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俯仰斋主
俯仰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92
  • 关注人气: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化(三)

(2008-09-16 22:52:22)

                                    谈化(三)

                                              ——表的变迁

 

    小的时候,最先认识的计时工具是钟。

    爷爷家里的五斗橱上摆着一台座钟。木头外壳的洋货,大大的白色表盘上是黑色的指针,标着罗马数字,十分醒目。每晚,我就躺在床上望着对面那左右摇晃的圆形钟摆,在它的嘀嗒声中渐渐入梦。

    现在想来,这钟摆,恰似施用催眠术者手中的垂线摆球,眼睛盯着它看上不一会儿,就觉得视物模糊,眼皮发涩、发粘,脑袋瓜儿发沉。那嘀嘀嗒嗒的声响又是那么的单调,反反复复,恰似大人们嘴里轻声哼哼的催眠曲子,……由不得你不睡。更为依恋和难忘的是,那时都市中心区夜晚的寂静、人心的清明、生活节奏的舒缓等等利眠的条件,则是一去不返,难寻难觅的了。

    同院里的刘二爷,是这个院子里的长辈,也是房东,小孩子们都怵他。二爷颌前飘着山羊胡子,一年四季都是中式装扮,胸前一串明晃晃的金属链子,小孩子们都不知道干啥用的。一次,我趴到他的身上,与他搭讪着,趁其不备一把拽了出来,这才知道什么是怀表。

    后来,爷爷戴了块手表,日本货,只记得它特别薄、非常轻。他的徒弟张伯伯戴了一块本市产的五一牌手表,我拿过来把玩,虽然表盘一般大,可是厚度和重量差了一倍还多。张伯伯问我哪个好,我说当然是你的好,你这表多重啊。他叹了口气说,“傻孩子,你爷爷戴的那可是东洋货……”。

    插队到了农村,几位戴手表的插友,俨然成了受欢迎的香饽饽儿。坐在一起,知青们的眼神不知不觉地随着人家的手腕打转转。上县城、去公社、春节回家乃至于出工时,大家一商量,一定要把某某某叫上,理由是:“他有手表呀……”。

    几位有手表的同学谈恋爱都比别人早。我一直不相信手表与恋爱有什么内在联系。现在回忆起来看,这倒是可以理解的。

    下乡的头一年从农村回到家,当把在队里一年分红所得的220多元递给妈妈的时候,她说,“你既然是知青里工分最高的,也别委屈了自己,去买块手表吧,可别买半钢的啊……”。这样,时价120元的上海牌全钢表就戴在了我的手腕上。

    读大学时,我的手表被同学借来借去,它参与会见加拿大、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等国家大学生代表团,陪人家相过亲,出席过婚礼,……我跟它比起来,倒显得有些冷清寂寞孤陋寡闻了。

    妈妈去世后,我把她用过的一块黑盘的上海牌手表要过来,放在抽屉里。思念时,就拿出来静静地端详着它。表上有些污渍,我却一直舍不得擦一擦,那毕竟保留着妈妈身体的气息……。

    爸爸去世后,妹妹把他生前用过的怀表交给了我。

    我把这两块表放在了一起……。

    现在,手表已不再是奢侈品,咱戴表也可以讲究讲究什么冬戴皮带、夏戴钢带,正装、休闲地有所选择了。

    可是,随着年岁愈大,我却渐渐地感觉戴表没什么用处,甚至于有点嫌弃它了。

    它的炫耀功能,早已过时。

    街边小店的五光十色的廉价手表,足以惑众。若舍得花时间跑上一趟洋货市场,花几十元钱就能戴上块劳力士欧米伽之类的“名表”。

    名表又当如何?这年头,在人们的眼里,真的可能会被认为是假的,假的也可以被认为是真的,一切取决于别人对你的主观判断。

    倘若混到了你穿着假名牌(咱真的不懂什么牌子是名牌,此处从略)戴着洋货市场淘来的假名表,别人也认为是真家伙的时候,你可能就跻身于“成功人士”之列了。

    反之,就是不成功人士喽。

    现在,手表的计时功能,已显得不那么重要,家里办公室电视屏幕电脑显示器甚至于街头商店随处可以知晓时间,尤其是有了手机之后,手表原本的计时功能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乎,解放手腕儿,扔掉手表。

    当下,还得要随时带着手机,这是联络的需要。

    以后,能把手机放到家里当传呼机用的时候,生活就会实现“缓——慢——慢,缓——慢——慢……”的四分之三拍。

    总有一天会感觉到手机的必要性也不大了。那时,就再扔掉手机戴上爸爸留下的那块怀表计时。

    这人哪,光不出溜地来到人世,追求这追求那,追求手表追求手机,追求房子追求车子,没完没了地追求。到一定的时候,又会渐生嫌弃之心……。

    对明白人来说,这应为规律。

    放弃、舍弃那些多余的东西,像苏格拉底逛商场一样地傲视这斑斓的物质世界。抛却拖累,减少佩戴,准备赤条条地回家去。

    消极吗?非也。

    这岂不是由简到繁,再由繁到简的循环往复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告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告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