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芥末开门
芥末开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52,624
  • 关注人气:1,8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倒车

(2016-02-20 12:19:15)
标签:

杂谈

没有月亮。夜晚漆黑浓稠。

山中悬崖。
列车正向后退去。

没有灯光,草树杂乱,一片漆黑。

车厢里的乘客,就像所有的乘客一样,一些啃鸡爪,一些打牌,一些刷手机,一些喝酒扯淡,一些睡觉,一些看着窗外,虽然窗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细细欣赏自己映在玻璃窗上的影子。

列车本该向前开,但它正在后退。

 

“车好像在后退!”一些人迟疑的咕哝着。

“车真他妈的在后退!”一些人大喊。

“哦,车的确在后退。”一些人点头。

人们慌乱起来。

“我们会掉下去!”

“掉到哪儿去?”

“不知道!”

“我们能做点儿什么?”

“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是的,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他们不是开车的人,他们无法进入驾驶室。那是一个神秘的空间,里面上了锁。

没人知道里面的情形。

没人知道如何进入驾驶室。

乘客始终是乘客。开火车的人始终在开火车。

这列火车如此漫长,人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车厢离驾驶室有多远。

 

“停车!”他们喊。

“停车!”他们拍打玻璃。

“危险!”他们来回奔跑。

“我不想死!”他们哭嚎。

没有回应。

车沉默而坚定的向后退去,退向黑色的未知。

没有月光。

一条黑色的列车,在悬崖间后退,长方块的小窗户里亮着白色的灯,灯下的人们如同飞蛾般扑来扑去,嘴一张一合。

没有月光。

所有声音都被玻璃隔绝,荒野里一趟列车,沉默而坚定的向后退去。

有人跳车。

有人成功,有人摔伤,喘息和呻吟回荡在海面般的暗夜。

有人朝前跑去,试图离驾驶室近一些,更近一些,即便后面是悬崖,他们也想当最后掉下去的一批,好像比其他人活得更久一些,就已经是莫大的胜利。

 

“我们怎么办?”车厢里剩下的人喊。

“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是的,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除了陪葬?”

“除了陪葬。”

沉默。

人们吓得发抖。

“可也许,没有那么坏呢?”一个人忽然说。

“也许,后退也能到我们要去的地方呢?”另一个人说。

“也许,后面那条路更好更近呢?”第三个人说。

“毕竟,我们有这么多人在一起啊!”第四个人说。

“是的是的,毕竟我们有这么多人在一起。”

大家突然都觉得有些放心。

身处群体之间,这让他们觉得安全;犹如牛羊,排队进入屠场,不慌不忙。

身处群体之间,它们觉得安全,即便要去的方向是屠宰场,但起码在路上,它们还是活着的。

人们心中仍然恐惧,但他们发现,只要自己努力埋头于当下,不去想起这些恐惧,恐惧似乎也就不那么清晰了。

这真是个好办法,尤其是,当他们什么也做不了的时候。

 

月亮依然不见踪影,黑夜依然浓稠。

列车依然向后退去。

悬崖陡峭。

依然没有灯光,依然草树杂乱,依然静默如初。

车厢里的乘客,重新像所有的乘客一样,一些啃鸡爪,一些打牌,一些刷手机,一些喝酒扯淡,一些睡觉,一些看着窗外,窗外漆黑浓重,什么都看不见,于是他们只能细细欣赏自己映在玻璃窗上的影子。

列车本该向前开,但它正在后退,离悬崖越来越近。

车厢里,人们正埋头于当下,努力将恐惧遗忘。

身处群体之间,他们觉得安全,即便要去的方向是屠宰场,但起码在路上,他们还是活着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