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漠孤烟歪
大漠孤烟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248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存档】学写的第一首散文诗:《最初的抒情性》

(2010-03-11 16:16:53)
标签:

散文诗

诗人

最初的抒情性

末路

杂谈

分类: 张嘴就来

按:这是俺学写的第一个散文诗,好像是作于1989年吧。已经搞不清楚了,当时为什么要在“抒情”后面加一个“性”。想不起来了,很多事情都回到事情里去了……

 

最初的抒情性

1

我站在离你很近的地方。关于你,我一无所知。只是为紧守一个秘密,我才这样执着地注视你,春天里最美的花朵,以及小溪中最快乐的浪花。

我是捕捉人们灵魂秘密的诗人么?我怎么看不见这季节里随处飘洒的诗雨呢?你的眸子为什么要在这春天里闪着醉人的光芒?

哦,只有这些普通的石子知道,我是她们中的一员,居住在人们必经的路口,以身躯的磨损换取生长的营养和血液。只有它们知道,我是谁?我这样苦心孤诣究竟为的是谁?

 

 

2

“呵,诗人,你把你一生的财富都抛掷在这贫瘠的土地上了。你还要把满地的落英带到哪一座花园里去呢?

“而且夜晚已经来临。你就把你一生的幸福都悬挂在这些随时会飞走的鸟儿身上吗?你不知道赤贫的生活会使一个浑身洋溢着生命活力的人变得疯狂吗?你会因此而枯萎的。

“是呵,夜晚已经来临,”我听见诗人说:“但是我的眼不能从你身边移开;我还要等待,因为我已经看见了你深藏内心的痛苦,我还要目睹你绽放的芬芳的呀。

“我守望着,总可以给四方漂流的人们一点安慰。那些倾尽全力的寻觅者劳累的时候,总得有人为他们沏上一杯茶,并与他们摆谈。

“如果我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撤走,那么谁来完成这一切呢?”

我看见白发如雪的诗人正在为我们讲述他的愿望,人们沉默着倾听,眼里分明噙着激动的泪水。于是我守候在诗人的寓所,听他疲惫的手揿响门铃,并为他卸下沉重的思想。你猜测得到,我其实就是那一个习惯劳动的仆人。

 

 

3

早晨我为诗人打开房门。

我把经过黑夜过滤和洗濯的帽子递给他,他说“谢谢你,我的朋友。”然后走进霞光里去,我看见他把帽子带到头上,遮住了那一团雪,他的胸膛挺直,脚步分外轻松有力。

而我因诗人的热忱而激动。我坐在门边,渐渐地感到一种重量搁在了我的肩上,我估摸自己正在接近一个神圣的高度。

诗人返回的时刻,我接过他手中的衣服和头上的帽子,然后送给他一句话:“诗人啊,谢谢你。”他看着我认真而炽热的眼睛,轻轻地说:“我接受。”

于是我又看到了他如雪的白发和两颗纯净明亮的星星。四周是静谧的天空。

 

 

4

你也在我的视线以内啊,为什么不见你莹洁的笑贴在这春天的玻璃上?你为什么不来敲我的门?是我的天地太小吗?是因为我依附在一个伟大的灵魂胸前吗?

他们天天来朝拜,他们的笑声令窗外鸟儿也羡仰,可你不来;他们离去的时候,只剩下空气和先生的倦容,可你依然不来。

我伺候先生睡去,屋里只剩下渐渐合拢的暮色和我孤独的呼吸了,你来呀!来呀!

你知道我不能回绝那些热情的客人们的,正如我不能回绝先生的沉默。我从没有缝隙的夜里望着他们的脸和他们满足的神情,耐心地等待着。时间已悄悄地瘦了。

可你,依然不来!

 

 

5

在诗人的梦里,我难得安宁。我渴望着你来,带给我片刻的休憩。

我愿意是一只风筝,从诗人的手里飞走,与你幽会,然后再回到黑暗中来,回到我必须坚持的守望中来。回到想你的痛苦中来。

一声悠长的鸽哨辗转传来,那便是你在召唤吗?

哦,我忘却了,我总是忘却了,风筝没有飞翔的翅翼,他的梦全靠一只手操纵。然而这只手是谁呢?

是诗人么?——他只左右我回归的方向。而你,才是我挣扎向前的清风啊!

 

 

6

哦,我忘却了,我总是忘却了,在我困守的房间里,所有的真实都被夜夺去了。哪里有什么声音在响啊!我注定只生活在空空的幻想里。

一夜的睡眠,使诗人从困厄中醒来。他重又将行囊挎上肩头,他来不及与我道别,就踏上了行吟的路。我该怎么办?我又得在这难耐的光明中祈祷、忏悔么?你为什么不来,不来伴我度过这孤苦的日程?

日益下沉的灵魂就要使我无力自拔了。

 

 

7

我艰难跋涉的文字哟,必须停滞下来了,我的末路就在这里。一如我的思想在经历了一场劫难之后,就要复归于惯常。

在这些日子里,我的目力因风沙的摧残而趋于失落,我的双手因苦苦撑持而近乎瘫痪。我明白,我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在这个只有星星闪烁的夜晚,我听见诗人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休息去吧,我的朋友”,于是我彻底地松弛下来。一睁开眼,就看见你站在我的床榻之侧,手捧着一个透明的誓言,目光平和。我正要说话,你却突然消失了,只剩下淡淡的花香还在房里飘绕。我的四周重又被厚厚的黑暗包裹起来,眼里只见空茫。

这里,便是我的末路了。什么话都无须再说!这最初的抒情性啊,已足够我用终生的回忆去复述、去把握了,你还要我怎样?!学写并公开发表的第一首散文诗,载19901期《巴山文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