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藕花深处
藕花深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9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03-06 22:45:50)
标签:

藕花深处

情感

杂谈

分类: 萧萧微雨闻孤馆

   “不是怀乡,没有乡愁;不是近乡,没有情怯;不是还乡,没有衣锦;不是林黛玉,没有眼泪”。复杂的情绪不提也罢,只是阳历里的三月份,我是又要回到顺德的——我对家乡这边的情感尚未了却便又要回去那异乡之地了。

      温州通了高铁,来去显得方便了许多。从车上下来,见到霪雨里的屋宇,鳞次栉比;脚下的路延伸至我所看不见的远方,使我觉得真的归来了。文人的意境里面,炊烟最是能够体现乡愁的,然而当下这样的情景已经近乎奢侈了。父母带着保暖的衣物早早地等候着我,想一同去妹妹的学校探望她。一路上,我竟是归心似箭;即便是踏上了故土,但未到达家人所处的位置,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沉浮。急急地奔驰在路上,到得她学校时,她已吃过了中饭。妹妹及其他同学远远地站在花坛附近,这天稍稍起风了。

    我一面同母亲讲着话,一面直向妹妹的方向望去,到底向父亲叹了叹:“出门读书果真都是会变的呵。”妹妹这会儿一鼓作气地飞奔过来,仿似就这样便跨了半年的别离。前额的刘海和当初有些不同了,这或许就是我口中所说的变化最大的地方吧。

    四人随即到了附近的一家餐馆。我拉妹妹到身边,她就挨我坐下。笼统地问了下这学期她在学校的状况,见她被风吹得瑟瑟,简直不美,心里竟有些不欢喜了。她可能不知道我在怪她早早地等着吧。我总是这样,情绪变化得让人难以捉摸。

    在送她返校之后,和父母三个又去了五马街。父亲记得我爱奶茶,下车便去马路对面的正新买了一份给我。诸事如常,同我们一贯来一起逛街的感觉一样。五马街的入口有家珠宝店,见得那里的广告语“爱是唯一”四字忽而生出许多感动。便让父母两个在那让我拍张照。摄影,是可以把瞬间变作永恒的魔法。至于此刻彼时的重要性,永远没有一个确切的高下之分。未来确乎难料,可是我亦不烦恼。能够把握住当下,已是最好。

当归去之时,我们已把各自满满的购物欲填满,除了父亲。倒也可惜了那件羊毛衫,权当作没有缘分吧。回头同M讲了,说有时便是如此,恰同人世许多情理上难以安排之处,便得自然,而我们的得失倒在在无刻意的适度追求之下显得自然了。我们的达观,其实有我们的君子乐命。

    转瞬便要旧历的新年了。今年因了曾祖母的离去,我们须回到老家去。距离上次在老家守年,已将近三四年时间。我近乎要忘却了。农历二十九,家乡人家都在过节。上午不明朗的光线照进我房里,直觉湿湿的。连日的阴雨让我的心情也阴阴沉沉的。夜里做了诡异的梦,一早便醒了过来。我无事天天去坐在安静的地方看书。翻出来父亲往日的读物,从中挑了本林语堂的《红牡丹》。我向来是喜爱林语堂的,藏于文字里面的道家思想,自我读书以来,有些想法与之意思相通,如今一读,竟是佩服得要命,直恨自己如何都写不出这样的诠释。可是等我把那《红牡丹》读得差不多,我又要对它不满了。名妓情节和浪漫补偿心理的风格无论如何都是不为我所喜的。然而这样寂寥的假日里面能够碰上比较对眼的书,我便再没什么苛求了。

 

 

谨以此文纪念逝去的已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