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什么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0,358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采采诞生记和期望

(2011-04-01 23:35:24)
标签:

杂谈

分类: 好孕

采采太会选日子,选了个让人收到消息时嘿嘿一笑的日子,身边同月同日的“老同”已经有好几个。这个日子已经无法磨灭掉了。

 

从那一刻到现在,都还有点亦真亦幻的感觉,但渐渐地越来越真,越来越实。那一刻,2011-4-1 03:14,采采诞生了,呱啊呱啊地啼哭,看着历经千回百转、屏息憋闷后乌紫乌紫的身体慢慢红润起来,一颗悬着的心踏实了,采采妈额头眼角已分不清是汗还是泪,不管是魔术也好,幻觉也罢,小家伙结结实实地从硕大的肚子里出来了。新生命诞生了!

 

看着一碰感觉就会化掉的小家伙,好是怜爱。通身红扑扑粉嫩嫩的,两只被羊水浸泡过的小手满是褶皱,小拳头攥得紧紧地,不时地往嘴边蹭呀蹭,小嘴里不断地吹泡泡吐着羊水,下巴偶尔会节奏性很强地抖起来,双眼怯怯地打量着周围,黑眼珠很大很亮,乖乖的,不哭不闹……

 

伴有插曲的顺利生产过程

3月31号下午2点左右,采采妈QQ跟我说见红了,据我们在北京妇产医院的孕妇学校听到的,见红不一定就会马上生,4-5分钟一次的规律宫缩才是直接征兆。傍晚6点左右,接到采采妈电话说已经开始规律宫缩了。我撒丫子跑回了家。

 

回到家吃完饭,稍作准备,我们就一起去了妇产医院,8点左右到地下一楼挂急诊,然后胎心监护、检查。那时还没开宫口,宫缩力度也还没到他们认为可以去待产房的程度。与其在里面嘈杂紧张的环境中熬着,还不如出去透透气散散步,更利于加速产程。

 

医院的夜晚很安静很舒适,我们在绿地里估计走了一两个小时,边走边数着宫缩的间隔时间,不过一直都在4分钟左右,并没有明显地缩短,当时以为可能还得很长时间才能步入正轨呢。

 

就在我们去医院对面的小卖部买了三瓶矿泉水和水果返回的路上,采采妈突然说,呀,流水了。当时意识到可能破水了,所以赶紧赶到地下一层的急诊室,因为破水是紧急情况。大夫检查说,是羊水二度(就是说羊膜破了,羊水受到一定的污染),宫口开了一指,但是还是有顺产的条件(北京妇产医院是比较推荐顺产和母乳喂养的),宫缩力度、胎儿大小胎位等情况都不错。马上转住院楼的待产房。

 

然后,就是我一顿急,急着办住院手续,因为我知道羊水破了意味着什么,抓住一秒就是多一秒的从容。

 

很快,大概11点多一点,到了住院楼十楼的分娩室,先进待产房,当然只能采采妈一个人进去,我们全被挡在外面干等。难熬的时刻开始了。等待区电视里反复播放的憨豆已经一点都不能提起我的兴趣,我手机上网反反复复地查着羊水二度之类的词,心里默默祈祷着羊水污染不要加重,不要顺产中途被迫转破腹产。

 

还好都是我因为不耐烦去按门铃问里面的情况,而没有里面的大夫语气急促地拿着这协议那通知书的东西来找我签字啥的。最后熬到4月1号凌晨2点半左右,里面的大夫来叫我了,叫我进去陪产!终于等到这个时刻了!

 

我有点楞手楞脚地来到采采妈的单人间产房,只见采采妈略显疲惫又配合着宫缩来调整着呼吸,躺在一张斜向直立的产床上,产床边上挂着催产的点滴。采采妈已没有多余的气力来理睬我,我只好试图领会采采妈的意图来递水递巧克力,按摩按摩肩,再鼓励鼓励。

 

不一会助产大夫密集地张罗起来,随着这一顿张罗,宫缩强度明显加大了,大夫一步步调教和指导着,突然把我叫过去,说:你看,你爱人多棒!已经露出宝宝的小脑袋了!

 

我被瞬间电击了!原来马上就要生出来了!采采妈鼓足了全身的力气,屏住呼吸一点不漏气,双手直直地攥着床栏,双腿像钉在两个踏板上面。我贴近采采妈,握住采采妈的胳膊,感受到强大的力量,我使劲鼓着劲,采采妈的脖子变得又红又粗,有种气贯长虹的气势。很快,大夫说,好了,不用那么使劲了,改成大口喘息。这时,我用余光和感觉知道采采的脑袋已经完全出来了,虽然大夫在那次看了露头后多次交代我不要往下看。

 

再不一会儿,采采被助产大夫托举出来了,剪断了脐带,收集了脐带血。在这个过程中,采采已经大声啼哭起来。我看到了采采妈急切的眼神。没等我们多问,大夫逐一把采采的情况告诉了我们,女孩,5斤6两,凌晨3点14分出生,很健康。我和采采妈心中的石头落地了,对视中充满欣慰的目光。

 

产后无眠

 

采采出生后,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合眼了,从3月31日早上起床到4月1号晚上此刻这四十来个小时,也就是1号中午实在扛不住才眯了一下,产后其他时间全在母女身边不敢离身。1号晚上不让陪床,被轰回家,这才有时间来写这个记录。

 

北京妇产医院的床位实在是太紧张了。凌晨4点左右,我们到一个病房入住,没有床位,只好在平板床上过了一宿。采采呢被临时放在铺了很多棉垫的澡盆里,小家伙一直在那吹着她的泡泡,不哭不闹,周边几个宝宝哭声叠起,也不去凑热闹。

 

产后的护理比较多,采采又刚出生,母女的环境都需要防范安全风险,所以就是摆张床也是睡不着的。这样很快天就亮了,但一直没有床位。床位确实太紧张了,病房里的孕妇被大夫轮番劝着出院,尤其是顺产身体没什么大碍的。快11点,我们才等到床位,安顿好之后休息了一下。

 

采采表现得极其淡定,其他宝宝哭得掀天花板,她却镇定自若,偶尔哼唧几声,一般哭一两句大的后,接下来那一句就变成了张大嘴但不出声,然后就归于平静了。就是大夫来打乙肝疫苗和卡介苗,采采都是在扎针头的时候才哇哇几声,然后就没事人一样地或者吹泡泡或者睡觉了。采采一直睡得很香。害得我们担心她饿了或者有情况不吭声,这有待观察。另外就是老喜欢用手抓自己,脸都被抓出几道红线了,问大夫说还不能剪指甲,因为和肉是连着的,要等到指甲硬了之后,现在只能是拉高衣袖裹住小手,或者戴手套。

 

健康平安比什么都重要,把采采养育好比什么都重要。一个是养好,一个是育好。我们尽最大努力把采采养育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