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辑暮雪晓晴
编辑暮雪晓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582
  • 关注人气:8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的1001夜】一个处男的爱情渴望

(2011-06-03 13:54:48)
标签:

女人坊

样文

爱的1001夜

处男

渴望

文化

分类: 样文看台

  

一个心碎的女人,约等于一个疯子。

一个处男的爱情渴望

文/微微笑

  二十三岁了,我还没真正睡过一个女人。

  我有女朋友,她叫桔子,很漂亮,很白,有精致的锁骨。我们从大一开始谈恋爱,牵手,拥抱,接吻,上床,这些事,我俩都干过。

  桔子喜欢叫我老公。老公,咱去吃饭;老公,咱去逛街;老公,我想你。

  我甜丝丝地回桔子,老婆,我也想你。

  朋友们听了,一脸促狭,她是你老婆?你跟你老婆睡了?

  当然。

  我当然和桔子睡了。我拿半个月的伙食费,在四星级的酒店订了房。然后忐忑地打电话给桔子,她来了,我们牵着手走过金碧辉煌的大厅。我们都很害羞,很紧张,却有掩藏不住的兴奋。

  这是我们的初夜。

  刚开始,我坐在床上,假装专心看电视,其实,早就心猿意马。后来,我把门锁好,环上桔子的细腰。桔子的身体很僵,微微地颤抖,我们都期待下一刻。

  终于,我们闭上眼,很认真地吻在一起。我偷偷望了一眼桔子,她闭着眼的睫毛真好看,又细又长,像一对翅膀。

  我的手在桔子的衣服里面探索,能清晰摸到她的战栗。我们吻得太用力,几乎透不过气,我真怕自己会昏过去。我终于看见桔子的裸体,跟梦中一样完美。

  白皙,纤瘦,令人窒息的美。

  年轻的桔子,身体却是一粒成熟的果实。而我,即将幸运地品尝她。

我发誓,我只是放进去桔子的身体一点点,她却像被针扎到一样推开我,疼。

略微颤抖的声音,哀求,溢满诱惑。

我咬住她的唇,宝贝,我会轻轻地,只会疼这一次。

  桔子的眼睛在黑暗里闪闪烁烁,她说,等结婚的那夜再给你。

  可是那夜你还是会疼的。

  再疼我也认了,我忍。

  我听出了桔子的认真。我没想到,漂亮的桔子竟是传统的,她要把初夜留到结婚那天。

  所以,那忙碌的一夜,我们以亲吻开始,亲吻结束。只是亲吻。

 

  其实,我并没有拿桔子的话当真。也许她是一时头脑发热,我更等不到结婚那天。

  我们会结婚吗?谁知道。但我渴望她的身体,渴望那种爱到深处的滋味。

  所以,我从网上下载一些火辣辣的影片,然后我们一起钻进被窝,看到两个人都火烧火燎,我以为她已经把持不住。我缠上去,我们像两团火焰一样燃烧,释放。

可是我小看了这个女人,她仍在最关键的时候阻止了我。

  这种事,很令我懊恼。我点上一根烟,坐在黑暗里吸。一根接着一根,后来,我干脆跪下来,桔子,求求你,给我一次吧。

  桔子没想到我会跪,我也没想到。我没想到自己可以这么不要脸,竟会跪下求桔子。她坐起身,忧伤地伸出手,摸我的脸,沉默许久,她问,为什么你不能等到结婚那晚?难道你不爱我吗?

  为什么不能是今晚?难道你不爱我?我反问桔子。

  她的眼泪落下来,我便慌了。我手忙脚乱地抱住她,桔子,我等,我等结婚的那晚。

可是,我的心被针扎了一下,又一下。

 

  第一次带桔子去酒吧,虽然她只肯喝橙汁,我还是把她给丢了。

  第二天我接到桔子的电话时,她哭得稀里哗啦,听不清说什么,但我预感到,一定发生了什么。最后她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和一个房间号。

  我匆忙赶到时,桔子正抱着头,撕扯着头发尖叫。她像疯子一样抓住我的手,问,是你吗,是你吗?

  桔子的衣服散乱地堆着,床上还有暗暗的血迹,我明白过来,血一瞬间都冲到脑门上。

  桔子,桔子。除了喊她的名字,除了摇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桔子不再纯洁了。

  桔子的眼里盛满泪水,她在我怀里哭成个泪人,我们分手吧。

  我紧紧搂住她的腰,桔子,我爱你,我们不分手,我要和你结婚。我几乎语无伦次,吻着她的头发,桔子,那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被人睡了啊!我已经不干净了,你还要我吗?她的身体还在颤抖,躲在我怀里,像只被雨淋湿翅膀的小鸟。

  桔子,忘了吧。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推开我,很坚决地吐出两个字,报警。桔子说,她接过服务生送过来的橙汁,喝下去后,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身体软下来,失去知觉,后来的事情就再也不记得。

  一定是被人下了药。

  桔子的声音吓到了我。

  我把她重新塞进怀里,桔子,你明白报警的后果吗?你还要把伤疤揭开展示给别人吗?我们离开这里,我们结婚,好不好?

  桔子的脸苍白,我看着她的样子,欲言又止。

 

  桔子和我逃到了另一座城市。

  我执意要娶桔子,我坚定地告诉她,我要和你结婚,你要给我生孩子,最好是双胞胎,我们开始崭新的生活。

  桔子终于答应了我。没有朋友,没有花车,没有婚礼,这些都是她要求的,我们只是领了证,做贼一样,算是结婚了。

  结婚那晚,桔子揽着我的脖子,狠狠地哭了一回,我抱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们心里都有伤。

  我放了满满一浴缸热水,调试好温度,把桔子轻轻抱进去。水汽氤氲,桔子闭上眼,躺在里面,宛若一支荷。我拿毛巾轻柔地擦洗桔子的身体,小心翼翼,一寸寸,认真地擦洗。

我环住她,吻她的发,耳朵,吻变成了咬,咬她的耳垂,最后,舌头像一条灵活的小蛇,在桔子的肌肤上游走。我能感觉到她的颤抖,她的渴望。

她的欲望被我撩拨得风生水起。

我以为下一刻就能水到渠成。

然而,桔子还是推开我,歇斯底里。我站起身,忧伤地看桔子。她死命地搓洗着自己的身体,像是种发泄。

有些东西,她始终放不下。

  我俯下身,抱紧水里的桔子,桔子,别这样伤害自己。

  她不管不顾地扑腾着水,终于放肆地哭出声来。

  我们的身体依旧隔阂。我试图亲近她,可是她心里的阴影始终没能散去,所以,剩下的爱,便无法继续。

 

  桔子不能做的事,总得有别人去完成。

  我和那个女人在网上谈好价钱,约好地点。之所以选她,也许因为她与桔子那点若有似无地相似。

  我承认,我爱桔子,却和桔子以外的女人做爱。这绝对是一种无耻。但,爱与做爱,不是两码事吗?

  我和女人约好在酒店见面。关上门,她便把自己脱得精光。她麻木地说,我赶时间。

我不问她的名字,觉得没必要知道。即便她说,也不一定是真名。

  我比她更迫不及待,带着愤怒,把她扑倒在地毯上,裤子都来不及脱完。我已经饥渴太久了,我急切地需要一具身体,女人的身体,能让我长驱直入的身体。

  我做梦都想释放自己,我的身体和灵魂已被桔子禁锢太久。

  终于,我找到了自己的渴望,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体里,真正地做了一次男人。

  女人临走,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笑了笑,淡淡地从包里抽出一张纸,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想了就打电话。我还可以上门服务。

  我躺在床上,看着女人,感觉她笑时,真像桔子。

  我点上一支烟,认真地吸。我想起了桔子,我的漂亮女人,想起她,我有想哭的冲动。

  这样的堕落会上瘾,有了第一次,就想有第二次。之后,还想有无数次。

  桔子不在,我带那个女人回家。

  在洗手间,沙发,地板,阳台,在桔子的气息里,我一次次穿越她的身体,在心底,早已把她当成了我的桔子。所以,格外投入,卖力。

  女人的呻吟,都渗透着蓬勃诱惑。

  我们做得太投入,对其他都浑然不知。直到女人尖叫着推开我,直到我躺在地板上,才发现桔子,她像一块石头,冰冷地立在角落。

  眼神幽怨,似凄厉的女鬼。桔子的眼里藏着刀,没有泪。

  我竟在桔子的眼皮底下,活生生地上演了一场背叛。

  女人穿上衣服,关上门走了。房间黑了,静了,静得可怕。我和桔子像两尊雕塑站在各自的位置,相对无语。大概过了一个世纪,桔子突然问,你进去了吗,舒服吗?

  我不知该回答什么,这时候,说什么都多余。她的心第二次碎了,再也不可能完整。

  我真是个混蛋。

 

  我相信,桔子一定想杀了我这个混蛋。但她却杀了别人,那个女人。

  警察找上门时,我还没缓过神。他们几乎没费多少口舌,桔子全招了,街头的监控拍下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录像里,一个女人用刀毫无顾忌地穿越另一个女人的身体,血开成一片花海。

  我怀疑,那个女人不是我的桔子,她是个十足的疯子。一个心碎的女人,约等于一个疯子。

  桔子被带出门时,甚至不愿看我一眼。她恨我,她不屑。

我从房间冲出去,拉住桔子的胳膊,桔子,你怎么那么傻?

  你说句话啊,桔子。

  她面无表情,不说半个字,像个木偶一样被塞进警车。

  我咬着牙,追着警车跑,只想对桔子再说一句话。原谅我。

  桔子,你会原谅我吗?

  如果不是我背叛你,如果没把她带回家,你们之前根本不会有交集,你更不会杀了她。我为什么那么贱,桔子,你为什么那么傻?

  爱到绝望便是恨,恨的尽头是,杀。

  没有桔子的日子,我迷上了橙汁。这种冰凉的液体,鲜嫩的橙肉,总能把我带进深藏的记忆里。

  记得有一晚,我带一个女孩去酒吧,我喝酒,她只肯喝橙汁。她那么漂亮,那么白,有精致的锁骨。女孩很让人心动。我要了一杯橙汁,放一些粉末进去,然后让服务生送给女孩。

喝完后,她昏迷过去。后来,我带她去了酒店。

凌晨,我逃走了。

我用一种卑鄙手段掠夺了那个纯洁女孩的身体,同时,亵渎了爱情。

  女孩的身体那样美好,我们水乳交融的感觉也那样美好,那种美好,我一辈子铭记。

  这些秘密,我不敢说,说出来,桔子即便越狱,也非要杀我。她恨死了我。

  二十三岁的处男,真的很可耻。那晚,我只是不想继续可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