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正华
李正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793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慕容复的悲剧

(2011-07-27 14:45:52)
标签:

小说

杂谈

分类: 说三道四

我在P大上学的时候,选修了严家炎老师开的《金庸小说研究》课,老师有时候会布置题目,让大家准备后发言讨论。讲“金庸小说中的悲剧”这一节之前,严老师让我准备个发言。这个文档,就是当年发言的主体内容。

 

 

鲁迅说,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这时候,我掏出一块钱纸币,跟大家说,这是个有价值的东西。我现在把他撕破了给你们看。只听“呲啦”一声……)我说:这不是悲剧,是闹剧。

回到我们讨论的主题,“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谁会平白地撕破有价值的东西呢?我猜测,这么干的人,要么是出于仇恨,要么是出于衡量。他们总是为了自己心中更有价值的东西而这么做。

为了仇恨而杀敌人,如果成功,如平型关战役,对我们来说,不是悲剧。对战役中牺牲的官兵来说,也不是悲剧。对某些被赶上战场的日军中的好儿子好丈夫来说,他们的死亡是个悲剧。不过,这笔帐要记到侵略行为的主谋者身上。

 

如果有价值的东西被撕破了,换来更有价值的东西,这就不是悲剧。这里涉及到2种价值,我们称之为“价值甲”和“价值乙”。

我们在心里衡量,认为价值甲低于价值乙,为了价值乙放弃价值甲,事情做成了,那么价值甲的被撕破,在我们自身看来并不是悲剧。

如果价值甲的持有人也认同价值乙更高,则会甘愿牺牲。这也不是悲剧。

反之,是悲剧。

 

在金庸《天龙八部》中,慕容复是个悲剧人物。我们用这个办法探讨一下他悲剧命运的形成。

在慕容复心目中,最高的价值当然是复国。

其次有:

父子之亲;

江湖道义;

兄弟之义;

儿女之情。

我们来细看。(我手拿一本书,翻到夹着纸条的那一页)

《天龙八部》第41回,少室山大战,萧峰远道赶来,引起骚动,正方诸派计议围攻萧峰。段誉与大理诸人决计助力萧峰。

这边姑苏燕子坞诸人也在轻声商议。公冶乾自在无锡与萧峰对掌赛酒之后,对他极是倾倒,力主出手相助,包不同和风波恶对萧峰也十分佩服,跃跃欲试的要上前助拳。慕容复却道:“众位兄长,咱们以兴复为第一要务,岂可为了萧峰一人而得罪天下英雄?”邓百川道:“公子之言甚是,咱们该当如何?”

慕容复道:“收揽人心,以为己助。”突然间长啸而出,朗声说当:“萧兄,你是契丹英雄,视我中原豪杰有如无物,区区姑苏慕容复今日想领教阁下高招,在下死在萧兄掌下,也算是为中原豪杰尽了一分微力,虽死犹荣。”他这几句话其实是说给中原豪杰听的,这么一来,无论胜败,中原豪杰自将姑苏慕容氏视作了生死之交。

 

慕容复手下的几个兄弟,对萧峰的为人十分倾倒,但在这里,慕容复为了自己复国大业,放弃了一定的江湖道义。原来大家以为他是个古典英雄,这时候却露出世俗英雄的真面目。

 

 

慕容复脸如死灰,心想今日少室山上斗剑而败,已是奇耻大辱,再因一女子出言求情,对方才饶了自己性命,今后在江湖上哪里还有立足的余地?大声喝道:“大丈夫死则死耳,谁要你卖好让招?”舞动钢钩,向段誉直扑过来。

  段誉双手连摇,说道:“咱们又无仇怨,何必再斗?不打了,不打了!”

  慕容复素性高傲,从没将天下人放在眼内,今日在当世豪杰之前,被段誉逼得全无还手余地,又因王语嫣一言而得对方容让,这口忿气如何咽得下去?他钢钩挥向段誉面门,判官笔疾刺段誉胸膛,只想:“你用无形剑气杀我好了,拚一个同归于尽,胜于在这世上苟且偷生。”这一下子扑来,已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

  段誉见慕容复来势凶猛,若以六脉神剑刺他要害,生怕伤了他性命,一时手足无措,竟然呆了,想不起以凌波微步避让。慕容复这一纵志在拚命,来得何等快速,人影一晃之际,噗的一声,右手判官笔已插入段誉身子。总算段誉在危急之间向左一侧,避过胸膛要害,判官笔却已深入右肩,段誉“啊”的一声大叫,只吓得全身僵立不动。慕容复左手钢钩疾钩他后脑,这一招“大海捞针”,乃是北海拓跋氏“渔叟钩法”中的一招厉害招数,系从深海钩鱼的钩法之中变化而来,的是既准且狠。

段正游和南海鳄神眼见不对,又再双双扑上,此外又加上了巴天石和崔百泉。这一次慕容复决意要杀段誉,宁可自己身受重伤,也决不肯有丝豪缓手,因此竟不理会段正游等四人的攻击,眼见钢钩的钩尖便要触及段誉后脑,突然间背后“神道穴”上一麻,身子被人凌空提起。“神道穴”要穴被抓,登时双手酸麻,再也抓不住判官笔和钢钩,只听得萧峰厉声喝道:“人家饶你性命,你反下毒手,算舒什么英雄好汉?”

 

 

慕容复彻底放弃了“英雄好汉”这一古典价值观。

 

 

 

45回:

 

慕容复冷笑道:“对付你这等小人,又岂能用君子手段?”提着他向旁走去,想找个坑穴,将他一掌击死,便即就地掩埋,走了数丈,见到一口枯井,举手一掷,将他投了下去。段誉大叫:“啊哟!”已摔入井底。

 

 

慕容复为阻止段誉跟他竞争,提前杀害段誉。亲口放弃“君子”价值观。

 

慕容复斗然间全身一震,心道:“糟糕,糟糕!慕容复,你儿女情长,英雄气短,险些儿误了大事。倘若连这一点点的私情也割舍不下,哪里还说得上干「打天下」的大业?”当即伸手将她推开,硬起心肠,摇头道:“表妹,你我缘分已经尽了。你知道,我向来很会记恨,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我总是难以忘记。”
  王语嫣凄然道:“你刚才说不生我的气了。”慕容复道:“我不生你的气,可是......可是咱们这一生,终究不过是表兄妹的缘份。”王语嫣道:“那你是决计不肯原谅我了?”
  慕容复心中“私情”和“大业”两件事交战,迟疑半刻,终于摇了摇头。王语嫣万念俱灰,仍问:“你定要去娶那西夏姑娘?从此不再理我?”慕容复硬起心肠,点了点头。
  王语嫣先前得知表哥要去娶西夏公主,还是由公冶乾婉言转告,当时便萌死志,借故落后,避开了邓百川等人,跳崖自尽,却给云中鹤救起,此刻为意中人亲口所拒,伤心欲狂,几乎要吐出血来,突然心想:“段公子对我一片痴心,我却从来不假以辞色,此番他更为我而死,实在对他不起。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这口深井,段公子摔入其中而死,想必下面有甚尖岩硬石。我不如和他死在一起,以报答他对我的一番深意。”当下慢慢走向井边,转头道:“表哥,祝你得遂心愿,娶了西夏公主,又做大燕皇帝。”
  慕容复知她要去寻死,走上一步,伸手想拉住她手臂,口中想呼:“不可!”但心中知道,只要口中一出声,伸手一拉,此后能否摆脱表妹这番柔情纠缠,那就难以逆料。表妹温柔美貌,世所罕有,得妻如此,复有何憾?何况她自幼便对自己情根深种,倘若一个克制不住,接下了甚么孽缘,兴复燕国的大计便大受挫折了。他言念及此,嘴巴张开,却无声音发出,一只手伸了出去,却不去拉王语嫣。

 

在这里,慕容复撕破了“儿女之情”的价值,图的还是复国大业。

 

 

48回:

 

慕容复道:“在下的心愿,殿下早已知晓。但想兴复大燕,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今日我先扶保殿下登了大理国的皇位,殿下并无子息,恳请殿下收我为义子。我二人同心共济,以成大事,岂不两全其美?”

 

慕容复撕破的是“父子伦常”的价值,认贼作父,图的还是复国大业。

 

 

 包不同道:“你投靠大理,日后再行反叛,那是不忠;你拜段延庆为父,孝于段氏,于慕容氏为不孝,孝于慕容,于段氏为不孝;你日后残杀大理群臣,是为不仁,你……”
  一句话尚未完,突然间波的一声响,他背心正中已重重的中了一掌,只听得慕容复冷冷的:“我卖友求荣,是为不义。”他这一掌使足阴柔内劲,打在包不同灵台、至阳两处大穴之上,正是致命的掌力。包不同万没想到这个自己从小扶持长大的公子爷竟会忽施毒手,哇的一口鲜血喷出,倒地而死。

 

慕容复撕破了“兄弟之情”。也撕破了心中残存的一点人性价值。邓百川、公冶乾、风波恶三人就此离开了从小追随的主子。然后慕容复大开杀戒,变成了屠夫。

他以前拥有的一切价值,就此被他全部撕破。

如果所图不得,不发疯才怪。

 

如果他所图得逞,在他生身父亲慕容博看来,这是大英雄所为:不纠缠于儿女私情,不拘泥于江湖道义,不牵绊于兄弟之义,甚至不念及父子人伦。只要复国可成,无所不用其极。哪怕杀妻灭子,哪怕认贼作父,成就大业的那一天,就是扬眉吐气的一天。

在他父亲看来,撕破这些价值都不是悲剧。所图不成才是悲剧。

 

 

唯有一个阿碧,他还没机会伤害,阿碧也就一直痴心于他。

巴菲特说:老了没钱的时候还有人爱,就是幸福。(这一句穿越了,当时我还不知道巴菲特大神)

慕容复疯了,还有阿碧爱他,他幸福吗?

疯了的慕容复接受小孩朝拜的时候,是幸福的吧……在我们看来,却是悲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