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漠孤烟歪
大漠孤烟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52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另一个版本的《沙坪公园的风》

(2011-09-03 12:52:27)
标签:

静宁

翻斗乐

小金鱼

红歌队

户外婚纱照

杂谈

分类: 张嘴就来

沙坪公园的风

 

    逛沙坪公园,一定要在夏天,最好是夏夜。只有在这时,你才能感觉到这里的风是与众不同的。从我家走过去,大概需要20分钟,经过汗水洗濯之后,立于沙坪公园阔大的广场,敞开襟怀,风就会像嫩嫩的小手,只轻轻一抚摸,便令我灵魂出窍,忘乎所以。信步或者一溜烟,返回时身体一定都是轻的,最起码也能收获一份平静。

    这是沙坪公园自然的风。社会的风也会时不时光顾这里,把人裹挟在时代里,潮。

    在我的印象里,圣诞节的狂欢弄乱过沙坪公园的静宁,一群群大小青年蜂拥而至,大呼,小叫,捶打,奔突……圣诞风演变成了“圣诞疯”,公园也似乎在顷刻之间演变成了“游乐场”。许是因为沙坪坝名校云集、大中小学生汇聚之故,这里的青春总是充满动感。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事实上,沙坪公园正是这样做的。翻斗乐、激流勇进、碰碰车、水上快艇、高空飞车、跑马……这些或让成年人尖叫或让孩子们欢笑的林林总总的项目,把沙坪公园彻底变成了游乐园。新世纪之初,隔三差五,我都会带着儿子来到这里,让他在“翻斗乐”里极其自我、安全地玩乐三个小时。那时他只有四、五岁,他的理想是把公园的游乐项目玩个遍,但实际情况却是,他每次都在“翻斗乐”里流连忘返。现在他十三岁了,忆起沙坪公园,他脱口而出的,还是“翻斗乐”。在他的世界里,“翻斗乐”就是整个沙坪公园,“翻斗乐”足以取代所有关于沙坪公园的童年印象。而比他小两岁的小侄儿,念念不忘的却是钓鱼。

    不是在湖边,而是在水泥浇注的浅浅水沟里。钓的不是草鱼鲢鱼,而是小小的金鱼。红的、黑的、白的,五光十色的小金鱼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游来游去,对小孩子的诱惑可想而知。其实也算不上“钓”,就是十分直接的“钩”。小金鱼都是极度饥饿的,只要把钩子垂下去,它们就会奋不顾身地来争抢、上钩,正是在成人提供给孩子们的这种隐含着残酷的游乐项目里,我第一次深切理解了“直勾勾”这个怪词的意思。小侄儿对“钓金鱼”钟爱有加,是因为这些小金鱼可以作为他的“战利品”,被摆放在他自己的床头,陪他一起睡觉、做梦。等到小金鱼死了,他会痛哭一场,又缠着大人带他去沙坪公园。在他的意念里,小金鱼不是死了,而是又偷偷跑回那些浅浅的水沟了,在跟他捉迷藏呢!孩子的世界,我们总是难懂。小侄儿平素跟别的孩子一样好动,但只要一看到这些小金鱼,他立马就能沉静下来,有如被施了某种“魔咒”。所谓的专注,不过如此。现在这小子既是他所在小学足球队的犀利边锋,又是业余围棋三段,动与静在他身上得到了很好统一,难说不是拜小时候痴迷于“钓金鱼”所赐。

    说起沙坪公园,“春来茶馆”是一个不得不提的兴奋点。茶馆临湖,竹楼。楼上有一个亭子,不大,但正适合三五文朋诗友坐而论道,指点江山。诗歌发烧的那个年代,我和海洲、房子、邱皮等人心里也揣着一团火。正是在这里,经过三五次唇枪舌战、互相塌谑、响亮吹捧之后,喝过三五壶廉价盖碗茶、绿茶、花茶、沱茶之后,“现在主义诗群”成立了。我们办了三期名为《现在》的诗刊,有了自己的“现在主义”宣言。三年五载之间,“现在主义诗群”及其“坚持伪美”的诗歌主张在极其混乱的诗歌江湖上渐渐有了名声,行走他乡,只要报上“我是现在的”,竟能得到不相识诗人们的酒肉款待,现在想来,确有几分传奇。以至于后来我们出版自己的诗集,都要乐颠颠地在扉页缀上“现在主义诗群重要代表”字样,既是显摆,也是一种纪念。其实说到底,也凸显出一代人对于文学的自恋,对于人文之风比较矜持的固守。

    如今风行于沙坪公园的又是什么?前不久,我重游沙坪公园。绕过湖边步道,看见若干红歌队在这里排练,合唱,交响。熟悉的旋律,响亮的歌声,整齐地集结于众人的耳膜,十分提神。原来,这里已成为重庆市的“唱读讲传”活动基地之一。各红歌队的名字也很有意思,“闪闪红星”、“唱响中国”、“朝阳公社”、“十月大队”……有组织地出现在我们的眼眸,可谓沙坪公园的新景观。

    我的另一个新发现是,公园里不时可以看到摆拍户外婚纱照的男男女女。他们或依偎着残留的微缩世界著名景观,或同乘小马在小径上遛达,或立于湖边摆POSS……给这个稍嫌凋敝的公园带来了新的生气和别样的氛围。

  逡巡一圈,倦意袭来。我去向一处草坪,欲稍事歇息。刚坐下,耳边突然传来一稚气童声。一米之外,俩小孩正在表演,小男孩腰缠兽皮,头系枯草,小女孩则一袭连衣裙,脑后蝴蝶结飘飘。小男孩正自侧面抱着小女孩。说话的是小女孩:“叔叔,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让一让……”我一头雾水,旁边一母亲模样的走过来解释:“他们是娃娃亲,留张合照,纪念一下!”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