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千尺
三千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597
  • 关注人气:8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盛夏光年

(2017-07-27 09:38:53)
标签:

三千尺

文学/原创

杂谈

育儿

分类: 三千随笔
         一打开博客,发现当头照片人物穿着的还是厚袄子毛线帽,想起蓉儿在问,时间都去哪了?恍恍惚惚,原来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往前还是一个月更新一篇,往后就是一个季换一茬,只可惜无了新收的果实,现只恨不得连一日三餐都用外卖送了前来。空了闲暇然后去锻炼,去喝酒,去玩摄影,去逛世界。。。。。。哪里顾得上博客呢?文字么,本属心隙间的抚慰,平淡了许多,时常似已足够,文字便惭惭失了原来的作用。

      

     这连天的热几时停憩呢?最近的新闻天天播各式各样的热,这么热,当然是新闻了。

      40度连连看,其实亦无妨。

       昨儿陪着儿子走在去健身房的路上,问儿子:“知道这树上是什么在叫么?”

      儿回,“蝉”“那你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么?”

       摇头不知。是啊,这树下面连泥巴都瞅不见,更又从哪里晓得这蝉是如何上得树

 

      想儿时夏天是最好玩的时候,可现在的娃儿,只顾了在空调房里玩电脑。脖子歪了,眼睛近视了,小小年纪脊椎都往直的方向发展。谁偷走了孩子们的夏天?

 

      儿时家里门前有一条小河,小河清澈,光脚埋在水里,小鱼儿在腿脚之间游嬉。青石苔缝隙之间,螺蛳伸展之间慢慢移动。用手轻轻摸过去,一抚就是一大把,装在随身携的塑料袋里,晚上去了螺蛳底,或蒜炒或清蒸,就是一道美味。

 

     离了无锡,唯清明节前才有螺蛳。感慨之余,离了乡土,少得何止这么些个。

 

     在那条小河里放一张丝网。丝网规格有条列,大概是网川条鱼的。川条鱼长不大,怎么都就是巴掌大小,细细长长,穿过丝网时,就失了分寸。傍晚放下去早晨去收,拉上来的时候都是银晃晃的小鱼,偶尔也会有水蛇缠住。

 

     夏天的午后尤其漫长,但孩儿们的午后才是真正玩的开始。记得后巷子老房子里有一块天井,里头有一株好大的野葡萄。房屋败落无人看管,由盛势败落下来的局面一旦失了人气更显得空空荡荡。现在想来,那野葡萄只怕未必是野的,只是失人拾掇的时间久了便生了野心。野葡萄黑黑小小,酸酸甜甜。越往顶上越甜,顺着藤就往上爬。盛夏的午后大人们都午睡去了,剩下一个接一个小P孩从床榻之间摸出来,溜出来厮混。

 

     小时候一起厮混的大致有那么四五个男孩,加我一个自以为是男孩的女孩。年龄大小都上下浮动两三岁之间。齐刷刷的一头短发,放眼望去,黑黑瘦瘦,几乎都是一般模样儿。走,干啥啥去。这一点让我无比自豪,打小对于吃喝玩乐就体现出非凡的超能力来。但凡有好玩的好吃的,这帮P孩都是唯我马首是儋,那主意都都是一个接一个,层出不穷。现在想来,大概就是属于那种,大人一看便想着扯自家娃儿说,“别跟**一起玩,就学坏了“。但是玩儿的吸引力如何抗得住?

 

    一直觉得自个儿身体里住着两个我。一个在奶奶家当大姐大。一个在外婆家做小跟班。大姐大和小跟班平时看不出来,一到夏天玩的时候,立马显现。大姐大说走,我们去抓桑树牛(桑树牛是一种小昆虫,啃食桑树的皮,我们心心念念大义凛然为民除害,肯定要逮了他们用棉线绑起来让他们自相残杀)。呼啦啦的,凤仙婆家门口的那棵大桑树上大大小小可以挂满小孩。凤仙婆的桑树长得异常粗壮,估计是因为那底下有一个泉眼子。那口青石的井怎么打都打不净的。冬天一阵一阵的冒热气,夏天的时候拿来镇西瓜,凉得一点不做作。奶奶用这口井水煮出来的稀饭,淡绿色,味儿怕是这辈子最好喝的粥了。除了桑果,就招桑树牛。树给啃得斑斑驳驳,热天里又晒又吹的,可怜得很。每一个小娃儿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大侠。那阵子流行射雕英难传,我们都有英雄梦。

 

     比起上树,我们自然更喜欢下河。

    泡在水里玩儿去,直接坐在小河边的青石台阶上。连衣连裤泡进去的时候感觉任性极了。”你们自个儿玩吧“,大姐大把辨子一散,整个头便埋在了水里。发儿飘飘忽忽的,静静的,等着鱼儿游过来,睁大眼睛,然后把他们吓一跳。

 

     哈哈,那才叫夏天呢。小伙伴们大多只会狗刨,我嫌那姿势太丑,无丝毫潇洒之气,通常就是他们几个在水里扑通,我坐在台阶边上美其名曰”望风“,然后时不时的吓鱼一跳。

 

      仿佛说不尽似的——即便有一年右手手腕在才放假玩溜冰时眼神没瞧清楚,腕骨折了一下,给光荣的挂了起来,我还是用左手跟他们一起玩乒乓球,打升级,甚至用左手玩了一个暑假的毛笔字。

     当真最好是夏天啊。

    

     另外小跟班的事嘛,想这玩儿肯定是有段位级别的。类似比我大个七八岁的,总不好意思跟人家抢了做大姐大吧。个子比我大,脑门比我大,我总不成孬不哄哄说我主意比你们大吧。不过反正最终的目的只是玩儿。玩够一整个暑假。哪里像现在的娃儿,要么上课培训,要么玩电脑。天天关在几十平方的小屋子里,不痴不傻当真已是万幸。

 

     唉,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上哪给他就近找那么一条清澈无比的小河,找那么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呢?又上哪给他寻一株连天的野葡萄树呢?关键是,上哪给他找一份玩儿的心思呢?

    

    唉,看样子估计只能我老人家亲身上阵,找些机会陪他玩玩儿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淮北掠影
后一篇:以图片凑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淮北掠影
    后一篇 >以图片凑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