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欢翳
云欢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37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葬生

(2009-01-15 00:30:55)
标签:

残文

分类: 他年梦碎泪湿烛

好冷的夜啊,我的手脚也是冰冷的毫无温度,可我还是推开了怀中熟睡的温热躯体。这样的温暖只会让我绝望,绝望的似乎在那凝玉一样的肌肤上,又看到了那萦萦幻幻的紫蝶。绝望到一次又一次在深夜里告诉自己,我就是这样冰冷,温暖,已离我那么远,那么远...

这女子,是叫鸢儿吧,好清秀的一张脸。我冰冷的手指抚上她的额角。明明是那么紧密的贴合,可她的生的气息,却一点也度不到我的指间。溟儿,她有一点像你呢,在她死后,我也在她额角刻一只蝶,好不好?血色的蝶,多么温暖的颜色。

这夜,真的很冷。冷的连月光都畏不敢前,静静的缩在云层后面,癫痴的向着世界索要着尽可能多的温暖。

冷啊,冷寂。冷寂的连我轻踱到窗边的脚步都显的那么突兀...

突兀的,象是你离开时一样。

溟儿,这夜幕黑的如此彻底,如同你的黑衣,你的发。

溟儿,如果这十年,你有那么一点点思念我,就教这夜一直这样黑沉下去,好么?

窗外的月光突然割裂了层云,霸道的割碎了他的奢望,和心。

溟儿,你连这点念想都要断了我的吗?好啊,我们就继续玩下去把,就这样玩下去。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混着花香的月光,让屋子开始飘渺起来,我走到梳妆镜前,拾起了那支累丝凤凰金簪。

好冷,冷过我的手指,就像你的眼睛。

溟儿,你知道吗,你离开之后,我亲手给无数女子戴上过这枝金簪,就像当年紫凰将它插进你的发髻时一样。只不过,对于她们来说,这只簪子不只是郎心切切,更是杀意深深。

“呵...”我对着月光仔细端详着这枝由神格凝成的簪子,竟只有冷笑。溟儿,我现在就只剩下冷笑了。

我终于还是拿着凤凰金簪,坐在了她身旁,不知怎么的,我的指尖又覆上了她的脸颊,鸢儿,是吧。她皱起了眉。是怕冷吧。梦里本来只有情郎温暖的怀抱,哪里会喜欢我着冰冷的指尖呢。溟儿,这指间要是抚在你的颊上该有多好,让你清楚的知道,我变得多么冷。

和你一样冷。

溟儿,其实我真的有点舍不得杀她呢,她真的很像你,连蹙眉的样子都很像...可她终究不是你。她的心是热的。这样吧,我还是杀了她,刻上蝶,等她也变得冰冷,等她的额角也舞着一只蝶,便更像你。

我轻轻的将簪子顶在她的颈上,只要一用力,我便离你更近一步了,溟儿...

这冷寂中突兀的响起了金属划破血肉的声音,我终于将簪子刺进了她的喉咙。越来越多的湿热涌了出来,淌过我的双手,我将双手贪婪的浸在那血色里。

溟儿,这簪子上又是一条人命,你在痛吧。痛到颤抖,痛到窒息。

 

 

 

 

 

(未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城府
后一篇:零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城府
    后一篇 >零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