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槐子
七槐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1,640
  • 关注人气:7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 \  关于英文诗歌的通讯

(2015-03-13 00:05:31)
标签:

佛学

分类: 两地书

2013 \ 关于英文诗歌的通讯 

 

(一)

 

记得你曾试译艾米莉(圆点)狄金森的一首小诗。这是里尔克的一首诗:

 

严重的时刻

 

此刻,有谁在世间某处哭,

无缘无故地在世间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间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夜间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间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间死,

望着我。

 

这是陈敬容的译本。被这译本触动,找来原诗,不料读来像是完全不相干的一首诗。原诗文字极简单:

 

Solemn Hour

 

Rainer Maria Rilke

 

Whoever now weeps somewhere in the world,

weeps without reason in the world,

weeps over me.

 

Whoever now laughs somewhere in the night,

laughs without reason in the night,

laughs at me.

 

Whoever now wanders somewhere in the world,

wanders without reason out in the world,

wanders toward me.

 

Whoever now dies somewhere in the world,

dies without reason in the world,

looks at me.

 

不能说译文有明显的字意上的错误,那么为什么译诗比原诗好太多呢?关键在于“whoever”的译法。

 

如果完全忠实于原诗的字意,“whoever”应该译作……。比如,那无关无故在世间哭的。当然,这不美,而且两个字离得太远了,显得拖沓。所以,译者将它译成“有谁”。

 

“有谁”和“那……的”意思上有微妙的差别,在于有谁虽然不是确指,却是确知的存在,而……是类别的泛指。确知而不确指,故曰“有谁”,是怜惜的猜测,仿佛轻轻地说“呵,你是谁呵”。“那……的”则漠不关心而严厉,诗中的“我”似乎是一个遗世而独立的形象。

 

Now”译为“此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将“此刻”置于句首,更从时间的侧面突出了“有谁”的确定感。把“此刻”置于句中,是比较忠于原诗的字面意思的,但是句子就更拖沓了;加上“那……的”,简直成了说明文,全不可读了。

 

从诗的题目来看,“严重的时刻”,“严重”也许翻译得不完全准确,但诗人的基本情绪并不是“此刻”,“有谁”所传达出来的温柔、怜惜,这一点是确定的。

 

我心有戚戚地猜想,这首诗必定曾让译者食不下咽。值得感到安慰的是,译诗本身是一首好诗。那么,我们不如把译诗和里尔克的原诗当作两首诗来看好了。

 

再讲一个译得准确而传神的地方吧。在第一、三、四节中,“in the world”重复出现。但在第三节中,当动词是“wander/游荡”的时候,“in the world”一度变化为“out in the world”。译诗中“in the world”是“在世间”,而第三节改作“在世上”。前者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后者配“游荡”使用,有了某种空间感,译得真好。

 

(二)

 

附上雪莱《致云雀》原文及江枫的译文。我改正了原文、译文和注释中的几个明显的错字和排版错误。原书注释是按页排列的,我则将注释汇总在译文之后,以先后顺序统一连续编码。

 

这首诗收录在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中英对照的《英诗金库》下卷中,记得是十四岁时在五四大街的新华书店买的。这部书篇幅浩瀚,收录十六至十九世纪的英文诗歌288篇,左侧英文,右侧中文,译文多为名家手笔。印数只有1550册,居然被我买到一部,不能不说是一种际遇。

 

那时书店还不是开架的,远远地看见了,得叫店员拿出来看。边上一个戴眼镜的叔叔听见我叫拿《英诗金库》,非常讶异地问我,这书你看得懂吗?我也非常讶异的回答,当然看得懂了!其实不全是实话。古早的英语看起来费力,所以才买中英对照的——译文稍一点拨就够了,比查字典方便。

 

作为大家,江老的译文意思肯定是过硬的。不知道你的学生为什么需要这首诗,我可否建议尽量不用译文?译诗,尤其是古英语的诗,在我看来有两个很大的困难。第一,译文往往逻辑性过强,而灵动不足,思维跳跃的诗行被译成了说明文。中英文(古英语和现代汉语)语言习惯差异太大了,真的译得跳跃灵动了,恐怕就完全看不懂了。

 

第二,英语里一些固定表达和常用意象在中文里没有对应的说法,诗嘛,又没法啰嗦两句解释解释,结果就有些不知所云,例如鲁莽的飞贼极乐音流等等,挺突兀的。

 

作为译文,已属上乘。作为一首中文的诗,不算一流。我一直读不下去译诗,雪莱、济慈、普希金、雨果,统统味如嚼蜡。后来只好自认庸俗,丢开算了。现代诗好些,即使是译文,也常有神来之笔。

 

顺便提一下,你有些博文如惊鸿一瞥,一下看到,一下又不见了,什么情况?这篇昨晚恰巧看到了,今早又不见了。应该是《致云雀》吧?当时马上快睡着了,希望不至于记错了。如果有其他需要,再告诉我吧。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