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爱尔张爱尔
爱尔张爱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127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回憶

(2010-04-14 15:50:21)
标签:

杂谈

    研究生很快就要畢業了,突然覺得這兩年猶如吸入口中又緩緩吐出的煙霧,很想伸出手把它勞勞的抓在手心,卻也明白一切將漸漸飄散。

    每次上學,過程都很痛苦,這種感覺總是集中在考試期和畢業準備期,背書、論文、畢業作品,來來回回的折騰和修改,讓人總覺苦不堪言,同學們也曾說,早知這樣還不如不要上學得好。而這一刻,我也曾下定決心,畢業之後絕不再考學了。

    而每每有了這樣的誓願,過不了兩年就又想考個學來讀讀。就像我曾經在旅途中跟老爸說過的一句話:“今日所承受的痛苦,必將成為明日美好的回憶。”

    記得兩年前匆匆報到,對即將謀面的同學們很是期待,走進紅樓209階梯教室看到滿滿的人群,不好意思左顧右盼,找一個靠邊的角落坐下時,突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觸。幾個月前也是在這個教室,不同的是當天是複試筆試,大家都在緊張的準備,那時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考取。而如今,我們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卻已有了名正言順的身份,上海戲劇學院的研究生,不免讓人生出幾許感慨、有了些許感動。

    想來我最喜歡的就是上大課,我們08屆共取了50名研究生,但其中又細分了多個專業,只有上大課的時候一群人才會熱熱鬧鬧的聚在一起。好玩的是因為大課一上就是從早到晚差不多11課時,所以每個人手中都會抱著一個杯子或拎一瓶子飲料,課間休就會有一幫子人高高興興的要麼打水、要麼跑去過煙癮,餘下沒有啥需求的同學在教室裏鬧哄哄的侃天說地。但其實感情好的還得是同系的同學,大多會坐成一堆兒,所以雖然大課占用了我們整整一個學期的時間,非本專業的同學相互看來偶爾還是有不認識的。

    其實我一直覺得在文藝圈混跡的人骨子裏都是“性冷淡”(個性淡漠、待人不熱情),對完全陌生的人通常都不會主動打招呼,更不會面帶微笑,除非在工作狀態中。記得一次我與同學去打水,旁邊站了一個人,他很有禮貌的跟人家打招呼也就算了,還幫人家倒了水讓我一陣意外,因為這傢伙也是個標準的“性冷淡”。那人走了我問他此為何人?為何如此殷勤啊?這廝竟然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我說:“她是我們同班同學啊!”我當場暈倒。可憐我全程冷眼旁觀,連嘴角也沒跟人家勾一下,這廝也不提醒我一下。到現在,我還是只記得他當時的表情,卻怎麼也記不得那位同學到底是誰。

    上戲的主校區很小,特有老上海精緻的韻味,去過的人都會想起一句很俗的話:“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校區裏沒有高樓,一色兒紅牆黑瓦的五層小樓,我們上大課的紅樓自然也是如此。紅樓的窗戶應該都是南向的,因為每天的光綫都很好,下課後我們常常會在紅樓門前的大草坪上坐著,偶爾還有同學躺在上面沐浴著陽光睡個午覺。紅樓一樓是表演系的排練室,從早到晚怪叫連連,就算是有一群人淒厲的“救命啊,殺人啦”之類的叫喊迴蕩耳邊,也完全可以置若罔聞,因為下一秒你就可能聽到“住手!放開她”“嘿嘿嘿”淫笑之類的臺詞。有時我會想,還好上戲治安不錯,如果真有人在校區裏深夜遇匪,卻偏恰逢表演系還在排演,你還真沒法評斷這人該不該救。

    嗯~,想想應該聚會一下,再玩玩三國殺。好吧,現在開始準備一下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