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佳庆
魏佳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41,019
  • 关注人气:173,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十年——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2007-10-08 01:35:19)
标签:

娱乐/八卦

分类: 北京十年

    北京十年——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校园的生活总是那么短暂且快乐,光阴在眨眼间匆匆的流过。我也从当年那个只身进京求学的,傻乎乎的“假小子”变成了大姑娘。这也预示着,我真正的北漂生活开始了……

毕业那天,我们流行演唱系的同学一起在全聚德吃了顿饭。平时有说有笑、大大咧咧的我们此时都成了“闷葫芦”,太多的感慨掖在心底却无力倾诉。于是每个人都四处敬酒,以酒助兴。到是“二锅头”的浓烈起了作用,酒过几偱,借着醉意,我们开始肆无忌惮,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诉说着、回忆着……即便从前有再多的误会、分歧此刻也都烟消云散,我们都是一起闯荡的好兄弟、好姐妹。

尽管校园生活结束了,但大家离的还是很近,都是几个人凑合在一起租房子。通县的房子相对市里要便宜些,所以大家都还没有离开这里。后来的我们凑到一起时还经常拿那段日子打趣,说某某是一线歌手,某某是二线歌手,我们是通县歌手!

没有工作,没有社会经验,没有人际关系,刚刚毕业的我们找不到出路,一切都是那样的渺茫。

因为觉得自己是大人了所以也都不好意思管家里要钱,几个人整天大眼瞪小眼的在家里混日子。偶尔能去酒吧试音,还会被人家劈头盖脸的数落一顿,什么没有演出服呀,什么不会和客人调侃呀,什么不会跳舞呀……有时候我也能去唱上几次,但因为不太愿意去讨好别人,所以在每个酒吧驻唱的时间都不会太长,饭碗就被别人抢走了。

我有时候就琢磨,什么时候天上能掉下个大馅饼,“哐当”一下砸我脑袋上呀!因为那段日子太难了,有段时间每天是靠吃烧饼挨过去的。还别说,就在我弹尽粮绝连烧饼都买不起的时候,天上还真的掉下“馅饼”来了。有天我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眼前一亮,地上有十块钱!那钱被风吹得颤颤微微,仿佛在和我说:“快过来拿我吧!”我高兴的一把捡起它,捧在手心里连连的感谢上帝。一点不夸张的,在当时十块钱,可以让我过上好几天。

基本的生活难以保障,交房租的时候自然也就成了最让我们头疼的时候。那时候小,脾气都很硬,逼不得已,我们也做过不地道的事。

2001年冬,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我们四个同学,偷偷摸摸的从四楼往下大包小包的运行礼,出租车就在门口等着,是事先就找好了的。为了此次行动我们提早就做好了详细周密的计划,原因是房东一直在催交房费,给我们的期限是三天内再不交就赶人,房费拖了一个月了,再不交也真说不过去了。其实我们不是耍赖不交钱,是真的没钱交,求房东再多宽限几天,但她不仅态度极其恶劣,话里话外都是瞧不起和讥讽的感觉。我们乱了方寸,走投无路,又年轻气盛想借此打击报复,于是便出此下策。

大包小包的行礼还真是不少啊,全是贴身的家当一件都舍不得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东西都安安稳稳的塞进了车里,大伙这着才算松了一口气,司机一踩油门,我们溜之大吉。晃晃悠悠的车开到了通州的另外一个小区里,这个新家也是同屋的几个人事先找好的,我们满怀期待的奔进去一看,顿时傻了眼,起先的精神头也没了,屋子里破破烂烂的,满墙都是铅笔道子,角落里还趴着大蜘蛛。我坐在床上就开哭,心想我咋命这么惨,弄到这么一个鬼屋子,阴森森的不像个人住的地方,这种四处流窜、无处落足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哭归哭,哭过了还是要面对现实,第二天我们几个去市场上买来了彩纸,回到家满墙的糊起来,自己动手清理、打扫、布置。至于之前的那所房子……据同学说,有一次他们打电话过去找我们,房东隔着听筒大骂:“这帮人是骗子!!!”

然而就在事发后的第四天凌晨,我突发性阑尾炎被送进了医院,紧急手术后在床上整整躺了七天。我想我一定是遭了报应,心里默念了无数次,“上帝我知错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