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梁
高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11
  • 关注人气:7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访谈录

(2009-11-29 06:45:53)
标签:

哲理

诗歌

清荷

高梁

弗罗斯特

杂谈

分类: 日志

第九届潮流•新汉诗代表诗人高梁作品研讨会
------高梁


1、★清荷铃子:高梁您好!我非常高兴与鸣砂火一起主持您和觅雪嫦晴的在线研讨会!我们把研讨会分好了四个环节,第一是邀请潮流论坛或坛外诗友给你们的诗写评,第二个环节是在线专访,这次我和鸣砂火分开进行访谈,我负责对您进行专访,鸣砂火负责对觅雪嫦晴的专访。在专访之前,请先接受我最真诚的感谢!感谢我们相识以来,你对我诗歌方面的引导和批评。从今日(11月8日)开始,我将用二个星期的时间向您提问题,问题数量为12个左右,提问方式是:将采用一种互动性强的,富有现场感的、交流功能强的提问方式,即是我把第一个问题给您,您回答后把答案给我,我再从您答案中找到我关注的话题结合我的想法再提问,如此类推,直到专访完了为止。这种方式比较费时费神,可能给您带来诸多不便,请见谅!
第一个问题是: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是什么东西促使你对诗歌的热爱?也顺便总结一下自己这些年的诗歌上的变化。
●高梁:我写诗应该说已经很晚了。80年代初,才接触诗歌。当然,课本里也接触到诗歌,但那好像与我无关。记得是在学校,看到学校的橱窗里有讨论北岛的诗歌。就是那首《生活》,内容是一个字“网”。当时内心非常震动,觉得被撞到灵魂的感觉。可以说从那时我就热爱上诗歌了。但那时候还不敢写诗。因为铅字在我眼里有一种非常神圣的感觉。是有一次我们的语文老师说他发表了一篇关于批评《甲申三百年祭》的文章,我才知道发表文章是凡人也能做到的,就开始试着写。
    但是写作的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因为自己底子薄嘛。直到上完高中,我都几乎没读过课外书。就别提阅读诗歌了。我记得开始写作是在85年。但那也只能是算练笔。处于想写,但根本不会写的状态。处在模仿期。
    那个阶段还什么都写呢。写小说,写散文。我记得我写过寻根方面的小说,当时有个杂志社回信,让我修改。但是我自己的东西,当时我看不出毛病来,修改不了。也觉得自己写的没有问题。就拿到本地作协,请人家看。作协领导看了,说写得很好。那时候写了三篇吧,关于老宅的。领导说了再多写几篇,到时候发一组。这一下就把我难住了。觉得没那么多东西可写。那三篇我就已经写了大半年。再写几篇,那不得更长时间?话又说回来,那时候写小说也是靠灵感写作,没有灵感也写不出来呀。那时候自己也上班了,觉得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写小说所以就把这个事情放下了。
    那时候我已经来到市里了。认识了一帮写诗的朋友。当时也有在我们市里很有名的。我参加他们的沙龙、文学社活动,大家看我的诗都觉得我写的还不错。给我很多鼓励。渐渐的,周围就都是些写诗的朋友,坚定了我写诗的决心。我现在想来,如果我那三篇小说如果变成铅字的话,或者我先认识的是一些写小说的朋友,也许我就写小说去了吧。
87年这样我在我们市的报纸上发表诗。记得是写插秧的场景,写什么天空倒映在水中,就像把秧苗插到了天空。89年在《诗神》就是现在《诗选刊》的前身,发诗。还有当时的《河北文学》。
    当时发的诗,都是和庄稼有关的。但是那时候我也遇到了瓶颈,我这个人爱琢磨,当时也想着怎样把诗写得更好。那时候还流行朦胧诗。我后来不想跟着朦胧诗跑,但又找不到道路。觉得写得越自然越好。但是怎么才能自然?这个是没有人教我的。结果我思考这个问题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觉得要把身心都融入大地。到最后认为一草一木都是诗,不用写什么诗了,诗就摆在那里。我当时是真的这样想。很多年没有走出来。
但我又知道这个状态不对。也想挣脱出来。我一直留心诗歌的发展。从来没放弃过对诗歌的阅读和思考。口语诗也带给我极大的震动。比如于坚的《尚义街六号》、韩东的《大雁塔》。我也尝试着写口语诗。但说实话一个人的转变是很难的。
    我以前的诗是完全靠灵感写作的。但是因为思考,也能决定一个人的走向。以前的诗太多的感情在里面,其实写农村的诗也是抒发感情罢了,以感情为主线,带有更多情绪化的东西。
    我对世界也有了新的认识,自认为达到了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境界。所以慢慢可以拿起笔来了。诗是我生命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之所以热爱诗歌就是因为诗歌是在不断地创造,不断地发现。每一首诗的写作过程都是如此。这也是诗歌让我欲罢不能的原因。
这一次我要写的带有叙述性质的诗。写人生,写生命,写小我也是写大我,让没有看过诗歌的人也能读懂我的诗,而诗人看我的诗能够读到更多的东西。写诗需要找到调调,就像唱歌一样。现在我认为我的诗歌就是说话的调调,想象一个人就在我对面,我是在为他写诗。所以我不是在为我自己写作。我有让大家认识的欲望。
在题材方面我自认为优势在农村。所以我确定了以农村题材为主线,打造我的《下洼地》系列。使自己创作的方向更明确。
    关于对“自然”的思考,在我的诗里,一切都是自然的呈现。像草也像石头。诗里提到的事物都稳妥地在诗中出现,不能来无影去无踪,都有交代。仿佛是自然之物,是从土里生长出来的一样。我的诗现实的,即使这件事没有发生过,我也会让你认为是真实发生过。但我的诗并不完全等于现实,等于生活。他经过了我的提纯。读我的《下洼地》既让你读到庄稼,又能读到人生,读到人的灵魂。把下洼地打造成人类的故乡。好像你也子那里生活过。
    语言方面,我讨厌书面语言的陈腐,而又认为口语并不适合我。所以我追踪是将书面语和口语结合起来。而我力求我的每一句平常的话,在表达上都是独特的,每首诗都是独特的。
原来我注重韵律。结果是变成了押韵。现在我更多的是从节奏上考虑。我的每一首诗都有内在的节奏。用语言和节奏推动诗。
因为平常,我的诗就肯定是朴素的;因为节制,我的诗应该是简约的。因为对人生和生命进行总结,我的诗需要让读的人获得收益。让真正能够领略的,人生能少走一点弯路。
也正因此,我并不特别在意诗到底是不是诗的问题。对一个诗人说,你写的不是诗,这是非常残酷的。只要是诗人,他写出的东西有打动你的地方就是成功的。但我说这样的话也是有前提的。你要经过大量的阅读,找到了自己诗歌的方向。
     我要寻找的是这样一种语言,它没有过时之说。我不否认我想写出传世之作,当然,写不出,我也并不后悔。我不会迎合潮流。

2、★清荷铃子:谢谢高梁真诚祥细的回答!从你的回答里知道你是从85年开始写诗的,这些年你一直走在诗歌的朝圣路上,那么我想问你,在你这么长时间的创作以来,你有没有过放弃诗歌的想法?诗歌是情绪的产物,但你的诗歌似乎不存在刹那的感动,都是在非常平静的状态下写出的,你是如何处理好诗歌里面的情绪?让一首诗歌在感性和理性两方面互相渗透达到极好的融和?
●高梁:在90年代掀起了全民经商的热潮,很多人放下笔下海经商了。现在诗坛上说的”归来者”,主要是指这批诗人。我当然也受到冲击。但我受到的是思想上的,世界观上的冲击。还有就是对诗歌的思考。尽管有很长一段时间写得很少,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诗歌的想法。而是一直在大量的阅读,进行积累、积淀。
    写诗可以说是我的精神生活。是我安放灵魂的地方。诗歌也能为我疗伤。使我不拘泥于自我。我从来没有考虑诗歌是否有用,还是无用,诗人是否存在边缘化的问题。我只是热爱诗歌。这可以说是我唯一不理性的地方。
    我不认为诗歌是情绪化的产物。反而我一直在试图在诗中剔除情绪化的东西,甚至是感情化的东西。凡是情绪化的诗歌,必定是情绪化的产物,是瞬间的,不能持久的,不具有永恒的品质。我在悲愤的情况下不写诗,因为在悲愤;在快乐的时候不写诗,在快乐的时候要尽情快乐。
    不过这也许要因人而异。适合我的,并不见得适合你。虽然我很多诗都是灵感的产物,是瞬间的爆发,但那终究是我漫长的日子里积累、积淀、思考的结果,经由一个意象或一个词,而找到了出口。这样的诗句当然就天然地融合了感性和理性。我是个慢性子,10年前我想写的诗,有可能我10年后才写出来。它是那种深入到骨髓里,深入到命中的东西。我想这样的诗即使在表面上看来是轻盈的,其实也是厚重的。具有时空的穿透力。也达到了感性和理性的互相渗透,水乳交融地融合在一起。

3、★清荷铃子:刚才你谈到初始写作时有个模仿期,以你的创作经验,请你谈谈对于新手来说,应该怎样正确阅读,合理借鉴别人的诗歌?对于你现在来说,你又是如何如何看待已经成名的诗人对自己写作的影响?您会不会去他们的作品里面寻找灵感和意向?(包括过去、现在和将来不同阶段)顺便谈谈影响你最大的是哪几位诗人?他们影响你创作的哪些方面?
●高梁:谈到模仿,我认为这是诗人必由之路。但是初学写作者并不认为自己是在模仿,而是在创造。其实诗歌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要具有创造性。一首诗完全打上了你的烙印。这就需要我们进行大量的阅读。其实初学写作者完全可以直接阅读成名诗人的作品,这样走的是捷径。因为成名诗人自有成名的道理。
只有进行大量的阅读,我们才能逐渐区分出哪些诗是好诗,哪些是不好的。比如我曾经写过一句“山是凝固的波浪”,写完后得意洋洋,觉得自己真是个天才。可是过了一段时间,才发现人家台湾一个诗人早就写出来了。句子一模一样。所以只有进行大量阅读以后才能知道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独创的。
    写诗最好是周围有一些朋友。来自朋友的批评总是容易接受的。而大家看到好诗也能互相转告。当然,由于网络,写诗的人在网上可以广交朋友。但是网络毕竟是不能完全替代现实生活的。现实中诗人朋友如同在互相取暖,共同往前走。
目前我阅读成名诗人的诗歌多些。最为关注的是大解、雷平阳、张执浩等人的。但我并不是去他们的作品里寻找灵感和意象。而是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诗歌道路。确定自己的诗歌方向。我不想写出的诗歌像某某的,如果在最初,我会很高兴人家这么说。说明自己写的诗上路了。但是如果今天还有人这样说的话,只能说明我的诗写得不成功。还有模仿的痕迹。还在别人的阴影下。我在大解那里学会了对诗歌从历史的角度、生命的角度去进行把握。从雷平阳那里学习如何沉入自然,每个词语都有自己的血脉;在张执浩那里,我学习如何在普通的事物,普遍的事物里发现与众不同之处。
    当然,我阅读过大量诗人的作品。比如艾略特、叶芝、埃蒂利斯、弗罗斯特、莱蒙托夫、丘特切夫,还有惠特曼、金斯堡、歌德、兰波、里尔克,太多了。当然对我影响最大的外国诗人应该属于埃蒂利斯。在我住单身的时候,每天的业余时间我都是在阅读他的诗歌中度过。身心都沉浸在愉悦当中。而对我影响最为深远的,当属弗罗斯特。他的诗朴素而意境深远。
    大量的阅读有时候会在不经意间将别人的诗句放在自己的诗歌中,甚至过后很长时间都以为是自己写的。但这并不能说你在抄袭。古人子写诗写词的时候是常常把前人的句子翻新的。最爱干这件事情的就是苏轼。这没有什么。只要不是你要表达的东西都是人家的,那么没有关系。你只要用得贴切,甚至用得比原诗还好,那你就大胆的用。
    最初读诗大家都带着欣赏的眼光。慢慢就具有了批评的意识。这就说明我们在不断进步。但是读一首诗是应该多读几遍的。不能上来就用批评的眼光。如果带着批评的眼光去读诗,它会败坏你的胃口。第一次阅读就应该是以读者的眼光去读,全身心地去感受;再读就是以诗人的眼光,领略一首好诗的妙处;而第三次阅读,就是以批评家的眼光去读,争取读出一首诗的缺陷。我在论坛砍诗的时候发现,拆解别人的诗歌,是获益最多的一种方法,知道一首诗哪里罗嗦,能够思考自己在写同样题材的时候怎样去写。他写不到的地方,自己怎样去挖掘。这样比去读理论还管用,进步会非常神速。当然这三种眼光只是理论上这样讲。实际中这也许会在几分钟内同时完成。
    读诗到最后,你会发现打动你的诗越来越少,你喜欢的诗人越来越少。不要害怕,这是正常现象。说明你已经具有了放眼诗坛的眼光。你对诗歌据有了自己的认识,具有了自己的表达方式。
    也许我们会眼高手低,但这时候我们会写出好诗来了。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环境,说不定会写出杰作。
这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不断打磨自己。

4、★清荷铃子:谢谢高梁的真诚回答,是的,“那那种深入到骨髓里,深入到命中的东西,表面上看来是轻盈的,其实也是厚重的”,你的诗歌一直具有这样的特质,诗人蔡利华也曾这样评价你“语言不浮躁,他很安静,静得让你爱他爱得不忍释怀”,过于饱满的情绪展示其实就是对语言的失控。这又涉及到诗歌的语言问题,一个严肃的写作者,必然对文字充满敬意。那么我想问你,你理想中的诗歌语言是怎样的?在写作中请问你是如何把握抒情与叙述、语言的关系的?
●高梁:我发现铃子的问题都不是特别好回答。在诗歌上,我也是一名学生,需要不断学习。我所说的,也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心得。
陈超先生说过:我主要强调诗歌不应是宏大抒情,但也不能完全私语化。宏大抒情必然是高声大嗓的。这样的诗歌主要是在朦胧诗以前。当然现在这样的诗作也很多。它的语言和私语化的诗歌是完全不同,诗歌中出现的都是大词。它主要用于歌颂。
    我刚写诗的时候,编辑们还要求诗歌要积极、健康、向上。其实我们这样的人转向私语化写作是非常困难的。60年代以前的诗人无论在什么时代,也讲究“有意义”,总有一种使命感。所以我天然的拒绝私语化写作。认为那是一种无效写作。试想一首诗写出来只是自己的独特的感受,却没有普遍意义,它只能是无效写作。你说你只是想写,不求发表,不求大家认同,那么你写完自己放在抽屉里就好了。不要拿出来。每个人写作都是想获得大家的认可的,都想找到知音。
    我抛弃宏大叙事的语言,但从未抛弃自己的使命感。我借鉴口语化写作。也不拒绝口语化写作。大解说:口语在诗中的普遍运用,才从真正意义上使书写和言说达到了统一。现在,我们可以怎么说话就怎么写诗。口语诗使我找到了写作的方式。就是像说话一样写诗。娓娓道来。这是我从口语诗获得的最大的益处。虽然我的诗并不是完全的口语诗。而是书面语和口语的结合。
    我理想中的诗歌语言是自然的、朴素的。放在任何年代都能够被人读懂。在写作的时候无论叙事和抒情都讲求真实,甚至达到科学的程度。如同科学那样准确、精确。比如我的《蜗牛》,你可以去查关于蜗牛的条目,它每一点都是真实的。而我就是依据这样的真实来写诗,并且要写得意在言外。
    叙事和抒情并不是能够完全分开的。没有不带感情色彩的叙事诗。同时也不存在纯粹的抒情它们是互相依托的关系,只是在具体写作时,通过你是以抒情为主还是以叙事为主。
   我在叙述的时候,应该是我在表达我的思想、我对事物的新的发现。因此会尽量客观,不让人发现带上了感情色彩。但即使是叙事,“我”也会经常出现。我总觉得这个“我”会被读者置换成自己。因此有时候尽管我觉得我的诗因为“我”的出现过多而显得罗嗦,我还是在不自觉地在用。记得我在一首诗中还狡辩过,说我要在亲人面前加上我的,我的感情才会表达得淋漓尽致,那是私有化的,不能与人分享。
    说实话我并没有对我自己的诗进行研究过。抒情和叙事语言的关系我也没有研究过。我现在的诗还是以抒情为主。我只是在逐渐增加叙事。叙事难免要增大现实的成分。而现实怎样进入我的话语系统才是我考虑的。我一直对现实保持着距离。我想完全进入现实,并不是我的强项。现实由小说家、散文家去写,应该更适合。
也许只能说我叙事时理性,抒情时更侧重于感性。或者换句话说,叙事时我的语言坚硬一点,像石头;抒情的时候弱软些,像草。

5、★清荷铃子:呵呵,我没有故意为难你才你,谢谢你回得这么好,刚才你很好地谈了如何正确阅读合理借鉴别人的诗歌,读了很受益,具我所知,以前好几个论坛特聘你给诗友们“砍诗”,我读了你不少坦诚中肯犀利的点评,很是赞叹,那么以你现在的批评的意识去看一首诗的话,你认为什么样的诗是好诗?一首好诗具有哪些特征?当我们去评价一首诗时,应该从哪些方面评价,如何去评价呢?请结合你在诗歌写作与阅读中的体会,或者结合一首具体的诗作,深入地谈一谈。
●高梁:砍诗说实话最受益的是我。对诗歌拆解的过程,就是自己提高的过程。但是我是一味的批评,并且是具体的批评。这在我本身来说,我其实是有点愤青了,自己拆解就完了,干嘛还要公开砍?后来不再砍,一是我觉得有作秀的嫌疑,而是觉得虽然大家受益,但被砍者也许会对我有意见。就停掉了。我现在的态度是,要探讨诗的话,私下探讨好了。
其实诗并没有统一的标准。我认为好的,你也许认为是垃圾。每个人其实都在以自己的评判标准来判断。为了不长篇大论,我把最基本的都省略掉,也就是常识性的东西。
    好诗当然要具有独创性。完全私语性的创作除外。是独创,还要具有普遍意义。如清荷铃子的《疯狂的田野》就是清荷铃子的,土地是你的,种子也是你的。你对田野、庄稼地感情也是完全属于你自己的。我的下洼地就是我的。
    我曾经把诗分为两种:原诗和文化诗。原诗就是原生态的诗,来自生活。而文化诗当然来源于文化。在其中可以看到诗歌的传承。真正的诗人其实是对生活的还原。并对生活有自己的,独特的表达方式。
    我对原诗情有独钟。我希望人家看到我的诗说,这首诗真好。而不是让人说:这人真有文化。
    其实对诗的评判标准有这一条也就够了。其余的都是对这条的注解。这其实也是一个读者应有的态度。看诗就看其主流。不能因为一点瑕疵就对全诗否定。王夫刚的诗有时候罗嗦,但是全诗看下来非常好。那么它就是好诗。
    因为是新诗,有时没必要太精致。有的人把虚词去掉,有的人就只使用名词和动词。去掉虚词并不妨碍诗歌的原意,但去掉的话,有时候会破坏了诗歌的节奏。读起来会顿住,不流畅。
    我们可以看一下王夫刚的《在北方的海边眺望无名小岛》
   ●在北方的海边眺望无名小岛
我好像从来没有接近过那无名的小岛。
我喜欢远远地眺望。有些时候
我行走在山区,以为大地变成了
起风的海;而山峰恍若浪中晃动的
岛屿。我站在北方的海边
眺望,那无名小岛是孤独的
那海天一色美而虚无。面对大海
我渴望表达的东西太多了
面对大海,我做着拥抱的姿势
却不想让又咸又凉的海水溅到身上
啊,我和时代羞于出口的意图
保持着多么惊人的一致!
在北方的海边眺望无名小岛
如果我闭上眼睛,一切都将消失
如果我沉默,如果我始终沉默
将不是大海占据我的心。
从一个小岛开始,我不断地
添枝加叶:无名,眺望,海边,北方
我甚至想到了沧海桑田……
但是,在北方的海边,除了眺望
和放弃眺望,我不知道
明天会发生什么:慢慢衰老的
耐心,慢慢地洇出了盐渍
曾经的爱和期待变成了
无名小岛下面那看不见的部分。
我试着改动一下:

我好像从来没有接近过无名的小岛。
喜欢远远地眺望。
站在北方的海边
眺望,无名小岛是孤独的
海天一色美而虚无。面对大海
我渴望表达的东西太多了
啊,我和时代羞于出口的意图
保持着多么惊人的一致!
在北方的海边眺望无名小岛
如果我闭上眼睛,一切都将消失
如果我沉默
将不是大海占据我的心。
从一个小岛开始,我不断地
添枝加叶:无名,眺望,海边,北方
我甚至想到了沧海桑田……
但是,在北方的海边,除了眺望
和放弃眺望,我不知道
明天会发生什么:慢慢衰老的
耐心,慢慢地洇出了盐渍
曾经的爱和期待变成了
无名小岛下面那看不见的部分。
你可以看到,当我去掉一些文字和诗句,并没有妨碍他表达的主题。但是每位诗人都有自己的语言习惯,我们只要看主流就可以了。这首诗放在当今诗坛也是一首好诗。而我去掉的“我”、“那”,其实在我看来是削弱了诗人的感情的表达。一首诗有时候会雕琢到失去人的气息。这样做的结果其实是适得其反。
   诗歌在我看来就是:独创、独创,还是独创。

6、★清荷铃子:谢谢你这么真诚祥细的回答,再问你个老问题,原野牧夫站长一直主张新汉诗的,并把2009年定为“新汉诗年”,你是怎么理解新汉诗的?你的作品体现了新汉诗哪些特点?你觉得现代汉语诗歌,也就是站长提倡的新汉诗,它如何才可以走出自己的路子?就你自己的创作谈谈。
●高梁:我理解的新汉诗就是弥合五四造成的新、旧诗之间的裂缝。填平这个人为的断裂带。汲取唐诗宋词的全部精华,用现代语言写出一脉传承的中国诗歌。使当今新诗达到可以与唐诗宋词比肩的另一高峰。
    具体到我的诗,原野牧夫先生的新汉诗理论在论坛上,大家都可以读到。我如果自己这样一分析,有老王卖瓜的嫌疑呀。正好我还本姓王。至于现代汉语诗歌,是不是站长提到新汉诗,这就好像一个地球,上面有好多国家和地区。不可能同意在一个旗帜下。除非它是纲领性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每个人的创作都因环境和自己的喜好而决定。就拿我来说,我也写过歌颂的诗,大声疾呼的诗。但那并不是我所长。我需要在安静中才能写出诗来。而我的世界观,看世界的眼光在18岁以前就可以说是完成了。在18岁以前我一直生长在农村。我上学的时候,学校就教我唯物主义,但我多少还是唯心的,甚至相信鬼的存在,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我现在还怕走夜路。
    我在城市其实也是以一个农村人的眼光去看待城市。城市不过是比农村大一些而已。待遇不同而已。具体到人,你不能说城市人更高尚,农村人更卑劣。城市也不见得更先进。在当今社会,我觉得反而是城市人的奴性更多一些。而农村人在心灵上更自由。因此我们到目前也看不到真正的城市诗。因为人热爱城市,并不是从精神上热爱。
    现在很多生活在城市的人还在写农村诗。但是说实话,我认为很多人都写得假模假式,只是对生活的一种临摹。
    农村是我熟悉的,而在听取大家对我的诗歌的意见以后,我也觉得自己的长处在于写农村题材的作品。依靠农村我能写出生活的本质。我希望我能做到大解评论我的下洼地组诗那样:在以“下洼地”为题的一批诗中,高梁回到了自己的故土,在熟悉的事物中,重现出自我和他人的生存状态。这种身体和精神双重返回和沉入,反而使他的诗在向下的努力中,获得了上升的力量,从具体的事物中浮起来,漫延开去,变得非常开阔,仿佛他个人的出生之地就是人类的故乡。因此,诗中坚实的质感所体现出来的,是空灵弥漫的气息,让人感染却难以把握和捕捉。他有控制物象的能力,也有松开事物的手指,因此其开合纵横,上升下沉,自然就在气象之中。
    如果你认为我的诗还只是写农村,写庄稼,那么只能说,我写得还有问题。还需要继续努力。
所以每个人到了一定时候,都要确定自己的方向,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7、★清荷铃子:具我所知,你曾经创办了《诗歌榜》这个刊物,是什么促使你这么做的?今年听说你打算出“2009,我心中的经典”专题,你是如何组稿的?对于《诗歌榜》以后的发展,你有何打算?
●高梁:《诗歌榜》是依托酷我北美枫网站办的,那里有热爱诗歌事业的人士提供赞助。酷我北美枫是海外华人华侨创办的综合性文学网站。《诗歌榜》也是在加拿大申请的国际刊号。
    酷我北美枫自由开放,那里有非常好的诗,和非常专业的评论。但是鲜见他们在纸刊上发诗,发评论。其实整个诗歌界也存在这种情况,非常好的诗人被遮蔽。刊物上说实话也有好诗。但是如果刊物选诗的视野足够开阔的话,起码被遮蔽的诗人、被淹没的诗作会少一些。
    酷我北美枫让我负责这个项目的运作。我的意思是依托于网站,但又不局限于网站。从第一期面世后,大家都反映来看,应该说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但是因为是靠赞助,资金有限,很多设想不能实施。之所以要做“2009,我心中的经典”这个专题,就是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扩大刊物的影响。这个专题,主要是约请著名诗人、评论家对2009年的诗歌进行一下梳理,选出自己心中的经典诗歌。
    另外,如果潮流有意向的话,也可以选出潮流2009经典诗歌。
有对这个专题感兴趣的朋友,也可以投稿给我。一人最多选十首。给出理由。
另外,因为《诗歌榜》并不局限于酷我北美枫,因此潮流的朋友也可以投稿。同时也接受大家都赞助。有策划才能的朋友也可以给我提供好的策划和建议。
    希望大家能把《诗歌榜》看作自己的刊物。
《诗歌榜》以后都会以专题为主。使之成为诗歌界响当当的品牌。


8、★清荷铃子:我注意到你白天极少上网,看来你工作比较忙的,能说一下你是做什么的吗?读你的诗有一种气场,那就是非常的平和沉静,这也说明你的生活和诗歌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安然和谐的,那么我想问你,你是怎样把“诗歌”和“事业”调整平衡的,使你在两者之游刃有余,怡然自得?
●高梁:我在电力部门工作,一直是上白班。时间其实是相对宽松的。能把工作和写诗分开,是多年修炼的结果。
我刚上班的时候,几乎每时每刻都想着诗。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说不定自己会疯掉。尤其是上班的路上,车水马龙的,你想想那时候脑海里都是诗句,对周围的情况充耳不闻,是非常可怕的。车水马龙会变成洪水猛兽。有一天,我就想这样下去不行,我要是被撞死怎么办?我父母不是白养我了吗?我那时候家里是很穷的。我这个人还是很孝顺的。我就下定决心,在白天不想着写诗。我要好好活着。我不能为了写诗疯掉、死掉。
这样我慢慢真的就调整过来了。同时写诗也不再影响我的工作。我对单位的工作是竭尽全力去干的。但我和别人不同的是,单位的事我从来不去计较。不争不抢不闹,下了班就走人。
    因此我虽然能和任何人相处,但和生活其实是保持距离的。我也想多挣钱,但世俗生活我又真的不在乎。我在生活中也有妥协,但总的来说我不屈服。我单位的同时也知道我写诗,但我从来不给他们看。在写诗上我是骄傲的。虽然有很多诗他们能够看懂。
    所以我其实是把生活和诗歌给分开了,而不是处理得安然和谐。但是我又不认为哪一首诗是非写不可的。我在写一首诗的时候,如果单位有事情要处理,我会立即就走。从这点上来说,没人能挑出我的毛病。那么说处理得和谐安然也是对的。除了8几年因为参与诗歌沙龙活动,单位的保卫处找过我以外。以后没有领导因为我写诗找我谈过话。
一个诗人可以像大多数人一样生活。但不能深陷其中,必须能够跳出来,能够俯瞰生活。世俗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一不小心你就会变成一个俗人。俗人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我不写诗就是一个俗人。我在前面也说过,写诗让我拥有了精神生活。写出好诗,是需要精神的。
    但是你不把自己当作一个俗人,也不能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你摆出的任何姿态,在诗里都会体现。
    最好你能融入现实,又能走出现实。

9、★清荷铃子:读《写照》
读好诗使人激动,观美景使人兴奋,读《写照》即观美景,也观人生。
短短四行诗,我认为高梁道出了他目前的生活态度和心态,“山顶上绵延的废墟”这让我想到了人生的中年,当人到中年的时候,事业成败,已成定局这个时候其实也是人生的秋季,该收获的都已收获了,该经历了也都经历了,该受的磨难也经受了,还有那些多愁善感的季节。仿佛一切归于平淡,一切归于平静。但我不这么认为,我从高梁的诗行中也得到了确认。他说此时“落日照耀的山顶上绵延的废墟”我认为这是一种温馨和谐的、平淡而自得的惬意生活。在这里,他没有不平、无奈和痛苦的情绪,而是被“野杏树、杂草和灌木丛”这些“正值青春”的事物围住,这说明他对生活的理解和感受有着更深刻的内涵,那就是他仍然有梦想,有激情,也有追求和希望的。在他的世界,他看到这些年轻的生命,他们是酸甜的(野杏树)、忙碌杂乱的(杂草)和幽暗神秘的(灌木丛)。这一切“顺着山势组成了广阔的世界”,这是他的一个内心世界,也是他的人生和内心“写照”。不知道我这样的理解是否正确,我觉得你的心中是葆有激情的。这让我想起你的另一首诗《与你饮酒》,刚一看此诗时,以为这首诗一定是即兴的,但读后却不是这样,里面柔和了复杂深刻的感情,而你却用沉静理智的笔触写出,更让我感到震憾,感觉到世间的一份美妙情感。我想问你,诗中的“你”是一个具体的人吗?你应该很爱她吧,是什么促使你写了这首诗,这首诗是你写给一个人的,但很多人读了后如身临其境,仿佛都在“与你饮酒”,这也说明你在写作时已经把个人的情感经验在语言提升为一种表达上的普遍性,具有了普遍意义,所以很多人读你的诗都能读进去,都能从中获取到什么,这也说明你也还是注意诗歌的语言与读者的关系的,也说明诗歌是有技艺的,为了更好地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你是否注意诗歌的技术性,是否经常修改你的诗歌呢?
●高梁: 其实任何一首诗都有一个孕育的过程。像《写照》就是在参加河北青年诗会回来几天后才写出来的。那个阶段我一直在思考怎样用物来表达感情,而不是直接说出。这首诗就是我思考的结果。它是我思考的具体体现。但愿不同的人能读出不同的感受。它虽然短,但对我来说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是我诗歌从柔到有力的一个转变。从此我可以不再直接抒发我的感情。
    我记得在《与你饮酒》中有一句“我的手因为举杯/不再无处安放”,它就表达出了我的局促不安、羞涩、慌乱等等,与梦中人见面的情形。
写《与你饮酒》的时候,是处在安恬的状态。也可以说是微醺的状态。能顺利进入这个状态,说明喝酒也是有好处的。我可以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有在场感。这首诗可以说在清醒与沉醉之间。退一步可以到清醒的状态,进一步可以到沉醉的状态。
这首诗里的“你”并不是具体的一个人。当然她有现实中的影子,又是我头脑中美好的想象,“我不问你来自哪里,今夜的月亮空空/我有瞬间的迷醉,抱着你的肩,害怕你会飞”如果非得要归结到一个人的话,就归结到嫦娥吧。
    当然她也可以代指美好的事物。
说实话,我写诗就是想让大多数人看懂。就是不会写诗的人,也能够看懂。当然,文盲咱们就不说了。类似的话,我多次说过。我在写诗的时候,仿佛就有一个人坐在我对面,我就是在为他写诗。当然这个他是不确定的。这样我能娓娓道来,能够说得自然、真实。
    我的诗,有的真能被不喜欢诗歌的人看懂,这是我非常欣慰的。
对于写诗来说存在着很多技巧。但关键是你能把技巧融为一炉。让人在你的诗中看不到技巧。把技巧化而无形。让读者看到的,每个字,每个词,全都是从你心里流淌出来的。
一首诗有修改成一首好诗的可能,我会再进行修改。一首诗很多情况下,肯定存在废话、废字,甚至是词不达意的字词。有时候我甚至把整节诗句都删掉。即使发表过的,我看着有问题也会修改。
    我喜欢修改,这样我会最大限度地不重复自己。

10、★清荷铃子:读你的《下洼地》不仅读到生活人生,还能读到人的精魂,一些深厚博大的思想,通过最浅显的语言表达出来,确实是很有高度的,目前应该是你最理想的一组,这首诗可否作为你的代表作呢?你这些诗不仅朴素自然而且智慧大气,富含哲思,有叙事风格,叙事诗的好处是让诗歌从虚拟的想象落实到了现实生活中,这些诗同时有泥土的气息。请你谈谈你的这系列和乡土诗有什么不同吗?
●高梁:中国经历了漫长的农业时代。农村的事物天然的,具有诗意。土地、麦子、向日葵,提到这些名字,就能叫人浮想联翩。他们不仅是土地,而且也是诗中的主题或意象。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我们要想写出一首好的乡土诗并不容易。提到麦子,你就会想到海子;提到土地,就会想起艾青;提到向日葵,会想起更多。所以写乡土诗你会遇到一座又一座的高峰。
写乡土诗不容易。而大多数诗人其实处于临摹的状态。并没有写到人生的实质。我的乡土诗是把乡土本身的诗意去掉,进行还原。借用一句话就是我觉得是经历了三个阶段: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我想通过乡土诗写出人生、写出自然的规律,通过乡土,写出世界。

★清荷铃子:谢谢高梁百忙中抽出时间认真细致地回答我的提问,远握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诗歌的奴隶
后一篇:高梁访谈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诗歌的奴隶
    后一篇 >高梁访谈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