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闷闷同志
老闷闷同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033
  • 关注人气: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和他们鬼混的日子(十)

(2006-11-08 12:12:12)
分类: 偶然看到

    十、咦,夏威夷

    飞,又一次经历了严格的安检。拆开大小行李,打开每个有拉链的包,检查每一件物品。不放过身体表面的每一平方厘米。脱鞋、抽出皮带,如此等等。这个团的安检级别是SSSS,享受与本拉登那个“团”同等的待遇。

    飞行5个小时后,到了“火奴炉炉”。这是一个群岛,共有124个小岛,但只有8个岛上有常住居民。飞机降落在一个叫做“威基基”的岛上,该岛有90万人,面积第二,人口第一。有3万华人在岛上谋生。当地土著人没有文字,只用13个英文字母,组成几个简单的词汇,如“你好”、“谢谢”等。

    628上午,参观珍珠港。有关这个话题,已被谈论了几十年,并不生疏。这回确切地知道了,指挥偷袭珍珠港的山本五十六,最后也死于敌机轰炸。民间有谚语说:“玩枪的枪上死,玩刀的刀上亡”。

    亚历桑纳(音)号挨炮的地方,是游人必看的。美国人并不把它打捞出来,而是在它的残骸旁边修了一个参观台,让世世代代的人瞻仰它的悲壮。据说日本人很少来这里,个别游客偷偷来一下,回去还不愿意说,公务团体是绝不会来的。因为对日本来说,这是一场出奇致胜的的战例,同时又是一场大败特败的战役。此前,美国人虽然不满日本的扩张,但始终不能下决心对日本宣战。珍珠港事件后,罗斯福总统终于“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夏威夷,美军在太平洋上的加油站,总面积1728平方公里,是美国的第50个州。土著人是玻利尼亚人。他们的祖先是哪里人?尚无定论。一说是马来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极有可能具有中国血统。玻利尼亚人没有文字,语言与马来语很相似。美国政府现在辟有玻利尼亚保护区,区内居民在山的后面种菜,远离现代文明。他们的饮食习惯很独特,不蒸、不煮、不炒,仅以烧烤为加工手段。这是个崇尚火的民族,他们表演文艺节目,有钻木取火,他们的社区,以火把为路标或路灯。如果你硬要给这个民族一个概括,那就用“能歌善舞爱玩火”好了。

    夏威夷的土著人曾经建立了一个王朝,并且延续了98年。1893年第6代国王在王宫前宣布他的王朝结束时,有人欢呼,有人哭泣,这都是美国的强大造成的。美国人的傲慢长在骨头里。比如他开车撞了人,就会气急败坏地跳下来质问被撞的人:“你为什么让我撞你?”

    629下海。从宾馆到海边,大约需要一分多钟时间。海水的清,海水的咸,是世上少有的。不会游泳的人,到这个地方很尴尬。你只好给别人看行李,或者免费让游泳的人看你、笑你、戏弄你。这时候,你陡然会有一种豁出去的勇气:“不会游?再怎么不会,也要捞一枚太平洋的石子以备举证,不然的话,谁相信你去过夏威夷?”

    下午,环岛游。看那10万年前的火山熔岩,看各国有钱人的墓地,看马克斯的豪宅,看张学良和赵四小姐曾经漫步的那些小公园和林荫道。

    “捎一件夏威夷草裙。”有人打越洋电话了。这是主任的老婆打的电话。主任在“外边”还有一个女儿,女儿长到高一了。一听说她这个伯伯现在到了夏威夷,就想起了曾在电视上看过的草裙舞,赶紧缠着她妈:“让伯伯给我带一件回来”。她妈就“缠”主任的老婆:“你女儿要草裙。”主任的老婆虽然嘴上说“是他的女儿又不是我的女儿”,但电话还是打了。说起来主任的老婆与主任的“女儿”她妈,那是尽人皆知的好姐妹,主任平时把“女儿”她妈当作小姨子对待,“女儿”她妈却常常在公众场合称主任为“老公”。因此,每当有人问主任“你女儿孝顺不孝顺”时,主任就板着面孔:“靠小姨子生娃,只叫姨夫不叫爸。”

    主任实在没有体力了,他已经连续4夜失眠,但他没有给别人说。这天傍晚,细心的团长发现了,李局发现了,部长发现了,张所也发现了,他们都发现主任眼睛肿胀,步履蹒跚。晚饭后大家都来会诊。

    “你是不是失眠?”张所问。

    “我17岁开始就有这个毛病。”主任说。

    “有什么具体原因?比如你怕什么事情发生或者对某种食物不放心。”

    “过去是怕那个东西,这次主要是坐飞机坐的。”

    “怕什么?”

    “我老是觉得它在床底下咬东西,起来去看,什么也没有。主要是小时候有一次在别人家睡觉,那东西爬到我枕头边上了。”

    “噢,是这样。你等一等。”张所出去了。过一会儿又进来,右手插在裤兜里:“你眼睛闭上,我给你一样东西,你摸摸是什么。”

    张所掏出一个用手绢叠成的老鼠,先把尾巴递到主任手里:“是什么?”

    主任迟疑了一下,闭着眼睛轻轻摸了一下:“是布条。”

    “你再往上摸。”

    主任摸到了“老鼠”的腹部。

    “捏一捏。”张所继续鼓励。

    主任捏了一下,迅速把手缩回去,捂着眼睛。“我就怕那东西。”

    “现在你睁开眼睛,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知道那是假的,但还是怕。”

    “你把它拆开。”主任知道这是在给他治病,就动手去拆了。

    “再叠一个。我教你。每晚临睡前叠三次,拆三次,就不失眠了。”

    “有这么神吗?”大家都不相信。

    “他这种失眠,就这样治。”张所一本正经地说。

    “不对。他这次失眠跟坐飞机有关。”部长更正着。

    “是不是?说一说我听。”张所心想,“我是人类睡眠研究所的所长,什么样的失眠我治不了?”

    “别提坐飞机。”主任越来越很烦恼。 

    “每次在飞机上,我要开水,她递过来的是咖啡,越喝越睡不着。”

    “开水,咖啡?谐音相近,人家以为你要的就是咖啡。”所长这样分析,大家都露出了曾经纯真的笑脸。

    “下一次,你把这个给她,她就知道你要喝什么了。”小刘撕下一页便笺,顺手写下几个字母:“hot-water”,交给主任。

    “我认得那个卧特儿,常总在首都机场就给我写了。我给她递条子,她就给我递矿泉水,还把前头那3个字母给划掉了,后来我就不给她们递条子了。我要开水,她们只有矿泉水,凉的,胃不行。”主任一肚子的委屈。

    这一回,超过了人类睡眠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的专业范围。张所耸了耸肩,束手无策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