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敖
郭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1,646
  • 关注人气:4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6年02月27日

(2016-02-27 17:52:52)
2016年02月27日

2016年02月27日


《鲁Sir,先生》京东首发http://sale.jd.com/act/pE0ehMGVgT.html

2016年02月27日

编辑推荐

  《鲁sir,先生:一个会哭的笑话》为著名作家郭敖的超人气连载作品,微博连载当天点击量超一千万,累计点击量超2亿。2。故事精彩,线索环环相扣,黑色幽默风格让人读了根本停不下来。

内容简介

  鲁Sir是一个平凡的只剩下各种麻烦的人,他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尊敬,但是从工作、情感到生活上他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就连他*一的伴侣狗狗大咪也走丢了。在寻找大咪的路上,他被企图自杀的李淼意外砸伤,又在无意中炸毁了邻居三胖的房子,生活彻底失去了方向。试图走出困境的鲁Sir又被卷入绑架谋杀案,鲁Sir的生活彻底跑偏了……。

作者简介

  郭敖,作家,编剧,导演。被法国国家电视台誉为“中国鬼才小说家”,文字被翻译成英文、法文等,《千城》、《荣光》主编,代表作品《北纬已北》、《暮雪光年》、《给未知恋人的情书》、《鲁sir,先生》、《1028:公车大劫案》、《千城:OPENZONE》、《千城:孤独症候群》等,电影作品《公车大劫案》、《3D聊斋》、《恋爱戒律》等,电视剧作品《只想今生一起走》、《恋爱戒律》。

精彩书评

  《鲁Sir,先生:一个会哭的笑话》是一部充满了欢笑的荒诞式黑色喜剧,郭敖以独特的语言和视角讲述了一部深沉、婉约而沉静的故事,一部好的喜剧作品总是夹杂着泪水和沉思,关注《鲁Sir,先生:一个会哭的笑话》,在路上一起开启跑偏的旅程。

  ——著名导演 刘镇伟

  水与火交融,有人闯进你的生活,一切被打乱,你一无去处。

  ——著名导演 顾长卫

目录

STORY:鲁Sir,先生/001
STORY01:大咪不见了/005
STORY02:黄道劫日/015
STORY03:逗比之夜/026
STORY04:大家都有病/039
STORY05:滚动的雪球/050
STORY06:逗比进行时/061
STORY07:迷失的公路/072 STORY08:陌路的征途/084
STORY09:生猛的夜色/093
STORY10:别闹,这很严肃/104
STORY11:一个会哭的笑话/117
STORY12:丢在旅途中的风景/127
STORY13:小小的误会/140
STORY14:一本正经的儿戏/150 STORY15:求生之路/161
STORY16:正经事儿/171
STORY17:突变/182
STORY18:黎明/191
STORY19:穿越生死线/199
STORY20:最后的序曲/206 EPISODE01:进击的鲁Sir先生/212
EPISODE02:丢失的一天/218
EPISODE03:最终的开篇/225

精彩书摘

  清晨,6点钟起床,我一如既往地玩着手机,一如既往地蹲在马桶上刷牙,一如既往地便秘。根据我现在的处境,“一如既往”这个词儿真他妈奢侈。提起裤子,把牙刷扔到窗台上,擦干净嘴上的泡沫,洗脸,听着剃须刀吱吱啦啦刮掉稀疏的胡子茬儿,熨平衬衫上的褶子。衬衫的衣领已经泛黄,洗了几次变成了米黄色,这是牌子货,是我当初咬了牙才买下来的。这说明,无论多么贵的衣服,无论什么牌子,穿脏了都会像一坨屎一样。什么东西都会改变的,只有屎不会变,它永远都保持着脏乱差的姿态。6点45分,我准时出门,要尽量避开上班高峰期。在这时间之后,四惠站的地铁会让我有重生的经历,脚步不会接踵,只会叠加。没有挤过上班高峰期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人像蝼蚁般涌动着,举步维艰,踩踏只是常态,这都不是我担心的,我担心的是我的皮鞋是新买的。
  从起床到现在,我总觉得死寂沉沉的房间里有些不对劲儿,在我手忙脚乱地捋直笔挺的领带的时候,我发现大咪不见了。大咪是一只狗,是一只拥有一只猫的名字的狗,这个童真而倒霉催的名字是我给它的。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它是我的狗,至少它属于我。此时,它应该卧在窗户边打盹儿,金灿灿的毛发在弥漫的雾霾中依然能透出耀眼的光亮;抑或躺在沙发上撕咬泛黄的皮革,现在皮革上还有它的齿痕。
  我不能没有大咪!莫非我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我潦草地脱下了衣服,穿上睡衣,又躺回了被窝里。然后,我把表回调了二十分钟,像往常一样睁开眼睛,打了哈欠,夹着拖鞋去卫生间洗漱,一边刷着牙,一边给大咪倒上狗粮。可我把牙龈都刷出血了,还是没有见到大咪屁颠屁颠地探出脑袋来吃食儿,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狗日的大咪可能真的不见了。
  我找遍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最初还抱有期待,以为它在跟我躲猫猫。沙发底下、保险柜里、柜子里、高压锅里、门后等,每一扇门后都是希望,每一个角落都可能是它的栖身之地。大咪确实不见了,房间里的门窗都密封着。
  静谧的小区里,人们刚刚开始起床,我沿着绿化带寻找,墙角、狗洞、花丛,都没有大咪的踪影。
  今天早上,小区里的人似乎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的脸、鼻子、耳朵、嘴巴都算正常,就算粗糙的发梢有点儿暗黄,脸上长了几枚粉刺、暗疮,也不应该会吸引到路人的目光。我的穿戴虽然潦草,但还算得上整洁有序,这种异样的眼神让我觉得好像有一件事情发生了,而这件事除了我,大家都知道。我有一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直觉告诉我,他们在看热闹,我当时就机智地决定,这一切不能被人察觉,我点头微笑,做了个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手势。我继续揣着糊涂,假装明白,一如既往地寻找大咪,沿街找了一遍所有它可能去过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它的痕迹。公司里打来的电话响了十几遍,对于我这样一个时间观念特别强的人,去到公司里时,所有人都已经下班了。在空旷的办公楼里,我翻箱倒柜地找了两遍,甚至连老板的桌子底下都没放过,可除了一枚避孕套、一件女式的情趣内衣和李秘书的一只耳环外,一无所获。
  老板曾当着我的面夸赞过大咪,因为大咪在他面前很矜持,尾巴夹得很紧,他说有时候狗比人聪明,懂得怎么样夹着尾巴做人。大多数人的尾巴招摇过市,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像狗一样活着。
  我找了大咪三个月。第二个月的时候,老板打电话给我强调了大咪的重要性,让我一定要找到它,表扬了我乐于助人的举动,顺便提到了我一腔热血帮他在地上捡起来的避孕套、情趣内衣和耳环。我并不是那么浮夸的人,做好事也从来不留名,那天我留了张纸条给他,署名雷锋。老板说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我写的,因为整个公司能把字写得这么难看的人实在找不出第二个。鉴于我的热心肠,以后我都没有必要再去公司了。老板的话说得太委婉,以至于我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失业了。失业跟失恋从理论上说差不多,都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并不大,直接影响到我的生活的,还是大咪。我和大咪一起生活了四年,久到我都已经忘记了大咪是何时、以怎样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的。我在电脑里只找到了一张大咪的照片,是它小时候我抱着它的合影,口耳眼鼻捉弄在一起,相当难看。我把照片给楼下复印打字的小店里,打印了一百份寻狗启事,张贴在小区的墙壁上、街头的电线杆上。只是短暂的几分钟,返回的路上,我看到我张贴的寻狗启事已经被各种租房信息、刻章办证的纸条所掩盖,隐约地露出来一张照片,是一个人抱着一只狗。居委会的老太太戴着老花镜,全神贯注地盯着信息墙,转脸问我,说:“这是你贴的?”
  我点头说“是”,这世道虽然乱,但好人还是多。老太太看上去除了热心肠,老得全身已经只剩下喘气儿了,笑起来露出仅存的两颗牙。在这个小区附近我见过她很多次,我不认识她,但是我认识她的门牙。她喜欢较真儿,长相还算慈眉善目,笑起来整张沧桑的脸被皱纹分割得泾渭分明。我以为她能够提供给我一些大咪的信息。
  老太太盯着寻狗启事,又转身盯着我,比照着问:“小伙子,是人丢了,还是狗丢了?”
  我指着照片里一个小小的角落上的大咪,说:“大咪丢了。”
  老太太“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说:“原来是猫丢了。”
  我不想再跟她多费唇舌,在她这里应该找不到我需要的信息,聊下去只会耽搁时间,以她的眼力见儿,八成连自己的孙子和大咪都分不清谁是谁。我想走开。老太太拖着瘦骨嶙峋的身子,叫住了我,说:“这不让贴。”
  “别人都在贴。”我奇怪地问。
  老太太颤巍巍地、缓慢地迈着小碎步,说:“别处地方我不管,你把这个贴在我们家门上,就是不让。”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那里贴满了我寻找大咪的寻狗启事,拨开纸张可以看到一扇门,已经找不到门牌号在哪里。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有两件事情:一是在课堂上朗诵诗,另一个就是找东西。未知的东西找不到,已知的东西也会丢,到头来剩下只身一人,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丢了什么。大咪失踪的一段时间里,我总是丢东西,钱包、钥匙、手机、自行车、衣服和工作等,最终连身份证也丢掉了,我试着去寻找,却一无所获,问题是我永远都不知道东西他妈的丢哪儿了。
  我总是要一遍又一遍地向别人解释,试着让别人明白我所说的一切,可说得越多,错得越多,有些时候语言能把一件简单明了的事情搅和得鬼都搞不明白,我的口舌有点儿干燥。为了证明大咪真的丢了,我把大咪丢失的详细经过写在了寻狗启事上,贴遍了街头的巷子。
  喘息的气流炙热地从我鼻孔里流淌出来,很快没了知觉。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心想,这次找到大咪,我一定要打断它的狗腿,免得它以后到处乱跑。
  我气喘吁吁地抱着一沓寻狗启事,张贴了几张后,我向几个穿着城管制服的人求助,他们微笑着向我走过来,敬礼。我抑制住自己的喘息,压低了声音说:“大咪不见了。”
  穿制服的男人点了根烟,看了我一眼,问:“大咪是谁?”
  我说:“一只倒霉催的狗。”
  他嘬紧了牙花子,抽了口烟,又问:“你叫倒霉催?”
  他的身体在晃动,光就照射在我的脸上,在我的视野里只看到一团黑影。我擦干净了额头上的汗水,焦躁地解释着。我一开口,背后就传来讨厌的汽笛声,排放出来的尾气让我头晕、恶心、想吐,那种混合着一氧化碳、夹杂着氮氧化合物的微尘颗粒,弥漫在空中。我说:“我叫鲁Sir,大咪是我的狗,我的狗不见了。”他点了点头,这次他听懂了,我的脸上露出了喜色。他说:“哦,懂了,你的狗叫大咪。这跟倒霉催有关系吗?”
  我说:“我怎么就跟你说不明白,咱们不说这档子倒霉催的事儿了。”
  他把烟屁股扔在地上,漫不经心地踩了两下,都踩空了,最后狠狠地踩着烟头,踮起脚碾灭了它,在地上留下一道乌七八黑的痕迹。接着,又漫不经心地从我手里拿过去一张寻狗启事,认真地瞄了一眼,转身又指着不远处停靠的一辆车子,车身上写着“城管”的字样,挡风玻璃上贴满了寻狗启事。他说:“那好,咱们现在说说正经事儿,这不让贴传单,你把公家的车子贴成这样,严重妨碍了执法,扰乱了……”
  这几个人不像善茬儿,无论从面相、语气和尴尬的场景上,我的肢体和大脑都在告诉我一件事情——赶紧逃。看着他们正要围过来,我撒丫子就跑,已超越了机动车最低限速的我,逃跑中甩出去了一只鞋,光起了脚丫子。从余光里,依然可以看到他们兢兢业业地追赶,看来如雷贯耳的城管并非浪得虚名,从专业的步伐、销魂的跑姿、有节奏的摆动着的手臂、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中就可以看出。就在他们英勇无畏地呵斥着停驻的路人时,我计算了那只鞋子的价值和要付出的代价后,果断地放弃了回去捡鞋的想法。
  跑出两条街,我开始感觉到腰酸腿疼,身体长期缺乏锻炼,跑起来骨骼嘎吱作响。这些年我唯一参与的体育运动,就是挤地铁。我和体育的关系,就是坚持每天买双色球。
  这个都市里有一个现象很奇怪,在熙攘的人群中,有人奔跑,就有人会看,更何况还有一群城管在追。我一只手拎着糨糊,一只手抱着传单,好事儿的路人聚过来看热闹,显得更加的热闹。城管们虽然跌跌撞撞,但依然不离不弃地紧跟在我身后。
  拨开人群,一位算命先生坐在马路牙子上,戴着一副墨镜,捻动着花白的胡须。我叮叮当当地跑过去,打扰了他的清修,冲他微笑示意,算命先生也面带微笑着说:“这位兄台,请留步……”我跑出几步,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对,就又跑回去,从怀里拿出一张寻狗启事,冲着寻狗启事吐了口唾沫,“啪”的一声贴在了算命先生的脑门儿上,然后继续逃命。
  在我把自己跑丢以后,终于再也看不到身后城管们的身影了。
  徒劳的一天之后,我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家中。在房东催缴房租之前,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时,我真有点儿庆幸房租是押一付三的季付了,我的钱包如月光一样皎洁,被偷的时候跟新买的一样。我没有任何挽留和惆怅,取光了银行卡里的余额,一半的钱买了泡面、鸡蛋和一包狗粮,万一大咪回来,被饿死了,那就是我的责任。
  我还有一张信用卡,是工作的时候办理的,每当我想起这张卡可以透支五万块钱,就有一种想携款潜逃的冲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张卡里的钱总是进进出出。几年前,不知道哪个孙子四处散播谣言,鼓吹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这个谣言造成的后果是世界末日没来,我的末日却如期而至。
  2012年的冬天,记得是在12月21日,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之际,我一次性刷爆了信用卡,某一段时间里长期保持着借贷关系,还款日期总是要拖延几天,谁又会知道几十天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遗憾的是,几十天以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依然要面对着银行催促还款的电话,电话里那个充满磁性的声音用法律的武器胁迫我缴纳欠款。我想过潜逃到国外去,但回头想想,有出国的钱,也就不用潜逃了;又或许可以藏匿在某个村庄里,最好连电话都不通,从此改头换面,隐姓埋名。在房间里憋了一个礼拜后,我觉得这事儿越想越没谱,饥肠辘辘,口干舌燥,处处都在提醒着我,这样下去姓没隐,名没埋,我就要直接被埋进土里了。我的人生应该还有机会,我决定打电话借钱。但我打遍了手机上所有的号码,借到的钱却寥寥无几,加在一起还不够缴电话费。
  月底的时候,我廉价变卖了房东的液晶电视、冰箱和微波炉,以及房间里能移动位置的所有家具,缓解了一时之急。我摆脱了银行,却没能摆脱房东,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才还完欠房东的债,从废旧市场买回那些发霉的家具。
  或许我应该去找一份工作,除了卖保险、售楼之外,做一个文字编辑也不错。虽然中文系毕业后,除了睡中文系的小女生,我跟“中文”两个字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工作以后,除了维持生计,我还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死皮赖脸地逗留在北京这座城市里,只要待在这里,就有可能会找到大咪。我跟大咪共同的特征就是方向感不强,我相信以它的智商很难走出这个城市。
  在卖保险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这个城市有多么的危险,多么的生猛,但我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这座城市,而现在我竟然萌生了这种念头。这些年里我都没能说服自己给自己买一份保险,事实上我的薪水根本买不起保险,但也要考虑进去。我的上一份工作是售楼,看着那些攀升的数字,我精确地意识到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买不起“一席之地”。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无论春夏秋冬,我的床上都没有铺过席子。
  第三个月的时候,我意识到大咪可能遭遇了不测。每一天,我都会去一家陌生的狗肉馆,看着那些无助的流浪狗瞬间倒在血泊之中,那股刺鼻的血腥味儿让人无法想象,我吐得双眼翻白,却始终没有嗅到大咪的味道。
  没有大咪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我几次产生了幻觉,觉得房间里似乎传出了大咪的叫声。几次从睡梦中惊醒,看着空旷的房间,我感觉狗叫的声音好像是从隔壁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凌晨3点,我义无反顾地拍响了隔壁家的防盗门。门前楼梯上的灯光是声控的,伴随着拍打铁门的声音,昏暗的灯光亮了又灭,一个腆着大肚子的胖子才披着睡衣打开门。
  他叫三胖,是我的邻居,一张脸被岁月摧残得只剩下一堆横肉,印堂发黑,像锅炉里钻出来的。我们见过几面,是在楼梯口遇到的,没有说过话。此时他探出来一个脑袋,像扔垃圾一样扔出来一句话:“你有病呀!”
  我想告诉他,我的狗不见了,可他没有给我机会,甩手关上了冷冰冰的铁门。我知道他一定躲在这扇门后,透过猫眼看着我。这个死胖子跟大咪有仇,有一次,我亲眼看见大咪冲着他叫,他手里提着超市里买来的东西,驱赶着大咪,他骂大咪是狗娘养的,虽然是实话,但这句话让我很不爽。现在大咪不见了,他逃脱不了干系,他一定有责任,保不齐大咪这会儿正在他的锅里炖着呢。
  第二天深夜,我又敲开了那扇门。这次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睡眼惺忪地看着我。我怕又没有机会开口,看见门缝洞开,就立即开口说:“我没病!”
  他深恶痛绝地看着我,打了个哈欠说:“你大半夜里敲开我家的门,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大咪不见了!”我说。
  “大咪是谁?”
  “我的狗,”我说,然后又补充道,“你们认识!”
  “我们先捋一捋:大咪不见了,大咪是你的狗,你半夜里闯到我家里。我想知道的是,这一切关我屁事儿?”
  有些东西,丢了就是丢了。某一段时间我感到自身心理的变化,好像对大咪的感情变得淡薄,甚至都会怀疑自己对大咪的情感,我和大咪可能只是相互陪伴,一切刚好习惯了而已,我们之间,丢掉的不一定是大咪。此时此刻,大咪很有可能已经在某些人的牙缝里。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大咪最性感的时候,竟然是被摆放在餐桌上的时候。
  房东来催过我几次交房租,月底的时候我决定离开。我的生活已经发生了一些细碎的变化,对于那个不厌其烦的三胖,每次遇到他,他都会嘲弄着问我两句“大咪回来了没”。
  三胖那一坨便秘的表情,仿佛全世界人民每个人都欠了他一个大耳刮子。有一天碰到他,他手中拎着两瓶二锅头和张灯结彩用的婚庆用品。
  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喝得忘记了自己姓什么。三胖的青春已经被他的肥胖给毁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肥胖把婚姻也毁了。这三年来,他相亲相到全世界都是亲人,精神层面上已经被毁得没剩下什么东西了,他决定用物质取胜。这招绝对好使,他很快就结束了相亲的职业生涯,邻家是他刚买的新房,父母拼凑出了首付,他自己用了三年的工资置办家电,准备结婚。自从有了房子,他腰板也直了,腿脚也变利索了,说话的底气都硬邦邦的。结婚是大事儿,一定要选一个黄道吉日,我带着三胖去见了那个一见如故的算命先生,三胖甩出五百块钱后,先生掐指一算,天天都是黄道吉日。于是三胖拿起电话,通知了新娘,黄道吉日就在第二天,新娘在电话里哭得泣不成声。
  结婚这种事儿就是要稀里糊涂地趁热打铁,但凡理智清醒地考虑一下,百分之八十都成不了。
  ……

前言/序言

  打开这本书,开启一场跑偏的旅程。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一定可以看到喜剧的一面。我无法想象,如果所有的快乐失去了童真,便只剩下毫无意义的笑声。我已经失去了最初的童真,这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回到起点,我努力地去寻找快乐,让生活、人物、语言、事件更简单,朴实,认真,不要那么矫情。找个人喝个小酒,谈个人生,谈个梦想,没有人介意的话,顺便再谈个恋爱就更好了。
  这些年我觉得自己变了好多,有一次,我竟然一本正经地跟一个小孩子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一天,你一定会出类拔萃、一表人才,这他妈是我应该说的话吗?吹牛把自己吹感动了,并且我还信了。我相信了出类拔萃、一表人才这些词汇,并且相信这简直就是我的真实写照。生活甩了我一个大耳刮子,很礼貌地跟我说:你他马了个赛克的,跑偏了!
  我的梦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丢失的,都没有来得及告别,现实是丢失的时候可能我还在睡觉,并且伴随着磨牙打嗝放屁,在整夜的呼噜声中离开了的。这一路上丢了太多东西,初恋、时光、朋友、理想、工作、学业、梦想……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做好任何一件事情,它们都已经远去。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失去了,当我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连自己都丢了。
  寻找快乐的过程总是充满了泪水,一个人的执着到最后可能逗乐了别人,恶心了自己。唯一值得可乐的东西就是事件的本身,在寻找快乐旅程中成长的、遗忘的、记起的、怀念的,总会有一些东西留下来,也许就是它全部的意义。我们最先衰老的不是容颜,是梦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