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梁
高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11
  • 关注人气:7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刊于《诗选刊》2012中国诗歌年代大展上的诗

(2013-01-09 21:38:42)
标签:

中国诗歌

年代

大展

诗选刊

有时候

杂谈

分类: 诗歌

下洼地的湖水

 

微小的版图也存在未知的事物
下洼地边陲的湖泊,当我遇上
我惊喜、惊慌,甚至惊恐
仿佛它是我身体中的漏洞

活生生的湖泊,在下洼地
我还要用上震惊。
没有人和我谈起过它
没有人给它命名 

这一锹一锹挖出的湖泊
看上去却是头脑一热的产物
泥土胡乱堆放
没有留下一条通向湖边的道路

这一面湖水从未灌溉过土地
也从来没有人饮用过

这深绿的湖水,绿得发黑,看不到水底
它的水位不升不降,看不到一条游鱼

下洼地,这熟悉中陌生的一小块
我尽收眼底,它的神秘却无法破解
一:没有人敢到湖中游泳
二:我没有办法抽干它

 

秘境

 

我发现一处潭水,小到我进入

潭水就会上涨;在雨季,它会漫流到岸上

 

我总在寂静无人的时候

走向它,因为承受不住重大的秘密而颤栗

因为无人知晓,而在孤独中幸福;因为无限靠近

而在激动中晕眩——

 

在水中自由地上升和下沉,

我舒服得想喊出来——

但又怕引来回声

 

一次次地深入,却不能到达水底

一滴滴水无尽地爱抚,却不是我的同盟

 

上层的水是热的

下层的水冰凉

有一天潭水变成柔软、光滑的悬崖

 

一次又一次,死亡

也没能阻止我前去探寻 有时是中午

万物都鸦雀无声;有时是晚上

潭水倒映天空,幽明而又深邃

 

多少年过去,多少事遗忘

我还记得那无名深潭,存在着

我没能到达的地域

 

那真实的存在

不能依靠想象来完成

 

水库

 

自从修建了拦水坝, 水底的清泉

再也不能轻易见到

 

这些水从来没有漫上过溢洪道

闸门也没有提起过  闸门和与之相关的铁

都生了锈  一库死水

发出阵阵恶臭

 

我怀疑泉眼已经干枯  直到

水被抽干  淤泥被成车拉走

我又看到清澈的泉水

在咕咚咕咚地喷涌

 

水面一点点升起来 

没用几天,就到达原来的水线

 

它们不再升高

是这些水

堵住了自身的源头

 

我听到河流的声音

 

我听到河流的声音  在燕山深处
寂静的峡谷里。但我看不到河流本身 

 

贴在地上,就能听到它开阔的声音
在峡谷中回荡

我相信是一条大河,在地下
秘密地奔涌 

 

我看不见它
所有地下的事物,最终都会在地上找到出口

但我还找不到它

 

如果不是汽车抛锚

如果不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

我可以随时随地安心睡去

我就不可能听到一条河流在地下奔涌

 

有时候安静地想

有时候坐卧不宁,我一直念念不忘:

 

我听到了河流的声音

却看不到河流本身

 

每次我都能担着整桶的水回来

 

我得先去排队,水缸已经见底了——

只剩下浑的,无法饮用的,水瓢也舀不上来的一点

我也许不能马上回来,你知道

 

那口井也见底了。井底的沙子倒是干净

泉水要等上半天儿,才能聚满沙子中

水瓢那么大的坑

 

我要一瓢瓢的,把水倒进水桶

我有足够的耐心。井旁有树荫

井里清凉,让人舒服得想哼哼

 

每次我都担心这瓢舀完了

泉水就断了线。

 

井壁的石头没有一块是干的

石缝中的青苔还绿着

别担心井会报废。这还需要一些时间

 

你知道,每次

我都能担着整桶的水回来

 

一无所知

 

水落石出,淤泥

由山路、野花、荆棘、甚至死去的鱼构成

往事并未滚滚而来,从未汇成过洪流

个人史回忆起来就有误  没有一件

可以准确描述

总觉得一个人

没有什么,值得落在纸上

 

在决堤的大坝上

荒芜和荒凉同时弥漫

建筑过的大坝

我甚至都不能说出它何时动工

何时落成。由谁动议

更是一无所知

 

看着一群人说得热火朝天

我哑口无言  悲哀于

自己不能把自己说清

甚至只能听凭人云亦云

 

你篡改了我,我也以为

我真的干过

 

午后,穿过大雪

 

可以把万物收归内心,一场雪也是

从前我虐待自己,讲献身 现在我把自己当成

易碎品

人到中年走在雪中,有大事要办

还有时间要赶,这时候

我应该端着酒杯,站在窗前

看大雪弥漫

  

在只能看到大雪的地方,看不到时间的痕迹

我愿意在坚如磐石的生活中,偶尔欺骗自己

如此欢迎何其隆重,竟动用了整个天空

  

道路消失了,远方消失了

沟壑与深渊,也被大雪覆盖

眼睛没用了  嘴巴没用了

耳朵也没有用了

我试着把自己忘掉 一心一意地忘掉

锋利的、寒冷的、潮湿的,横飞的雪花

紧紧包裹着我  那么紧

不是爱  当然也不是

仇恨

  

这是死亡之境。我穿过大雪我带来了

大雪,而你们看不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