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漠孤烟歪
大漠孤烟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248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存档:若干年前的散文诗(六)

(2009-06-10 16:30:07)
标签:

转变

歌声

枯草

鼓点

葬花

杂谈

分类: 张嘴就来

  (散文诗)

    

    1 

  

歌声踢踏,是谁还敲着我昨日的鼓点?是谁,吐出一个烟圈,如吐出几枚钢蹦和泡沫?

我只知道,现在的秋天来得蹊跷,树叶儿叽里咕噜地落,雨也跟着淅淅沥沥。你的眼睛始终要避开我,就像秋天要避开疯狂的生长。

这是风与风筝的距离,我的心压着石头,石头上刻着你的名字;或许还可以是泪水与汗水的距离,你总是别出心裁,即使淡淡的,也能让我沉重如铁。

   

    2

 

    接着歌声踢踏,是谁还在吟诵我破损的诗篇?是谁,说出我的忧郁,如说出一个遥远的传说?

我知道,你的看见只是一种虚妄,横竖的格子来回地爬,心也跟着乒乒乓乓。我在厚厚的窗帘后面,就像菊花隔着栅栏,在闹。

这是钢与钢笔的距离,我的指尖钉着大钉,大钉里响着新时期的节奏;或许还可以是鸟儿与铃铛的距离,你总是信手拈来,即使默默地,也能让我心潮激荡。

     

    3

 

    总是歌声踢踏,是谁还在宣传我最疼痛的部分?是谁,举起一面不再飘扬的旗,如举出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

我知道,其实躺在我身边的人正一路狂奔,鞋子里满是滚烫的沙。你曾在艳阳下点亮一盏灯,灯是银质的奖章,勾引了无数只潜入黑暗的眼睛。我知道你真实的意图是含沙射影,欲盖弥彰,但是我在一片嘘声里,我再也不会明目张胆。

这是诗与散文诗的距离,我的翅膀浸透了泥水,甚至一根根齐刷刷地断;或许还可以是梦与非梦的距离,你总是站在边缘,即使轻轻的,也能让我坠入深渊。

    

    4

 

    歌声踢踏,这有如马蹄抑或小小闹钟的声音,是谁取消了我说话的权利?是谁,还在固执地等候影子的召唤,如等候一个早已死去的人?

我只知道,尘土在飞扬,纤细的双手又怎能阻止这一切?犹如在空空的山谷里,那巨大的回声也是空空;犹如你发间的一枚蝴蝶结,那飞翔的姿态令人不敢恭维。我知道在葬花的篮子里你是一滴傍晚的露珠,让花儿撒播芬芳,也促成自己的沧桑和永别。惟有时间没有停止,踢踏着迈过我们的身体和灵魂。

这是高与更高的距离,我看见山坡也伸出一棵枯草来投诚,甚至把自己悄悄撂倒;或许还可以是昨天与明天的距离,歌声陷落现在,你总是不露声色,即使一线呼吸,也必将使我从量变到质变,发生根本性的转移。

19951020日作于重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