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槐子
七槐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4,192
  • 关注人气:7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即时网传(七槐子夜话5)——听雨小序

(2013-11-28 21:59:26)
分类: 两地书

《醉中草书赠苏朝七绝二首》之序

 

    今天上午备课。本科生一节课40分钟,我一般备课几个小时,——失眠时散步路上闲散欣赏音乐时候等等,零碎时间,放松的状况,容易突发奇想,决定一门课比较合理的教学过程走向,本质则是学术专业绝对的质量水准。

 

    本科生比较薄弱,需要更多的关心关注关怀。今天作出下周二的教学设计,明天做下周三的教学设计。

    今天相当饱和。刚才,北师大的生命科学专业的研究员周颖,另一位似乎是学习比较文学博士专业的名校毕业生,我们一起审读修订了两册小学实验教科书的送审版初稿。在周正逵先生的家里,先生身体不好,我们应该前去求教。每次都提前到达,逡巡许久,临近约定时间再启动门禁问询。

 

    比较文学的博士生,第二次聚首工作,上一次离开周先生家,电梯里我说北大中文系比较文学大陆首创者的第一本专著如何如何。

    其实有一段20年前的,我和苏朝兄共同经历的经历。他有一个得意门生,从初中教到高中,非常优秀到大学中文系:一定要考北大中文系的乐黛云先生的研究生。我和苏朝夏日炎炎中,帮助借阅寻找乐黛云的那一本专著。接洽了我的学生(北大图书馆副馆长),也没有借到。非常沮丧,怏怏而归。但是苏朝的那个得意门生居然就考到第二名,可惜那一年乐黛云先生只收一名研究生。然后,我们星流云散,我就不清楚苏朝的学生,名为“晓暄”女孩儿的具体生命行程了。我非常想念她。

    我去过她的家,他的父亲几乎仅仅大苏朝几岁而已,门头沟地区的国家公务员。都是豪饮客了,呵呵,我当年号称也是豪饮客。但是那一年,因为特殊原因,从丁克一族更弦改辙,要一个祖国的花朵。我从来是追求卓越的蠢货,十几个月,滴酒不沾。(可惜当年没连香烟一起根除。……戒烟,至今三年半一根香烟没吸,朋友们似乎觉得惊诧了。七槐子的绝对毅力,似乎还是有一点点的。)

    那一天,晓暄家里的夜宴上。苏朝,我,晓暄同学,都因为我滴酒不沾而尴尬。我们最后沟通畅快,我吃得大好,苏朝兄喝得较好,我扶着他乘坐末班地铁回了城中。

    苏先生教的晓暄同学,和我教的三个初中生高中生,四个女孩子中学时代出版了一本书,山东省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的。我取的书名是“蓝星星”,最后被篡改成“飘香的花季风”。(没办法,那时咱没钱出书,任人宰割不是。)

    是为序吧,早就掩盖诗歌微弱的火苗了。

    忘了说了,苏朝兄的孙女,两岁了?其名,便是晓暄授意,曰“听雨”。让我痛悔啊,多好的人生雅号。我的女儿名“北方”。虽然比“听雨”大气,似乎少了书卷气不是?见仁见智好啦。七槐子新韵诗云——

 

    最难风雨故人来,白发童颜若花开。

    斗酒奈何心不醉,苏家听雨暖心怀。

 

    喃喃言罢一声真,也是东篱老酒人。

    山里风铃应问汝,何时宿在柳花荫?

 

    * 七槐子问候苏朝晓暄等等男生女生。天涯海角,不知道心语相通相知否。感恩节快乐,新年快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