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辑暮雪晓晴
编辑暮雪晓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6,337
  • 关注人气:8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情灰】她的外号叫38D

(2009-04-06 10:50:57)
标签:

女人坊

爱情灰

样文

文化

分类: 样文看台

 

 

她的外号叫38D

                                           文/妖姬洛

1

    桃红怀孕了,她觉得如果把孩子生下来,她这辈子就完了。

    晚上,林三上床时,把自己的被子扯过来扔到桃红的床上。桃红不愿意。但是今晚她决定好好伺候他,当林三把身体压到她身上时,她就开始大声地叫,叫得九曲十八弯,比台上唱戏的叫得都荡气回肠。

    但这是一种没有感觉的叫,跟这个男人做,她觉得自己就跟一块木头做没有区别。只是木头不会让她怀孕。

    等这个男人都起了沉重的鼾声,桃红轻轻叹气一声,她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二十岁的身体已经发育得丘陵起伏,滋润得跟水蜜桃似的,尤其是她38D的胸。只是在这大山深处,无论女人的身体多么鲜灵,功能只有两个,陪男人睡觉,生孩子。桃红觉得肚子里的孩子就像枚炸弹,再生长下去,就会爆炸,把她炸得粉身碎骨。

 

2

    桃红想过逃走。从山里走到有汽车的地方需要一天。山民们会随时追上她。桃红觉得出逃必须有个万全之策。

    每周一山路上都会响起治安员于平的车铃声。于平二十多岁,刚毕业的高中生。他跟桃红说过话,是到桃红家讨水喝。他是惟一一个不看桃红胸部的男人。

    桃红的胸部38D,而她的腰又细,显得她的胸愈加丰满。每个山民都来桃红家要过水喝,目光都盯在桃红的胸部看很久。但是于平没有,于平的目光落在了桃红的脸上,并且还说谢谢。桃红认定于平能帮她。

    这天清早于平的自行车响起来时,林三因了昨夜格外的劳作还都在睡梦中,桃红冲出去,径直向于平的自行车撞过去。她低声向于平求救:“快救救我,快带我走。”她说得快,于平愣怔地看着她,桃红还没等再说话,听到邻居报信的林三已经跑出来了,拉了桃红就向回走。

    桃红知道,被抓回去,未必再有机会逃跑了。于是,她抓起地上的石子,用力向于平掷过去,于平的额头冒出鲜红的血。

 

3

    桃红被于平带到了派出所。看着额头上贴了创可贴的于平,桃红一遍遍地向他讲述着自己的遭遇。她被人从城里卖到这里,她要逃出去,请于平救救她。

    桃红就一直不住嘴地讲述,但于平一直没说话,。她越说心里越没底,不知道于平肯不肯救她。门外有人进来说,林三就在门外,来要人。于平冲那人说:“你跟他们说,那女人袭击警察,犯了法,要拘留一天。”然后他转回头拉了桃红就走。

    桃红以为于平真要把她关到监狱里去,吓得腿都软了,踉踉跄跄地跟在于平身后。从后门出来,于平把自行车也推出来了,他对呆楞着的桃红说:“快上来呀,你不想逃走了?”桃红跳上自行车。山路崎岖不平,桃红紧紧地搂着于平的腰,她的生命都系在了于平身上。

    越走离山里越远,离城里越近。桃红的心就越来越跳得舒缓。她靠在于平的背上,于平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汗浸透了,桃红鼻子里吸着于平身体上的汗渍,心脏忽然不规则地跳动起来。

    于平把桃红送到汽车站,下一班车还要一个小时后才能来。他们不敢在汽车站等车,怕他们追上来,便到附近的旅店去等。两个人坐在一个低矮逼仄的房间里。房间只有一张床,床单肮脏得像地图,上面是各种各样的汗渍的纹路,一台老旧的电风扇在头顶吱呀地晃动着。似乎随时都能掉下来。

    桃红忽然凑进于平,嘴唇贴在于平的嘴唇上。于平的身体像打摆子似的抖了一下,接着就急剧地颤抖起来。他还是头一次接触女人。桃红就手把手地教他,把他的手拿起来,穿过衣服,按在自己的38D的胸上。于平感觉自己就像一艘被炸弹击中的小船,一点点地下沉,他越来越窒息,但这窒息又是这么令他期待和心甘情愿。

 

4

    于平本来只打算把桃红送上汽车的,但是后来他把自行车卖给了旅店,跟桃红一起去了城里。汽车上,两人坐在一起,手拉着手,经过旅店床上那个场面后,桃红和于平的关系就不是袭警的女人和治安员了,他们变成了一对恋人。

    回到城里,桃红拿着于平卖自行车剩下的钱,找了一家私人诊所堕胎。于平是不能再做治安员的工作了,他准备去酒店应聘保安,桃红想去饭店做服务员,或者站到药店门口发送传单。总之两个人想生活下去,并不是难事。那夜,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于平小心翼翼地搂着桃红,睡觉的时候把手臂伸出来给桃红枕着。桃红的眼眶红了。

    在她堕胎的日子,于平只是一夜夜地抱着她入睡,还把手臂给她枕,她觉得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为了她,他背叛山民,背叛父母花钱为他找的工作,还远离了家乡,变卖了自行车,与她私奔,他绝对是爱她的。因为他的爱,桃红觉得这一辈子,要好好待于平,好好地爱他。

 

5

    于平如愿地在一家酒店找到保安的工作,桃红也在一家西餐厅当了服务生。他们租了一室高楼,桃红晚上下班回来晚,于平下班就去西餐厅,站在吧台前等待忙碌的桃红。桃红有时不忙了,但也不过来和于平说话,因为老板规定上班期间不许聊天。但这并不耽误桃红和于平的交流,两个人用眼光交流,时不时地看一眼,或者传个字条什么的。

    于平会在字条上写:今晚你吃饭了吗,吃的什么?桃红会说:“吃的面条,很好吃。晚上你如果想吃面条,我给你做,再打两个荷包蛋,放点西红柿,有营养。”

    这样的字条多了,桃红就一张张地收集起来。她觉得这字条跟情书一样,记载着两个人的柔情蜜意。

    于平笑她太文艺,她却认真地说:“等我有钱了,就出一本书,叫《爱情的字条》。”于平就更是笑,不过,他也很认真地说:“我帮你赚钱,快点赚够出书的钱。”

    往往,于平夜里的那餐面条还没有吃上,两个人已经滚到床上。桃红捏着于平肌肉结实的腰背,总是想把自己变成一缕魂魄,钻入于平的身体里。她像团棉花似的任于平的揉搓,又像水一样环绕着于平。于平用力地冲撞着桃红,好像在追赶一列火车,火车咣当咣当地向前跑,他就向前追,越追越近,然后他撞到了火车上,他的身体碎裂了,许多东西涌出来,那种轻飘飘飞起来的感觉,令人眩晕。

 

6

    于平真的想多赚钱,好帮桃红将来出书。同伴领他去赌钱,他开始是看同伴赌钱,后来是自己上桌赌。不知怎么,越输越多,多到把他卖了都还不上的数目。

    债主见了找于平回家的桃红,眼珠子锃亮地对于平说:“老弟守着金山怎么还说还不上钱呢?”于平不懂。债主是让桃红去酒店里做小姐,来还钱。于平一巴掌煽过去,债主捂着脸,笑得很怪异。“本来就是一个小姐,你还当真以为她那样的女人会老老实实地做你老婆?她在酒店里的外号叫38D。”

    于平被这话说懵了。回到家,他逼问她的过去。桃红说了实话。母亲去世,继父不留她了,她就到酒店里做,养活自己。后来有了情人,她想让情人娶他,情人说领她回乡下见见父母,没想到把她卖了。

    于平那夜没在说话,倒头睡了。桃红爬上他的身体,用嘴唇去亲近他,讨好他,卑微地跟他和好。于平冷冷地不动。但是桃红的嘴唇就像一根根划着的火柴,那些孤独的火苗在于平身体上掠过,瞬间就燃起了燎原大火,于平终于控制不住,将桃红按压在身下,死命地冲撞着桃红。这回他感觉他自己是辆火车,他用火车一次次地碾过桃红的身体,将桃红的身体轧平一次又一次,感觉又痛快,又解气。

 

7

    第二天半夜,债主找上门来,要于平还钱,否则就一天剁掉于平的一根手指,剁完手指就把于平从楼上抛下去。桃红扑上来跟人厮打。债主盯着桃红38D的大胸对桃红说:“如果你出来做的话,那么你老公欠的债就还得快了。”

    桃红不答应,谁也不知道桃红对那样的生活既怕又厌。她宁可一天做十四个小时的服务生每月赚八百元,也不想一星期陪几个客人就能拿到几千的。

    债主见桃红不答应,把桃红按住,给她灌了几粒迷幻药,想当着于平的面搞定桃红,撕破桃红的面子。但桃红挣扎着,死也不肯就范。

    于平的心冷了。桃红可以在酒店里和认识的男人谈婚论嫁,怎么就不能为了他的安全再重新进入酒店做那一行呢,看来桃红只是利用他从山里逃出来,她根本就不爱他。他恶狠狠地对桃红说:“你宁可看到我被抛下去也不肯救我?”他边说边用力将一只枕头从窗口扔了出去。

    谁也没有想到桃红突然尖叫一声,扑向窗口,去抓那只枕头。吃了迷幻药的她以为那落下去的枕头是于平。她顺着窗口飞了出去。于平回过神的时候,桃红已经在窗口消失了,像只断线的风筝似的跌了下去。

    于平的心也跟着跌,还没跌到地面,已经碎成了一片片。桃红为了救他,跌到了楼下。而他为了想让桃红去酒店做免去债务,才跟债主使的苦肉计。

    地面上的桃红嘴里大口大口地吐着血,然后一动不动。许多纸条从她破裂的口袋里掉出来,被风吹走了,那是她想留着出书的爱情的纸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