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辑暮雪晓晴
编辑暮雪晓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635
  • 关注人气:8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不可思议的故事】走失在闪电中

(2009-07-22 14:49:36)
标签:

女人坊

不可思议的故事

样文

文化

分类: 样文看台

 

走失在闪电中

 

    那一天发生的事,我曾经告诉过我的父母,但是却被他们认为是我贪玩晚归而胡诌的借口,至此,我绝口不提那段消失的时光。

    那是我读高一时的一天,下午放学,天突然下起暴雨。说也也巧,平日总忘记带雨衣的我,那天出门时,竟然鬼使神差地往书包里丢了件雨衣。惦记着准时播放的电视剧,我就冒雨回家了。

    雨特别大,两米以外的事物基本看不清楚,狂暴的风把雨直甩向我的脸,我只好慢慢地骑着车,往前行进。雨水打击地面的声音把周围其他的声音一并湮没,仿佛是一个屏障,把我和这个世界隔离开来。

    我勉强抬起头,只能看见在看似很遥远的地方,一排闪电像瀑布一样从天上一倾而下。接着传来一阵类似擂鼓的巨响,接连不绝。从小,我就害怕打雷天,本能的对那种具有威胁而又异常强大的力量的恐惧。我努力回想雷雨天的注意事项,避开高压电线、高树、河边。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让我格外的小心,心里有点后悔刚才贸然地冲进雨里骑车回家。

    又拐了一个弯,我看到了我家的公寓楼,不由得舒了口气,雨较刚才小了很多,旁边钟楼里的大钟透过雨幕,隐约地传来六下沉闷地“铛”声。

    我加快了速度,路过小区外的栏杆时,我突然很想看下自己家的屋子,抬起头,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光划过我的眼前,或者划过我的身体,然后一切好像都变慢了,我看见那道光缓缓地落在自行车头上,然后慢慢散出一串好看的银色,好像烟火一样。那个时候,我想,也许我被雷击中了。出于意料地,没有了恐惧,反而是一种超乎寻常的平静,竟然还涌出一种暖暖的安全感。

    那道光慢慢地填满了我的视野,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牵挂:老爹和老妈等不到我回家会很生气吧,不过等他们知道我死了,也许就会原谅我不按时回家了,他们会哭得很伤心吧;数学老师昨天布置的作业还没写,答应她今天一定写好的,可是不能写了;我还没跟楼舒亚说喜欢他呢,知道这样,今天看见他的时候应该跟他说的……

    越来越多的脸涌出来,慢慢的,我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有点意识的时候,我能听到自己血液流过血管时类似溪水的哗哗声,还有心脏沉闷的跳动声,除了这些我还听到另外一个心跳声,砰,砰,砰……我没有办法睁开眼睛,也没有办法发出声音,我用尽力气想动一下,却只是艰难地抽动了下腿。这个时候,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响亮但很温暖,好像是一首歌,但是我想不起来。没多久我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再次把我唤醒的,是一道刺眼的光,那道光撕裂了整个黑暗,然后我看到了我的妈妈,异常年轻而又巨大的妈妈,那张脸非常熟悉,但又似乎哪里不同。我试着说话,嘴里却只有哇哇的哭声。我无助地看着她,她只是笑着把我给另外一个巨大的女人,我拼命挣扎,终于滑出那个女人的手臂,然后直直地坠落下去,我看着她们的脸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这时我才想起我的妈妈是没有痣的,而这个巨大的女人额头的左上角,有一颗硕大的黑痣……

    那之后,我仿佛被困在一个空无一物的地方,明明没有地面,我却可以坐着,而虽然我坐着,但是却看不到自己的身体,我只能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头顶的空间像水波纹一样被扭曲,我又看到了年轻的爸爸和妈妈,巨大的……顶上空间的时间飞快地流逝,从我出生,学步,上学……画面扭曲的有些畸形,有些甚至是一闪而过,但是每个细节,即使是没有展示出来的,都仿佛被烙进我的记忆……时间流动地越来越快,画面已经变成一条条光线无法分辨,本来静止的地面也被顶上的空间吸了过去变得扭曲,露出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里楼舒亚从我教师门前走过,酷酷的;爸爸穿着一件灰色的大衣神色慌张地走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巨大的钟声,越来越清晰,“铛,铛,铛……”正好九声。我回过神,正骑着自行车,在我家小区的栏杆旁,我低下头,恰好看到自行车头上一丝青烟散去。我猛地用脚点住地,车“咔”地停了下来。

    我环顾了下四周,雨已经停了,天也完全暗了下来,还有夏虫此起彼伏的鸣叫声,我伸出手,腕上的手表安静地走动着,只是时针明明白白地指向6点,而钟楼的钟,刚刚敲过9下……

    我回到家,看见爸妈正焦急地等在门口,还没等我说什么,爸爸就骂了我一顿,责备我这么迟回家,比平时足足迟了三个小时,而且还是在这么危险的雷雨天。

    我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但是只换来妈妈怀疑的眼神和爸爸更加严厉的责备,他顺着我回家的路来回找了不下十次,如果我被雷打中倒在一旁,他一定可以找到我。我的手忽然不听使唤地伸向妈妈的额头,她被我突然的行动吓了一跳,我下意识地问:“妈,你以前额头上是不是有个痣啊?”她愣了下:“你怎么会知道,你刚出生我就把它点了,难道留疤了?”我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那个雷雨天,我的人生被偷走了三个小时,而在那三个小时里我重温了我的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