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辑暮雪晓晴
编辑暮雪晓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635
  • 关注人气:8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红粉】谜   题

(2009-10-13 14:22:06)
标签:

女人坊

小说红粉

样文

文化

分类: 样文看台

注:小说红粉一定要注意心理描写

  

                                                     文  烟色

那一年的夏天很热,阳光毒辣得像一把利器,刺得皮肤生疼。即使到了夜晚,热气也丝毫不退,人呆在屋子里总感觉有点透不过气。莫绿家的楼下有一大片空地,便有人抬了竹床或者凉席,去那里睡觉。

莫绿跟着父母也去楼下纳凉。这一片是家属区,厂子不景气,发到手里的那点钱总是显得捉襟见肘。因此,他们会选择在楼下过夜,逃避酷暑的炎热。

爸爸递给莫绿水壶,让她回家添点凉开水。莫绿跑着上楼,不当心却撞到了一个人。楼道很黑,她先是闻到了一股清新的香味,像是某种松木的香气,她抬起头看,那是一个男人,他很高,清瘦,穿着整洁。他说:“小姑娘,当心啊。”他温和地对莫绿说完这句话,下楼去了。

莫绿看着他的背影,他和她平常见过的人不同,她周围的大部分人,包括爸爸,他们是粗糙的、身体粗壮、不修边幅、讲话粗声大嗓的。然而这个人,他如此温和、儒雅、整洁,他的普通话夹杂着一点点南方口音,温润柔软。

这里多的是爱传播小道消息的人,她很快知道了他是新搬进来的邻居,叫何南子。他的姑妈身体不好,把这处房子托给他照料,自己回了乡下老家。关于他的事情就这些了。他是一个话少的、昼伏夜出的男人,带着一些神秘感。在莫绿16岁的少女世界里,他是谜一般的人物。

莫绿的羞耻感和女人味的萌芽在那一年夏天开始疯长,像是一株深埋在地下的种子突然遭逢了甘霖,它破土而出,拔节生长。莫绿的父母总是不耐烦地敲卫生间的门催她快点出来,但莫绿其实只是躲在里面挤她额头上冒出的青春痘。她不再去楼下睡觉,觉得穿着背心短裤是那么不雅观。她开始穿长裙,编辫子,乘家长不在的时候,长久地在穿衣镜前打量自己的身体。

那时候的门上没有猫眼,但莫绿偷偷地把门一点一点弄了一个小洞,每当她在深夜听到一串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她就会光着脚,跑到门边偷偷张望。从小孔中看到那清瘦的背影,从她眼前消失。

莫绿的中考成绩单下来了,她考得不错,如愿以偿进了重点。然而那里是寄宿制,莫绿整理东西的时候忽然有说不出的惆怅。她不能再每夜看到他的身影了。

清晨她醒得早,开门在报箱里取报纸时,发现了一封信。是寄到楼上的,何南子收。邮递员犯了一个错,正好把他的信投递到了她的手中。她握着信上楼,却发现门口的报箱是损坏的。她忐忑不安地敲了敲门。

没人来开。她再敲,还是没人。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忽然门却开了,她猝不及防,头磕到了门上。

他扶起她,说拿红花油给她擦擦。让她进屋。

屋里弥漫着一股香皂的味道和潮湿的水汽,她才注意到他刚刚冲凉出来,有一盒男式三角裤被拆开,放在板凳上。她忽然觉得喉头有些发紧。

他拿药给她擦,但手指刚触碰到她额头,就意识到她有些微微的发颤。怎么了?他弯腰问。她低着头,脸上在发烫。

他若有所思地盯着她,手指慢慢地按摩着她的额头,但过一会,他就转移到她的肩膀上。他抚摸着她的肩膀,用轻缓的语调安慰她。说让她平躺一会,感觉会好的。

她听话地躺下来,他的语调似有魔力,她那么乖顺地服从了他。在他的嘴唇压下来的时候,她忽然想起言情小说中的那些描写,亲吻是多么美妙的体验。她忽然很想试试。

他的唇包覆着她的唇,缓慢而热烈地游走,挑开她的防线。直到她意识到他的手,在她的小腿上抚摸,再往上,慢慢地,她的粉色碎花小内裤被轻轻地褪下。他拈起它,扔在了一边的凳子上,正好压住了他的底裤。她忽然觉得心里有一处,痒酥酥的。

他的手指抚摸着她,轻声问她:“第一次?”她点点头。他不再说话,但是手指依然灵巧地抚摸着她,她的那处隐秘地带,像是一处春暖花开的河流,有奇异的温热感包围了她。

她觉得身体变得越来越软越来越轻,开始不自觉地微微地呻吟,向后伸展着头,在他的舌尖贪婪地寻找着什么。最后她感觉到一种奇异的快感,像是轻微的电流,从脚底冲上了头顶,每一寸肌肤都变得如此紧绷却快乐。

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高潮。他并没有进入她。但他的亲吻与抚摸,让她的快乐,那么真实而销魂。

她依然是一个处女。然而,她身体的某处,却对着一个男人毫无掩饰地打开过。

无数次的暗夜,她回想起那场奇异却热烈的情事,让她身体就有了一些隐秘的渴望。在宿舍女孩们都发出均匀的呼吸时,她的手指开始一寸寸地在身体上挪动。轻轻的缓缓的,压抑的渴望像是小兽,噬咬着她年轻的身体。她自己的抚摸也是有快乐的,然而,远不如他带给她的。

她是那么渴望见到他。总是找借口回家去,试图遇见他。有一次她在楼梯里又同他相遇,他温和地对她笑了笑,没有停步,同她擦肩而过。那笑容令她困惑又难受,她想跟着他上楼,告诉他,她一直在想他。可是,她又如何能说得出口?少女那充满自尊的心灵绝不允许她那样。最终她依然躺在自己的床上,轻轻在心底念着他的名字,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直到痉挛、高潮。

在一群天真活泼的少女中间,她是抑郁的、少言语的、独来独往的女孩。然而有一天,她拉开书包找语文课本的时候,发现里面夹着一封信,淡蓝色信笺,叠成一颗心的形状。她把信小心地藏起来,等到四下无人的时候打开看。

她没想到是班长庞超给她写来的情书。这个学习好又出众的男孩,居然在心底里默默地暗恋着她。然而她的心是那么小,小到不能再容身别人进来。她撕碎了那封信,扔进了垃圾桶里。

情书却还是源源不断地涌来。她越是置之不理他就越是心急难耐,不知怎么被人看出端倪,班里盛传他们在偷偷恋爱。老师正为她不断下滑的成绩发愁,听到了这个消息便告知了家长。她挨了一顿揍,因为父母觉得,一定是她暗恋班长。庞超不像她,虽然心中有挂念对象,但成绩依然优秀。

她开始恨庞超。是他令她卷入这场是非,扣上了一个暗恋的帽子。自此她看他的眼神越发冷,拒绝和他说任何话。

何南子未曾再邀请过她。然而她利用了一切可能,做她可以做的事。她偷偷地为他擦干净他放在楼下的自行车,偷偷买了一个新报箱替他换上,把母亲做给她带去学校吃的玫瑰咸菜,偷偷用报纸包起来放在他的门口。

但她周末回家的时候,看见一辆搬家的卡车正从大门口开出。她回到家里,听见母亲在和邻居说闲话,说何南子搬走了。

她的心沉下去,昏睡了整整一天。

那时快到高考前夕,她的课业已经积重难返,注定考不上一所名牌大学。她只上了一所三流的学校。然而她总是能收到信,依然是淡蓝色信笺,叠成心的形状。庞超在信中,依然诉说着对她的一往情深。

有一次她回家,看到庞超坐在沙发上,和父母热情地聊着什么。显然他们对他的印象很好,现在这两个孩子都上了大学,恋爱便不再是一件需要严厉管教的事。母亲甚至暗示过允许她和庞超交往了。然而,这更加招致了她的反感。在她眼里,他是那么工于心计。在她被冤枉和他谈恋爱时,他并不出来为她申辩。他在信中一遍一遍陈述着对她的无限热爱,但他的成绩依然好得令人嫉妒。他是和她不同的人,她爱一个人的时候,全世界都是那个人。而庞超的心里,会先考虑成绩、前途……这一系列现实的东西,再接下来,才是他的感情。在少女莫绿的心里,她厌弃这样现实的人。爱就是爱,就是可以为对方牺牲所有亦丝毫不在乎,纯洁到不允许任何世俗的东西容身其间。

她丢给他一个冷冷的眼神,然后进屋去了。父母要留庞超吃饭,她不声不响地收拾了东西,说约了别人,然后就拂袖而去。

然而他一直没有退却,她的冷淡似乎更加强烈地掀起了他的征服欲。他不厌其烦地对她示好,为她做许多事。到最后她所有的朋友都劝她,你知足吧,跟他在一起,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毕业后,她在一家离家较远的单位上班,有一次骑车回家的时候,没提防路上有个坑,摔了一跤,脚踝骨折了。庞超不让她父母来照顾,他衣不解带地伺候在她身旁,所有人都羡慕她有个如此贴心的男朋友,而且那么优秀。彼时,他在政府机关已经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她已经26岁了,距离上一次喜欢一个人,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终于经不住父母的唠叨,还有寂寞来临时的脆弱。她想,就是他了吧。

新婚之夜,她却体会不到高潮。不是他能力的问题,而是,她惊觉自己已经喜欢手指的抚摸和自慰的快感,那样的体验,居然远远胜过一次真正的进入。但是她不能要求他抚摸她,不能表现出性经验丰富的样子。因为,他知道,她是一个地道的处女。他为占有她的处女之身而骄傲。

然而她遇见了何南子。在一个下雨天的街角。她的甲壳虫停在红灯前的时候,她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一瞬间她顾不得闯红灯了,也许她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一打方向盘就追了上去。停在他面前。他讶异地看着这个从车窗探头叫他名字的美丽少妇,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

当在咖啡厅消耗掉一个小时后,他们熟络了起来。他还是那样的高、清瘦、添了一点点老,却更有味道。在她眼里,他依然是迷人的。他告诉她,他这些年在东北做生意,赚了一些钱。现在有朋友叫他回来,一起搞一个项目。他也得知,她嫁了一个公务员,她的老公官运亨通,前途无量。

她送他回家,车停在他楼下的时候,她说:“再见。”然而她话刚脱口,他就堵住了她的唇。在狭小逼仄的甲壳虫里,他的手指探进她的裙子,她忽然就全身瘫软,任由他摆弄。

也许是车空间太小,或者是担心被人发现。他依然没有进入她,然而她却渐渐呻吟起来,十七年前的快乐又再度浮上来,她像是融化在了一摊水里,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回到家,洗澡时候她忽然发现丢失了金项链。她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丢的。然而,这件事并没使她烦恼,她只来得及回味那隐秘的重逢的快乐。

她越来越烦和庞超做爱,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伪装高潮。然而现在真正的高潮来了,她就不愿意再扮演这种角色了。庞超几度努力都未果,对她也开始冷淡。但她并不以为意。她对他一直都产生不了那种深切的爱。

后来庞超落马了,被人举报他包养了四个情人。最后一次见面,她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恨恨地盯着她:“如果你不是那么抗拒我,不是那么冷淡我,我会这样吗?”

她搬回了父母家。那天下着雨,她吃力地拖着皮箱,一步步挪上台阶。她掏出钥匙开门,半天也没打开。她奇怪地抬头,却发现自己站在7楼,而她家在6楼,她站在了当初何南子住过的那间房间门口。

时间是多么奇妙的东西,有时慢得仿佛一生,而有时又快如闪电。她站在那里,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曾经那个纤弱幼嫩如花苞的女孩,她在这扇紧闭的门前幻想、微笑、紧张、内心充满纠结……她甚至连轻轻触碰一下门把手都会紧张得屏住呼吸,门里稍微有点响动就紧张得如兔子一样飞快跑掉。那少女的纯爱如同一块送进炉窑里煅烧的琉璃,经受无数的煎熬,充满幻想却又未知的命运,易碎而又美丽得像一个梦境。

半夜里她醒来,穿着棉布睡裙,趿拉着拖鞋去客厅倒水。房门上的那个小洞还在,她从那里偷窥过那个人。她藏起来的日记本还在,里面用许多隐晦的字眼,宣泄着她心中曾经汹涌无比的爱。她忽然后悔起来,后悔她一直的胆小和懦弱,让这个男人从她生命中两度失散。如果她少女时代就勇敢表白呢,如果上次相遇,她要他的电话呢?是否一切都不一样?一切都还来得及吧。

深爱一个人的时候,智商就变为零。她一遇见他,便退化为最笨的一个人。她一直在害怕什么呢?许是害怕失去吧。害怕对他一表白,就再也不能见他。而其实,她越是压抑不说,就越是失去了他。

如果再能见他一次多好,她一直这样默默祈祷着。再见到他,她一定会告诉他,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忘记他,她是如何从少女时代,就迷恋上了他。

很奇怪的,她没有想起庞超。似乎和他在一起生活的那十年,一瞬间就土崩瓦解,全部归零。人心是多么不可思议,可以为一个人,付出所有;却也可以把一个人冷冷抛弃,毫不留情。

她的护肤霜用完了,去商场买。她正低头挑选,忽然身后一阵骚动,有尖叫声,还有几个保安匆匆跑过去。人群很快围在了东边,她也好奇地走过去看。那里是黄金珠宝柜台,保安抓住了一个男人。售货员小姐正在那里和人讲,说这个男人试图用一条假的项链,换走专柜里那条价值不菲的真品。

她盯着那个男人看。那个男人   一直低着头。但是她认出了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指,那清瘦的身材,不是何南子又是谁呢。她的心里翻江倒海,不知他为何会做这种事。是他现在很缺钱吗?还是一时起了贪念?

她去警察局想要保释他出来。接待她的警察听到“何南子”这三个字,便说:“你也是来报案的?”她一愣,警察说:“这个人是惯偷,还和很多女人发生关系后顺手牵羊。在我们这里早有案底了。”

她去警察局想要保释他出来。接待她的警察听到“何南子”这三个字,便说:“你也是来报案的?”她一愣,警察说:“这个人是惯偷,还和很多女人发生关系后顺手牵羊。在我们这里早有案底了。”

像是从头被浇了一盆透凉的水,她在来之前的路上,还一心想着他是被冤枉的,或者他实在有了什么难处才走此险招。她是万万没   有想到,他一直都是一个彻底的坏人。她爱恋的那双手,实际上,并不洁净。

她把他当成人生中的谜题,在她少女时情窦初开的心里,一直不断美化和幻想着他。人人都喜欢神秘感,然而,谜底最终揭晓时,他却根本不值得花这么多年苦心等待。庞超曾经说:“你就像一个谜。”在他眼里,她也是那么令人费解。他为了探寻她的内心,同样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不是所有的等待都值得,也不是所有的答案揭晓都令人心底澄澈,当这个谜题在她面前揭晓时,她情愿,永远也不知道真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