不同也,窥一斑而知全豹。

《迎春乐》上阕:“些伤美似掌中雪。被呵成、泪一滴。是今生、攒了千千结。又不愿、轻挥却。”乃生日自寄之词,拟青春为雪为泪,痴绝之语。

《凄凉犯》下阕:“我亦人狂放,向晚高歌,对伊疯想。空奁冷鉴,笑终无、少年模样。漫忆桃根,待新月来时去访。又争见、飞红成阵,肯不葬。”亦是自寄,虽是性情好词,却非吉语。

《好女儿 结婚买的冰箱光荣下岗乃感》:“不要范冰冰,不要李冰冰。一十三年缘尽,不忍竟无名。    眼合老来青。记那年、娶到莺莺。剖橙纤手,倚门泪眼,你最门清。”其自注,倚门泪眼,本门教子家法,犯错站冰箱。淘汰旧冰箱,也能写出一段妙趣文字,乃柳生本色也。

生与妻尔汝情深,词中多戏谑俏皮之辞,尤见性情。《木兰花 郊游归来填与娘子》:“萧娘窗下嗔纨绔,外子踏青家不顾。推门正是月微时,一个人儿双玉箸。    夜诌佳赋平妻怒,蒲扇轻摇蚊有处。今年春似去年时,暗喜新郎将是父。”所作以己之心,度妻之腹,视角变化之间,自得佳趣。

《祝英台近 春寄娘子》:“眼横烟,眉剪水,一笑春波起。叶叶心思,跌在波心里。人间四月天姿,施晴施雨,不堪折、酸酸梅李。      小样子。可恼偏又生怜,不仅多情矣。举案齐眉,一誓濡双鲤。经年白首吟来,人生若只,如初见、不曾负你。”儿女情长,妙在纯以情驭文字。

又《山花子》:局促雨中行未定,寻常春去意阑珊。遇水逢山留一照,待伊看。    群发脸书徒有爱,欲传家信竟无言。暗把夹中亲子像,夜来翻。下片堪称神来之笔。

所赋自然人文,也得风流气韵。其《临江仙 一阵雨》上片云:“滴破葡萄残夏雨,水波闲过风波。小鸭摇尾觅青螺。窗台湿燕,抖羽看阿婆。”灵动如此。

《山花子 湾头老家夜惊风雨》下片:“墙上儿时涂迹老,心头紧处用情浓。最是窗前听不得,滴梧桐。”过片二句,令人绝倒。

《江城子 秋雨夜》

落花风里带泥香,雁成行,过西厢。小雨轻寒,呵手待梅妆。似有诗心吟不得,情可以,意将将。    青春嫌短梦嫌长,敛华章,理疏狂。为月忧云,一美竟成伤。三十四年都剩了,新眼泪,旧衣裳。”婉转风流之至也。“三十四年都剩了,新眼泪,旧衣裳。”得此三句,足矣。

《一剪梅》赋春雨之词:“黄滕酒后镜中人,生也一樽,死也一樽。”似诗谶也。

《杨柳枝》赋扬州小巷:“心事胡同一样长,谁家红袖曼支窗。小楼多少前朝事,都在霓虹灯后藏。”人与小巷自然和谐,而又不言破,真风流蕴藉也。

感春惜春之作,最见情怀,也多有佳句。《踏莎行》:“内子卿卿,痴儿小小。温情最合寻常老。一生最美是心花,能开直使全开了。”所记虽是踏青,然意在言外也。

《阮郎归 感春》上阕:“年来春意太嶙峋,西湖瘦几斤。芰荷一款小裙新,着忙逢著君。”由瘦字生发,春意、西湖、芰荷,甚至君,无不瘦也。

《河满子 春日》:“春匠司云司雨,春工裁绿裁红。春到忙时春亦老,未阑已觉匆匆。风里无非旧梦。雨中还是相逢。    碌燕流莺过客,疏花淡月帘栊。眼底纤秾眉下淡,为谁冷了青葱。些泪或如君似,些愁不与君同。”起便不凡,结更见其妙。

生老病死,皆人生无法抗拒也。然柳生壮年得疾,心内自是不平,而又无可奈何。其《浣溪沙 盼雪》

“未许生涯恃酒名,病来诸事眼中轻。寒宵独共小炉星。    梅染初黄风不定,冰雕一色世安宁。除非蕻菜弗关情。”固是写盼雪,实是写病后心情,假以雪而稀释之。“病来诸事眼中轻”,大彻大悟,寻常之语,尤令人心痛也。

《如梦令  佛前》:“却待身名俱老,始信死生都小。多爱白头人,胜过莲台祈祷。累了,累了。有个臂湾能倒。”与宋人“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异曲同工之妙也。

又《琐寒窗 怀故人蔡兄》:

“抵死未醒,浮生一梦,奈何成决。残荷半亩,无主风中摇曳。谢东山、三千恨水,带吾归去如花叶。任江山半壁,干戈万里,再无心血。    伤别。情人节。忆几蓑风雨,一程星月。大旗匹马,浪里潮头不歇。却可怜、知己曾谁。禅茶独味头上雪。自消停、兄弟红颜,从此无倾轧。”感怀故人逝去,纵是无限悲情,亦自出壮烈。

嗜酒而外,生亦喜吸烟。后病重戒烟,而念念之心如故也。《念奴娇  香烟》

“凭栏呵手,嗟指尖依约,故人情味。良夜消磨成莫逆,梦里黄滕香气。嚼蕊吹花,临风冲雨,寂寞成专美。春葱犹握,坐拥相看云起。    佳遇几个白头,小屏空篝,锦衣销沉水。一路烟霞憔客影,不似在菱花里。呼酒生涯,簸钱岁月,合为芳怀止。花开彼岸,和伊看到荼靡。”人似烟,烟亦人,个中情味,销魂之极也,似非人间之语。

柳生擅为长调,不独辞章华美,更兼神气夭矫,颇有情到深处,使人忘言之感。其平生自负之《沁园春 邵伯湖》一词,可谓匠心独运,词曰:

一把青钱,撒在波心,买断棠湖。有骚人到此,盈盈隔水,佳客寻来,步步流苏。舟影鱼痕,云裳风佩,斗野亭中俗念无。题东壁、与苏门七子,并列而书。    秋花两树三株,缀秋水伊人待价估。对秦楼霜镜,微微描目,雨阁烟闺,略略施朱。西子难逢,范生偶遇,一棹归兮向自如。须携酒、料人间滋味,不及莼鲈。

平山结盟之际,诸子游蒋公茂军之容亭,归后各呈情采,所作甚多。柳生之《扬州慢》写今生来世,下笔虚虚实实。今观之,也如花开草语,朝夕而逝,能不悲哉。《扬州慢  游宴容亭见有联“朝看花开似电,暮听草语如雷”》:

一角江风,半塘村月,十多年后容亭。剩故园春梦,织碧草萦萦。羡燕子、归来旧处,未曾头白,还似衣轻。摄当时、红生电眼,翠隐雷鸣。    浮光世影,是男儿、自铸生平。纵啸友挥金,鞭名累美,都见真情。一纸春秋谁断?云笺里、雁字无凭。料惜花因果,君栽自为君生。

柳生,磊落之人,七步之才,豪迈俊朗。与人交,人但知其可爱之处,而无违和之感,男女老少,皆其友也。故集中所选,颇多酬赠之篇。诸作各见其性,而情真意切,绝非客套之言,更非陈词滥调。

吾与柳生相识一十五年,虽非兄弟,而情胜兄弟。今生弃我绝尘而去,令吾悲伤无限。昨日之种种,犹在眼前,未来之种种,欲默想而告之。《柳风词选》出版在即,今勉力一序,而意惶惶情恻恻也。所序或不及柳生才情之什一,唯思念之情过之。

 

辛丑大暑周冠钧于广陵荷花池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