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辑暮雪晓晴
编辑暮雪晓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635
  • 关注人气:8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感密室】那场居心叵测的收养

(2010-11-20 12:20:37)
标签:

女人坊

情感密室

样文

文化

 

我想继续拥有老头为我带来的一切,我想与李婷长相厮守,那么,只有用这样的方式,让他离开……

那场居心叵测的收养

文/李善予

 

1

我一个人在这座远离家乡城市漂泊了两年,也和多数年轻人一样,梦想过买一栋大房子,娶一个漂亮姑娘,把山里的父母接过来住。但现实对于我们这些蚁族是残酷的,房价高涨,好工作不易找,看不到希望,连享受片刻的家庭温情都成了很奢侈的事。

我最近的一份工作是挨家挨户敲开门推销一种电子仪器,底薪和成功率都少得可怜。在网吧看电影《当幸福来敲门》时,我不争气地流下了泪水。

业余时间除了用最小的花费上上网,我唯一的消遣是在长途汽车站、火车站附近转转。在那样的地方你常常会发现有人比你更穷苦,更劳碌,心情会莫名好一点。

那个可怜的老头就是这样被我发现的,他有时蜷在车站冰冷的长椅上睡觉,有时捡垃圾箱里旁人扔掉的剩盒饭吃,身上永远是一件裹满灰尘污渍的旧棉袄,头发还未白但又脏又乱,看得出他不超过六十岁,但身形已有点佝偻,灰黑色的脸上铺满了胡茬和皱纹。

社会上的可怜人太多了。我从老头身边走过,脸上也挂着那种司空见惯的冷漠和麻木。

直到有一天,我在电视里看到一个叫“真情追踪”的节目,说的是有一家人,他们的父亲意外走失了,找了一年音讯全无,八十岁的奶奶整天以泪洗面,他们希望有知情的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只要能帮他们找到父亲,哪怕是倾家荡产做报酬都在所不惜。

令我激动的是,节目右下角放出的生活照正是我见过的老头!再结合他们描述的年龄,身高,亲人离家出走时的穿着,都与老头相差无几。

我试着拨通了节目里留下的电话号码,对方说,小兄弟,只要你找到的那个人真的是我爸,我家至少答谢你10万块!我一时兴奋得浑身发抖,血液直往上涌——这等于中了彩票啊!有了这笔钱,我可以开个小店做点生意,顺便找个老板娘,也可以报个高级培训班,买辆车,或者交个房子的首付……总之,整整一个晚上我都在想这10万元的用途,那种感觉,就好像它已结结实实躺在我的口袋里了一样。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车站找到老头。他说话带着浓重而含糊的乡音,我几乎很难听懂,还好他能大致明白我连说带比划的意思。我把他接到出租屋里,烧了热水替他洗脸洗头,到楼下饭馆端了小炒上来请他吃。我指望着他见到亲人能多说我几句好话,说不定我能拿到更高的酬金。

 

2

但我没想到,所有的事情会朝着我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老头安详地坐在床沿上,他眯起眼来抽烟,显然为这莫名得到的舒适感到满足。

门铃响了,几个人涌进来,老的少的,脸上表情或焦虑,或急迫,或欣喜,他们应该是老头的亲人。还有一个扛摄像机的大哥,他是电视台的记者,跟来做追踪报道。

有人眼眶里含着热泪,拉着老头的手问长问短,老头有点紧张,不知所措,好半天才咕哝出一句谁都听不懂的方言。

“是搞错了吧?面相确实很像,但口音不对啊,还有,你们看,手背上也没有那颗痣……”一个中年妇女说。

气氛有点尴尬。所有人的笑容凝结在半空,我满怀热望的心一下子被浇到冰点,一时不知该怎么收场。但摄像机黑幽幽的镜头还在真实地捕捉眼前这一幕,套用本山大叔的一句话,这哪叫现场直播,这叫现场直憋啊!

这时摄影记者问我:“白忙活一场,没拿到酬金有什么感想?”现在电视台就是喜欢以撕开赤裸裸的人性为噱头。

想到全国的那么多观众都可能会在电视里看到我,如果我马上势利地转换不高兴的脸色,一定会被人嘲笑:看,那小子,自以为捡了金砖,谁知道扑了空?

还好我反应过来,继续咧开嘴,笑得有点虚:“没关系,我本来也是想看到他们家人团聚,拿不拿酬金无所谓,再说老人在外面流浪也很可怜……就算他们不认他,我也愿意养他……我一个人在外地,身边没有亲人,我可以把他当我自己的爸爸一样照顾……”

“请问你现在收入如何,有能力领养老人吗?”

镜头明显晃了一下我的简陋出租屋。我像被什么刺痛,涨红脸大声说:“我一个月只拿几百块,工作不稳定,随时可能没饭碗,但是想照顾和孝敬老人的心情是不分穷富的!我至少比那些富得冒油却不愿管父母的人强!”

我说那些话的初衷本来是想维护自己的自尊,但说着说着自己都有点被自己唬住了。一个仅仅中专毕业的农村小伙,在城市里被人歧视惯了,现在站出来替穷人喊一嗓子,觉得特别痛快。

就是这一嗓子,为我带来了转机。

 

3

电视台如实播报了我的表现,各种媒体的采访也纷至沓来。这件事引发了一场关于“尊老敬老”、“怎样帮助城市流浪者”的大讨论,我竟然成了“宁愿饿肚子也要领养流浪老人”的高尚道德楷模。

记者们孜孜不倦诱导我说出了我生活的种种艰难,再对比我“曾经坚持不懈地暗地里帮助过无数老人、现在更无私领养了一位老人”,添油加醋地写成各种感人报道。

甚至一些企业家们也被“感动”了,纷纷表示要帮助我,让我能更好地实现敬老助老的愿望,也尽一尽他们为社会献一份爱心的本分。有两家企业一共为我捐助了8万元生活补助,还有一家企业为我提供了一份月入2800元的稳定工作。当然,他们的公司名称也光荣地出现在了新闻报道中。

到了年底,政府还为我颁发了本市的蓝印户口簿。这种针对杰出外来打工者才有的、每年仅20个名额的户口迁移政策,竟然轻松落到了我的头上。

这一切简直像做梦一样!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善有善报”吧。

我和老头真正住到了一起,我们换了大一点的出租屋,生活条件一步步好转。我现在简直想把他当祖先一样供着,因为有了他,我才有了这些福运。

真是好运不断。我在单位用心学习,努力工作,渐渐也算对得上我所占的这个岗位,与此同时,我还收获了一份爱情——同公司的漂亮姑娘李婷看上了我。

李婷是小城市出身,打扮还算洋气,最重要的是她天生丽质,漂亮的脸蛋和让人流鼻血的身段,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她性格开朗,直言在那么多追求自己的人中能看上我,正是看中了我的“光辉”品质。

爱情来的时候总是会把人的头脑冲昏。我和李婷约会,牵手,亲吻,最终滚上了床。看着她裸露的柔软山脉与盆地,我们两个人共同化成了一滩水,那感觉太美好了,我发誓一定要娶李婷,一辈子好好对她,让这样的幸福永远留在身边。

 

4

很快,李婷搬来和我同居。年轻人的激情总是挥霍不尽,我怎么要她也要不够。

李婷是被我领养老头的事打动的,但真正天长日久相处下来,矛盾出现了。

先是我们在家做爱时,李婷不敢喊出声,我也尽量小心翼翼地不让床板发出太大的声响。李婷埋怨说,这也太憋屈了。我说,你就忍忍吧,大爷就住隔壁,上年纪的人受不了这刺激。

天气渐热,李婷在家也不便穿太裸露的睡衣,仍然要文胸安全裤全上阵。为了攒买房的钱,我们不怎么舍得开空调,晚上睡觉只能忍受关着门的炎热,心情和天气一样烦躁。

老头有支气管炎,吃饭时有时咳口痰,吐在客厅垃圾桶里,李婷就说,您能不能吐到厕所?她私下和我说她恶心得简直不能再和他同桌。

还有其他生活习惯,比如老头不讲卫生,老头鞋很臭,老头有一次错用李婷的洗脸毛巾擦手,老头爱吃大蒜不爱刷牙……总之,可供李婷唠叨的不能忍受的细节越来越多。

我说,刚谈恋爱那会儿,你不也觉得我做这事很光荣吗?

李婷说,做好事是一回事,过日子是另一回事。你想想,他又不是咱亲爹,你真养他一辈子?媒体那也是三分钟热度,万一他将来有个病有个灾,你还真指望有人一直捐助你?再说了,就算是你亲爹,刚结婚几年我还想和你过过二人世界呢。现在有几个年轻人愿意跟老人住?

我承认李婷说的不无道理,我也渴望能和李婷畅快淋漓地做爱,放A片的时候不用再关门关掉音箱,在家谈笑的时候肆无忌惮说一些挑逗的话,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太蓬勃的爱渴望自由的空间。

但我现在的工作、收入都是因收养老头才得来的,如果把他赶走,这一切可能都将化为乌有。除过这些,我将掉入舆论的深渊,成为虚假伪善的恶人,那么,我永远也别想再在这个城市立足了。

5

李婷开始不愿意在家吃饭,我也常常借口加班陪她在外面吃。有一天又是我的例行“加班日”,李婷临时被姐妹约去帮忙,我只得提前回来。

打开房门的那一幕,令我尴尬极了:老头竟然正兴致盎然地看着我们放在家的A片,裤腰带散开着,手放在私处,随着里面嗯嗯啊啊的声浪面红耳赤地动作着,猛然抬头看见我,就手忙脚乱地找开关……

这场尴尬彻底浇灭了我对老头的耐心,现在一心想的就是怎么甩掉他。

老头似乎也觉得那天的行为不妥,一连几天都格外温顺,谨小慎微,甚至有点刻意讨好我们。我还是和平常一样礼貌地对他,就像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老头也终于放松神经,又像以前一样逍遥起来。他每天的规律是早餐后看看电视,睡完午觉后在小区附近散散步。

那天,我让他帮忙到隔了小区几个路口的翠微路,找117号的小芳拿干洗的衣服。我塞了300块干洗费给他,看得出老头因为自己受到重用而感到高兴。

然而当他找过去,117号却是一家招牌暧昧的小发廊,也有叫小芳的女孩,她热情地招呼他进屋,上楼,开始脱衣服。老头知道好像哪里错了,但他显然被眼前的香艳场景镇住了,身体不由自主发软,一把抱住了小芳……

正在这时,警察来了……

据说光着腿的老头当时抖得像一片秋风中的残叶。看似成熟的小芳竟然只有16岁。老头因涉嫌嫖奸幼女被刑拘。

6

老头的被捕重新引起了媒体的关注。面对镜头,我痛心疾首,跪在地上掩住脸……回想起一年前我的那次下跪,是当着媒体对老头说:干爸,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干儿子,虽然我年纪还轻,但一定会承担起照顾你的责任!

老头就这样离开了我的生活,他将会在监狱里度过几年的时光。媒体的新一轮“关注老年人心理健康、性健康”的报道后,整个事件彻底从我的生命里平息。

我依然待在原单位,通过自学,拿到了大专文凭,薪水也小涨了一些。偶尔,我会到监狱里去探望他,他更加苍老了,眼神里写满了绝望。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都会隐隐作痛。

两年后,我和李婷付了新房的首付,搬进新家结婚了。我的事业与家庭都蒸蒸日上,生活处处充满阳光,只是没有人知道,我的心里有一个永远的痛。

包括李婷,没有人知道我放在内心角落里的秘密,我是故意把171号的干洗店说成117号,我早知道117号是个小发廊,我还知道那家发廊容留未成年少女卖淫,我在暗地里看见老头进去后就用公话通知了警察……

我想继续拥有老头为我带来的一切,我想与李婷长相厮守,那么,只有用这样的方式,让他离开……

老头离去后,我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我所在的公司因为金融危机破产了,而李婷在发现我并没有多大的能力后,也跟我离婚了。生活仿佛一个轮回,我又重新回到了原点,做最底层的工作,吃最粗糙的饭菜。

那个被我陷害了的老人,您在监狱还好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