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中国版“房利美” 能不能美起来?

2014-01-03 17:49:07评论 财经

近日有媒体报道说,人民银行总行、中国银监会、住建部等部门已经着手研究设立住房政策性金融机构的可行性方案,其定位类似于美国房利美。

设立一家住房政策性金融机构,这个主意前些年偶尔有人提出,但社会公众和媒体反应很冷淡。此番突然曝出这个新闻,背后的出发点为何,外人暂不得而知。但在房价对多数老百姓已经显得高不可攀的背景下,类似的建议想必还是能得到一些人的拥护。但拟议中的中国版房利美能不能真的美起来,则是一个大问号。在此,笔者觉得有必要先了解一下原版房利美的“内幕”。

曾经有一个机构势力强大到了连小布什总统和当时在任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都奈何不得,撼动不了,请猜猜这是哪家机构?估计很少人会猜到是房利美。众所周知,小布什是共和党人,信奉自由经济,对当时房利美利用政府隐性担保,与政府之间有牵扯不断的关系感到很忧心,欲切断它与政府之间的联系,结果不了了之。同样,格林斯潘的自由放任在金融危机爆发后备受批评,但很少人知道他早在2004年就对“两房”的野蛮成长提出过严厉警告和批评。不论是手握大权的总统,还是一言九鼎的格老,都奈何不了房利美,只能任由它在房贷市场上一路狂奔,最终酿成大祸,耗费纳税人数千亿美元加以救援,人们不禁要问:房利美的超强能量从何而来?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在此笔者要向大家推荐一本书,书名叫《鲁莽濒危——野心、贪婪与私欲如何引致经济末日》(作者为格莱金·摩根森和约书亚·罗斯纳)。那些正在研究中国版房利美可行性的先生们,如果没有看过该书的话,我也强烈建议他们看一看。

《鲁莽濒危》详细介绍了房利美在由政客转任CEO的詹姆斯·约翰逊带领下,如何施展政治斗争技巧,充分利用与政府的特殊关系,将房利美打造成一个战无不胜的铠甲战士,并影响到整个美国房贷金融市场,最终成为引发金融大危机的主要力量之一的过程。

房利美成立于1938年,众所周知,它起初的使命是为大萧条收拾残局。到了1960年代末由一个政府部门变成了一个政府隐性担保的机构(GSE),并在房贷市场上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在1980年代席卷全美国的储贷危机中,房利美也差一点死亡。1991年,一位深谙政治权谋的政客约翰逊担任房利美CEO。1994年克林顿总统宣布实施“居者有其屋计划”,准备将当时自有住房率64%提升到2000年的70%。由于老百姓从科技革命中受益不均匀,贫富差距拉大,要搞“居者有其屋”,美化政绩,笼络民心,自然只得求助于金融机构。直白地说,就是老百姓没钱,贷款来帮忙。其后的小布什政府延续了克林顿的做法。十分有利的政策环境让房利美如鱼得水。它运用政府隐性担保,低成本发行债券,获得资金,加上税收优惠,这样它就能以比商业机构更低的利率向部分民众提供房贷。

为了扩大业务,赚取丰厚利润,为以CEO为中心的管理层谋福利,房利美经营激进,降低首付,简化流程,把房贷业务向传统上难得获得信贷的低收入群体延伸。这样,它受到了一部分民众的高度欢迎,公司业务也是越来越兴旺,管理层也像私人企业一样年年分到大红包。

但别忘了,美国是一个存在“思想市场”的国家。房利美与政府之间扯不清的关系、它开展业务的激进做法、它管理层的高薪厚禄,它在华盛顿进行游说时大撒金钱的做派引起了人们的警觉。不论是媒体,还是政治圈,批评和警告的声音从来没有断过。很早就有人预言,这种体制虽然短期可以让老百姓少付点利息,赚点小便宜,但却潜藏着巨大的风险,一旦金融市场出事,纳税人将为之付出巨大的代价。这些批评可谓是极有预见性,后来事情的演化证明了这些预言的准确性。不过,在政治圈混过一些日子的CEO约翰逊每次都能摆平各种批评,每次来自国会山的压力都能平安度过,包括前述的小布什和格林斯潘,都没能撼动它的这种政商不分的体制。

约翰逊到底有什么秘密武器?其实就两个:一是游说,二是民意。他利用政府隐性担保和税收优惠,在市场上赚取丰厚利润,又从利润中拿出一部分钱来进行各种游说。但最主要的秘密武器还是民意,每当国会有人提出要检讨这种体制,或提出要把切断房利美与政府关系彻底私有化的时候,约翰逊就挟民意以自重,发动它的客户,即那些享受着低息贷款的民众给国会中本州议会写信、请愿。国会中的议员自然不敢得罪这些既是低利率房贷受益者,又是选民的人。其结果可想而知,就这样房利美在人们的担忧、批评中一路狂奔,终于将美国房贷市场推至一个不可持续的高峰,然后轰然坍塌。那些本没有条件买房的人指望通过贷款提前进入中产阶级,最终只是一场梦,不仅如此,一批本来是中产阶级的人生活也因金融危机而被毁了。

也许这只是他国的故事,也许中国政策性金融体系中缺少住房政策性金融这一环,让一些人始终视为一大遗憾,但无数事实告诉我们,政府介入市场应当慎之又慎。那些从良好动机出发的政策,最终变成一地鸡毛的不在少数,甚至有些变成一杯苦酒或一场灾难,经济适用房就是前车之鉴。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除了下狠心做减法,更不能时时想着做加法,何况想做的加法,是人家一直想做减法而一直没做成的呢。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