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梁
高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274
  • 关注人气:7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批评之六   《南 下》

(2008-12-10 22:09:22)
标签:

土堆

南下

桑树

诗人

果果

杂谈

分类: 选刊

《南 下》

果果蜜蜜

 

西边的土堆不高

我一口气冲上去

但是很长

两侧的桑树密密麻麻

暗语丛生,伸手展臂

活脱脱迎面奔来

我绕啊绕啊

鞋跟灌进泥沙

黑蚂蚁俯冲仰合

拂来的蛛网挂满理想

父亲拿鲜艳的棍子在后面追

我急了,剑劈流霞

划大大的叉字

踏上南下的列车而去

 

果果客气了。只能说互相探讨吧

    我可以把这首诗当作诗人自己的经历吧。诗人把时间定格在留恋自由自在的童年生活的少年,成长为步入社会的青年的转折点。呵呵,这话有点绕。诗人那时应该在16岁以上吧。他仍然留恋着童年的生活,做着想飞的梦“伸手展臂  活脱脱迎面奔来”。他没有涉及玩伴,因此我设想这是有些孤僻的,不合群的,有着自己的主见的,甚至倔强的少年,是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少年,“两侧的桑树密密麻麻  暗语丛生”,但“冲”啊,“绕”啊,也说明这少年玩心太重。没有玩伴,也有可能是同龄人早就担起了生活的重担。“拂来的蛛网挂满理想,”他的理想也正是要与自然融为一体吧。而他的父亲不把这视为理想,他不了解孩子的内心世界。在父亲的眼里,他就是一吃闲饭的,长不大。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父亲拿鲜艳的棍子在后面追”,这是因为他觉得无所事事的儿子不成器啊。而少年的反应是激烈的,潇洒的将父亲从心中抹去,决裂,离父亲而去。而“南下”在我看来暗合了父亲的希望。因此仔细分析的话,我们能够预见父子早晚会和好。
    这首诗的开篇写得太实。土堆不高,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土堆上。而不是放在诗人身上。一口气冲上去的土堆本来也就不高啊。桑树密密麻麻也说出了土堆的长。那么可不可以这样写呢:我一口气冲上   西边的土堆  两侧的桑树密密麻麻?“鲜艳”一词可以理解为父亲打“我”,已经用坏很多棍子。这次又拿了一根新的。但鲜艳往往用在色彩上。鲜艳包含新的意思,也算勉强吧。其实这里可以多着些笔墨的。现在这样虽然简练,但使诗歌失去了一次高潮。诗并不是凝练就好。该铺垫还是需要铺垫,该简的地方简。

    我急了,剑劈流霞  划大大的叉字  这里虽然潇洒,但成也潇洒败也潇洒。这样处理的结果看不到思想斗争,而只会看到无情的一面。也可能是诗人在回忆中故意这样去写,“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潇洒,为什么哭哭啼啼的呢?这是诗人的幻想覆盖了现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