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梁
高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313
  • 关注人气:7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真诗人大解

(2012-06-27 23:31:15)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真诗人大解作者:许久东

大解火了。

大解的火,火在诗坛。自然难以如走火荧屏的王宝强、范冰冰、李宇春们那般火得家喻户晓,风光热闹,然其艺术含量、品位及生命力与保质期,就目前看,当成反比。玉就是玉,石头再花哨抢眼,也是石头。

大解的火本在兄弟们的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是没想到他会火到如此雷人的程度,一不留神间,就邪乎了,邪乎到了跃身时下全国顶级诗人行列。近些年辑录大解作品的各种选集,摞起来比他一米七几的身高还高,其中包括《中国百年诗选》等含金量极高的选本。诗作继两获河北文艺振兴奖之后,又获人民文学优秀作品奖。全国各地的诗会及诗歌团体竞相请他去讲学。他的一首十余行的短诗《百年之后》,竟被海内外数十家报刊转载或评论。而其16000行的长诗《悲歌》,于2000年出版发行,2005年再版,迅即震荡了中国诗坛,被北京国家图书馆馆长、著名学者詹福瑞誉为“人类与民族的史诗,生命与心灵的史诗”,而著名评论家程光炜更是言称从中“闻出了托尔斯泰长篇巨著《战争与和平》的某种味道。”……

活了大半辈子,我终于体味了什么叫刮目相看。

这还是当年那个名叫解文阁的大解么?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与大解因诗而识,当时他是青龙县水利局的技术员。后来我们共同创办了山鹰诗社,我为社长,大解和胡广利为副社长。前不久,现任华夏银行天津支行办公室主任的胡广利来石家庄出差,吃饭时忆及当年诗社情缘,扳着手指头数了数,总共16名社员,而今竟已全部飞出了青龙深山,飞向了外面更广阔的世界。大解说:是山鹰这名字起得好。——这是夸我呢,社名是我起的。胡广利则笑咧了他那很宽阔的嘴调侃:是,幸亏没叫蜗牛诗社。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48474f0100ifd4.html) - 真    诗    人    大    解_许久东_新浪博客

客观地说,山鹰诗社的16名兄弟姐妹,确乎个个都很优秀,论智商与灵性,其中多有人不在大解之下。而如今,能在中国诗坛占据一席之地者,却唯有大解一人。正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比如胡广利,先是在青龙县政府、秦皇岛市政府给领导当秘书,奔仕途,后又到银行去淘金;比如一度诗情颇高的刘文杰,连任两届青龙县长后,调任秦皇岛市某局局长,赵江林、张仕民、阎天爽、严荔红等,也都是副县级以上的干部;比如大解的弟弟二解,则成为了闻名一方的钱币专家;比如蛮有灵气的两位女社员,作别诗歌女神嫁了男人相夫教子去了;再比如我,心无定性,昨天写诗,今天写电视剧,明天写小说;外加办报刊亭,开酒楼,总想鼓捣事儿赚钱;尤其玩心极重,玩啥都上瘾……从而耗散了原本尚可的资质,致使门门通,门门稀松。

人的一生精力终是有限的,鱼和熊掌难以兼得。大解深晓这一点。大解是真诗人,为了诗,自觉远离各类诱惑纷扰。而言及诱惑,无非官职名利,吃喝玩乐。

大解无意求官。他曾被调到县政府办公室当秘书,谁都知道,中国国情,秘书乃官苗子,他却找县长软磨硬泡,愣是要求调离了县政府来到文化馆创作组,和我搭了伙。后来被省文联借调了几年,经朋友帮忙,正式调入了秦皇岛市委某部门工作,可干了一阵子,终觉非他所愿,如是又展转周旋,到底还是调回了省文联继续做他的诗歌编辑。

关于声名,大解很明白,最好置于有意无意之间,不刻意求而来者不拒。

大解说他稀罕钱。要养家糊口,要供一儿一女上学。但若让他如我等一样,荒疏了文学,操持事由去赚钱,他则定然不肯做,也做不来。故而,许多年里,他家一直过着精打细算几无闲钱的日子。2000年,我的家庭景况陷入困境,大解夫妻给我送来200元钱,花钱一向大手大脚的我,知道那200元是他们从牙缝里省出来的。接那钱时,我的手在抖,心也在抖。近年来大解家境渐好。一是因为他火了,稿酬、讲课费、获奖作品奖金等各种收入多了起来;二是儿子北大毕业留在了京城就职,自食其力了。人逢喜事精神爽。精神爽了的大解每当拿到工资外所得,回到家,都会把收获高高举起,抡圆了手臂往桌上一拍,底气十足地吆喝一嗓子:媳妇儿,收银子!上行下效,前些时上大学的女儿解飞扬在诗歌大赛上获了奖,得了500元奖金,回到家,也是把钱高高举起,抡圆了手臂往桌上一拍,底气十足地吆喝一嗓子:媳妇儿——话一出口方觉不对,忙改口道:老妈,收银子!每到这时候,大解妻的脸就会笑成灿烂的红薯花,心里那才叫个美。

大解妻姓杨,好象叫杨贵芬,诗人刘向东便戏称其为“杨贵妃”,不仅因了谐音,而且还因为,工人出身的容貌平常的妻子,在大解眼里心里,就如似那须集宠爱于一身的杨贵妃一般。除了读书写作,大解几乎没有其他多余嗜好。尤其是不生花心,诸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本好色”之类的理论,在大解身上全不适用。有一年在祖山开诗会,大家爬山累了,四散在坡谷间休憩,大解身下铺了件雨衣,躺在青草上舒展筋骨,我看见,一位豆蔻年华、清纯可人的女诗作者,似不经意的走过去,躺在了大解身旁,而大解也似不经意的,迅即起身走开了。大解还有个习惯,每天回到家,都要把在外面的见闻讲给媳妇儿听。

对文,对人,对事,如此专情的大解,焉能不火?对于一个诗人,心性能沉潜多深,思想就会有多深邃,人生有多纯粹,文字的翅膀就能飞多高远。在此谨引录前面提到的大解的那首短诗《百年之后》,是为印证,并与读者诸君共享:“百年之后  当我们退出生活/躲在匣子里  并排着  依偎着/像新婚一样躺在一起/是多么安宁//百年之后我们的儿子和女儿/也都死了  我们的朋友和仇人/也都平息了恩怨/干净的云彩下面走动着新人//一想到这些  我的心/就像春风一样的温暖  轻松/一切都有了结果  我们不再担心/生活中的变故和伤害//聚散都已过去  缘分已定/百年之后我们就是灰尘/时间宽恕了我们  让我们安息/又一再地催促万物  重复我们的命运”。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