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Value杂志
Value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91,243
  • 关注人气:1,8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富人裂变》自序

(2007-07-05 09:48:32)
分类: 价值杂志重点文章推荐
选自《Value》杂志 www.valuegood.com
2007.7月刊  投资理财  文/应健中
 

  20年前,我生平第一次以微薄的积蓄在西康路101号那个中国最早的证券交易柜台买入了国债和股票,那时参与这种交易的全中国不超过20万人。当时不曾想到,这第一步的踏入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我与这个被称为“人生加速器”的市场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个所谓的“人生加速器”犹如一个魔方,人的一生中能体验到的酸甜苦辣,在这个金钱堆砌的魔方中快速到在几天之内就让人全部体验一遍。
  20年来,与市场共进的是我的写作。我是中国内地最早开始对证券市场进行评论的写作者,第一篇评论文章发表在中国最早开设股评专栏的《新闻报》上,这20年来,我在全国许多家报刊开设股评专栏,写了1,000多万字的市场评论,这种几乎以开发票的速度写就的应景式文章尽管记录了市场发展的全过程,也尽管写这些东西已得心应手,但我最爱也最用心去写的是那些光怪陆离的人物故事。
  我对市场的关注点,早期是指数与个股的走势,但从1997年开始尝试写股市小说之后,对市场的关注转向了对人的关注。在证券市场中,所有的好人好事、坏人坏事、好人坏事乃至坏人好事,都离不开人哪,这市场的走势不都是人做出来的啊。
  我写作第一部长篇小说的冲动很简单,那时我在中创集团主编《壹周投资》杂志,当时电视中正在热播连续剧《编辑部的故事》,几个朋友在闲聊中说如果将证券公司大户室中的故事写出来,绝对不会逊色于发生在编辑部里的故事。说写就写,当时作品发表在《上海滩》杂志上,第一章登出来后就被“套牢”了,那时切身感受到写小说是如此之难,由于是连载,只得硬着头皮写下去,等到连载十八章完成后,小说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取名《股海中的红男绿女》(1998年第1版)。由于是业内人士写的证券业的故事,这部小说当时在业内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全国有20多家报刊以连载的方式进行转载,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也联播了这部小说,不少上市公司和证券公司甚至监管部门都来要这部小说,当时的中国证监会首席顾问、前香港证监会主席梁定邦还把我请到他在北京的寓所与我谈这部小说,他说他上任前先看了这部小说,才了解了中国股市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部作品的写作框架很简单,以一家证券公司大户室为平台展开人物和故事。我们所经历的社会生活中,以往各阶层的生存泾渭分明,不同阶层的人等很难有一个平台将各自的命运交织在一起。自从有了证券市场后,在证券公司的大户室中,这种生存格局得以打破,大学教授、“山上”下来的、卖水产的个体户、日本打工回来的小姐、被包养的金丝雀……你很难想象社会还有什么平台能让这些人平等地坐在一起,而证券公司的大户室却提供了社会各色人等裂变的舞台,他(她)们为了一个共同的赚钱目标走到一起来,成了一条股壕里的股友。可以说,中国证券市场这20年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力,其社会学意义远大于经济学的意义。大户室的故事我真是太熟悉了,就我个人经历而言,我当过一家证券公司地区总部总经理,担任过一家大型证券公司副总裁,直接分管过证券营业部,这些人物和故事几乎天天活跃在我的身边。比如,小说中描写的对透支的强制平仓是很残酷的,这是一种你死我活的博弈,客户透支当损失达到连带证券公司的资金损失时,谁充当“刽子手”,怎样进行平仓,就成为一场心灵和技术上的较量。不平仓,我就要承担领导责任,而平仓,客户带进来的几百万元甚至于上千万元的资金,在电脑上只要纤纤手指捣鼓几下,瞬间就会化为乌有,客户只得光屁股回家。这种损失比那个年代的“抄家”还要厉害,没有经历过这种心境的人根本就写不出来。我永远难忘在我所主持下的那些强制平仓后客户最后的眼神,作为当事者,我在同情和职守上始终处于一种两难的选择,唯有写作才能排泄心中的郁闷。
  当然,在证券市场上,悲剧毕竟不是主流,阳光总是出现在风雨后,否则的话,根本就没法解释为什么股民队伍已经扩大到将近一个亿了,股市毕竟让许多人发了点小财,相当一部分人通过这个市场改变了自己人生的轨迹和命运,当然,市场也充斥着各种股神崛起的美妙动听的故事,这样的一个市场对写作者而言,真是一个取之不尽的创作宝藏。
  有过第一次创作的经历之后,我的第二部小说写起来就顺利和熟练多了。第二部小说以一个新开发的居民小区为平台,而这个小区的开发商就是证券公司。这部小说将房地产市场和股市搅合在一起,并引入上市公司做庄的元素,叙述了一群人物悲欢离合的故事,小说取名《股市中的悲欢离合》(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7月第1版),出版后同样被20多家报刊连载。
  2001年我遇到了一件事,一位我熟悉的担任一家证券营业部总经理的朋友犯案了,检察院以四个罪名起诉她,她指定要我担任她的辩护人。这个案件最终得到了轻判,但她还是得付出18年牢狱之灾的代价。这件亲历的事对我的刺激很大,于是我就以第一人称写了一部长篇小说《股海沉浮录》(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1年12月第1版)。这部小说只是写一个案件、一个人的命运,却透视出整个市场所沉积的弊端,小说中的人物命运是悲剧性的,小说的写作是在2001年,此后中国股市遇到了长达四年的熊市,遗憾的是,后来现实生活中好多人最终的命运竟然与我当初作品中所写的人物何其相似乃尔。
  近几年来,我在一些报刊上发表了不少在资本市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故事,这些传奇般的人物故事为我提供了良好的创作素材。这是一个让人宽幅震荡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许多人在一无所有和百万、千万富翁之间宽幅震荡,在地狱和天堂之间宽幅震荡。一年前,我在张志雄主编的《Value》杂志上开设专栏,到目前为止共写了20多篇以财富为主题的文章,对这几年证券市场嬗变过程中的人和事进行了剖析,在这些人和事的背后却是社会大变迁的缩影。这本《富人裂变》的小册子就记录着这几年我对市场中的这种人生裂变的观察。
  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的人要保持良好的写作状态是件很难很难的事,岂不说以往公干的事没完没了,就是市场本身也有很大的诱惑性,在指数从1,000点到4,000点的征途上,来来去去的都是钱,写作者也是食人间烟火的俗人哪,谁都难以抵挡这种财富的诱惑,牛市炒股赚钱,熊市写作养家糊口,这也许是股市写作者的一种生存状态。对大多数人而言,写作有一种先天的惰性,更何况我们生活在一个功利性很强的社会中。我从小对那些勤奋的写作者极为敬佩,所以努力地使自己保持良好的写作状态,人生的这种“武功”说不定哪天废了也就废了,任何写作者都不能幸免,所以保持良好的写作状态就显得极为珍贵,特别是在写出一篇得意的作品时,其兴奋程度要远高于在股市中一单交易赚钱所带来的兴奋,于是目前我努力维持着如下的写作状态:
  我电脑的主要界面是股票行情,今天是2007年5月21日,这个交易日可以载入中国股市的史册,在开市前影响市场的最大因素是央行三箭齐发,同时调高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并将每日汇率波动的限幅由3‰调高到5‰。现在的上证指数是4,050点,这是有史以来中国股市的最高点区间的多空大博杀,而我在电脑同一个界面上则是一个缩小的Word页面,码字的活就在这上面干,在股市将要结束交易的时候,我的这篇文章也该到收尾的时候了。我目前的写作状态几乎天天如此,我不知道我的这种“武功”什么时候废掉……

(本文为价值报告《富人裂变》的序言)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