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槐子
七槐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4,192
  • 关注人气:7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初中实验班吟诵教学速写

(2012-11-01 19:39:35)
标签:

杂谈

分类: 教研通讯

2012-9-29   鄂尔多斯实验学校吟诵教学起步速写

 

初中实验班吟诵教学速写


 

 (一)举 意


我暑假前编出《文言实验课本》(七年级上下册),去东胜实验学校和正在试教的初中老师们一起研讨,本来没有安排演练“吟诵”。课本里提出运用“诵读法”,即“初步理解,反复熟读,直至可以背诵,在熟读成诵的过程中不断加深理解”。至于怎么“读”,无硬性规定,建议力求读出文言的腔调。按理说,“文言的腔调”就是“吟诵”的调子,但是这样的“读书调”已经退出中小学课堂一个世纪之久了,取而代之的乃是“朗读”,习惯上把对文言诗文的朗读背诵称作“诵读”。——这便是“朗读”“诵读与“吟诵”的关系。

“诵读课文”是实验课本里地位最高、分量最重的内容,其主要的教学方法便是“诵读”。倘若让使用过数千年的“吟诵”复活,回归文言诗文的学习过程,是不是能够得到比今天的“朗读”“诵读”更好的教学效果呢?这要算一个新的实验课题了。

今年,即2012年,九月份开始实施的初中文言专项实验,七年级第一学期侧重于三条战线: 

1)用“诵读法”大量积累经典的文言语料;同时,采用略读、浏览等方式大量阅读生动有趣的文言语料,以此作为诵读的辅助。

2)持续进行断句、对对子等文言基础演练,从另一个侧面辅助培养文言阅读之语感。

3)结合课文阅读、技能演练,熟悉常用文言虚词的常用义项。

——一条主线,两条辅线,我们构建了这样的文言教学基本格局。“吟诵”密切联系着“诵读”,属于基本教学方法的范畴。目前最大问题是语文教师不会“吟诵”,甚至在“示范诵读”(“范读“)方面也还存在一定问题。面对这个难题,第一要加强“范读”(诵读)训练,适应当前的教学需要;第二要培育“吟诵”的专业良种,为了适应今后的教学教研发展之需要。

因此,便有了启动“吟诵教学”的举意。


 (二)预 备


谈到吟诵教学的“预备”,对我来说,实际上存在着远近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始于十二三年前,我阅读了南京师大中文系陈少松先生的专著《古诗词文吟诵》(再版)。这本书唤起我对“吟诵”的旧有记忆,以前仅仅是好奇,读完这本书的专业范畴里的系统阐述,学唱了其中几十个吟诵曲谱,专业直觉告诉我,这个实验项目意义重大。从那时起,一直关注这个研究课题,也做过一些曲谱编制、教学案例评析、吟诵尝试和推介工作。

然而,这些年我在专业判断中,出现了两个误区。

误区之一:误以为吟诵仅仅限于古典诗歌,吟诵古文几乎不可能办到,而古诗在中学文言教学中处于次要位置,远逊于文言文学习。因此,判定古诗吟诵处于文言教学的边缘地带,锦上添花而已,算不上雪中送炭,关键还是要做好“诵读”和“美读”。

误区之二:误认为古诗吟诵,重点在于“吟”,也就是“吟唱”。“吟唱”近似于我们今天的歌唱,旧有的私塾式吟唱调似乎比不上现代的优秀歌谱。于是产生了两个追求:(1)基本上套用现代歌曲,适当改编之后,直接用作古诗吟唱的曲谱。(2)以古诗为歌词,编制新的原创曲谱。至于旧有的私塾吟诵调,精选一点点优美上口的即可。

2009年以后,随着对大陆民间吟诵资源之发掘整理工作的深入,与台湾学者交流吟诵经验的深化,特别是中华吟诵学会等组织多种吟诵普极活动,培训一线教师学习吟诵技能,尤其是倡导吟诵进入中小学语文课堂,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初步取得实质性进展。其中,北京景山学校盈视老师在初中用吟诵法教《爱莲说》的课例,给予我很大启发:假如把吟诵法列为文言文的主要教学方法,会不会从根本上改变教学面貌呢?这便是形成新的“举意”的深层原因。

第二个阶段,开始于今年春天。主要是搜寻相关的新鲜资料,反思吟诵的价值、功用,探寻吟诵与汉语文教学的最近契合点。这次九月下旬赶赴鄂尔多斯主讲全国中语会的第十次专业培训课,专业专项之预备工作做得比较辛苦——编制了五六个古诗曲谱,其要目如下。

曹操《观沧海》《龟虽寿》曲谱。这是为当地教师所做研究课提供的吟诵资料,基本上属于吟诵范畴,尚存一定的歌曲影子。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曲谱。与现代歌曲比较接近,略含吟诵元素。

崔颢《长干行》二首曲谱。根据景山学校初中女生的现场吟诵视频记谱,她们采用了台湾的“宜兰酒调”,属于传统吟诵调中比较靠近歌唱的特殊门类。

白居易《钱塘湖春行》曲谱。这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当代律诗吟诵调原创,我把它看作自己编制吟诵曲谱并现场吟诵的正式开端。细节还存在某些毛病,基本规矩大致贴近传统的吟诵调子。

杜牧《清明》吟诵调。这个,在教学中现场吟诵了,曲谱是回京后才追忆记录的。

 

(三)上 课

 

1.   给初中生上课前,与全校语文组老师集体备课概况纪要 

926上三节公开课,这一天是星期三。集体备课安排在星期二,也就是925。大概是两年多以来培训班的一个创举了——现场集体备课,翌日执教者登台授课,然后全体教师现场评课。前两节课的备课情况,这里我略去,只说七槐子自己的“古诗吟诵课”集体备课实况。

来内蒙古之前,有一个预案,想带来吟诵曲谱,教会老初三的一个男高音老师,由他替我上这节古诗吟诵课。或者我们俩合作授课:这个教学形式也一定具有吸引力,开启中学特色课由双人合作完成的先河。(未来,尤其在高中选修课方面,外聘大学或科研部门的专家与本班语文教师联手授课,我预想有可能成为常态之一,除非高中语文教师自己达到专家水准。比如像上古音韵问题涉及诗三百、唐宋词鉴赏问题涉及《人间词话》等等。专家懂专业而教学不大稔熟,教师懂教学而专业不大稔熟,双方合作,恰好互补,形成最佳合力。)但是这个男高音教完初三毕业班,没有回到新初一参加《文言实验课本》的试教工作,他调离中学改行了。今年春天我来主讲第九次培训班课程,听过他的公开课,也听他吟诵了两三首古诗,先天条件、专业修养都出色。无奈,我只能唱一次独角戏了。

“吟诵”这个专业概念,老师们几乎都不清楚。前面多一半时间,我在讲解“吟诵”的前世今生,包括分析我的多年误区和新的专业反思、追求等等。大约示范吟诵了半个多小时,偏重于“吟唱”,尽量找优美好听曲谱来演示。然后转入第二天的课,依次介绍了四个曲谱,讲解,演示,吟诵并期待提炼出最佳的教学设计方案。

这些,培训班都有现场全程摄像,我择要说说主要环节。

杜牧《清明》的吟诵,特别是把吟诵的音长音高与旧有平仄调对应着作出分析,穿透了七言律诗的节奏点、平仄以及入声字、韵脚拖腔、全诗起承转合靠拢于主音,这些关键问题。但是几乎都是点到为止,估计有些老师未必能透彻理解,仅仅约略意识到诵读、吟诵之间具有内在关联。

课前有为先生特地嘱托我,集体备课时,以你发言为主,最好教会我们一首吟诵调。于是,依照发下去的《钱塘湖春行》吟诵曲谱,领着大家反复吟诵。(我自己也等于为第二天备课了。)

之后,还一起吟诵了《天净沙秋思》《长干行》,这两个曲谱比较简单。

最后是研讨明天初一新生的实验课的教学设计方案。老师们吟诵过后,兴奋起来了,帮我出主意想办法,渐渐聚合成一个完整的教学思路。

 

2. 文言实验课(上篇)——在草原上吃螃蟹的教师、第一个准吟诵案例

集体备课的第二天,也就是926上午第二节课。新初一的李雪琪老师讲授公开课,教曹操诗《观沧海》和元曲《天净沙 秋思》。前一天集体备课,她提出用吟诵法教曹诗。我听她吟唱了,我也吟唱了,一起切磋这个古风如何借助吟诵曲谱来演绎。吟诵谱是我的原创,隐隐感觉她有些音不是很准确,走调并不严重,可第二天公开课现场情况如何就很难说了。音准也许不是天生的,但在某一处一旦走调,差不多永远会在这里出问题。早年在北京东城师范音乐班合唱团唱男高音声部(那时我嗓子还没坏),某一支歌走调现象偶尔出现在群体里,矫正起来也很麻烦。于是说对她说,明天别唱了云云。

这个建议,事后反思,大家都埋怨我说错了,我对批评意见心悦诚服,也渐渐感到内疚。次日李雪琪老师还是安排了《观沧海》吟诵这个教学环节,时间压缩了,但现场效果奇佳。老师高声唱,学生低声和,大概有三四遍,学生便能够自己吟诵了。唯有最后一个小节音准稍稍不稳定,学生集体嘤嘤而鸣,其实也听不出来。

课上得非常精彩,校长也听得兴奋了。课间找到我,说,新初一每日一歌,不唱歌曲了,就吟诵古诗词。他的第一理由比较怪,说是学生长大了,到社会上,能吟诵古诗——这便是文化品位云云。第二第三理由我记不清楚了,因为接下来是我上公开课,无暇过多他顾。实验班据说是新初一有名的活跃群体,教师子弟兵比较多。我当年教过这样的“子弟班”,知道其中滋味,便提前坐在大会议室的讲台前,等候实验班师生入场。

 

3. 文言实验课(下篇)——正式执教中学文言吟诵课

1)非常规导入

起先设计的导入环节是:板书“吟诵”(斗方大字)和杜牧《清明》诗,简要解释概念,示范吟诵,激发学习兴趣。

现场教学实况是:我课前完成板书。一班小孩涌进来就坐后,异常活跃,我便坐在讲台前和他们聊天儿,有问有答,气氛融洽。于是也没有全体起立互致问候,省略这个礼节。(此刻离上课铃声响起,大概还有六七分钟。)

我问:你们小学背诵过这首《清明》吗?

学生齐声答道:背——诵——过——。

我提议:背诵一遍,让我听一听,行不行?

学生回答:行——!(齐诵)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然后,我简要介绍说,一百年前,小孩们并不这样读古诗,他们是“吟诵”云云。听课的学生很是惊愕,于是我便操着吟诵调儿演示了一遍。反响热烈,跃跃欲试,我就接着第二遍吟诵这首诗,学生们自发地跟着吟诵。一遍,再一遍……上课铃声啥时响的我根本没听见,连许多听课的教师也跟着稚气的童声一同在吟诵,会场激荡着大约百年以来中学课堂上少有的吟哦之声。 

2)放弃预案而攻坚

这节课的授课重点乃是学白居易的七律《钱塘湖春行》,所以称“攻坚”。起先设计的做法是:先安排“诵读”,也就是用朗读的方式熟读成诵,大致理解文字、内容。诵读完成之后,相机教一点儿“吟诵”。何谓“一点儿”呢?事先把四首古诗,包括《钱塘湖春行》《天净沙秋思》和《长干行》其一、其二,印成篇子发给学生了。

篇子上,《钱塘湖春行》大概是这样的:

 

孤山寺贾亭西,水面初平低。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春泥。

乱花渐迷人眼,浅草才能马蹄。最爱湖东不足绿杨阴里沙堤。

(红色字是入声字)

 

教学预案是:每一句诗学生读用方框圈起来的四个字,我吟诵剩下的三个字,期待出现有“诵”有“吟”、“吟”与“诵”交融的特殊效果。

教学实况是:鉴于学生跟着我吟诵《清明》并不困难,甚至应该说非常顺畅,我便放弃预案,——直接带着学生进入“吟诵”。在若干遍吟哦过程之中,穿插解决文字难点和其他一些问题。因为是随机处理,比较灵动,略含即兴的成分,具体操作次序、穿插连接的细节,我现在记不清楚了(可参阅教学录像)。要点还记得,主要有如下几个侧面。

第一,利用“文言实验课本”上的注释和板书,解说“钱塘湖”“云脚”“争

暖树”等词语。

第二,在黑板上用粉笔画简笔画儿,直观显示“钱塘湖”“孤山寺”“贾亭”

“白沙堤”“湖东”等景物的方位,帮助学生在脑海中形成此诗的“情境”,体验诗的美感、诗人的情绪。

    第三,圈出八个入声字,告诉学生这些字吟诵时发音要短促,别拖腔,别高昂。另外,“行不足”的“足”字后面,我安排了拖腔,但加上一个衬字“哇”,变成“行不足哇——”。提出入声字问题,现场的感受是:学生非常感兴趣,跟着老师学一下便会了,他们的模仿力很强。

    第四,请一个学生点将,吟诵每句方框里面的那四个字,其他同学接着吟诵句中后三字,相互配合,生动演绎。我看见有个女孩子手举得最高,就让她点将,她点了男生女生若干位起立领吟,其余学生跟着吟诵,一时童声鼎沸,其乐融融。这个环节是全课第一处教学高潮。

 3)不大成功的元曲“吟唱”

从《清明》《钱塘湖春行》,到第三首课上“吟诵”的古诗《天净沙秋思》,本来有希望拾级而上,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但实况是:这个占据大约六七分钟的教学内容,不大成功,败笔。

曲谱是我在北京原创的,过客老师网上提出过批评,所以修改了至少三稿,去内蒙古的飞机上还在反复吟哦订正。反思,这个曲谱骨子里便是“歌唱”而不是“吟唱”。不像《钱塘湖春行》,这个最初就是吟诵出来的,至今晚上大院里散步,也还常常轻声吟哦之,让身边头发更白的散步人听得颔首微笑。

现场教学,学生们在这个环节其实非常兴奋,我唱出第一句,第二句七八个童声就追随着唱出来了。我停下,问:你们咋地知道谱子?一片少年人的善意笑声……然后他们便扯着我跑调,我不得不看着谱子吟唱歌词。这个曲谱,本质上几乎就和“吟诵”隔着一条河。那天课后,我回旅社上网搜寻,几乎每一个吟诵调都比我的那个“曲谱”强许多。 

4)用台湾宜兰酒调圆合

最后一个课内教学内容,六七分钟,吟诵唐代诗人崔颢的《长干行》前两首。我记录的曲谱,乃是根据北京景山学校六二班五六个女生吟诵视频记谱编写的。这是台湾的宜兰酒调,属于偏向于吟诵之“吟”的民间调子。(后来景山学校盈视老师传给我最新的吟诵制作版,听了许多遍,总还是觉得台湾原生态的那个版本印象最深。)

这个收尾效果不错。我在西湖的简笔画里,画上两条船,船头,画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见面用乡音对话,似乎很是温馨。教学的篇子里,我用刚白话诗翻译出来了,合辙押韵,却发现学生课前根本没读。也好,真实教学状况,这其实是非常难得的。

原文,女生与男生对话。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家临九江水,来去九江侧。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

 

一班初一新生,唱得亲亲切切,认认真真。几乎没跑调的,因为凡是认真学习,几乎都会最佳。非不能也,不喜欢也,十三四岁人和三四十岁人,几乎一般无二。 

5)这一节吟诵课的尾声:孩子们的掌声

最后的收束环节,按照一般规矩,要把从《清明》,到《钱塘湖春行》,到元曲和金陵两首古代流行歌曲,连起来“串烧”一番,再追回到“吟诵”的授课主题,说一些说明云云。后来也有批评声。

教学实况:回到黑板,斗方字接续原来的“吟诵”(竖排)二字,写成——

 

     吟诵古诗,不亦乐乎?

 

   学生朗读。我说,改,吟诵!学生灵异到几乎无从即时和谐,遂轰轰然爆发出吟诵调儿:

 

                吟——诵— 古诗—,不亦 / 乐— / 乎——

 

    他们喜欢无限延长某一个诗句韵脚,集体吟唱,长得让我无奈。打断,然后哗哗欢笑!仿佛是在短短40分钟内节日一下或者恶作剧一下。我掌握着扩音器,音量最大,但是也没治没治的,苦笑,拍一下讲台。

这一节吟诵课的尾声,大概五六分钟。我说,新世纪初,我发表了一个论文,这个论文是全国中语会会刊《中学语文教学》的前任主编史有为先生指导我写的,论文标题:“归来兮,吟诵之教风!”。这位主编就在我们的会场上,在那里——

掌声。有为老师起立。她没有想到从来不喜欢客套的七槐子,也因为吟诵的教学价值,致意于前辈的专业的卓越眼光。(她是廖先生的唐宋文学硕士,廖先生是我非常敬佩的先生,他当年把博导位置拱手推出,他稚气地说:“我的老师还不是博导,我岂敢充当博导?”挺逗的不是?先生就是先生。) 

最后两三分钟,我朗读了这个论文发表后收到的一封回信,偏远山区的林老师寄来的。我来内蒙古之前寻找一个古风吟诵曲谱,从一本书夹页里看到了。内容感人,对吟诵的价值判断甚至比我今天还要到位,——他的钢笔字至少我看了都感到自己应该汗颜。……连同一些吟诵方面的文献资料,七槐子一起送给了这个教学班的班主任和汉语文教师。她的名字:任悦。她正在准备投考西北某著名大学的中文系教育硕士,可以在职就读,并不影响日常的常规教学。

我从讲台前,走到另一侧,把一个文件包赠送给年轻的任悦。她的学生爆发出最热烈的掌声。我说:吟诵,今天我们开了一个头儿。你们的任老师接着教你们。下课!

然后就下课了。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