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秾庵
秾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570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第一香笔记卷之一

(2016-02-23 19:43:01)
标签:

转载

分类: 秾庵转博
 第一香笔记卷之一
[清]吴郡朱克柔研鱼辑著
花 品
兰品
水仙素第一 荷花素第二 梅瓣素第三 水仙瓣第四 绿梅瓣第五 红梅瓣第六 团瓣素第七 超瓣素第八
以上八品俱须肩平为上
映腮 桃腮 荷花瓣 柳叶素 三角水仙(小花硬捧心) 蝶兰(又名叠兰)双兰 品兰 四喜兰
蕙品
白荷花 水仙 梅瓣 绿荷花 团瓣素 超素 赤壳荷花 阔超 团瓣
柳叶素 柳叶水仙(短捧心起兜者) 狭超 线条素虫兰(形如蜂蝶者)
另列各品于后,以时尚次其先后。
兰上品
柳梅(净绿) 汪氏梅(净绿) 萧山绿梅 萧山荷花素 常熟绿梅 常熟红梅
蕙上品
万氏梅瓣 大朱氏水仙 洪氏水仙 彩蟾梅瓣 李氏梅瓣 尤氏梅瓣 丰氏水仙
黄氏水仙
上俱官种水仙,捧心软硬不一,花头极大,还有前方氏、后方氏、小朱氏、金氏虽系佳种。
(属于次品)
蕙素上品
萧山荷花大素 常熟大白 过江素
江上大荷花雪素(花大如杯,舌圆如荷苞,真极品也。)
陆氏大超素 张氏金荷(色如黄金) 金氏大荷花瓣
以上兰蕙共计二十品,其形色难以言述,兹先举其目,俟续刻内补绘花,详加注释,庶览者可按图索骥也。
凡兰之两旁大瓣,须平如“.一”字,俗称之谓“一字肩”,有初开平肩,开久渐落者,谓之开落,有初开平如一字肩,开久转向上者,谓之飞肩,瓣花得此最为名贵。
水仙瓣须厚大,瓣洁净无筋,肩、舌大而圆,捧心如蚕蛾,如豆荚,花脚细而高,钩刺全,封边清,白头重,乃为上品。
兰叶铁线者,多出水仙瓣。
荷花瓣厚而有兜,捧心圆,收根细,为真荷花瓣,否则虽花瓣甚阔,不可混名。
真超瓣瓣厚兜深,收根紧细,形如超也。(超一作勺
梅瓣如梅,团瓣不尖,荷花先论收根,瓣厚为贵,水仙专看捧心白头为正,凡舌大者,复花不走。荷包舌,刘海舌,复胜于新。
映腮不一,有舌根黄光一线者,有淡红光一线者,舌色纯白,可以乱素。
桃腮有舌根淡红者,有深红者,有紫色者,舌亦纯白。刺毛素舌上有细点如毫末,或黑或黄或绿,细看方见。蕙花之关系,全在转花柁后,放瓣前,无外相者,有好花,真出人意表也。
有花窄开,瓣甚狭,逐渐放阔,开至三日始足,转初开阔至二三倍者,惟荷花有此开品。
有蕊如桂花大,已出大壳,在小壳内开者,即开者,渐渐透壳,渐渐放大者,名佛手水仙。
蕙花捧心短而有兜,不论外三瓣阔狭,即名“水仙”,小衣壳花瓣尖,俱有倒钩,大瓣有封边,捧心白头,如观音兜,外瓣短阔如水仙者,为真水仙。
兰品高者,每盆一二十花,朵朵迎面而开,谓之同心,出于自然者为上,若花欲透壳时,三面遮蔽,留一面向阳,亦能迎面,但须花脚高者,方能,如蕙之转柁,否则人工莫施也。
兰之入品者,花无指摘,叶宜品题,短叶在花底者为上,细叶次之,若长阔叶,则到根处,必须紧细,方有随风婀娜之妙,美人芳草,言其情也。
花脚宜长,出土五六寸者为上,亭亭挺秀,想见不与众草为伍之意。
“蜂采百花,俱置股间,惟兰则拱背入房,以献于王,物亦知兰之贵也,如此”。见《群芳谱》
于若瀛云:“一茎一花者曰兰,宜兴山中特多,南京杭州俱有,虽不足贵,香自可爱,宜多种盆中,今日绝重建兰,却只是蕙,余见古人画兰殊不尔,虎丘戈生曾种•一本,叶稀而长,稍粗于兴兰,出数蕊,正春初开花,特大于常兰,香亦倍之,经月不凋,酷似马远所画。戈生云:“得之他方,今尚活,花时当广求此种,以备春兰之极品。凡兰紫梗青花者上品,青梗青花者次之,紫梗紫花者又次之,余不入品。”见花史指建兰而说。
常熟有万氏水仙,由万姓始种者,大花瓣•阔而微长,捧心如鸡豆壳之半,花色带黄,“白绿壳,此兴兰之高品也。
兰品高于蕙,而人之视兰,若不经意,于蕙独奔走恐后者,由佳种之不易得,或夸目力,或执己见,彼此揣度,议论长短,究之空言无补耳,兰之入品者,亦不易得,使培养如法,花能不断,不比蕙之难于发箭也,故树蕙不若滋兰,择兰之入品者或次品者,尽心养之,种五六年之久,使其茂盛而美,每盆十余花,或数十花,和风习习,满座生香,不亦赏心乐事也,予于陆墓陈氏,见素心花数种,内荷花素一盆,花发三十余箭,真神品也,故论及之。
花有开品,放瓣愈迟愈妙,若蕙花如此开法,其花必好。
花梗挺直,排铃时短簪横挺,隔一二日后,方始转柁向上者,亦是妙品。
昔人论书画,分神、妙、能三晶,窃谓兰蕙之晶不一,亦可以此概之,至于蝶兰、三瓣兰、元宝兰,以及蕙花之有虫形及金色、朱色之类,并可以逸品、异品称之。
前于若瀛见戈生之兰,即建花中所谓弱脚是也,彼云入腊方开,此云正春初方开,系同时而略有先后耳,可见前人爱玩不专,致今考核失实,使后人心目中,别有异于常兰者在,窃恐于苏杭间,虽广求之,未能得也。
双兰、品字、四喜等品,必须箭箭如此,方为可贵,若偶发一箭,因得山之旺气而然,不能复出。
水仙取钩刺者,由水仙花瓣上倒钩故也,故于铁线叶外,有叶稍圆而不尖者(有作尖长),亦开水仙,由其叶类水仙故也,造物滋生,其理莫解,或由气化所感,故能相有欤,此外,如荷花瓣、梅瓣,必得兜,收厚兼全,方能入品。
超瓣、柳叶、线条,花之下者也;惟素心取之,然亦分好丑,以阔厚者胜。
或问花何取肩平,曰:此即品也,肩落,则逼拶欹斜,肩平,则妥贴排募。(募音傲,矫健貌)
蕙有金丝水仙,花色黄,而瓣厚有棱。或谓兰蕙取其芳香耳,何必漫立名目,多此扰扰,是真不可言矣,夫物以罕有而见珍,亦以难得而可贵,试思俦人中有出类拔萃者,能不奉为圣人贤人耶。
今之所谓荷花,不过阔超瓣、大团瓣耳,人情溺于所好,故盛称之,何必深辨,至于品有一定,具眼人自能不为所惑。
蕙素以外三瓣捧心舌头纯白如水晶者为上,外三瓣捧心色白,舌白而不亮,或起绿沙胎者次之,外三瓣捧心绿色,舌白而有沙者,又次之,外三瓣捧心带黄色,舌起绿沙胎者又次之,若内外五瓣并舌俱带黄色者为下品。
蕙花中以官种水仙为贵,花头极大则肩平,较之寻常水仙,迥然不同,凡白捧心上起油灰,兼有深兜;花大如杯者,即为官种水仙,梅瓣荷花亦有官种,惟花特大于常晶,瓣厚而不落肩,所以可贵。
蕙茎挺直,蕊如螺旋,如宝塔下大而上小,四面迎人者,为最上之品,有先从顶花开放者,谓之“毙放”亦作癃放,亦属佳品,若朝光向日者,非所贵也。
余友黄花奴云:“水仙梅瓣之重官种者,譬诸书画中颜柳荆关,气浑力厚,自具一种沉雄之概,若寻常水仙梅瓣,谓之行瓣,花小而怯薄,如文董唐仇,非不可观,相形见绌矣”。又云“有金兰如赤金,舌如朱砂,为蕙中之贵晶,数十年偶然一出,目所仅见,存之以待将来核定”。
梅瓣瓣尖缩入,惟外瓣兜不能深,与上品水仙不分高下也。
水仙有捧心合并一块,俗名“连肩搭背者”,非上品也。有舌在捧心内不舒吐者,谓之“吊舌”。有偏在一边者,谓之“歪舌”。有舒而不卷者,谓之“拖舌”。有舌(中)尖有缺如,分为两者名“火义舌”。俱花之病。
蕙花舌有远望如素,近则隐约现粉红色者,名曰“澹舌”。

本 性
蕙性喜阳,须得上半日三时之晒,若冷天久晒亦可,至兰则朝暾一二时足矣,俱须安放在透风处安放,如盆不能移动,遇夏秋烈日,宜用木架搭棚,以芦帘覆之,日过即撤去,如遇淫雨,以篾蓬遮蔽,雨过即撤去,总须干湿得宜,适花之性,则根叶自然繁茂,花亦不断矣,栽蕙盆宜大,使根叶舒展,且易得土气。
一云:凡栽兰蕙,须盆与花称,因性喜润而不喜湿,如盆大,恐雨后不能沥水,数日难干也,须俟根叶逐渐长多,逐年换盆。
新花种一月后,方得土气,叶之黄者可以转绿,蕙花得气,则老叶缩尽,子叶渐长。
凡兰蕙子叶,正在丛生之际,不可翻种,或分种,恐泄气也,老根出土处,如小蒜头,谓之龙头,有龙头方可分种,一名芦头。
出山初种者为新花,盆中久植者为服花,又名复花,兰复不如新,蕙服胜于新;凡瘦山之花,养护得宜,俱复胜于新。
大抵兰喜阴,蕙喜阳,然亦须探讨花之本性,或系阴山所出,不宜骤晒,或系阳山所出,不宜频雨,瘦山骤肥则损,肥山久瘦亦损,违其性难遂其生,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蕙花种地宜南向,庭中西偏,或假山,或花荫坛上,方能繁茂,严寒仍用稻草盖之,以护其叶,若无蝼蚁伤根,经数十年愈茂,每花可得数十箭,然惟赤壳超瓣能之,太肥亦不花,太瘦亦不花。
建花畏冷畏寒,冬末春初,尤畏春风,更畏雪畏湿,凡种新花,其根水浸既久,不可骤然着土,宜剪去腐断根,剔沙石茅竹诸根,置于新瓦之上,使水气吸尽,方可入盆栽种。
凡兰蕙生于某处,即以某处之土种之最妙,或云虞山子游泥与福山海口近,恐被海风吹土,性寒味咸,未必尽善也。
淮南子曰:男子树兰,美而不芳,说者以为兰近女类,故男子树之不芳,盖草木之性,兰宜女子。
花开若枝上蕊多,留其壮大者,去其瘦小者,若留开尽,则夺来年花信,其性畏寒暑,尤畏尘埃,叶上若有尘埃,当即涤去。
九月花干处用水浇灌,湿则不必浇,十月至正月,不浇不妨,最怕霜雪,更怕春雪,一点着叶,一叶就萎,用篾篓遮护,安顿在朝阳日照处,南窗檐下,须二三日一番旋转,取其日晒均匀,则四面皆花。
蕙叶柔细,生幽谷竹林中宿根处,移植腻土多不活,即活亦不能多开花,其茎叶肥大而翠劲可爱者,率来自闽广移来也,非草兰比。
刘梦得诗:“光华童子佩,柔软美人心”。苏子瞻诗:“春兰如美人,不采羞自献”。二诗不犹见兰之品,更能识兰之性矣。
兰为王者香,香之租也,蕙如君子,谓有德惠者也,故士大夫多好之,至于市井之徒,每遇春花夏花出山,藉以取利,村南巷北,累百盈千,穷谷深山,贩佣腐集,顿使幽芳奕奕,翻成逐臭之场,可谓众花发一浩叹也,然使爬罗抉剔,不有若辈,又是乌从而至于士大夫之前哉,物聚于所好,抑性所然欤,嗜好家不夺于李唐来之所爱,犹能注意于此,亦可谓贤乎已。
花性肥瘦,惟视子叶之盛衰,肥则萎烂,瘦则羸弱,与其过于肥而萎烂,毋宁失之瘦而羸弱,尚可滋养以复其初也,
花镜谓苟得其性,万无不生之木,不艳之花,惟在分其燥湿高下,寒暖月巴瘠之宜,此指大概而言,不知众花,各有性,即一花亦有性,所谓性者,要不外于燥湿肥瘠四字,新花畏风,复花喜风,新花恶日,复花宜日,此先后之间,性之相反者也,夏秋不可干,春冬不可湿,天寒宜曝,日烈宜阴,此四时之中,性之相反者也,或云:蕙喜向阳,初种之泥,须日中久曝,极干上盆,入土后其箭可以顿长,此亦喜阳之一证也。
种花之道,亦有过则失中者,每见人以蕙性喜燥一语,以为当盆土燥烈后,亦不即施浇灌,以致子叶焦枯,老叶黄落,则根液已涸,后虽燥湿得宜,花已受病矣,凡素花不喜肥,肥则无花,人不能识其性,反咎花之难发,此则不亦谬乎。
续博物志谓:桔柚凋子北徙,石榴郁于东移,花木之性然也,植兰者乌可不知。
蕙蕊长时,花头作弯弓状者,将弯处向阳(一作隅),以背阳光,则干舒直,如再向外者,仍如前,将盆旋转;花舌为本,花瓣为末,故舌大者复花好,由本正而末无不治。
人以海虞(即常熟)养兰得法,每争趋之,此真贵耳而未日者,余曾亲至其地访之,其实平淡无奇,用本山泥,每年翻种一次,已采入本书,培养门内,此外不过调其燥湿,谨其盖藏,别无奥妙,因知性即理也,其理一而已矣。

第一香笔记卷之一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