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浩子
浩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761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叔公及其鸟铳(小说)

(2007-04-06 14:43:05)
分类: 小说

叔公及其鸟铳

 

当乡亲们都进入梦乡以后,叔公便会独自默默地面对墙壁上的那支散发着铜光的鸟铳发呆,良久,又会颤巍巍地走上前去端祥一番,继而郑重地拿下来,托在掌上,象考古学家在研究某件古董一样,然后又颤巍巍地走回床边脱去很旧却很干净的那双由我叔婆亲手缝制的布鞋,一个翻身动作,接着便安祥地躺下,把枕头垫高一点,思念起我叔婆来了。

这一系列动作,叔公是不厌其烦地重复了几十年了。

叔公自十岁起便接管了这支鸟铳。当叔祖郑重其事地把他唯一的遗产交给叔公时,叔公满怀悲伤,热泪盈眶,叔公知道叔祖把这支鸟铳交给他的全部含义,这点叔公是有相当自信的。而叔祖给他讲的每一个有关鸟铳的故事他都记忆犹新,不会忘也不敢忘。就这样,这支鸟铳就成了叔公的唯一精神寄托,伴着他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叔公记得那是他十五岁的那年,当他从一个深山往回走时,从一声“救命”声中在虎爪底下救出了他的岳父。说是岳父,那是后来的事。当叔公救出他后,不久他便把他唯一的女儿许配给了叔公。他便成了岳父,他女儿便成了我的叔婆。于是,在叔公的生命历程中,又添了一样牵肠挂肚的事,叔婆成了他的另一个精神寄托。

 

叔公没有后代。

现在看到叔公孓然一身说着苍老空洞的话语,我的心中便有一种悲哀涌上心头,像雾一样,罩着我的周身,使我无法摆脱种种阴影。即使是叔公的笑声,也一样是干瘪空洞的,听了叫人毛骨悚然。但是,我却很爱叔公,包括他的鸟铳。

叔公结婚那阵,常去打猎。这支鸟铳打的当然不是小鸟之类的东西,它的火力很猛。叔公打的是野猪黄犭京之类的野兽。有一次叔公打伤了一头野猪公,没有立即死去,野猪反过来直扑叔公,叔公没有象其他人一样惊慌失措,他镇定自若地看准来势,侧身一避,然后后退几步再次毅然举枪瞄准,当野猪转过身想再次扑上来时,“砰”的一声,野猪走上几步便轰然倒地。叔公手持还冒着青烟的鸟铳,微笑着走向野猪。

每当叔公打完猎满载而归时,便会看到叔婆坐在门前为叔公纳鞋底缝新布鞋。叔公满意地笑着,男子汉十足地把猎物扔在地上,叫声“唉,把××拿去!”叔婆顺从地放下手中的活儿,走进屋烧水准备剥毛。

叔公的铳法越来越精,叔婆的手艺也越来越精。叔公的猎物越来越多,叔婆纳的鞋也越耐越美观。

叔公和叔婆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乡亲们如是说。

那年月,中国还没有解放,人们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到处还闹土匪强盗。我的可爱的家乡也不例外。

乡村,罩着一团灰色的雾。

这年,平静的乡村来了一伙强盗,抓鸡赶猪之余公开抢走了几个年轻的女人。我叔婆不幸也在被掠之列。去打猎的叔公听说闹强盗提着鸟铳飞奔回来后,村子已不成样,哭的闹的把个平静的山村给弄乱了,人们的生活失去了正常的秩序。当叔公听说叔婆也被抢之时,大吼一声,直奔强盗去处,结果叔公找了三天三夜也没见那伙强盗的踪影。后来,叔公听说叔婆被掠后遭了强奸死了,死时连一句“啊”都没有,叔公欲哭无泪,断肠天涯。

叔公发誓要把守乡村,要把进村的强盗杀光,来一个杀一个,来二个杀一双,下手绝不留情。

后来,叔公就整日价地把守着乡村,默默地,一言不语。只有强盗进村后,他的眼睛才会发亮继而发红,才会咬着牙把鸟铳端在手上,一颗一个,弹无虚发,吓得其余土匪强盗闻风丧胆,屁滚尿流。

叔公就凭着他手上的那支鸟铳把守着乡村。乡村归于平静了,生活又有了正常的秩序。

阳光如既往一样明亮。

可是,叔公心里苦,苦得没有人知道。

二叔三叔都在劝叔公再讨一个媳妇,叔公默默地摇摇头,叹一声气,他在想叔婆哩。再后来,我出生了,兄弟多了起来,父亲见叔公单身一人,没人继承祖业,和我娘说了,便把我过继给了叔公。

叔公于是只有见到我后,才会笑声空洞地伸出手抚抚我的头顶。

有一次,当叔公抚完我的头顶后,拉我坐了下来,并问我喜不喜欢鸟铳喜不喜欢打野猪黄犭京,我说我喜欢读书。我看见了叔公的眼里露出了深深的悲伤,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又连忙说我会好好保护它的。叔公又伸出枯瘦的手抚摸着我的头顶不说话。

也是在后来,我很后悔我当时没有立即答应叔公我喜欢打野猪黄犭京,以至于叔公那么伤心。当我发现我把叔公的宝贝一口否定之后,我的罪恶是多么地深重,即使是现在,我仍会为我那句话感到深深的内疚。我悲哀于我的不懂事。

 

自那以后,我便经常发现叔公对着鸟铳发呆,经常抚摸鸟铳。月亮很圆了,他都不肯放下。

窗外的风一阵阵吹过树林。

叔公对我疼爱有加,是在我上了学之后,每天下课,我便会给叔公念唐诗,尽管叔公听不懂我念的是啥,他却会呵呵地笑着说我们家的娃有出息罗。也不知是啥缘故,我念书的成绩很好,老师常常表扬我。有次老师在我叔公面前当场表扬了我,使我叔公高兴非常,我也受了莫大鼓舞。

于是,叔公看我便如朝阳,但我看叔公支却是昏黄的夕阳。

叔公越发的老了,头发白了一半,身体也大不如前了,还伴有几声干咳。从这时起,叔公开始抽旱烟了,常叫我捆纸煤帮他点烟,一杆烟下来,叔公便会把烟杆往鞋帮上一磕,磕掉烟屎,又按上一些烟丝。

那时候,我已经能背很多古诗了。

只是叔公说我为什么不学学打猎呢?

我不想说,我认为我没有办法跟叔公说清。

 

解放后,叔公的背有些驼了,走起路来有点颤,人说年纪大的多半会这样,我信。

可后来我又不信了,原因是我有了更适合叔公的解释。原因之一便是我叔公寻我叔婆思念成疾,过度的悲伤使他头发白了,背也驼了。这是生理和心理造成的严重后果。原因之二是对打猎的喜好,叔公喜欢背微弓着瞄准猎物,这样打铳手不抖,很沉稳,更有利于百发百中,特殊的喜好造成了特殊的驼背形式。按我叔公的话说是“这样很好”。这些没有给叔公造成多大影响,习惯成自然。这样很好。

那就让他这样下去吧。

叔公最后一次打猎是我从外面回来那年。叔公因身体原因已经很久不去打猎了,那次他提出去打猎我不答应,可后来看到他那种情形,我心软了,同意他去,条件是必须有我同行,叔公略加反对便同意了我的条件。

不是我想去打猎,而是我怕叔公出意外。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我们进山好一阵后都没发现猎物,临近傍晚时分,远处有一点动静了。叔公拉着我躲到一棵大松树背后,过不久,出来一头黄犭京叔公狂喜,颤抖着手举起了他那根性命一样的鸟铳,瞄准,瞄准,叔公瞄了足足有五分钟,终于一声铳响,子弹擦着黄犭京的皮飞过去了,吓惊的黄犭京飞速地逃窜,一眨眼,逃得无踪无迹了。

“没中!没中!”叔公手托鸟铳凝在那里,口中一个劲地说没中没中,鸟铳似要从他的手中掉下去。我忙接过叔公手中的鸟铳,说叔公回去吧回去吧。叔公竟不动。

良久,叔公才移动着沉重的脚步跟我回去。一路上喃喃着没中没中人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我看见了叔公脸上深深的绝望。我的心一惊。

莫非叔公真的老了?

 

叔公真的一天不如一天了。最初还能吃下一小碗饭,后来连一小碗稀饭都吃不下了,再后来,叔公只能喝稀饭汤度日。

全家上下都聚到叔公身边来了。

那时,叔公用手指着我,再指指鸟铳,我明白了叔公的意思,当我把那支发光的鸟铳递到叔公手上时,叔公的眼睛一阵发亮,可过了一会,那发亮的眼睛慢慢地暗淡了下来。

窗外,夕阳正走过最后一座山岗。

然后,叔公就真正地离开我们去追赶落日了,他死时,还紧抱住他的那地鸟铳。家族经了我的建议把那支鸟铳与叔公一起埋葬了。

叔公的坟就选在他最后一次打猎的地方。叔公就这样和鸟铳永远地在一起了,只是叔婆的灵魂不知何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