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芥末开门
芥末开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52,624
  • 关注人气:1,8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别骂渣男了,说点有用的。比如,代孕合法化?

(2016-01-17 23:23:44)

2016111日,北医三院一名34岁的孕妇死亡。

据网上消息,该孕妇34岁,有十余年的高血压病史、胆囊结石等,妊娠26周时因患有高血压合并子痫前期住院,后死于主动脉夹层破裂。而此前,她已经历过三次失败的妊娠,并且早被证明体质不适合怀孕。

此事一出,大家果然照例要先骂渣男“繁殖癌”,然后掉头刻薄死去的孕妇甘当“生育机器”。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发泄完情绪,大家日子照过。

何必总是重复这些没新意的口诛笔伐呢?咱们说点儿实用的不行吗?比如说,讨论一下代孕的合法性。

假如,现实中,如果有这么一对夫妻,男的精子健康,女的卵子正常,感情尚可,都想要孩子,唯一的问题是女方身体条件不适合妊娠,他们该怎么办?

在现有条件下,貌似有四条路可走:

第一,双方可以协商离婚,谁也不妨碍谁,谁也不强迫谁。

第二,男方主张自己的生育权,申请离婚。如果法院认为双方感情破裂,就会批准。如果法院以“感情尚未破裂”为由不允离婚,男方也可以闹到让双方感情破裂为止。

第三,男方找小三,搞出私生子,女方或忍或离。

第四,男方放弃生育权,接受无子女的事实。

 无论是否愿意承认,对于女性来说,“不适合生育”这一点,在当前以繁殖为目的的主流婚姻中是致命伤;一旦与现任离婚,很多人会担心自己不会再遇到合适的结婚对象,为此,她们会冒死怀孕,并不惜马革裹尸。不要指责她们“没有婚姻会死吗?”“没有男人不能活吗?”大家三观不同,况且人生漫漫,能坚强到愿意单身走完全程的又有多少人呢?

而对于男性来说,也是两难。与生育困难的妻子离婚,会背上“繁殖癌”“背叛者”的罪名;不离,要承受放弃生育权的不甘;找小三搞出私生子,又要被指斥为不道德不忠贞;不离婚又不阻止妻子冒险怀孕生产,就成了是“渣男”、“杀人犯”。

那么,这对夫妇为什么不能去找个代孕呢?一个愿意出租自己子宫,接纳这对夫妇受精卵的健康女性?(其实我最期待的解决方案是人造子宫,不过目前看来还得等上一段时间。)

夫妇二人的受精卵,将在无须性交的前提下,被植入代孕者体内,九个月过后,妊娠结束。这对夫妇得到了两人的后代;代孕者也拿到了自己认为合理的报酬。

双赢,对吗?

当然,这意味着把妊娠风险转嫁给了代孕者,但首先,一个健康代孕者所面临的风险,会大大小于那些身体有缺陷的高危孕产妇;其次,代孕者会拿到相应的高额报酬。高风险,高收益——投资理财的梗放在这里也适用。

况且,我们大多数人每天都在进行风险转移而不自知:去打仗的不是你,是士兵;去灭火的不是你,是消防员;去运输危险品的不是你,是司机;去对抗非典的不是你,是医生——有人付钱,有人拿报酬并承担风险。当然还有理想啊,信念啊,人生意义啊之类作为附着,但温情脉脉的面纱下,生存和社会分工的本质就是如此。代孕,只是其中一个新兴的工种而已。

此时道德论者当然会提着棍棒上场,指斥代孕不道德。

道德到底是什么?

道德不是艺术,可以“无用”的存在;它是一种工具,作用在于调整利益分配,协调社会关系;不解决实问题的道德指斥没有存在价值。

况且,百分之百完善的道德从来就没存在过,人们能做的,只是权衡和选择。

代孕之所以难以被接受的主要原因,还是它涉及到出租肉体。

一涉及到肉体,大家就会突然变得敏锐非凡。

其实这涉及到另一个道德观念问题:人对自己的肉体有没有自主权?

说通俗点儿吧,就是人能不能支配自己的肉体,包括能不能用肉体换钱?

我的建议是权衡。

权衡之下,我赞成性交易合法化,在自愿和做好安全措施的前提下,风险虽高,但仍是基本可控的。

同样是权衡之下,我反对人体器官的买卖,因为它造成的伤害无法靠报酬来补偿,而当事人可能对这一点认识并不充分。

还是权衡之下,我支持代孕合法化。

根据新华网消息,中国妇幼卫生监测显示,2014年中国孕产妇死亡率为21.7/100,000。其中西部地区孕产妇死亡率是东部的2.6倍——因为医疗资源不均衡。也就是说,假设能承担得起的代孕都是经济相对宽裕的人群,他们有能力为代孕者提供相对优良的医疗保障,那么,死亡率还会更低一些。

对比一下美国劳工部公布的2008年死亡率最高的十大高危职业死亡率(实在找不到国内关于高危职业死亡率数据大概看个意思吧):

渔民和渔业相关工作者:128.9 /100000

伐木工人:115.7/100,000

飞机驾驶员和飞行工程师:72.4/100,000

轧钢工人:46.4/100,000

农民和牧场主:39.5/100,000  

废弃材料和垃圾回收工:36.8/100,000  

屋顶工:34.4/100,000

输电线安装和维修工人:29.8/100,000  

卡车司机和驾车流动销售工人:22.8/100,000  

出租车司机和私人雇佣司机:19.3/100,000  

(也有2013年版的死亡率排名,行业内容差别不大,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找来看看)

也就是说,在中国当代孕的危险性介于美国出租车司机和卡车司机之间。

如果一次代孕,受益者是双方:雇主夫妇得到孩子,代孕者拿到了报酬,且代孕者面临伤害的风险比卡车司机更低。权衡之下,我认为应该赋予代孕者出租自己身体的权利。

还有一个问题:当代孕是否会影响心理健康?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是在雇主在选择代孕者时先进行专业心理评估;第二,说句不那么温情的话,想赚快钱总要付出代价,否则尽可以去找个按月出粮的差事。

一些人认为肉体出租是下贱和不可饶恕的,把出租子宫的代孕者等同于妓女。

对于这种歧视性的道德狂吠,似乎没有道理可讲。

同样是繁殖,领过结婚证的子宫和产道就是圣洁的?

而为了维护这种神圣性,就要以“独立自强”为名义,剥夺那些生育困难的女性繁衍后代的权利?哪怕她们感到孤独和痛苦也在所不惜?或者强迫男性以忠贞爱情的名义放弃自己的生育权?或者让那些肯出租子宫的为人代孕女性背上“下贱”的标签,不能光明磊落的工作和生活?

不好意思,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不人道:为了满足一些人狭隘的道德观念和虚拟的道德快感,侵害了另一些人实质上的权利——繁衍后代,获得幸福生活的权利。

其实,有时候,人们会因为自己的所谓“不道德”而感到痛苦,只是因为道德癖不停在旁边叫嚣和提醒。就像一个小孩子刚从盘子里拿起一个较大的苹果,马上有人在旁边喊“自私!自私!”小孩觉得惶恐,并不是他的行为真的有多么不道德,而是因为有人看不惯,并不断叫喊而已。

在美国的一些州,代孕是合法的。一些代孕妈妈们并不避讳自己的职业,她们认为自己在做善举:帮助那些想做父母的人完成心愿。

所以,如果一定要用道德来衡量代孕,也需要进行正反两面的考虑,看到人间有爱,而不是只阴暗的盯住“肉体”二字不放。

不过,我其实更期待科技赶紧进步,生产出人造子宫,这样就连“出租肉体”的道德难题都避开了,还可以真正解放所有想从孕育的风险和操劳脱身而出的女性。

前途是美好的,但貌似有点儿远。

在这之前,代孕还是得靠人。

想得特别多的人可能会问,孩子应该管生自己的代孕者叫什么呢?

如果嫌“受精卵保管及分娩实施阿姨”太长了的话,那就叫“阿姨”好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