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漠孤烟歪
大漠孤烟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52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存档:若干年前的散文诗(七)

(2009-06-10 16:32:59)
标签:

例如空茫

灰烬

蝉蜕

野风

异香

杂谈

分类: 张嘴就来

例如空茫(散文诗)

   

    我在过去中寻找。

    今夜,所有的尘埃都被浮云掠走了。我看不到深沉,我无法结束。那一束被你珍藏和守护的梅花在哪里?惟有声音,惟有清香,使我的想象充实,和完善。

    时常在遥望。我不知道这无限延长的想念里包容着怎样的眼眸?

    例如空茫。她贴着我的手背,在我的视野里她是一条蓝色的脉管,比梦中的海水真实。她羞怯地躲避我,就如漏下一段迷蒙的音乐。不为倾听。

 

    抑或是微雨。你无心地撑一把伞,让天空逃不出触摸。你的头发依然被淋湿,被野风梳理。那是浸透了泪水的爱情啊,被伤心的人焚烧。深深的黑洞!我看得见什么?你只把惨白的灰烬盛放,你甚至让文字残破如冬天。我看得见什么?无异于空空的蝉蜕,无异于破碎。那众多的、失神的星星啊,我的仰望已被大风收藏。

    犹如手之于遥远的衣衫,无数次的抓握仅仅使空气淡然一笑。于是我慢慢想起一、二位知心的朋友。

    例如空茫。有谁能在她飘渺的呼吸里与你相爱?她自由自在,小小的鼻翼暗含着异香,使我与你最后的拥抱异常地陌生。我在落空的梦幻里挣扎,看见一缕比雾水更薄的的轻烟,以及一片隐约的、无言的蝶羽。我不知道还会有些什么?

    空茫啊,她是我额上一块黯淡的光斑。

 

    我在过去中寻找。

    在熟悉的屋檐下,我用眼睛赶路。那些死去的花朵与雪为伍,沾染着尘土和苍白,微弱的呻吟,枯竭的水,失望以及淡漠都曾见过。你出奇地超脱,飘逸,一种无形的感动接近了爱情和指间的纯洁。我看见一群羊羔茫然四顾,我灰白的头发在瞬间脱落——这叫我如何把自身点燃?如何把冰凉重温?

    而我危难中的朋友打量着我。空茫啊,她永远被自己俘虏,被掘挖。多少年了,那是谁摊开面前咯血的纸张,灰烬,和寂寞,像个病重的才女,让我看到了眼中的伤痕和最深的哀怨。

    而你,仍死守着火焰和广大的枯萎。

    而你,仍在翩翩的蝶影中间,弹奏着一只我喜欢的曲子。

    但我不知道什么叫召唤啊!在静静的黑夜里,我只是偶尔想起一、二位知心的朋友。

例如空茫……

   199321日作于凤城;《坦克兵文学》1995年春季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