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漠孤烟歪
大漠孤烟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52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年前的一个散文诗《感伤情怀》,看着看着俺就笑了!

(2013-09-02 10:29:51)
标签:

感伤情怀

散文诗

强愁

小弱

情感

分类: 张嘴就来

小按一下:前些日子搬办公室,偶然发现一个散文诗,竟然是20年前的。惊诧于它的死里逃生是如何发生的,又为它的浅陋和强愁感到好笑。存在这里,让方家和朋友们也乐一乐!

 

感伤情怀


    1
   好多次了,春天来叩我们的门,而你在壁上静静地看着我,我如何去接受这袭人的礼物呢?如今,我孤独一人,只有那座钟沉沉地敲着我的心鼓;春天又一次摁响我的门铃,可我受伤的身体已无法去接近那紧紧的门闩了。春天,她来的时候看不见我的笑容,去的时候忘记了我的忧伤。
   你离去的那天,季风停憩,春天甜睡的姿势静谧而安详,我又如何知道你是在低眉浅笑还是正泪雨涟涟呢?
   我因此和自己默默地站在一起,手里唯一的钥匙慢慢地握出了水。

    2
   洒了一地的月光,轻轻地抚摸疲倦的我;竹林微风,那声音像催眠的儿歌。我因此年轻了许多。
   我不知道此时你想些什么,你是在微弱的烛光下缝补我破烂的衣衫么?我看见你打着呵欠,忘记了自己的苦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只能放大你恬静的面容,置于我的床前,听你悄声细语的歌儿,读你美丽而忧伤的眼睛。看你飞针走线,愈合我难言的创痛。
   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不知道,夜里这些冰冷的风景谁也不告诉我。月光和烛光都很无奈,你的影子渐渐消失在这沉沉的黑暗中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啊,天一亮,我也会融化在太阳的火里的。
   那就让我再道声谢谢吧,请你收下!

    3
   姑娘们在阳光下采摘苹果,她们青春的笑声多么令我怀念啊。那些苹果散发出浓浓的香甜,就像姑娘们光彩照人的脸。
   而我终不能再站在树下接住她们沉沉的果筐了,甚至不能再开着玩笑从她们的筐子里拿走一两个苹果,后来又送给她们中间的一两个。
   现在我用绿色的钞票买了一个硕大的苹果,穿过姑娘们奇怪的眼神,赶到你身边。我把苹果放在你面前的桌上,它浓浓的香甜马上盛满了我们窄窄的小屋。我看见你微微笑了,那笑容比苹果更香,更甜。
   你细细地享受苹果的香甜吧。我出去一趟,我要移来一株茂绿的苹果树,栽种在我们温暖的庭园里;为你,开出美丽的花儿;为你,结出甜甜的果儿;
   为你,守望永远的春天。

    4
   那一河水依旧铮铮淙淙地敲奏着琴瑟,我依旧听见你轻轻唱着那首“爱的小屋”,你长长的秀发在细风里静静地开合,那月儿依旧为你披着洁白的婚纱。
   我多么希望再久久地站在这块长满青苔的石头上,伸出我的手,托着你绕过这面银白色的水镜子,回到岸边那绿色的小屋——我们的小屋啊!

    5
   难道你不曾像星星一样真实?难道你只不过是一帧画像?
   不,不会的。和你同行的日子里,你的呼吸是温暖的,你的手分明捧着一串串叮叮当当的歌儿。你怎么会是一帧画像呢?我清楚地听见你呼喊着我的名字,那声音传得很远很远。你不是还浅笑着要我为你戴上那朵飘逸着馨香的百合花么?
   如果你真的只不过是一帧画像,那么我梦里的那颗星星怎么还眨着眼睛呢?如果你站着,一动不动地等暗夜的黑框笼罩你的四周,那一河缓缓漂过的槐花怎么老是向两岸频频招手呢?
   不,不会的。
   好久好久了,我和你对面站着。我看见一片蔚蓝的天空藏在你的眼底;你闭上眼,鸟儿的歌声就掉在地上叮叮当当地响着,悦耳如我的心跳。我知道,最终我会失去你的,天空不是那扇小小的窗留得住的。但我一定会从黑暗中苦苦寻你,在夜里,你柔柔的秀发定会轻轻地拂着我的脸的。
   你怎么会是一帧画像呢?

    6
   我从那些诗文的缝隙里抬起头来,黄昏正把它昏黄的阴影撒播在我们的屋子里。我看见你很疲倦,让我唱支歌儿给你洗尘吧。
   你就坐在暗香淡淡的房间里吧!灯光很柔和地涂着你的影子,我站在阳台上,黄昏渐浓,树叶清新的气味从窗子外边透进来,把我的歌儿浸得温暖如初。
   当灯火悄悄地溜出窗棂时,我不得不回到那些诗文里去。那之后你静听夜籁吧,把手贴在玻璃上,好让我沉默的歌声流进来。

    7
   凡是我想表白的,我都写在眼睛里了,我们对面的时候,你慢慢读吧。我不知道,哪一天我可以轻轻地牵着你的手,举着那朵凝翠的花儿,走过无云的天空。
   也许是在我闭上眼——永不能再睁开——的时候。那时,我只能空手站在你的面前,而你的双手握着无数闪着新鲜露珠的花朵。在你过去的一切爱好中,难道连一捧被欢乐的笑声滋养得永不凋谢的草籽也没有了吗?
   我怎么办呢?我只能站在这个季节最后的风中,像一棵光秃秃的树,举着无花无果的枯枝,守望空空的四野。

     8
   我以为我能看见你在那儿点亮了你的灯,好多次我匍匐在瞭望口,静候黑暗中你的光彩,你星星般闪烁的精神。
   在那儿,唯一的柴扉隔分着两个世界;在那儿,你曾经以涌泉般的泪水挡住我跨进你的情怀;那儿,灯火昼夜通明,很多和你很相像的女人正在柴扉那面疯狂地舞蹈,你在她们中间被抬举被抛高,痛快的喊叫声令我对你所在的那个世界由陌生到熟悉,我忽然觉得你和你的伙伴们是多么的可爱,别致的鸟语花香与我的春天是多么惊人的相似。
   现在你的泪水已无法拦住我的脚步了,我的手正伸向那道轻盈的柴扉——我知道,我正从无垠的天边,从一片静寂的花地走近你——我最终会进入你不愿打开的门,握着你冰凉的小手,给你讲你永远听不厌的故事;然后在你的伙伴们欢快的舞姿中间,举起你盛满泪水的死亡之杯,痛饮数杯,狂舞在黑色的波涛之中——
   我最后的爱恋就是这样!

                                          1993年6月,于重师淡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转载]方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转载]方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