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辑暮雪晓晴
编辑暮雪晓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635
  • 关注人气:8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红粉】扑火

(2009-06-13 14:19:24)
标签:

女人坊

小说红粉

样文

文化

分类: 样文看台

其实她仍然,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没有过身体的高潮,甚至连爱是什么,都不知道。

扑   

 

1,

    年底要放假的时候,老胡接到一个任务,是去一所高校采访老师。老胡34岁,未婚,像块榆木疙瘩,在不大的报社里是老好人,常受人欺负。像这种没有油水的采访,全部都会被排到他头上。

    学校已经放假了,前天刚下过的大雪把沙地柏压得很低。风冷得彻骨,校园里一片萧索。去往老师的宿舍楼要转一个弯儿,经过女生寝室。就在老胡转过那个拐角的时候,他看到一个裹红色围巾的女生,冻得在楼下跺脚。她有光洁宽阔的额头,眉毛很粗,眼睛又大又深。

    老胡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学校已经放假了,眼前这个好看的小姑娘是幻觉么?他忍不住问:“干嘛呢?”小姑娘说:“等值班的阿姨来开门。”老胡就没头脑地问:“冷吧!”小姑娘咧开嘴笑,用力点头。她的牙齿又白又整齐,一张小脸泛着剔透的光芒。老胡也笑,不知再说什么好,慢慢地走开了。

    心里就好像被什么触动了一样,总惦记着小姑娘。采访那老师时,也忍不住问:“都这时候了,还有学生住校么?”老师说:“你说的是韫笙吧,她家远,不回去。”三下两下结束了采访,老胡提出告辞。他下楼走得很快,脚步迅速而杂乱。转一个弯,果然看到韫笙还站在那里跺脚。

    他心里有强烈的欢喜,又跟她打招呼,她也就应了,问:“你是谁?”他答,我是个记者,然后殷勤地掏出名片双手递给她。女孩还小,显然不懂得礼仪,她迟疑了一下,伸出两根指头将名片夹过来,看。

    她是那种毛发重的小姑娘,头发绑起来是一个非常粗的马尾,睫毛也又黑又密,朝气逼人。她低下脸去的时候,睫毛像蝶翼一样扑闪。老胡说:“你要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我在这城市认识很多有面子的人。”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后悔,为这份莫名奇妙、从未有过的浅薄。韫笙却看了看他,一脸地崇拜之情。这令老胡有些慌乱,言不由衷地道了再见。

    积雪在路边静静地溶化。原来太阳已经出来了。阳光照得化雪的路面通体明亮。老胡伸出手去遮挡眼睛,有一瞬间的恍惚。

 

2,

    旧历新年过去,老胡值夜班。刚刚睡下,接到了一个电话。女生有些怯,问:“是胡记者吗?”老胡的脑海里有一万个“这是谁”的猜想,犹如万花筒般旋转不止。但是很快他就觉得自己的手有些发抖,因为她好像是韫笙。

    她问老胡:“你能帮我租到便宜的房子吗……我想到学校外面住……我和我男朋友都没有多少钱。”

    老胡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而后他明白过来,果然就是韫笙。她真的,只把他当作一个很有本事且好乐善施的男人。他一口应下来,因为自己去年买了新房,那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可以挪出一间来给这小情侣用。

    小情侣欢天喜地地搬了进来。老胡帮着他们布置房间,一边默默地观察小男生。也是十八、九岁的样子,个子很高,人很瘦,嘴唇上有淡淡的绒毛,笑的样子有些腼腆。老胡一直觉得心里疼得像被什么扯住了,为什么要是这样?他明明可以拒绝,或者把他们介绍到别的地方去租房子。

    他想把她放到身边,哪怕这代价是要眼睁睁看着她属于别人。何况无论她在哪里,他都阻止不了她的爱情。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一刻不能静,耳朵竖得像草原上一只灰色野兔,立直了上半身,眼睛鼓鼓地盯着那扇门。里面有轻微而规律的响声,他知道里面在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的心痛得似要被捏出水来,她还只是一个孩子,他不能想像那个男生的手抚过她洁白的身体。他全身都在颤抖,不是憎恨,而是自卑。

    平静下来以后,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天花板。他想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懂得性爱。又或者她有什么重大的缺陷被男生发现,与她分手。他就一直陪在她在身边。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就听到客厅里有“咚咚咚”走路的声音,连脚步声都是那么年轻利索。老胡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秒钟后,心脏如同刀交绞。

 

3,

    周末清理家中垃圾时,老胡看到了用过的安全套。它像某种动物蜕下的皮,不知廉耻、自以为是地丑陋着。所有有关意淫的揣测有了铁证,老胡的火气忽然“腾”地一下冒了上来,这是一种挑衅吗?他真想把她拎过来,问问她,是谁教你如此淫荡?你父母辛辛苦苦供你来上学,就是为了让你在这里与同学鬼混吗?!

很久都冷静不下来。他开始自省,让她住进来,也许真的是自己的失误。他决定与她好好谈谈,就像一个父亲对待女儿。

    晚上韫笙先回来,踢掉鞋子就钻进卧室,把音乐开得山响。老胡徘徊了一会儿,敲门。韫笙站在床上、手撑着墙打开门。老胡一进门就看到她红色的运动裤和白色线袜。韫笙笑:“我正在跳健身操。”

    老胡拉了一把凳子在一边坐下来,看着她旁若无人地随音乐在床上蹦,因为不能完全跟上节奏,跳得不对时她就自顾自地乐,一边乐一边跟老胡说话。她总是学不会专心做一件事。她总是会在吃饭的时候看电视,看电视时剪指甲,洗澡时唱歌,看书时听音乐。她似乎永远有充沛的体力,每天都笑容满面。

    她说她跟男生是同班同学,高中时就被他追。为了她,成绩好得多的男生甚至不惜也考到这三流的学校来。他送给她过很多东西。具体到发卡、电话本、钥匙扣。写过很多封信,发誓这一辈子只爱她一个人。因为男生太爱她,所以他提出出来一起住的时候,她觉得若再拒绝,便是自己的不是了。她觉得他们有可能会结婚,但是她没有想过未来。

 

4,

    老胡开始不愿意回家。每天晚上加班到很晚,而后睡在报社大厅的长沙发上。有时上午会回去洗脸、换衣服,小情侣俩已经走了,他偶尔会在卫生间的台子上发现韫笙漂亮的卡通皮筋,或者跌落在客厅茶几上的一根可爱手链。都是小女生用的东西,甜美的,可人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心酸。老胡决定给自己找一个女朋友。

    春天过去,老胡却发现小情侣俩有了芥蒂。韫笙有什么心事,不再有笑容。而男生更是眉头紧锁。关上门后,两人会吵架。

    老胡心中五味杂陈。他不想看到她不开心,却又高兴他们在走向分手。

一个阳光很好的早晨,老胡起床去卫生间刷牙,穿着睡衣的韫笙突然冲进来呕吐,哭。老胡扔下牙刷扶着她单薄的肩膀:“你是不是……怀孕了?”

    韫笙哭得更加声撕力竭。男生早上先走了,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老胡有些紧张,不敢看她睡衣里好看的胸。他生涩地把她扶进卧室,又去倒了杯温水。韫笙才哭着告诉他,自己怀孕两个月了。但是没有钱做手术。他们去医院里问过,这个手术要两千元钱,也有便宜的那种,但是她不敢做,听说太痛又有危险。而男生觉得,她应该尊重现实,必须选择两人能够承担的那种手术费用。

    老胡的心扒扒拉拉地搅成了一团。他低声说:“你换衣服吧,我带你去医院。”

    韫笙换了一件很素静的衣服,粉白色,袖口有漂亮的蝴蝶结。她的长发都放了下来,凄凄艾艾地挡住了脸。有一段正在修路,车子颠簸来颠簸去,韫笙就慢慢地把头靠在了老胡的肩膀上。老胡把身体坐得笔直,害怕自己动一动,就会令她失去这个舒服的姿势。

    韫笙忽然小声问:“你认识我们老师对吧?你采访过他……你能不能发誓,不把这件事传出去?我欠你的钱,以后会想办法还给你。”

    老胡觉得心里的不舒服,像吃了一个烂番茄,在胃肠里蠕动起来。她是不会说话的小姑娘,连想法都很天真。他叹气,没能忍住对她的责备。他说,我不是不赞成你爱,而不赞成你这样受伤。

    那个她觉得爱她的男生,那个她一直觉得不好意思拒绝的男生,不过是在完成他自己的夙愿。没有人会比爱自己更爱另一个人,他的爱,其实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爱的冲动,那是上帝赋予人类的感情的冲动,寂寞和荷尔蒙撒下的弥天大谎。而韫笙需要的这种冲动,还要建立在品行,情操之上,他的品德应该是在满足了这种感情和生理的冲动之后,还能够在未来的生活上为她考虑。换而言之,你不能承担流产的费用,就不要拒绝使用安全套。它给她带来的精神和肉体的伤害,不是以她现在对他的感情就可以托起来的。它只能使她后悔、愤怒、自省、盘点彼此的付出,而后分崩离析。

    老胡看着她从手术室被推出来,脸苍白得如同冷月,有一种冷冷的冰凉。他把她柔软的身体轻轻抱到病床上,看着她熟睡的侧脸,心痛难奈。

    每一个年少的女生都会走弯路的吧,老胡想,当年念大学的时候,他也与一个女生发生了性关系,也是从未想过有可怕的结果,每一次都心怀侥幸。年轻,是这样的没有责任感,无论是对他人,还是对自己。其实韫笙无非是无趣,在无趣中遇到了男生,但那并不是爱。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

 

5,

    韫笙跟男生分了手。 因为看到了爱情里的不堪,她开始变得忧伤。

    老胡每天下午提前回家,买鸡买鱼。一到晚上家里就飘散着浓浓的汤味。可韫笙似乎在家里呆着也不大自然,连笑容都尴尬。家里再也听不到震耳欲聋的音乐了,更看不到她汗涔涔地在床上蹦,笑得我花枝乱颤。

    一周后,韫笙提出搬回学校去住。老胡极力挽留,她的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并不适合回到学校。最重要的是,他希望她留下来。

    晚上吃饭,老胡煲了她爱吃的排骨海带汤。为她盛了满满一大碗端到她跟前,她吃了两口,就抬起头,目光亮晶晶地看定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老胡窘迫不已。没什么,他说,因为我算是你的大哥吧?

    韫笙不再说话,埋下头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汤。

    有些话老胡说不出口,他知道她不爱他也不可能爱上他。他是这样普通的一个中年男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欺负,衣着从不笔挺,头发从不一丝不苟,整个人都毫无亮色。但是他希望她能看到,自己像一颗维它命,给她吃进去的时候她可能会感觉不到味道,但是吃过之后,她的整个毛孔都很放松,生命的状态得以调整到最佳。

    他不求她爱上他。只求她给他机会做她的维它命。

    老胡默默地收拾了碗筷,对她说,不用她操心房租,她尽可以住在这里,永远住下去都行。韫笙还是不说话,她的睫毛轻轻地垂下去,像一只倦鸟无声地收拢了翅膀。他强忍住扔他入怀的冲动,终于知道那个不愿意诉说的隐忍是一种缓慢而绵长的苦痛压抑,最终会将一个人的心磨研成尘。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6,

    韫笙不能碰冷水,老胡担心她忘记,连刷牙的温水都为她打好。她的白色线袜,他全部手洗,一双一双地晒到阳台上,看着它们在风里摆呀摆。

    一个月过去了,韫笙再次提出要搬回学校。老胡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凄哀:“不走,行吗?”

韫笙愣愣地看着他,低声说,你来。

    老胡跟着她来到卧室。没有什么预兆地,她解开了自己纽扣。老胡感到空前的眩晕,她的身体那样洁白、资质、饱满。他的心颤栗着退缩,双手却像着了魔,领着她,走向不能回头的下一刻。她的皮肤温暖而湿濡,散发着淡淡的檀木的芳香。她的乳头那么小,那么粉,饱满的乳房在他手心里颤动,他几乎不忍去伤害。她的小腹平滑而结实,后背有细微的汗毛,是金黄色。因为皮肤太白,在皮肤很薄的脚背上,他看到她细细的红色血管。

    他不知道该怎样爱她,爱这晨光里最灿烂的一朵小花,爱这橱窗里最纯洁的一个瓷娃娃。他不停地抚摸她,抚摸她,想要把她抱到自己的身体里,让她成为自己真正的一个宝贝,不容分享的宝贝。

    韫笙没有高潮。她只是一个不到19岁的小姑娘,她根本不懂得如何享受身体的欢愉。无论老胡怎样努力,她都是一成不变平静的表情。老胡心中悲凉,她与那男生,亦不过如此,那是真正的用身体交换,她曾以为可以从男生那里交换到每个女人都想得到的温暖、爱和依靠。可是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当清晨的阳光暖暖地照在两人赤裸的脚踝上,他看着她熟睡时长长的睫毛,忍不住哭了。没有什么原由的,忽然觉得这一刻无法长久。

    因为她是一个天使。她飞着到来,那么她也一定会飞走。

 

7,

    老胡晚上回去的时候,韫笙的东西都不见了。他本能地冲出去,打车,去到她的学校。一路上他都在忐忑,她为什么要回去?既然要回去,为什么昨夜却主动把身子给了他?

    找到她的寝室楼下,果然听说她是把东西搬回来了。老胡在楼下坐下来,抽烟。他那么心急如焚地爱着她,那么无能为力地爱着她,那么诚惶诚恐地爱着她,可是仍然,连一丝机会都得不到。

    一支烟抽完,他看到了那个男生。男生跳过来,怒气冲天地问:“你来找韫笙的吧?就是你挑拨离见害我们分手的对吧?”老胡看着他盛气凌人的年轻的脸,什么话都没有说。

    男生以为那是一个成熟男人的不屑,大声叫骂,即而操起路边的半块砖头,砸向老胡。老胡没有还嘴,也没有躲。他觉得自己挨得理所当然,也只有这样才能平息这个孩子的怒火。只要他不将它转移到韫笙身上,他愿意承担。

    男生失控地一砖一砖拍下去,寝室楼下一片惊呼,老胡感到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他慢慢地坐下来,又躺到地上。他的意识逐渐模糊,在模糊中,他看到了一路狂奔过来的韫笙。他很深地看了她一眼,他的手全是自己的鲜血,他向她伸出手去。那一刻,他看到韫笙脸上的表情。那不是心痛,那是恐惧。是的,他在她心目中只是一个陌生人,一个陌生人在她面前血流成河,而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她只有害怕。她知道他希望她过去,拉住他伸过来的手,扶他在地上坐起来,或者抱他在怀里。但是她害怕他会死在自己的拥抱之下,她害怕从此以后被他灵魂附体,害怕他的魂会令她夜夜恶梦。就这样迟疑着,迟疑着,而后她尖叫着跑开。她漂亮的蓝色连衣裙,在老胡眼里划过最后一抹苍凉的弧线。

    人离死亡很近的时候,心里是那么静。他知道自己将再也看不到她笑若桃花惊艳,嗔如夜莺轻啼。他也晃然明白过来,昨夜她与他同眠是因为她非但不爱,反而感到负累。因为她无力偿还欠下的钱。为了逃避心中的负累,她宁愿给出自己的身体,而后一身轻松彻底摆脱。她天真的以为他对她无尽的好,为的就是这个。她以为终于两不相欠了。

    就是这样一个女孩,令他34年老实八交的生活,第一次疯狂,第一次无法自己持,第一次受宠若惊,第一次心似刀绞。其实她仍然,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没有过身体的高潮,连爱是什么,都不知道。

老胡伸向她的手,终于放下。

    二十分钟后,老胡被赶来的法医宣布死亡。是盛夏。樱树绿得茂密,丝丝入扣。无风。有一片樱树叶轻轻飘荡下来,落在老胡宽厚的手背上。他旋即被铁板抬走。两名胆大的学生开始冲洗地上的血液,校园仍然在沸腾之中。老胡的世界,在最后的苍凉之后,终于彻底地静了下来。再也不会有爱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