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漠孤烟歪
大漠孤烟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44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严肃点】龚静染:没有你,花的美无人识破——读刘清泉诗集《101个可能》

(2015-09-21 18:06:09)
标签:

诗集

刘清泉

龚静染

评论

文化

分类: 严肃点
清泉按:静染的热评让我有点脸红,但因为是老朋友,也就不那么“谦虚”了,谢谢静染!谢谢众多老友的支持与“纵容”!
【严肃点】龚静染:没有你,花的美无人识破——读刘清泉诗集《101个可能》

评论:
没有你,花的美无人识破
——读刘清泉诗集《101个可能》

龚静染

      认识清泉快二十年了。大概是1995年吧,我坐大巴到重庆,在李海洲的家里第一次见到了清泉。当时海洲的家正好在重师的后门,屋子里挤满了人,都是写诗的兄弟姐妹,海洲的父亲大酒伺候,一群人喝得东倒西歪,这其间清泉就在里面。他话不多,人看起来比较清瘦,但喝酒上脸,一大群人中只有他的脸红得灿烂夺目,大概这也算当年重庆的一道诗歌景观。那时候的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听起来有些悱恻的爱情,内心里好像小心地护着什么,这是我认识清泉的开始。
      过了几年,我们再相见时他已经结婚了,清泉带着老婆回老家途径成都。记得是在夏天,我们在总府路附近的一幢楼上喝冰水,对着大玻璃窗边喝边聊,喝了一下午,捏着根塑料管,现在回忆起来也就多少显得平淡无味。但那一次给我的印象很深,我觉得他变了,打算过日子了,当然这个世界就是为饮食男女们准备的,他也没有理由不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我要提到这件事情?其实是我在读到他的《101个可能》后重新想起了这次见面,但文本与现实严重错位了,我想当时我的认识可能是错的,时间过去了那么多年,很多东西其实都没有变,他还是那个身体单薄的男人,同样喝酒上脸,而心中的火并没有熄灭,甚至更加炽烈。
      读完清泉的这101首诗后,我就想101可能有着点什么含义,因为每个人可能都对某种数字有着奇怪的偏好,比如卡尔维诺的《命运交叉的城堡》,就是利用一种纸牌的数字组合来讲故事。但是我对101还是感到有些奇怪,100不是更好吗?99也不错呀,我想清泉一定有什么用意,当然这纯属猜测,也许仅仅只是为了体现某种架构的雄心;但也“可能是爱吧”,这是他整个诗集的第一首诗的第一句,那就多少有点“蓄意”(第一首诗的名字)的意思在里面了。
      我注意到这本诗集的时间跨度有近五年,所以我更愿意将它看作一本诗歌日记,而实际上里面的很多诗歌都有时间、地点和那永不缺席的“我”和“你”。既然具备了日记的特点,那在内心独白方面就更具隐秘性和开放性,这两者看起来是矛盾的,但又和谐地存在于一体,就像夜晚更适合冥想和花朵的绽放一样。而在清泉的诗中,每一首诗都像有个故事,诗中的人和事居然有很具象的一面,呼之欲出。其实,很多时候,他就是在用诗的方式袒露着他自己的故事,这样的好处在于他为自己留下了一段值得保存的记忆,而这些记忆是以诗的名义存在的。
      我在读清泉的诗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很多诗人,比如叶芝、泰戈尔、惠特曼等等,当然我不知道这样的联想有何依据,但经验却这样执拗地告诉我,在情感的展开上它们可能有着暗中的沟通。其实,我更注意到了这本诗集由于时间的推移,前后的诗歌在写作技艺上也有所不同。显然,清泉在那段时间中有过很清晰的诗艺探寻,在抒情与叙事中找到自己的风格,所以细细去读他的诗我们便会发现101首诗,就有101种视角,就像一个大园子里,他为我们种下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卉。当然,每棵树上的纹理、枝条、叶子,甚至爬在树上的昆虫、露珠都潜藏着令人欣喜的美。
      在重庆诗人群体中,我一厢情愿地把清泉划到婉约的那边。当然,如果还有豪放派的话。我一直都认为重庆应该有豪放派的,但显然这样的想法是简陋的。清泉的诗幽微而自足,往往看似淡淡化开的东西,却饱含着深情,“一滴雨落在脸颊,还是习惯的凉/我蹲下来,好让它慢慢掉到地上”(《可能5:预告》)“把你喊来,月亮喊来/和墙角几枝瘦小的君子兰交谈,说我的梦想”(《可能28:喊》)但我们又不能低估了诗中的爆发力,清泉的诗中有种强烈的想要炸裂的东西,任性而决绝,“那些令人神往的安静/已被死寂所取代,那些曾经的瞬间/好像从未来过”(《可能34:小抽屉》)“冬天也来了,好多柔软的事物变硬了/谁知道那一丛怒放的菊有没有带着向死的心情”(《可能38:体面》)这样的幻灭感无疑是坚硬的,坚硬得他甚至不得不承认“爱情很大,心很小”(《可能29:疼痛》)。我想,这也是我要在上文中提及多年前我对他的印象的原因,他已经改变了自己,不,是真实地呈现了自己。也可以这样说,读了这本诗集后,我才更加清晰地认识了书里的那个诗人,他的诗歌与生活粘连得那么紧,诗人与诗是合而为一的,爱情成为了最好的粘合剂。我相信不管重庆是否漫天大雾,也不管清泉看起来是否单薄,只要有了奇异的力量就能掀翻语言的栅栏,这是爱情带来的,真挚的爱情会让诗的溪流更加清澈和明亮。
      我又想起了九十年代,那是个值得怀念的时代,年轻、意气、躁动,不知道把种马一样的身体,如何分配给诗歌和爱情。现在的我们已经慢慢步入中年,时时感到生活的艰辛与沉重,这是一个诗人内心深处必然遭遇的,是不是我们就应该由此变得平静了呢?事实上,很多东西都在改变,但很多东西又没有改变,米兰·昆德拉曾经说过,“没有期待、无需付出的平静,其实是在消耗生命的活力与精神。”所以我们才看到了清泉内心中的火焰,它摇曳得如此坚定而热烈,虽然他在面对世界时感到“爱是伟大的,唯我气若游丝”(《可能36:分裂》)。

      龚静染,著名诗人、作家。著有诗集《影子》,长篇历史小说《浮华如盐》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