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槐子
七槐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3,890
  • 关注人气:7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语文教育改革纵横谈》序,敢峰

(2013-11-04 17:57:17)
分类: 教研通讯
《语文教育改革纵横谈》  (作者 敢峰)


敢峰(方玄初),北京景山学校首任校长,当代著名教育改革家和教育理论家,长期从事基础教育理论研究和教改实验活动,造诣精深,卓有建树。


国庆节前,人民教育出版社周正逵编审来访,相谈甚欢,距今春在御马墩相聚又半年矣。临别时老友出示其所著《语文教育改革纵横谈》与《探索者的足迹——周正逵语文教育论集》两部书稿,谓将公开出版,嘱我写篇序。论及语文教学,周在“吴头”,我在“楚尾”,虽山水相连,然敢以“楚尾”序“吴头”者,乃意在楚风送吴船,聊以壮行色耳。

    我与周正逵从1960年在北京景山学校相识,已逾五十年。当年风华正茂的周正逵老师现在年已七十五岁了,在学术和事业上早有建树,按中国的传统习惯应当称其为周公才是。既是老友,就不拘此了,还是直接称周正逵或老周吧。

   周正逵乃当代语文教材编写大家,从事语文教学改革研究工作和教材编写工作逾五十个春秋。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他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和从事教学法教学。其后,六十年代他云出岫于景山学校的语文教学整体改革实验,中经北京市东城区教研室,最后又云落于人民教育出版社,一生与语文教改研究和教材编写相伴。对此,他可称得上是:意极诚,情极钟,志极坚,而且看得远,想得深,治学态度严谨,工作作风稳健。八十年代他主编的人教版高中语文实验课本,是在原有多种教材研究的基础上创建的以“训练系统”、“分进合击”、“能级递进”、“自学指导”为基本特征的新模式,经过多轮试教,最后经国家教育部批准,作为正式的高中语文教科书供各地学校使用,前后达二十余年。随后他又主持编写了一套新的义务教育语文教科书。这是他在教材编写工作中的重大实际贡献。在这个过程中及其前后,他还做过许多调查研究和教改实验,经过了多少个日夜的思考,成系列地写出了一大批有关语文教改的文章。最近他把这些文章编为《语文教育改革纵横谈》和《探索者的足迹——周正逵语文教育论集》,公开出版。如果说教材是舟,这两本书就是江水。水以载舟,舟以行水,当以一体观之。舟虽有易日,江水却长流。而且在江水上还可百舟竞发,各逞风流。由此,从长远和更广阔的视角看,探索和思考的江水,其珍贵更胜于舟船。拿《语文教育改革纵横谈》中所论及的十六个问题来说,几乎涵盖了语文教育改革的方方面面,成为一个完整的体系。据我所知,时至今日,这大概是研究语文教育改革最系统、最完整和研究得最深的一部力作。他在语文教育改革上的许多观点和看法,我认为是很深刻和很有见地的,而且也很全面、很辩证、很稳当。我很赞成。当然,在某些问题上可能会出现见仁见智的情况,甚至会发生争论,这些都是很自然的,会把对这些问题的研讨引向深入。《探索者的足迹》同《语文教育改革纵横谈》正好构成了姊妹篇,可以使读者进一步深入了解作者所经历的教改实验研究和思考的历程,加强和深化对其中许多重要问题的认识和理解。同时从这本书中也可以看出和证明作者研究语文教育改革的历史沉淀厚度和思考钻研深度。积半个多世纪的时光,专一实践和研究中小学语文教育改革,既编写出成套教材又出版研究专著,花费如此巨大心血又有如此重大建树者,环观当前的教育界,还真寥若晨星,甚至也可能唯此公一、二人而已。

对于语文教学问题,我是内行外行参半,发言权也有也无。说有,毕竟我在中小学学过语文,大学也是念的中文系,在北京景山学校和北京力迈学校先后都进行过语文教改实验。对语文教学的变迁、教学中的得失和长期存在的痼疾,我心知肚明,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看法,有话说也想说。说没有发言权,因为我毕竟不是第一线的语文教师,缺少直接和学生互动的教学经验,在具体的教学细节处理和教学艺术运用上我不甚了然(至于应试教育的一套做法,我是拒之千里之外的,不了解也罢)。不过,这也有它的好处的一面:走出山外看山,复杂变简单,便于抓住要领。依我看来,当今的语文教学和改革实验,其要领应当是:第一,要使学生从小扎下中华文化的根。第二,语文教学的重心要下移。第三,要紧紧抓住读与写两个基本点,用教学中国语文的方法教学语文,使学生在语文学习上建立牢固的根据地和广阔的游击区。第四,注重学生的自学能力培养和后续发展潜能的孕育。第五,终极目标是使学生掌握和运用中国的语言文字,传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的人文精神、人文智慧和人文情怀。而当务之急,集中到一点就是六个字:提高语文程度(包括有条件的地区和学校要学好文言文)。其中“关于用教学中国语文的方法教学语文”,看起来似乎是废话,其实正是中国语文教学的基本规律所在(也是同科学知识教学的最大不同处),而我们却长期迷失了。打个比方,犹如在陆地“行船”,师生都搞得负担很重,而实际语文程度却难以得到提高,甚至连基本的读写都保证不了。当前谈语文教学的改革创新,首先就要回归到“用教学中国语文的方法教学语文”的道路上来,切切实实地在这条路上进行探索和实验,谋求创新,否则变来变去,终难成功。繁琐和形式主义的教学,表面好看,其实是“花架子”,要不得。改革可不能赶时髦啊!要实实在在地在真正提高教学质量和学生语文程度上面下真功夫。

    借“吴头”说“楚尾”,只能到此为止了。再说,就僭越了。好在只要细心的读者在读老周这两部书的时候,是会从书中的许多论述和他的探索足迹中,发现“吴头”和“楚尾”的“同频共振”。而且我坚信,在读者中也一定会有许多“同频共振”者。我深知,在当今应试教育的激流中,进行真正的教育改革是很困难的。但是我们要下决心走出一条不搞应试教育也不怕考试的真正提高教育质量之路。(至于考试改革当另研究。)一些真正办得好的学校和一些真正学得好的学生,就是这样的。我们要有这种志气和信心。“勇迎激流上,头摆尾也摇。纵身再一跃,我比龙门高。”(《纵身再一跃》)我就用这首小诗作为这篇序言的结束语吧。

                                            

 

                                                 2012109日)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