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人邻
人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512
  • 关注人气:6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唯有爱才能拯救——读王晖的诗

(2020-09-23 22:02:21)

唯有爱才能拯救——读王晖的诗(代序)

 前年,也许是去年,收到王晖寄来的诗集。新疆那边有很好的几位诗人,但是读了王晖的诗,还是叫我惊讶。

    惊讶,不是因为别的,是忽然觉得当下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一个成年而又充满了天真孩子气的诗人,善良到叫人叹息的诗人。王晖太天真了,太容易感动了。甚至,她的感动里还有着一丝与年龄不相符的幼稚。

    那些诗,多与自然万物有关,尤其是跟兔子有关。换句话说,那本诗集简直就是一本关于兔子的童话诗。不知道王晖为何会养了兔子。我的家里亦是养了小狗,懂得那种对生命似懂非懂的小动物跟人的感情。一个人朝夕与兔子相对,形影相伴,心心相印,家人一样对待,与之不时话语,温情的叫人感动。王晖更会因为兔子的丢失、疾病、衰老、死亡而伤感。因为那些诗,我对王晖说,你有童心,去写童话、童诗吧。别人是装着,而你是真的,真心真情,自然而然,天生就的。

    诗人的价值,有一种就是王晖这样的,天真烂漫,看似无心而有心,以赤诚、天籁而触动了读者。诗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未成年人的态度。令人欣喜的就是王晖这种不必去为所谓的深刻,什么张力而想,这样的天性流露就是最好的诗。自然,这样的天性里亦是有着生命的伤感,时光流逝的伤感,甚至是幸福的伤感。那样的时刻,一颗童心的王晖显露了她人生另一面的黯淡擦痕。

    那本诗集之后,王晖依旧在写,也偶尔会给我看一点。上个月,因为一篇稿子的事,王晖顺便说,编了一本新的诗集,可能有机会出版。她自然是不愿意打扰,而我想,为什么不为这些诗写点什么呢?我说,若是需要的话,我愿意为这些诗写点文字,因为我有话要说,我想说。我读过太多成熟的诗,深刻的诗,富于张力的诗,散淡的诗,而王晖的诗给诗歌带来了另一种路径,我们寻常会忽略甚至是轻视的路径。我甚至以为,王晖将诗的源头,那些自然而然的诗的古老源头,不惟诗而本身就是诗的源头,再次带给了我们。诗,千百年来,一代代的诗人们写着,几乎是已经把诗写老了,而诗的发展需要新鲜的,甚至是稚嫩的养分,需要诗再次从生命根底的再次播种、萌芽、生发。而王晖的这些诗,就是尝试。

    王晖的诗的稚嫩、天真、天然,是生命本身的本真表现,是她自己的,亦是生命本身固有而时常给人遗忘了的。生命的表现,需要执著;生命的表现,亦可以反其道而行之。《道德经》四十二章“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于王晖来说,如此的诗意,是来自天真,是人类面对世界的弱小本性的流露,是弱者道之用”,是“知雄守雌”;固然,诗人可能并不了解,亦无特别的用心,只是无意间的天性所得,是上苍的恩赐。面对庞大沉重的世界,一个诗人可能唯有用她的弱小、无奈和悲悯,在世界重力法则的另一端,用真挚的弱小的爱来一点一点增加微不足道的重量。多年前,我的老师诗人老乡说:这是一个不容易感动的时代,他要塑造更沉重的大锤敲打人心。这也确是一个人心已经麻木的时代,麻木到令人无奈,甚至是沮丧、绝望。而王晖似乎却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悖反,是并非有意识的悖反,甚至是一个例外。

    这本诗集里,在看似的寻常里,王晖让我们感到了那么深的温情。比如,她会这样写她在扶贫的地方巴楚相识的一个维族姐姐,写她冒着夜雨里给她送来一罐蜂蜜:

        夜,让我看不见你

        闪电让我认出了你

        门廊的灯泡下

        我叫了声:姐姐

        用了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

王晖不写别的,只是在语言上让那个姐姐温暖地显现。她不说谢,不说感激,就是嗫喏着,几乎说不出话来那样:我叫了声:姐姐/用了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我们读过这样的感激么?没有。而雨夜的闪电里,那连她自己也几乎听不见的“姐姐”,却让我们每一个读者分明听见,而几乎要潸然泪下了。我再想,假若人类相互之间没有这样的爱,我们该如何存在下去?我们还能存在下去?我们还有意义存在下去吗?

作为一个敏感的人,王晖时刻在关注着这个世界,发现着世界暗示给她的。看她这样写徕宁的一个维族老人:

        徕宁的古城墙下

        卖扫帚的老汉

        将扫帚高高地举向天空

 

        他的手推车走过的地方

        天空就干净了一片

王晖这样写,不仅是观察,还是她的心灵所至。她于人世最为寻常的扫帚上发现了生命之新,生命之洁净,之美。这里,不仅是诗意的发现,更是心灵的感悟,是最洁净的心灵相互之间的映照、呼应、抚慰和交换。

    而王晖最好的诗,无疑是她对自然万物和生灵的感悟。看她如何写白杨树:

        它到天上逛街去了

        带回一把小星星

        喂给地上的麻雀

        不能让它总是收起翅膀

        母鸡一样在地上东奔西走

        一会向老绵羊借钱

        一会向大公鸡借几粒麦子

              ——《巴楚的星星

王晖的诗里,经常不厌其烦地写各样的动物。在这首诗里,几乎是接踵而至地出现了“麻雀”、“母鸡”、“老绵羊”、“大公鸡”,这些物象的出现不仅丰富了诗意,而这种诗意里面甚至还带有一些谐趣,让我们在读到的时候,可以孩子一样会心一笑。

    在这些诗里,最能触动人,也最能展现王晖内心的无疑是她那些写小动物的诗:

        那只瘸腿的小黑狗

        来到车站

        找不到亲人

        它天天都来

        为的是找不到亲人

 

        那只黑色的小土狗

        在风雪的黄昏

        走几步就停下来舔舔雪

        走几步

        又舔舔雪

        它没有觉察我在看它

        看着它的时候

        我就成了它舔过的那一片雪

                 ——《车站

在诗人王晖的心里,她是将那些小动物看做跟人一样的生命的。诗人的目光注视着那些跟小孩子一样的小动物,感受着它们“在风雪的黄昏”里,感受着它们只能孤寂地“舔舔雪”,而无望地生存下去。面对这些生灵,王晖借助一个时间的片段,写出了无奈的生命之痛,生命之悲哀。

    诗人还有这样的句子:

        我把小门打开

        它只探出半个身子

        小爪子迟疑着不敢出来

        只用脸紧紧地贴着我的手

        似乎只要这样,自由也并不重要

                 ——《笼中兔

这首诗里,看似单纯的情境,其实才更深刻地显现了诗的意义,也同时更是脆弱生命繁衍、存在的意义。大千世界,人类和万物从来不是对立的。虽然,人类是在所谓的“食物链”的某一个环节,但因由人类的更懂得、因为爱和悲悯,使得人类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了动物性,而呈现了生命的慈悲。因由着人性的悲悯,王晖更是痛楚地写下了《一皮卡兔子》:

        装兔子的皮卡

        刮伤了另一辆车

        车主对峙着

        送往餐馆的兔子

        获得了多出来的一小段光阴

        它们竖着耳朵

        一群最听话的小观众

        为人类担忧

        它们的天真

        是笼子关不住的

        临沂城小街上

        倘若司机多吵一会儿

        一皮卡兔子

        就多活一会儿

        这是上苍的垂怜

        可这垂怜也只有这么多

丛林世界,弱肉强食,看见这些,同样弱小的诗人也只能说,这是上苍的垂怜/可这垂怜也只有这么多”。面对这些,无力拯救才是最大的痛苦,无法说出而只能和泪吞咽的痛苦。可是,我们除了说,除了写下来,还能做些什么?世界不是童话,芸芸众生,何来普渡?也许,唯有诗才能在某种虚幻里“普渡”了生命的卑微存在,才显现了那个“岸”。

    一个近乎童话的诗人,自然也会有童话之外的痛苦,心灵寂寞的痛苦。她的《我与一棵树》就是这样的诗:

        当我感到寂寞的时候

        会找一棵树

        避开行人

        静静地站着

        我会抱抱它

        把脸贴在它身上

        然后绕着树一圈一圈地走

        留下我在尘土中的涟漪

        慢慢地

        我还在原地

        却感到已走了很远

        到了想到的地方

        见了想见的人

               

这样的诗,多好。当我感到寂寞的时候/会找一棵树”。有谁这样写过一个人和一棵树?读着这样的诗,我似乎真的看见,诗人抱过了那棵树,而后慢慢围绕着树,一圈一圈走着儿溅起的涟漪。而那棵树,也竟然因为一个孩子一般心灵纯净的诗人,而一直朝着她,看着,跟随着她。

    自然,王晖的这本诗集,也有不够成熟的诗作,一些诗也有需要斟酌的词语,也有可以删去的部分。可这些不要紧,诗有了,即是有了已经发芽的种子。

    那些发芽的种子慢慢长大的过程中,诗人在注目,也在低头爱抚,灌溉雨露,而在那样的过程中,尘世掉落的灰尘自然会一一给洗去,新芽洁净,花苞待放,而诗意的纯碎、完满将在和煦的秋风里饱满地逐一呈现。

                                                                      2020年8月于金城小南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8月23日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8月23日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