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鱼儿老人
木鱼儿老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389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佛教内科学(二)

(2007-12-01 20:39:44)
标签:

知识/探索

法苑珠林

                   佛教内科学(二)   

 

  一、 断食疗法 :世俗所谓‘吃饭八分饱,健康活到老’,故自古以来健康长寿之道,即戒过食。“出曜经”卷九,指出多食之人有五种苦患,一、大便频,二、小便频,三、多睡眠,四、身重不堪修业,五、多患食不消化。(大正4?655页下) 中国医学养生之道常说饮食有节,不可饱饥失常,若饮食过量常导致消化不良,影响血流通畅,而筋脉郁滞。‘素问,生气通天论’说‘因而饱食,筋脉横结’。故食积日久,则郁而化热,又可聚湿成痰,种种病患从之而生。故历来治病有用断食疗法,对一些疑难杂症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孔子讲:‘食色性也’,可知‘断食’与‘断欲’之性质类同,所以断食亦可令人清心寡欲,因此不少的宗教都规定实行断食,如基督教或回教等,在释尊当时的印度六种外道中,自饥外道即被称为断食行者。在佛经上也曾提到断食之说。

 “增一阿含经”卷二十三中说,释尊成道前也曾经历每日仅食一麻一米几近断食的六年苦行,却仍无法悟道,最后悟到:‘不可以此嬴劣之体,求于上尊之道,多少食精微之气,长育身体,气力炽盛,然后得修行道。’(大正2?671页下) 关于佛教的断食观,显、密两教见解不同。显教中,释尊认为:假若由于断食可得大福或解脱的话,那么饥饿的野兽也应该得到大福或解脱。所以在“佛本行集经”中,释尊便否定断食的意义。(大正3?746页下)而在戒律中,释尊虽制定弟子不得无因缘随意断食,但若是病缘,则在开许之列。(大正23?783页中)中医学上说:长期过饥则脏腑身形失养,正气日弱,亦易招致外邪之侵袭而致病,不利身心功能的正常活动。密教虽然也不认为断食是成佛的方法之一,但是修持秘法者,有时为表示诚心及保持身体清净,皆实行断食,以避免诸秽物。据“苏婆呼童子请问经”卷中载,修行人若欲求悉地,必先具持八戒,或于二三日断食;又断食并非令其心净,乃为使修法者成就其修行时,避免身内之屎尿、涕唾等各种臭秽物之流出而熏污,才教令断食。(大正18?741页中)

  另外“胜军不动明王四十八使者秘密成就仪轨”中,则提出断食为修法成就的四种方法之一,‘云何四种因缘?一者断食,二则服气食,三者菜食,四者节食。’(大正21?33页下) 关于古代印度,重视断食疗法的例子,如“大方便佛报恩经”卷六(大正3?160页中)及“萨婆多毗尼毗婆沙”卷一(大正23?509页中)所载,大目揵连以弟子有病,上忉利天问耆婆如何治疗?耆婆答曰:‘唯以断食为本’。

  唐朝义净大师在“南海寄归内法传”卷三中,对于断食大为赞叹,并称医方明中绝食为最。大师认为吾人若觉四大不调,即当以‘绝粒为先’,且‘勿进浆水’。至于断食时间长短则因地域不同而有所差异,如西天罗荼国凡有病者绝食,或经半月或经一月,要待病愈然后方食;中印度最多七日;南海二、三日。(大正54?224页上) 若从断食的分类而言,“南海寄归内法传”所说的,即是所谓的‘完全断食’;“佛本行集经”卷二十四‘精进苦行品’中所载,则属‘不完全断食’,经中并述及当时诸苦行外道各种修行方式中,关于饮食之种种限制,如食物的入手法、食物的种类、用餐的次数等。(大正3?765页下) 不完全断食的例子,又如“如意宝珠转轮秘密现身成佛金轮咒王经”卷一‘放钵品’中的‘断五谷食松叶’之方法。经中说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千年之寿及飞空钵行之神通者,除了基本的严持斋戒、称诵佛名神咒外,尚须断语无言、断五谷粒、餐食松叶、吞水吸气与禅定静思。(大正19?330页下)

 

 至于断食的适应症,“南海寄归内法传”列出了:宿食、痈痤、热血、手足烦疼、天行时气、刀箭伤体、坠堕损躬、伤寒、霍乱、暴泻、头痛、心痛、眼痛、齿痛等,几乎是含括各科的症状,除了蛇蝎之毒无效外。 所以义净大师认为:断食可以‘不御汤药而能蠲疾’,故为医明之大规,因为‘宿食若除壮热便息,流津既竭痰荫便瘳,内静气消即狂风自殄’若以此法自行调理色身,因不须偏劳医师诊脉,所以个个皆是医王,人人悉成耆婆。 
                                   头痛

 关于头痛之痼疾,在律典中记载着各式各样的疗法。如“十诵律”卷三十七与“四分律”卷四十二所共同提及的‘香油涂头’之疗法外,还有“摩诃僧只律”卷三十三的‘华鬘系头’等治疗方法。在“四分律”卷三十九中记载,以加入好药煮过的酥油灌鼻;卷四十记载的疗法则是酥油内服,以及着用毳制的帽子;卷四十三所述,除了以酥、油、脂等灌鼻外,还记载头部按摩及揉捏脚拇指的脚底按摩枝传统疗法。(大正22?877页上)。密教的“准提经”中还记载,以加持过的手,摩触头痛处二十一遍的方法。(大正20?180页上)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卷十八记载,诸比丘问佛:‘大德世尊,您过去世究竟作何行业,以致成等正觉后,释种被诛杀时,仍感头痛之报。’佛告诸比丘:‘如来往昔自作斯业,还自受报。在很久以前,有五百人居住河边以捕鱼为业。有一天,突然有二条巨鱼从大海里游入河中。这些人捕获后,共同商议:若直接把鱼杀死,却无法即刻全部卖出,鱼肉则很快腐烂。不如留其活命,以绳系在河中,随买随割,庶保新鲜。因此,每当鱼肉切割之时,巨鱼就遭受一次大苦,河水也因此变为红色。当时有一小孩,看见血色河流,竟起随喜畅快之心。此小孩,即是世尊的前身。由此业缘,虽经无量百千岁,世尊常患头痛,乃至今日成佛,此五百释迦族被诛杀时,仍招感头痛之报。’(大正24?96页下)

 另外,据“付法藏因缘传”卷三所载,毗婆尸佛时,有一位比丘头痛,薄拘罗尊者以一颗诃梨勒果供养此病僧作为药石,这位头痛比丘服用后头痛即刻痊愈。薄拘罗尊者以此供养病僧因缘,于该世舍报后,在天上人间享福快乐历经九十一劫,且未尝有病。今世生于婆罗门家,其母早亡,父亲所娶之继母因讨厌尊者,虽曾五度加害,然皆无损伤;长大后出家学道,证得阿罗汉果,寿长一百六十岁从未生病,乃至无有身热头痛等。此乃尊者往昔时,以真诚心供养病僧一颗诃梨勒果的缘故。(大正50?830页上) 僧医耆婆学成医术后,最初几次的医疗,大半是治疗头痛,他最初使用灌鼻法,接着施行开脑手术,以及饮酥疗法等。

 

 据“四分律”卷三十九记载,耆婆学成后,便决意回国行医。当时在他的本国——婆伽陀城中,有一位大长者的夫人罹患了头痛十二年,群医束手无策。耆婆听闻之后,即往其家,告诉守门人:‘请传报您们主人,有一位良医正在门外。’当守门人照实禀白后,长者夫人问说:‘那位医师形貌如何?’门人答说:‘是一位年轻医师。’夫人想说:‘我此痼疾,许多行医数十年的老医师都无法治愈,何复是毫无经验的年轻医师呢。’于是便吩咐守门人婉拒。 耆婆便又告诉守门人:‘劳您再转告夫人,请她放心,我并非为了赏金而来,只要允许我为她治疗,若是痊愈随意给赏。’长者夫人听完门人所禀之后心想:若是如此,于我既无损失,不如让他试试。于是吩咐守门人让耆婆入屋为作治疗,耆婆进屋询问清楚夫人病情的症状、患病的起因、以及病程后,便告诉夫人有把握治愈此病。 于是,耆婆便以和酥煎制的好药,灌入夫人鼻中。夫人见口中酥唾同时流出,便即刻令人拿器皿承接,将酥油另行收取。当时耆婆童子见此情形不禁皱起眉头,心想:‘这么一点点不干净的酥油犹尚悭惜,那么给我的酬劳想必相当微薄。’夫人见耆婆面露愁容,即刻会意地说:‘持家不易啊,虽然仅是少许不净酥油,但仍可用来燃灯,所以才令人捡取。您尽管放心为我治病,若能痊愈,必当厚赏。’

  果然,夫人在耆婆高明医术治疗下很快痊愈。在耆婆离开时,夫人也如约赏与四十万两黄金以及奴婢车马等。此为耆婆学成后第一次的治病经验。(大正22?851页中)

   耆婆的第二次的治疗头痛经验,据“四分律”卷四十记载,当时王舍城中有一位长者经常头痛,遍寻名医皆无能治。有的医师告言:七年后当死,也有医师说六年,或五年、一年、半年,甚至还有说活不过七天的断言。此时,长者恰巧听闻耆婆神奇医术,立即派人敦请耆婆。
      耆婆到了长者家,询问病况后,便请其佣人拿极碱的食物给长者吃,让长者极渴后,再拿酒给他解渴使其大醉。耆婆待长者完全醉昏后,用绳将长者身体紧系在床,以利刃划破头颅打开顶骨,让在场亲人目睹,长者满脑皆虫的头颅,并告诉众人:‘此乃头痛之根本病因。如之前医师所说的七日后当死,其意是指七日后,脑浆被虫食尽而死。此医师诊断正确,其余医师的诊断皆不正确。因为现在若不即时治疗,再过七日果真必当脑尽而死。’ 耆婆解释完病情,立即清理颅内、缝合头骨,并以好药涂抹。不久,伤口很快愈合,甚至还重新长出毛发。长者多年痛苦解除后,对耆婆感恩非常,不但欲将所有财产赠与耆婆,乃至自愿为耆婆作奴。后来在耆婆婉拒下,长者仍坚持馈赠四十万两黄金以做报答。(大正22?852页中)  
                                         黄病

     黄病,又称黄热病,不知是否全同于现代医学中所称之黄疸,或是另外的病名。大约是指伴有黄疸症状的湿热病。 对于治疗黄病,在“大品经”中记载,须服用‘牛溲诃梨勒’。所谓牛溲诃梨勒,就是将诃梨勒果浸泡在牛的小便里,然后置于烈日中曝晒,重复三次后,浇以热水服用其汁。古代印度人认为小便是干净的,不但可以用来洗脓疮,也可以作为药材。

  在“大智度论”中记载‘醉或得疱面,或保酒病,正萎而黄热。’这是说饮酒过度即演变为黄热病。而现代医学也同样认为,长期过量饮酒容易引起慢性酒精中毒,接着形成肝硬化、皮肤变黄、腹水、肝脏肥大等症状。在世尊的时代就已经看出饮酒会引起肝脏疾病,不能不说是正确的医学观察。

  在古印度时,若有人罹患此病,须服用人血治疗,但世尊为长养弟子悲心及避免世人讥嫌,完全禁止病比丘服用人血,乃至人髓亦不允许。如“摩诃僧只律”卷三十二记载,曾有比丘罹患黄病,医师告言:‘唯有服用人血可以治愈,否则只有等死。’恰巧当时有人犯了死罪,被反绑两手身系迦毗罗华鬘,一路打鼓唱令至斩首处。此病比丘闻讯立即赶往斩首处,要求脍子手布施死囚鲜血。脍子手回说:‘您若欲食肉亦可给与,何止是血?’说完即以利刃直刺死犯两喉脉,方便比丘以两手承取鲜血而饮。然此举却引起围观民众讥嫌:‘此非比丘,是食人鬼。’纷纷以瓦石土块扔掷比丘。其他比丘将此因缘禀白世尊。佛言:‘将此比丘唤来。’比丘来后,佛问言:‘是否真有此事。’病比丘据实而答。于是世尊教诲比丘:‘比丘们不应为了爱惜身命,而作出这种招世人讥嫌之事。从今以后,绝不允许佛弟子饮用人血,乃至人髓一切不许。’(大正22?486页下)

 

 “正法念处经”卷六十六记载,有种名为‘恶黄’的邪气,侵袭滞留于人身中,若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此身染上恶黄邪气,若不调顺则生黄病。此病特征为口中干燥,遍身皆黄,面目爪甲一切皆黄,腹胀粗大,于其腹上青黄脉现,全身无力,食不消化,口苦尿黄,身体羸瘦,目视众色皆作青黄,不能起止,腹中常胀。若黄风不调,则生此病;若黄风调顺,则无此病。(大正17?393页上)

  若依此经所叙述的黄病症状,似乎类似于现代医学所说的‘黄疸病’。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 ”卷二十九载,当时诸少年比丘共相谓言,仁者今时天候微寒,可共入温室中住宿。于是便入温室中留宿。邬陀夷比丘问说:‘仁者何故入住温室?’少年比丘答说:‘天气寒冷故入室取暖。’邬陀夷比丘告言:‘仁者,汝等热处而宿,恐染黄病。汝等多人若同时染病,独我一人如何照顾。故请速外出,住宿于露地。’(大正23?787页中)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十三记载,盛暑季节,比丘苦热,身体萎黄,病瘦无力。尔时世尊知而故问阿难陀:‘何故诸比丘身体萎黄病瘦无力?’阿难陀据实禀白。佛言:‘应建造凉舍。’比丘们不知如何建造。佛言:‘可于寺旁,建三面墙之房舍,三边筑墙,留出一边空间,使空气流通。不同于寺,四面有壁。’比丘建凉舍时,不知开窗,仍遭闷热;佛言应该开窗。比丘欲开窗,不知高低位置;佛言窗之高度应与床齐。后有诸鸟雀飞入房中,佛复教言建置窗棂,防鸟飞入。又为免风雨飘洒屋内,佛又嘱咐安置窗扇。有比丘用餐时关闭门窗。佛言用餐时应打开门窗。又有比丘天热时于自己房内,仅着下裙及僧脚崎;佛言随情读诵并为说法作衣服等,于四威仪悉皆无犯。(大正24?263页中)

                               呕吐


      “摩诃僧只律”卷三十八中曾提到,有比丘尼乞食时,乞到隔夜的剩饭剩菜,吃了以后呕吐不已。释尊因此开缘,若体弱比丘尼乞到冷食或隔夜食,可请人或自行温热而食,不算违犯戒法。(大正22?530页上)    在气候炎热的印度,佛陀弟子们沿处托钵乞食,常因饮食不洁或食用残羹剩肴,时常引起呕吐腹泻等肠胃疾病。因此经律中多处提及呕吐的病因及印度传统治疗方法。

     在“正法念经”卷六十四详细描述呕吐的分类,经文中将呕吐分为:风吐、荫吐、唾吐、杂吐、蝇吐等五种。 第一‘风吐’者,由于食用轻冷或无腻的食物,而引起的风病。第二‘荫吐’者,食用辛辣的食物,碱与热和合,而引发的热症。第三‘唾吐’者,吃了甜、冷、重、腻滑的饮食后,马上睡眠所致。第四‘杂吐’者,由于轻冷、无腻、辛、醋、碱、滑冷重腻等饮食所致。第五‘蝇吐’者,误食苍蝇沾过的饮食而致呕吐。

  在中医理论上,认为‘呕吐’一症,乃是由于邪气在胃、胃失和降、气反上逆所出现的症状。古人以有声无物为‘呕’,无声有物为‘吐’,但实际上很难截然划分,一般都统称为‘呕吐’。

 

    中医临床常见有胃寒、胃热、伤食、痰浊等四种呕吐类别。第一种‘胃寒’型呕吐,症状为呕吐清水,口中多唾液,喜热恶冷,小便清利,舌苔白腻等。此类型呕吐征状与佛经中所述,因风病引起的‘风吐’颇为类似。第二种‘胃热’型呕吐,食物吃进腹中随即呕吐,吐出物酸苦夹杂,口有臭气,喜冷恶热,舌苔黄腻。此类型呕吐亦相似于经中所言热症之‘荫吐’。  第三种‘伤食’的,胃部胀闷,嗳气吞酸,呕吐物多属酸腐宿食,若吐后便稍觉舒畅,舌苔厚腻。此类型呕吐应与饮食所致之‘杂吐’相似。  第四种‘痰浊’型呕吐,平时多有头眩、胸闷、心悸等症状,呕吐粘痰或清涎,舌苔滑腻等症状。有关呕吐的疗法,据“四分律”卷四十二记载,将细软头发烧成灰,然后和在水中,过滤饮用,可用来止吐。(大正22?870页下)“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卷十六解释说,头发微温故可止吐。(大正40?416页中)
      根据中医理论而言,头发又称为‘血余’,性味苦温,入心、肝、肾经,主治咳血、吐血而兼有瘀血者。另有消瘀、止血、补阴利尿,生肌敛疮等功效。若以现代医学分析而言,头发的主要成分为优角蛋白,烧成灰后,转成炭化物。大陆中医药理研究发现,此血余炭煎剂对于金黄色葡萄球菌、伤寒杆菌、A型伤寒杆菌及福氏痢疾杆菌有较强的抑制作用。因此对于佛经中所提及的一些呕吐症状,的确具有止吐的效果。

                      疟病

       疟病,现代医学称为疟疾。是由疟蚊为媒介,所传染疟疾原虫而发作的疾病。其发病症状为反覆的剧烈恶寒战栗和高烧,有时并伴有上吐下泻之症状。因为是固定的反覆发作,所以古代便以寒颤、壮热、出汗、定期发作等症状作为疟疾之主要特征。

    在佛经中以发病日数间隔作为疟疾的分类依据,如“陀罗尼集经”卷四便是依照发烧的频度,有一日一发之单日疟、二日一发之间日疟、三日一发之三日疟、四日一发之四日疟等四种。巧合的是,现代医学研究同样发现,寄生于人体的疟原虫亦有四种,即间日疟、三日疟、恶性疟及卵形疟等四类。另外在“一切如来大秘密王经”卷一中,则依其症状分为八类,如金刚口、黄面、丑面、红身、多面、三髻、食血、赤黄等八大疟者。

    虽然中国自古即认为是有固定特征的疾病,但却不知道病源乃是经由蚊虫媒介。如在中国巢元方着作的“诸病源候论”也仅记载‘夏日伤暑者,秋必病疟’,并没有说明原因,只是依据其症状,有温疟、寒疟、鬼疟等名称。

    因此关于疟病疗法,在“四分律”中也仅记载‘疟病时以厚衣覆之’。在遥远的释迦时代,自然不可能发现根本性的治疗方法,仅能提供支持性治疗。如“四分律”卷四十三所载,曾有比丘罹患疟病,佛陀允许病比丘以厚衣覆盖,后来虽盖上多层衣物,乃至卧具毡褥等物均用上,仍寒颤不止,世尊还因此开缘,令一位健康比丘与病比丘共卧,以其体温为病比丘取暖。 (大正22?877页上)

    在古时日本,如奈良时代、平安时代,若发生疟病之时,‘加持祈祷’乃唯一的治疗方法。所以当时出现了几位悲天悯人的持戒高僧,以自身的修持力与愍众的慈悲心,这股力量汇聚而成为当世苦难众生的唯一依怙。

    在大正藏的密教经典中,关于疟病的记载,约有八十种之多。至于疟病的病因,中国的“搜神记”里传说为疟鬼所疫,日本的“万安方”中也同样绘有疟鬼图。此乃与密教医学同样见解,“一切如来真实大教王经”卷十中,亦记载着诸疟疾等鬼。

    密教医学中疟病的治疗方法,若从病因论而言,大致与鬼病相同。详细疗法,记载于“叶衣观自在菩萨经”、“圣迦泥忿怒金刚童子菩萨成就仪轨经”卷上卷中、“阿吒薄俱元帅大将上佛陀罗尼经修行仪轨”卷上卷下、“毗沙门仪轨”、“作法集”等经论。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一记载,‘随所居处,若诸有情众生,遭恶鬼加害患诸疟病,或每日发作或隔日发作,或三、四日而发作一次者;或患者狂乱身心战栗、迷闷失念无所了知等境况。若患者能至心称名念诵归敬供养地藏菩萨摩诃萨,一切皆得解脱无畏身心安适,随其所应安置生天涅槃之道。’ (大正13?725页上)

    “法苑珠林”卷六十中还记载着‘疗疟病鬼咒’之密教治疗法:‘须蜜多?阿腻吒?迦知腻吒?乌呼那须蜜多?支波呼[目侯]须蜜多?伊知腻吒吒须蜜多?莎诃。’书上说若修行此法者,须以五色缕线,持咒并结作七个结,若头痛先系头顶,后系手脚。咒水三遍洒之,所患疟病即得差愈。 (大正53?743页上)

    综合上述,疟疾可说是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古老疾病。纵使在医学发达的现代,疟疾犹然广泛分布在一百多个国家,全世界约有一半人口仍受到疟疾的威胁,每年甚至有一百万人因疟疾而丧生。

    目前医学上预防疟疾法则大致有三:第一、控制传染源,即治愈所有疟疾现症患者与带原者,对每个疟疾患者进行彻底抗疟治疗,并在第二年春给予抗复发治疗。第二、灭蚊,最有效的措施乃是消灭疟蚊滋生场所。第三、保护易受感染者,除避免蚊虫叮咬外,对于进入疟疾流行区的人群,尚可服用药物以预防传染。

 

作者:釋慧明

(转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午时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午时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