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零落一身秋
零落一身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335
  • 关注人气:4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零落读诗三二语

(2011-10-11 10:07:07)
标签:

读诗

二三语

文化

分类: 诗词闲话

    1、诗贵比兴之法,而后方有意趣。不知比兴者,不为诗也。

    欧翁有句:“如今白首春风里,病眼何须厌黑花。”见之其《眼有黑花戏书自遣》以诗。全诗为:洛阳三见牡丹月,春醉往往眠人家。扬州一遇芍药时,夜饮不觉生朝霞。天下名花惟有此,樽前乐事更无加。如今白首春风里,病眼何须厌黑花。

    此诗虽为戏作,却风致大好。首四句以牡丹、芍药比兴,喻其曾赏过天下名花,5、6句承转,赋笔直陈。花即人生,生亦如花。然,尾二句波澜突起,反出题意,春风白首,感慨无端,名花既看,黑花何妨入病眼乎?此种超脱澹泊情怀,也欧翁之人生境界。

    此诗仅八句,却极尽比兴之妙,曲折多姿,读之莞尔,思之余味不绝。

 

    2、王荆公有《登宝公塔》诗,尾联云:“当此不知谁主客,道人忘我我忘言。”颇有得意忘言、物我两忘之境界,恰如陶翁所言,此种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此律全篇为:倦童疲马放松门,自把长筇倚石根。江月转空为白昼,岭云分瞑与黄昏。鼠摇岑寂声随起,鸦矫荒寒影对翻。当此不知谁主客,道人忘我我忘言。首二联写登塔,自然,恬淡之意溢于文字。中二联写所见所闻之景之物,如在眼前,色彩、动静、大小,安排井然,体物细密,意象绝佳,人多喜之。而吾喜尾联,乃全篇收束,出忘言之意,见出作者一片心境。
    荆公诗多有翻新语,立意尝不随人后,峭拔警醒。然观此诗,却有风华洗净之感,一片怀抱,万籁归心。甚爱。
   

    3、诗不可无意味,咏物之作更赖生发,由此及彼,诗之道也。
    梅宛陵有咏古鉴之诗,曰:“古鉴得荒冢,土花全未磨。背菱尖尚在,鼻兽角微讹。月暗虾蟆蚀,尘昏魍魉过。但令光彩发,表里是山河。”首联言古鉴之所得,一片浑朴之状。次联言鉴面之纹理,宛然若神器。第三联生发意象,隐隐有所指刺,概虾蟆、魍魉皆为古之邪物。尾联一出,则鉴之知兴潜辨得失功用明也。
    全诗结构严谨,联联衔接,字字摇曳。其味厚重古雅,用典浑然无迹,用力全在大处。乃宛陵“唯造平淡难”之典型风格也。

   

    4、诗当从平易处落字,而用意不可不宽,用明白语写非常事,乃功力也。观时下人,有爱取生僻字入诗者,光怪陆离,不可卒读,诗之害也。
    安石诗《予求守江阴未得酬昌叔忆江阴见及之作》:“黄田港北水如天,万里风樯看贾船。海外珠犀常入市,人间鱼蟹不论钱。高亭笑语如昨日,末路尘沙非少年。强乞一官终未得,只君同病肯相怜。”前二联极言江阴风物之盛,市阜之繁华,如在人目。律中如此气象,直从唐人出,也不输唐人。颈联一对比,极感慨,万千言语尽在八字之中。尾联合题,无奈语,也淡然语。观此律无一字不明白,无一字不落实,而用意造语,状物言怀,无不从容坦荡。较之时下光怪语,高下立判。


    5、诗当用明白字,不可不辨。用字艰涩,以至炫学者,皆皮相也。
诗当有境,而境有高下、粗细、深浅之别,前贤作诗,尝于境上用力,则风神自佳。观东坡诗,信然。
    坡仙《是日宿水陆寺寄北山清顺僧二首》之二:“长嫌钟鼓聒湖山,此境萧条却自然。乞食绕村真为饱,无言对客本非禅。披榛觅路冲泥入,洗足关门听雨眠。遥想后身穷贾岛,夜寒应耸作诗肩。”首联于听觉入,道出自然之意。次联也己也人,极写自然之境。为饱而绕村乞食,无言而非关禅意,皆实在语。第三联,状僧之出入之情境,极传神极自然。尾联以贾岛作比,结句极巧,僧之作诗形态如在眼前。
    此律,非专注于比对譬喻,与坡仙惯常风格略有别。然一片清冷禅境,冥想幽思,皆于摹拟描绘而出,真善写境也。

 

    6、诗当重风骨,古风犹以风骨胜。然风骨者,不独下字用意从容简淡,整体章法也当自然熨贴。坡仙天才,其五古最见风骨。山谷曾言其“饱吃惠州饭,细和渊明诗”,应知坡公于陶翁诗用力精深,以至于化境。坡仙有《馈岁》、《别岁》、《守岁》三章,乃思归不得所赋,然澹泊朴实,实为学陶而出别裁。现录其《守岁》,略赘一二语。
    守岁
    欲知垂尽岁,有似赴壑蛇。修鳞半已没,去意谁能遮。况欲系其尾,虽勤知奈何。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晨鸡且勿唱,更鼓畏添挝。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
    此作喻岁为蛇,岁欲尽,乃蛇赴壑,真千古未见之比。前六句由此生发,道岁去之无奈,笔势如风来花动,摇曳万端。儿童往下四句,转为写实,守岁之情景,心境如在人眼。坐久二句,一片神行,真善写景也。结四句,作开解之语,不使颓唐,翻出新意,东坡手段也。
    观此五古,一十六句,句句相扣,四个层次安排,细密得当。而其味之纯正,其境之圆融,其情之真切,实令人百读而不厌。

 

    7、老杜的律诗,尤其是七律,总体高度在唐朝是无出其右的,名篇多,好句多,技法多,风格沉郁,个性鲜明。但老杜的名声,却是到了宋朝才树立起来的。这要亏了江西诗派的彰扬。杜诗的悲悯情怀,在他的作品中最令人感动。但老杜的下字、拟物、造境、写情的手段,如万花筒一样,令人目不暇接。
    他有一首写秋萤的诗,颇有意思。《见萤火》:巫山秋夜萤火飞,帘疏巧入坐人衣。 忽惊屋里琴书冷,复乱檐边星宿稀。 却绕井阑添个个,偶经花蕊弄辉辉。 沧江白发愁看汝,来岁如今归未归。
    这诗让我有几点体会。一是画面感特别出色。诗中,你可以见到萤火飞行的轨迹,从外面飞进屋里,落到衣上,照冷琴书。然后又飞到檐边,乱点星稀。随后,萤火绕着井阑,一萤两影,若添个个;闪过花间,其光互映,如弄辉辉。这么生动的画面,一个字:美!
    二是善用口语。如屋里、个个、辉辉,皆明白如话,仿佛不加修饰,却是经过锤炼的产物,其味弥永。象“巫山秋夜萤火飞”这样的句子,也是风华净洗,如清荷出水,风采天然。
    三是结构有趣。前三联皆着眼于萤火,写出萤火形神,只用尾联,写出感慨和愁意,点出归心主旨。有人或许对这诗的章法感到奇怪,其实这恰恰是老杜的高明之处,写萤火不是诗的目的,目的是抒发悲秋的情怀,因为萤火是秋天的象征,萤火既来,光阴将逝。来岁如今归未归,尾句也人也萤,浑然不辨。
    观《见萤火》一诗,细处如发,大处如野,深如古井,明如丽花。风神自在内心波澜之中。

 

    8、诗贵有脉络,有法度,叙事、写景、言情、感怀,安排谨然,风神自佳。至于善用比兴,也当自整体观之,不可唐突。
    欧翁有诗《招许主客》:欲将何物招嘉客,惟有新秋一味凉。更扫广庭宽百亩,少容明月放清光。楼头破鑑看将满,瓮面浮蛆拨已香。仍约多为诗准备,共防梅老敌难当。
    首联写待客,开门见山,点出秋意之动人。颔联承上,作一流水对,写打扫门庭,放入月光,雍容自然,味特厚。颈联,写待客之乐事,亦月亦饮。尾联,写出诗人情怀,不啬赞美之意。梅老,是指梅尧臣,而梅的意象,本来也很丰富,故余味渺渺。
    此律,明写待客,实是写宾主情怀,下笔舒放有致,不急不徐,诗味醇厚,读来口齿余香,六一风神,所言不虚也。

     9、读老杜诗至“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一句,忽有所喜所感。此句不唯意境天成,且句法极波俏可爱,似见少陵浑身手段也 
    此句,余尝试守原句之词性顺序,拆解重组,居然得对仗四组,虽律偶有小出,然意境皆大体仿佛。甚有趣也。录来一哂。
    船如天上坐春水,花似雾中看老年。
    船如春水坐天上,花似老年看雾中。
    坐船天上如春水,看花雾中似老年。
    天上春水船如坐,雾中老年花似看。
    可见,声律变化之妙,全在词之组合,词性的变化腾挪,与为诗者习惯、兴趣以及目的相关,不必拘泥太过。

 

    10、诗之沉郁,大体与思力深厚、用事隐约、下字曲折有关,然过深则不明,不免令人挠头皮也。然浅易之作,又尝被人诟病,曰之淡薄寡味。故深浅之中,如何拿捏,乃诗家之责也。今读山谷老人《新喻道中寄元明》诗,偶生感慨。
    诗为:中年畏病不举酒,孤负东来数百觞。唤客煎茶山店远,看人获稻午风凉。但知家里俱无恙,不用书来细作行。一百八盘携手上,至今犹梦绕羊肠。
    山谷诗自有面貌,高处在沉郁浑厚,点铁成金,其不足处也在生新瘦硬,拘泥于字面功夫。可谓成败皆缘于此也。然观《新喻道中寄元明》一诗,却是山谷另一副心肠。此诗朴实、明快、亲切,畅达而有余味,在其集中并不多见。
    此诗首联淡然言己之状况,引出辜负宴饮之乐心情。颔联,扣题中之意,写景宛在眼前,情致澹泊。颈联写出思乡之意,下字平实而有情。尾联写出兄弟分别之情景,字字含情,令人低回。
    此作之妙,在于其情深切,而不专注于字面做文章。以情贯之,力求平易畅达,朴素中自见风致,故得之也多也。

    11、好诗当有格调气度,绝无寒酸气息,以气行文,行于所行,止于所止。观坡仙《赠惠山僧惠表》一诗,波澜深敛,成就一片汪洋境界。
    诗曰:行遍天涯意未阑,将心到处遣人安。山中老宿依然在,案上楞严已不看。欹枕落花馀几片,闭门新竹自千竿。客来茶罢空无有,卢橘杨梅尚带酸。
    此作乃坡仙赠惠表僧之作,全诗句句扣赠,极言僧之超然澹泊,人与外物浑然一体。首联写僧之行止,也是自拟自比,度人度己。次联写实,一人一物,兴味无穷。第三联写僧之超然境况,人物相融,堪成化境也。尾联写僧之待客,简淡生活,可见僧之得道也。以景作结,强化“空无有”之意,神来之笔,余味不绝。
    赏此诗,便可知东坡为诗,行气下字,格高神清,气度超然,绝无造作搔首之态也。

    12、诗词之道贵在浑成,用意为主脑,写境为基础,合而成意境也。无意则诗不能立,无境则诗不能成。每观诗家之悲天悯人之心,而贯之以意象,则境界出也。
    东坡有《立秋日祷雨,宿灵隐寺。同周徐二令》:百重堆案掣身闲,一叶秋声对榻眠。床下雪霜侵户月,枕中琴筑落阶泉。崎岖世味尝应遍,寂寞山栖老渐便。惟有悯农心尚在,起瞻云汉更茫然。
    首联出句言事,对句言境,皆从题中出,可谓稳妥之极。第二联,写一片清幽之境,月色、阶泉,皆因人不眠而致,一见一闻,一静一动,写景生动立体。颈联感慨,笔法从容,然味极沉郁极旷达,乃坡仙自家怀抱。尾联,上句出诗之主旨,下句收以景,景中含情,悲悯之心宛然可鉴也。
    坡仙之作多清雄疏旷,意境浑成,尝以寻常文字写出不寻常之境界,天才也。

 

    13、诗重气息,重气象,其味绵密,风神渺渺。比之古风犹然。今观唐贤之名作,慷慨悲凉之气,一发而不可收拾。
    李颀有作《登首阳山谒夷齐庙》,诗云:古人已不见,乔木竟谁过。寂寞首阳山,白云空复多。苍苔归地骨,皓首采薇歌。毕命无怨色,成仁其若何。我来入遗庙,时候微清和。落日吊山鬼,回风吹女萝。石崖向西豁,引领望黄河。千里一飞鸟,孤光东逝波。驱车层城路,惆怅此岩阿。 
    起四句,从感慨落笔,总写首阳山,字句苍凉之极。以下四句,概写其人其事,令人想见品格高标。我来四句,由彼及己,写出我眼中风景。落日、山鬼、回风、女萝,皆苍凉气象,有虚有实。石崖往下,写远望黄河之景,千里二句更是具象、细节,与首阳其事浑然一体。尾二句淡然作结,余味不绝。观此作,第一重气息苍劲,其后重写境浑然,再后重虚实相间,第四重抽象和细节处理。
    唐之名篇,大多风神渺漫,神思清越,慷慨之气,后世难及也。

 

    14、 赠人之作,诗中当见人情,更当见己意。彼此交会,方见情怀。盖以诗赠人,务须揣摩品性,推心置腹也。今读摩诘《喜祖三至留宿》一诗,信然。
    诗曰:“门前洛阳客,下马拂征衣。不枉故人驾,平生多掩扉。行人返深巷,积雪带馀晖。早岁同袍者,高车何处归。”此作首联写祖三至之状,平实而有情。次联写己之情性,写对友之态度,平素之掩扉实为不负故人至。作一比较,更见友情。第三联写眼中景,人行深巷,雪带夕阳,乃天然图画,风神绝佳,可谓诗中有画也。尾联作一感慨,欲问而不答,无限情怀皆在其中。
    读此诗,千古而后,仍可窥见右丞襟怀,娓娓而述,恬淡之境,自见诗品高下。

 

   15、诗用比类,而风骨自成,高古自现,意在言外,回味不尽也。

   张九龄《杂诗五首》之一:

   孤桐亦胡为,百尺傍无枝。疏阴不自覆,修干欲何施。
   高冈地复迥,弱植风屡吹。凡鸟已相噪,凤凰安得知。
   以孤桐自比,前四句极写其孤而无凭。百尺,极言高大。傍无枝,无依无靠也。与宋之问《题老松树》“百尺无寸枝,一生自孤直”比类暗合。陶翁也有“因值孤生松,敛翮遥来归”句,深寄托也。高冈,凤之所在,诗经“凤凰鸣矣,于彼高岗”。弱植句,状环境之险促。凡鸟,所刺也。凤凰,所期也。期而不得,心有所怨。

 

    16、诗重兴象,描摹之中,加以比类,则悠悠有不尽之味。唐人妙制,大体如此。

    张九龄《杂诗五首》之一:

    良辰不可遇,心赏更蹉跎。终日块然坐,有时劳者歌。
    庭前揽芳蕙,江上托微波。路远无能达,忧情空复多。

    良辰二句,有“哀众芳之芜秽”之意。终日二句,以块然、劳者状态作比,极写己之随性所致。块然者,《荀子·君道》“块然独坐而天下从之如一体”也。芳蕙、微波,皆为眼中所见可假之物,言传己之意。然终究无路可通,空使忧愁日多,颇有《古诗十九首》“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之恨。此诗哀而不伤,敦厚之中,翻出一片心肠。

 

    17、宋诗善说理,叙事述景皆可归之理趣。然其景其状,非为坐实,只是借言之。与唐人借景抒情有异。

    和陈君仪读太真外传黄庭坚

    扶风乔木夏阴合,斜谷铃声秋夜深。

    人到愁来无处会,不关情处总伤心。

    扶风、斜谷,皆关联杨太真事,前二句景中设情,乔木夏阴,铃声秋夜,曲折无奈。何况一个合、一个深,更是凄凉无限。然此二句写人,只是铺垫,转结写己,才见高处。便是愁上心来,无人能解,纵不关感情,也足伤心。此二句道出无理之趣。人生在世,即使伤感之事不关己身,然己之有愁,便觉无事不伤心。此可谓移情也。愁人之眼中,尽可见愁事,无论草木风雨,皆染愁境,下笔可动人怀。

 

    18、诗可淡中出味,以情动人,不必劳思费力,艰涩聱牙,累人口舌,而直道眼前景,心中意,便可佳妙,唐人兴象尽在其中。观韦应物之《新秋夜寄诸弟》,信之。

   新秋夜寄诸弟

   两地俱秋夕,相望共星河。高梧一叶下,空斋归思多。

   方用忧人瘼,况自抱微疴。无将别来近,颜鬓已蹉跎。

   韦应物诗品高洁,气象近道,于唐诸贤中以淡泊见长,其诗感发细腻,恬淡自新,而余味不绝。观此作也是其本来面貌。首联从二地言起,共秋夕、星河,颇有“此时相望不相闻”之苦。次联出句是道自家眼前景,一叶落而知天下秋,高梧一叶下,是为高境,也开梧叶感秋之先例,后之 “只有一枝梧叶,不知多少秋声”也从中出。空斋言己,导出思人之意。前二联俱是白描,下字新细,而情怀自见。第三联,写己之现状,为官,抱病,益增思念之意。尾二句自勉,言当勿以短暂别离相思,而致颜容苍老,蹉跎岁月。此作平仄不守近体,下字从容淡泊,然句法谋篇皆为律行,又有古风格调,自然而然,朴实真诚,淡雅澄静,便得千古风神。

 

    19、诗无定法,情、感、景、事之安排,存乎一心之妙,而不可限之。唐人李端《芜城》一诗颇多可玩味处。

    芜城(李端)

    昔人登此地,丘垄已前悲。今日又非昔,春风能几时?风吹城上树,草没城边路。城里月明时,精灵自来去。

    此作取鲍照《芜城赋》之意,而约略数语,极写萧飒苍凉之境,可谓悲怆之极。前四句从所感、情怀入,以昔人、今人之感作比,直入人心。《芜城赋》末之歌曰:边风急兮城上寒,井径灭兮丘垄残,千龄兮万代,共尽兮何言。前人登荒芜之地,业已悲叹。然今又非昔,非昔,愈不如昔也,乃言荒凉更甚之意,春风纵吹,能得几时?春风能几时,是谓大沉痛。后四句全以景出,树、草无边,荒凉不堪,而月明之夜,精灵来去,更为绝人迹也。不着芜字,而芜城之意毕现。

 

    20、唐人诗多条畅可爱,浑然一体,不事雕琢,不求新巧精细,如粗服乱头之美女,也见淳朴可怜,自然本色。唐人高处,后世不善学,每于小巧处用力,如点铁成金者,皆可谓皮相之言。唐人气象,贵在兴味超迈,大方豁达,寻常之事,也以情胜,多不涉理趣。赵嘏有《汾上宴别》一诗,颇可见达观之情。

   汾上宴别

   云物如故乡,山川知异路。年来未归客,马上春欲暮。一尊花下酒,残日水西树。不待管弦终,摇鞭背花去。

   诗以叙为主,由别事,写归乡之心。不求工而自工,无一语言情而情自显。首二句,言身在外,云物虽同,然山川各异,见乡心。次二句写欲归之意,春欲暮扣时光匆匆,归心如矢。下二句,写宴别之事。花下见春。一尊、残日,皆可见归心已生。尾二句,写归也。不待管弦终了,即催马背花而去,愈见归心之急。八句围绕宴而别归,徐徐而述,畅达自然,情怀不绝。

 

     21、唐人诗不独重兴象重情韵,也重风骨,悲天悯人,自是唐人情怀。盛唐气象经安史一乱,悲音渐多,遂有少陵、白氏忧患之篇。今观张籍《野老歌》也然。
     野老歌
    老农家贫在山住,耕种山田三四亩。苗疏税多不得食,输入官仓化为土。岁暮锄犁傍空室,呼儿登山收橡实。西江贾客珠百斛,船中养犬长食肉。
    《野老歌》一名《山农词》。诗极朴实,不事雕饰,纯用对比,写细节之夸张,令人惊心。起二句,写农之家境,只三四亩山田,故而贫困。次二句一写己,一写官家,己因苗疏税多乃不得食,而交税之官仓却腐烂成土,状其粮多。五句写家贫空空,锄犁皆闲之困境,六句写生活来源,只可呼儿登山收橡实为食。尾二句惊心,写贾客之奢侈无度,长以肉伺犬。此一对比,足见农之悲惨境状。至此,诗嘎然而止,使人回想无限。对比运用,乃新乐府诸作之惯常手法。如白居易之《轻肥》、《歌舞》、《买花》诸作,皆此类也。

 

    22、知比兴,可为诗。诗法纵多,然取一瓢则可饮,能为比兴者,为知诗也。唐女学士鲍君徽有《惜春花》之作,令人读来齿香。
    惜春花
  枝上花,花下人,可怜颜色俱青春。昨日看花花灼灼,今朝看花花欲落。不如尽此花下欢,莫待春风总吹却。莺歌蝶舞媚韶光,红炉煮茗松花香。妆成形影自矜惜,独把芳枝归洞房。
    花如美人,美人如花,自是千古不二之比。此篇纯作比类。花人合合分分,然形质俱一,传神生动,怜惜之意贯穿全篇。起三句,花也人也,青春颜色,使人顿生怜爱之心。次二句,以昨日、今日对比,写花之开落匆匆,不能不相惜也,不如二句极述惜花之情。莺歌红炉二句,写韶光美好之景。又翻出一层惜意。结二句美人妆罢,形影自惜,独把花枝而归,见人之品、诗之格,自惜、惜花,可谓惜而又惜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