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漠孤烟歪
大漠孤烟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01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严肃点】梁平:诗歌的“可能”以及“可能”的译码——序刘清泉诗集《101个可能》

(2015-09-21 17:33:09)
标签:

刘清泉

诗集

序言

梁平

文化

分类: 严肃点
清泉按:诗集出来了,正式发布几个大咖的序言或评论。梁平老师的以前转过,今天再发,是为了再一次致敬致谢!
【严肃点】梁平:诗歌的“可能”以及“可能”的译码——序刘清泉诗集《101个可能》

序一:
诗歌的“可能”以及“可能”的译码
——序刘清泉诗集《101个可能》

梁平


      刘清泉是一个安静的诗人。只有安静,他的写作才不至于零碎,不至于见子打子、见异思迁,而是在自己恪守的维度上,往更深里进入一片灿烂,所有的栅栏都不是障碍,所有的不可能都将成为可能。
      可能与不可能是一种纠结,一种刺激,一个富于想象具有无限张力的引诱。任何一个事物的存在只有在思维抵达之后才具有实在性,人类有了思维,才有了事物实在性的可能。“可能”包含于事物中,并且赫然昭示其发展过程中的种种轨迹。在我们身边,生活纷繁复杂地演变推进着,这就注定了产生生活里事物的种种“可能”。而这种“可能”,又在更广阔无边的生命形态里衍化成更多的“可能”,101不是数字,它就是无限。
      诗歌应该是人类思维与现实存在结合的伟大产物之一。阅读诗歌,我们可以毫不费劲地走进任何一个时代背景下,人们的琐碎生活及身心的隐秘。诗者,所谓“感其况而述其心,发乎情而施乎艺也”。不同的写作主体又为诗歌在其意识的形态上带来了“可能”。这种可能,便是诗人偶然与必然相结合的“可能”。“可能”可能是一个开端,可能是一个过程,也更可能是一个结果。我甚至以为,种下何种“可能”的因,就有何种“可能”的果。
      诗人刘清泉的《101个可能》中制造的不仅仅是概念,不仅仅是模糊,而让我们看到了具象化的“可能”,这里的“可能”成了清晰的永久存在的具体。在这种具体中,我的阅读感受被拉伸,抽回,我在这种渐远渐近的扑朔里,完成了由具象到模糊到具象的层次梳理。我认为这样的感受是最好的。譬如一个人盯着一个字看久了,你会发现竟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字,是这个字。待你回过神来,再重读这个字,这个字在你面前便有了至少三个层次的感受。这种看久了而恍惚产生的莫名的美妙,自然比对着一个苍白无力的字产生不了任何想法要惬意得多。诗人笔下的101种可能,对于“可能”所产生的具象真实可靠,可以触摸到一个城市以及城市物事的肌肤与温度。
      喜欢《101个可能》,还缘于诗人从来不装神弄鬼,如同诗人的名字——清泉那般干净、透明、清澈,纯净如月光下的一泓泉水:

只有一个月亮盖住我的身体
比太阳温暖,比锦衣华服更惹眼
小榕树在风的示意下潜伏起来
就像淘气的孩子,反受到时间的宠爱
 
菁菁校园里,白茫茫一片寥廓
只有一个月亮刻在我心里,由心尖尖
而至整个心房。梦从此做得更纯粹
陪我登上幸福的天堂
                        ——《可能13:风景》

      这首诗,月亮的皎洁与诗人的心境吻合,诗人将自身融为明月,虽然孤单却纯净得彻底,在黑夜长空里把光亮置于内心,而不与人世间尘埃为伍。一个只愿意在月光下沐浴的远离喧嚣的诗人,在彼时的空间里所传递出的只有从容与幸福。这幸福源于诗人笔下的月光,更源于诗人内心的那一轮永不退去的明月。在这首诗里,风景是诗人的一种“可能”,而月光是风景中的一种“可能”,月光中的心境亦是一种“可能”。这些“可能”或许是不确定的,然而当诗人落笔之后,这“可能”在他的心中则成了一种确定。这是诗人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可能”。
      故乡情结,是许多诗人无法排遣并融入诗歌的重要元素。在《101个可能》中,我们也看到了这种故乡所给予他子民的影响,刘清泉诗里的故乡是蜻蜓点水式的,不断重复出现的“重庆”,看似随意点到,却是精心,这个名词成了他诗歌中难以剔除的精神符号。在《可能17:需要》中,诗人这样写道:

需要经过一座立交桥去爱你
就像需要内心绽放满园的鲜花。通常我从桥下穿过
低调,无声,把自己当成一只病态的猫
只有车从桥面扬长而去,瞧不起我小小的爱
它还会带起一阵锥形的风,把半月楼刮得摇摇晃晃
根本不管我是否心如刀割
 
更多时候,需要经过夜晚走进更深的黑去爱你
就像需要藏起来才能看清闪闪的光。我起身为你开门
把手传来深冬的寒气,露水一样滑,心跳一样疲惫
当牵手像贼一样忐忑,当汗水落进两具饥渴的身体
我看见整个重庆城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我看见你
甩一甩长发登上了那辆开往幸福的车

      这是一首爱情诗,爱人登上了开往幸福的列车,而爱着那位爱人的人却只能将心绪藏于断句诗行中。在这里,重庆成了诗人爱情的依托和载体,这个城市每天都将上演无数段不同因果的爱情故事。“我看见整个重庆城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里或可道出这段感情的背景之一,“惊讶”一词又准确地复制了诗人当时的心境。回过头来,我们再看标题“可能17:需要”,爱是一种需要,是爱人之间相互的需要,爱是一种互相作用的结果,而“可能”又为这份需要添上了栅栏和悬疑,可能需要?可能爱?重庆一座城也可能产生惊讶!而诗中的那个“你”,更是有可能登上了那辆开往幸福的车。“可能”让我们对诗人的诗有了更多种的解读,也更开阔了这首诗本身的涵义。当然,我认为“可能”比确切的认知和涵义更为重要,“可能”的开阔性使诗歌本身更富有魅力。
      世间所有的爱都有痛,没有不痛的爱,除非彼此只是玩偶。在《可能19:自以为是》里,诗人感受到了这种疼痛:

重庆的雾淡了,淡到鸟儿画出了弧线
树叶和花歪歪斜斜地站着
因为缺少支撑,所以十分脆弱
像一个单音节的词,像单拐,把我们的梦
一次次孤立
春天来了,万物在飞翔中,展示
自以为是的美:像风一样轻,像猎豹一样快
这就是春天,时刻在崩溃
时刻含着巨大的热情和悲凉……

      春天是美好的,然而这里的春天与众不同。在这首诗中,春天里的鸟和树木花草,从被诗人赋予了歪斜的姿态和自以为是的美,到再由这自以为是之美给人心带来的热情与悲哀这两重正负极感受,由标题“可能19:自以为是”带来的逆向感与微反差则又使诗歌别有一番意味。
      在《101个可能》里,诗人刘清泉依次还写了《疼痛》、《陷入》、《分裂》、《相持》、《服从》等具有尖锐力度标题的诗歌,从这些诗歌里,我们看到了诗人不一样的生活状态和无限可能性。这些可能存在的状态或者事实存在的状态,其实是阻绝了我们对生活本身的狭隘观念,而赋予更宏阔的视角,这样的视角使诗歌更具想象的高度和意味的广度。
      同大多数写诗的人一样,清泉将自身可能有的情感小心翼翼化为字符,这些字符本身因为其蕴含的这多种情感而具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诗人刘清泉的一种能力、一种在众多诗歌里的区别。一个好的诗人,不仅仅是把字写活、写出色彩,更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观察与感悟,进入别人不能进入的荒原,在语言中创造思想与情感的“无人区”,让无数种意识的形态在诗歌里成为“可能”。
      《101个可能》让诗人刘清泉在重庆、在整个中国诗坛有了鲜明的辨析度。
      是为序。

                                 
                                                                                  2014年3月19日凌晨于成都·没名堂

      梁平,著名诗人,重庆人。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诗歌委员会委员,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作协主席,《星星》诗刊主编。著有《深呼吸》《巴与蜀:两个二重奏》《三十年河东》《汶川故事》等10余部诗集及诗歌批评专著《阅读的姿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