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但斌
但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862,077
  • 关注人气:300,1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全文实录:芒格2019年DailyJournal演讲

(2019-03-17 23:45:04)
标签:

财经

分类: 财经
全文实录:芒格2019年Daily Journal演讲

大资管工场  昨天
2月14日,95岁的芒格参加了Daily Journal 公司年会,在演讲后的问答环节,芒格回答了与会者提出的问题。值得一提的是,芒格非常看好中国市场,他说:“中国的水可以。有些聪明人已经蹚进去了。时候到了,更多人会进场。中国的好公司比美国的好公司便宜。”文章很长,但值得耐心细读。

作者:芒格 
译者:RanRan
来源:雪球(ID:xueqiujinghua)
芒格在Daily Journal 年会上的演讲

芒格:能听到我讲话吗?

听众:能。

芒格:欢迎参加 Daily Journal 公司年会。我是董事会主席查理·芒格。和我一同出席本次会议的有:董事会副主席瑞克·盖林 (Rick Guerin)、总经理杰里·萨尔兹曼 (Jerry Salzman)、彼得·考夫曼 (Peter Kaufman)……

下面,我们进入 Daily Journal 公司股东会的正式议程。我们先把这个流程走完,然后我简单讲些东西,之后我回答提问。在此过程中,谁需要帮助的话,请举手示意我们的现场工作人员。Ellen,请报告参加本次会议的股东人数,以及其持有的股份数。

……

芒格:正式流程走完了。(译注:大概用了 5 分钟时间。)杰里,有没有什么我忘说了的?

杰里·萨尔兹曼:都说了。

芒格:这么长的流程,真累人啊!(笑)在座的各位,不少是远道而来的,我先泛泛地讲一些也许对你们有用的东西,然后回答你们的提问。


小小的 Daily Journal 公司,股东会竟然有这么多人参加。Daily Journal 确实只是一家小公司。Daily Journal 有两条业务线:一个是日渐衰落的法律报刊业务,现在每年税前能赚 100 万美元左右,但一年不如一年;另一个是电脑软件业务,主要是帮助法院、司法部门以及其他政府机构实现自动化。

无论是从前景、客户,还是员工等方面来看,电脑软件业务都比法律报刊业务强。与各州的众多法院打交道,与政府的顾问打交道,参与各种采购招标,应付官僚主义,你根本想不到,这生意多难做。我们做的这种软件生意,IT 巨头们避之唯恐不及。

IT 巨头们最喜欢研发完成后,只要不断刻录光盘,现金就源源不断地涌入,用不着再做其他工作。我们这生意完全不一样。我们要和全国各地众多的司法部门、州法院、联邦法院打交道,它们各有各的要求、各有各的顾问,而且我们还面对着强大的竞争对手。

我们的生意不是只要复刻软件就可以了。从本质上讲,我们做的生意属于技术咨询,是服务密集型的,很难做。在我们的生意中,我们做 IT 已经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难上加难的是,我们还要应对政治现实,应对方方面面的官僚主义。

这个生意就是这样,根本快不起来,而且还很磨人。我们倒是一直很喜欢这生意,因为能做这个生意的公司必须有钱、有决心、能坚持下去。Daily Journal 确实一直在坚持。

我们做得怎么样呢?很难说。我亲眼看到了这项业务的成长。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可以把它比作一家正在研发七种重磅药的医药公司。我们已经开拓了几个潜力巨大的市场,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加州。这几个市场的规模都非常大。

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泰勒科技公司 (Tyler Technologies)。它做这生意比我们早,规模也比我们大得多,但是我们取得了一些大订单,也争取到了一些对我们非常满意的客户。小小的 Daily Journal 公司,怎么被澳大利亚政府看上了呢?澳大利亚可是个庞大的市场。

我开始对澳大利亚人有好感了,我看 Daily Journal 将来能在澳大利亚取得巨大成功。总之,我们花了很长时间,付出了很多努力。这个生意太难、太复杂,不是谁都做得了的。我们能有今天的成绩,主要来自杰里·萨尔兹曼在过去 10 年所做的工作。

杰里做的工作,别人谁都做不来。今年杰里已经 80 岁了,我们俩有个共同点:我们都拄拐杖。我不坐轮椅的时候,拄拐杖走路。一家公司,95 岁的董事会主席,89 岁的副主席,80 岁的首席执行官拄着拐承担所有工作重任,却仍然志在占领全球市场,多奇葩啊,你们还大老远的来参加股东会,你们脑子里都想什么呢?(笑)

之所以出现这么奇特的一幕,是因为从我们身上可以隐约看到,我们始终对基本的道德和健全的常识孜孜以求。伯克希尔哈撒韦能取得巨大的成功,Daily Journal 能小有成就,没什么秘诀,就是追求基本的道德和健全的常识。

大家都知道,所谓常识,是平常人没有的常识。我们在说某个人有常识的时候,我们其实是说,他具备平常人没有的常识。人们都以为具备常识很简单,其实很难。

我举个例子。大量高智商的人进入了投资领域,都想方设法要比普通人做得更好。许多高智商的人蜂拥而至,在投资领域形成了别处罕见的景象,于是,怪事发生了。加州曾经有一家非常大的投资咨询公司,为了超过其他同行,它想到了一个点子。

他们是这么想的:我们手下有这么多青年才俊,个个是沃顿、哈佛等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他们都为了搞懂公司、为了搞懂市场趋势、为了搞懂一切,不遗余力地拼命工作,只要让这些青年才俊每人都拿出他认为最好的一个投资机会,我们把所有最好的机会集中起来形成组合,必然能遥遥领先指数啊。

这家投资公司的人能觉得这样的点子行得通,是因为他们接受的教育太次了。上哈佛、上沃顿,学出来就这水平。他们满怀信心地付诸行动,结果毫无悬念地一败涂地。他们又试了一次,一败涂地。他们试了第三次,仍然失败。

几百年前,炼金术士幻想把铅变成金子。炼金术士想得很美,他们觉得买来大量的铅,施一下魔法,把铅变成金子,就发大财了。刚才说的这家投资公司,没比几百年前的炼金术士高明到哪去,它不过是妄想把铅变成金子的现代翻版,根本成不了。本来我可以把这个道理讲给他们的,但是他们也没问过我啊。

值得人深思的是,这家投资公司集中了全球各地的精英,甚至包括许多来自中国的高智商精英,中国人的平均智商比其他国家的人略高一些。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这点子看起来行得通,为什么在实际中却行不通?你不妨自己想一想,为什么会这样。

你们都接受过高等学府的教育,我敢说,在座的人之中,没几个真能把这事儿解释清楚。我想借此给大家上一课。你们怎么能不知道呢?投资领域可是美国的一个重要行业。在这么重要的一个行业,出现了如此惨重的失败,我们应该能给出一个解释啊!

能回答出这个问题的人,肯定是在大学一年级的课堂上,全神贯注地听讲了的。令人遗憾的是,即使你把这个问题拿到一所高等学府的金融系,让那的教授回答,他们也答不对。我把这个问题留给你们思考,因为我想让你们感到困惑。(笑)

我接着说下一话题了。其实,这个问题,你们应该能答上来。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看出来,即使是一些非常简单的事,要保持理智也特别不容易。人们有太多太多错误的想法,都是不可能行得通的。人们错误的想法为什么行不通,你们却讲不出来。

如果你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应该能一眼看透。我理解的“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是知道什么时候教授是错的,而且知道什么是对的。教授说什么,就是什么,这谁都做得到。关键在于,你要分辨,教授讲的东西,哪些对,哪些错,这才是接受了良好教育的人。


回到投资领域,至少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如果你主动选股,并且妄想无所不知,你仍然跑不赢指数。

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在 Daily Journal,我们一直比平均水平做得好。问题来了,我们怎么做到的呢?我们怎么做到的呢?答案很简单。我们追求做得更少。我们从来没天真地以为把一批青年才俊招进来,就能无所不知,无论是汤罐头、航空航天,还是公用事业什么的,都能比别人懂得更多。

我们从来没这么妄想过。我们从来没以为自己能做到,不管在什么领域,我们都能获取到真正有用的信息。我们不像吉姆·克莱姆 (Jim Cramer),把自己装成无所不知。(笑)

我们始终很清楚,只要我们特别用功,我们能准确找到少数几个机会。这少数几个机会足够了。只求找到少数几个机会,我们的预期更合乎情理。我们的思维方式与投资咨询机构截然不同。

假如你像我前面提到的那家投资咨询机构一样,你去问沃伦·巴菲特同样的问题:“告诉我你今年最看好的投资机会。”然后,你买入沃伦找到的那个最好的投资机会,你肯定能赚翻了。沃伦不可能妄想无所不知,他告诉你的只会是一两只股票。投资咨询机构雄心勃勃,沃伦更知道克制自己。

我的太姥爷,也就是我妈妈的爷爷,对我帮助很大。我太姥爷是一位拓荒者。他来到爱荷华州的时候身无分文,但是年轻,身体好。他参加了与印第安人打的那场黑鹰战争,在战争中当了上尉。后来,他在爱荷华州定居下来,每次,在出现土地非常廉价的机会时,他就非常有头脑地出手,大笔买入。

最后,他成了小镇上最有钱的人,还拥有银行。他受人尊敬,有个大家庭,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他刚在爱荷华州定居的时候,一英亩土地还不到一美元,他一直住在爱荷华州,亲眼看到了富足的现代文明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兴起。我太姥爷说,他赶上了好时候,一辈子活到 90 岁,老天能给他几个大机会。

他这一生幸福长寿,主要是老天给他的那几个机会来临时,他抓住了。每年夏天,当孙子辈的孩子们围绕在他膝下时,我太姥爷总是一遍一遍地讲这个故事。我妈妈对钱不感兴趣,但是她记住了我太姥爷讲的故事,并且讲给了我听。我妈妈对钱不感兴趣,我和她不一样,我知道我太姥爷做得对。

所以说,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重大的机会、属于我的机会,只要少数几个,关键要让自己做好准备,当少数几个机会到来的时候,把它们抓住了。大型投资咨询机构里的那些人,他们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自以为,他们研究一百万个东西,就能搞懂一百万个东西。

结果自然在意料之中。几乎所有机构都跑不赢指数。你看我,我只有 Daily Journal 的股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还有 Costco 的股票,我的收益率比别人都高,应该的啊。(笑)

再说,我都 95 岁了,我几乎从不交易。我跑赢了指数,他们没跑赢。你是想像我一样,还是像他们一样?

分散投资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有道理。一个不懂投资的人,不想亏大钱,只求获得一般的收益,他当然可以广泛地分散投资。这道理明摆着,像二加二等于四一样简单。知道这个道理就想赚大钱,凭什么?

玩好投资这个游戏,关键在于少数几次机会,你确实能看出来,一个机会比其他一般的机会都好,而且你很清楚,自己比别人知道的更多。像我说的这么做,只要抓住少数几个机会,足够了。

沃伦经常说:“一个人,居住在一座欣欣向荣的小城里,他有这座小城里三家最好的公司的股份,这么分散还不够吗?”只要这三家公司都是拔尖的,绝对够分散了。广为流传的凯利公式可以告诉我们,在自己占有胜算的时候,在每笔交易上应该押下多少筹码。你的胜算越大、成功的概率越高,你下的注应该越大。

这后面有数学规律支持,是正确的。有时候,一个机会特别好,简直如探囊取物一般,只买这一个机会也完全合理。好机会没几个。一个投资者,追求超一流的业绩,却大量分散投资,简直是缘木求鱼,行不通,是不可能的任务。一次又一次重复不可能的任务,有意思吗?我觉得会很痛苦。谁愿意承受这样的折磨?这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我父亲是奥马哈的一位律师。他曾经接待过一位客户,这位客户的丈夫经营一间肥皂厂。她的丈夫去世了,我父亲帮她把肥皂厂卖了出去。在美国深陷大萧条的年代,这位女士是奥马哈最富有的人之一,她有一间小肥皂厂,还在奥马哈最高档的社区有一套豪宅。

肥皂厂卖出去以后,她有高档社区的一套豪宅,还有 30 万美元。在 1930 年,30 万美元是非常大的一笔钱。那时候,一个小汉堡 5 分钱,一个大汉堡 1 毛钱,只需要 2 毛 5 分钱,就能吃饱一天的饭。她可是有 30 万美元啊……她没请投资顾问,没找任何人帮忙,她是个很了不起的老太太。

她简简单单地把这笔钱分成了五份,买了五只股票。她的遗嘱是我认证的,所以我记得其中的三只股票是通用电气、陶氏化学、杜邦公司,其他两个我忘了。买完之后,她再也没动过这些股票。她没付给投资顾问一分钱。她买了股票之后,就放那了。
她还买了一些市政债券。1950 年代,她去世时,留下了 150 万美元。这中间,她没交一分钱的费用。我问她:“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她说:“我当时觉得电力和化学以后能有大发展。”她只是买了,然后干等着。我一直非常欣赏这位老太太,她是我喜欢的类型,这样的人太少了!

钓鱼的第一条规则是,在有鱼的地方钓鱼。钓鱼的第二条规则是,记住第一条规则。我们很多人去了鳕鱼已经被钓光了的地方,还想钓上鳕鱼来。在竞争极其激烈的环境中,你再怎么努力都没用。在投资领域,即使很小的机会,也有人在跟踪。

有一次,我参加密歇根大学的投资委员会会议,会议上其中一位取得成功的投资者来自伦敦。这位投资者在伦敦是怎么投资的呢?他看中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上市的公司很少,只能找到几个在粉单市场上市的银行股,于是他买入了这些银行股,能买的量很少。


在官僚主义泛滥的部门,官僚们接受一层又一层助手的服务,出席一场又一场的会议,他们是既得利益者。我们作为局外人对官僚主义深恶痛绝,内部人却觉得官僚主义是好东西。这是现代文明的悲哀。现代文明的成功衍生了官僚主义,官僚主义之中孕育了失败和愚蠢。不是吗?

官僚主义是现代文明的痼疾。有些地方被官僚主义搞得乌烟瘴气,谁能把这些地方三分之一的人给踢出去,一下子就清爽了。绝对是大快人心,当然不包括那些被踢出去的人。官僚主义导致种种恶果和浪费,却又像衰老和死亡一样无法避免。我们只能让自己保持乐观的心态。

问:您说了,要在鱼多的地方钓鱼。如果您今天从零开始投资,除了中国,您会在哪钓鱼?

芒格:你说除了中国,其实,这么大的世界,只要找到一个好地方,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一定还有其他鱼很多的地方,但我觉得,对芒格家族来说,应该没有比中国更好的地方了。我帮不了你。我自己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你的问题,只能靠你自己了。

顺便说一句,中国的水可以,有些聪明人已经蹚进去了。时候到了,更多人会进场。中国的好公司比美国的好公司便宜。

问:我的问题是关于长期利率和复利的。过去几年,利率一直很低,很难找到实现长期复利的策略。除了投资伯克希尔、价值投资、指数投资,请问能以高复利长期投资的机会在哪里?

芒格:你问我如何实现理想化的高复利,我的建议是,降低你的预期。我觉得,在一段时间里,应该很难。让预期符合实际,对你有好处,你不至于抓狂。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从几百年以来最严重的那场大萧条到现在,不计算通货膨胀,投资股票指数的年收益率是 10%。扣除通货膨胀,大概是7%左右。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7%和10%能拉开巨大的差距。我们就算实际收益率是每年7%。取得这个收益率的时机非常完美,恰好是在大萧条之后开始并且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繁荣的时期。从现在开始投资,实际收益率完全可能只有3%或2%。未来人们投资的年收益率是5%,通货膨胀是3%,这样的情况完全可能出现。

真出现了这种情况,正确的心态是告诉自己:“即使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也能活得很好。”我们这些老年人生活的那个年代,哪有你们将来的生活条件好,你们有什么可郁闷的?

除了正确的心态,如果将来投资更难了,你应该采取什么实际行动呢?答案很简单,因为难度提高了,你应该更努力。可能你努力了一辈子,最后超过了5%,得到的是6%,你应该高兴。

问:您如何看待下跌保护?怎么才能知道何时退出一笔投资?

芒格:我不是退出高手。我善于挑选,别人比我更会退出。我追求的是永远不必退出。成功的投资风格有很多种,有的人是不断退出的,退出不是我的强项。我不会退出,我甚至不看出口在哪里,我选择持有。

你们不知道,看着Costco不断进步多么令人欣慰。Costco凭借“能者上、庸者下”的文化勇往直前。我持有Costco感觉好极了,为什么要频繁交易?首先,频繁交易需要交税,我的钱不会多,只会少;其次,交易股票远远不如寻找自己欣赏和敬佩的人。我找到的是Costco,不是有利的出口。

问:在分析一家公司时,您更看重投资收益率这样的定量指标,还是品牌优势、管理层素质这样的定性因素?

芒格:我们关注定性因素,我们也关注其他因素。总的来说,在具体情况下,什么因素重要,我们就关注什么因素。什么因素重要,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们总是遵守常识——平常人没有的常识。我刚才讲了,把很多东西扔到“太难”的一堆里,这是平常人没有的常识之一。

问:去年,股票回购创下了记录,现在华盛顿有人说要立法抑制股票回购。您如何看待股票回购?您认为政界人士是否应当干预公司行为?

芒格:总的来说,我不赞成政界人士干预公司行为。我是这么看的:当机会特别好,公司特别应该回购自家股票时,它们往往很少去做。当股价高涨,回购不合适的时候,它们倒是回购很多。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现实就是如此。

在现在这个位置,许多回购的合理性值得怀疑。埃迪兰·伯特大量回购西尔斯百货的股票,有道理吗?没有。像他这样错误的做法太多了。

问:我今年20岁。像您讲的莫扎特的小故事里的那个年轻人一样,我想向您请教一下,我这样的年轻人,怎么才能过上您这样成功的一生?

芒格:我自己的子女,我都改变不了。你完全是个陌生人,我又怎么能帮上你呢?下一代太难改变,普遍的结局都是平庸。有些人能成功,这是少数。人的功绩就这么分的,得到成功的总是少数。追求成功的人很多,得到成功的人很少。

纪律、德行、诤友、机会,说出来都是些简单的东西。你真想从查理·芒格身上学到点什么,记住我这句话,“老理儿,靠谱。”所有那些传统美德,让人一生受用。

问:假如有人能发明时间机器,让您可以回到过去,与41岁的您共进晚餐,您会给过去的自己哪些建议?

芒格:如果我当年聪明一些,就不会错过那个机会,资产也不会比现在少一半。回忆过去,总是有些事可以做得更好。谁都一样。然而,谁都必然有错过机会的时候,这是注定的。我始终认为,改变不了的事,就别太纠结。牢骚满腹、怨天怨地是人生大忌。

道理很简单,许多人却因此白白地毁了自己。嫉妒也是大忌,而且嫉妒这宗罪还毫无乐趣。谁在嫉妒之中获得了享受?嫉妒对你有什么好处?总有别人比你强。嫉妒别人太傻了。

我的处世之道是:看透最傻的事,敬而远之。如此生活,我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但是我能对许多麻烦做到防患未然。

问:我还处于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在哪的人生阶段。我想请教您,您是怎么找到自己的能力圈的?

芒格:知道自己的能力圈边界非常非常重要。连边界在哪都不知道,怎么能算是能力圈?没那个能力,却以为自己有,肯定要犯大错。我觉得,你得始终对比自己能做到什么、别人能做到什么,你需要始终坚定地保持理性,特别是别自己骗自己。

从我一生的阅历来看,理性地认识自己的能力这项特质主要是由基因决定的。我觉得像沃伦和我这样的人是天生的。后天的教育很重要,但是,我认为,我们生下来就具备了投资成功所需的性格。我没办法让你回到娘胎中重生。

问:您和沃伦合作几十年了,为什么沃伦的钱比您多那么多?

芒格:他开始的比我早,他比我聪明一些,他比我更勤奋。再没别的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为什么没我有钱?

问:您非常看好在中国投资的前景,您认为大多数美国人没看到投资中国的机会。请问我们没看到什么?我们去中国投资需要注意什么?

芒格:你们没看到的是,中国的机会比美国的机会多。这样说还不够清楚吗?你是觉得在美国投资很轻松,用不着去中国吗?

问:您现在是否注意到了什么危机的苗头,但是普通人却没察觉?

芒格:没人知道印钞机能开到什么时候。有些政坛人士,两党中都有,他们以为印多少钞票都没关系,他们以为根本不必在意,需要多少印多少。罗马帝国就这么干的,它垮了。魏玛共和国也是这么干的,也垮了。

到了一定程度,危险会显现出来。你知道,对待大危险,我的态度是,离得越远越好。别人却是只要不掉进去,贴得越近越好。我觉得太悬了。我不想那么干。

如果河里有一个大漩涡,我一定离得远远的。曾经有一群漂流者,他们要挑战亚伦急流。他们来自斯堪的纳维亚,亚伦急流的漩涡特别大,漩涡大,他们进行挑战的欲望反而更强了。结果100%都死了。我觉得他们死了很正常。

问:今天的很多问题都是在问您长寿、幸福的秘诀是什么。

芒格:这个很好回答,因为道理很简单:不嫉妒,不抱怨,不过度消费;面对什么困难,都保持乐观的心态,交靠谱的人,做本分的事……都是些简单的道理,也都是些老掉牙的道理。做到了,一生受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