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S-Jane
MS-Jane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770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彼岸逢春,花开燕来。

(2009-09-03 23:26:25)
标签:

情感

分类: 当时的人 当时的心

 

彼岸逢春,花开燕来。

 

 

 

小的时候,从装神弄鬼到最后世界上究竟是否真的存在鬼魂也是在搞不清楚,结果自然是不敢一个人独处,在各种各样幻觉之下变得神经兮兮。

这个时候,爷爷常说一句话:人死如灯灭。灯关了,就什么都不存在了,人的生命,就是一盏灯明亮的那一段时间。他说。

在爷爷的生命结束的那一瞬间,这句话反反复复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一遍遍的温习,一行行地流泪,我曾不止一次地设想过这一天,我将要承受着怎样的哀痛;也屡次在梦中温习过类似的场景,结果睁眼之时已不觉以泪洗面。

然而,在这个夏天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的爷爷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我想我险些错过了那个瞬间,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上午,我方才知道他已在弥留之际的消息。于是一路哭着跑到他的病榻旁边,一发不可收,却又无话可说,只是一遍遍地喊着爷爷,爷爷……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重度昏迷中的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我。输氧将他的胸脯有节奏地拱起,我突然发现,他亦如此瘦弱。

他们说,你说点什么。那么多话,我竟什么也说不出。不想出声音,可却已不止是啜泣能发泄而出的哀痛,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就象我这个人,就像是我对他能够负起的责任一样,软弱、无力。

他看我,我说,爷爷你别走。你坚持下来吧。他继续看我,张着嘴,胸口一起一伏。我们都曾以为他从重度昏迷之中走向清醒,然而他的眼睛再次闭上了。我说,爷爷,你不要闭上眼睛。他如梦初醒一般,恍然睁开眼,就像是二十年前千百次地在睡梦中被我搅醒一般。

我知道,爷爷累了,但又怕他一旦闭上了眼睛,就再也不会睁开。

 

830凌晨530分,我的爷爷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再也见不到他对我微笑。

我在想,除了眼泪,在此刻,我能给与他的还有什么。掀开了黄色的布,我看到了爷爷的脸,办理后事的老人说,不要让眼泪滴到黄布上,我就被拉开。现场很安静,或许出了我的眼泪,这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干燥的,小康的肩膀湿了一大片。或许,我的爷爷是在一片安静的气氛之中离开了这个时间,或许,我的眼泪和哀号是不是来得晚了一些。

几个彪形大汉大声呵斥着拉开了一个大柜子上面的一扇小门,我的爷爷被台上了滑道上的担架,推了进去,那扇门重重地关上了,我看到两侧内壁上附着的冰霜,他会冷的吧。

 

这个事实,是怎样的残酷,以至于我实在无法接受,也不愿面对。我的爷爷就这样走了,我总会想起他坐在养老院的床上,剥去我送给他的粉色棒棒糖的糖纸,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我对他说,爷爷你吃了青蛙呀,他说,是啊,青蛙又能怎么样呢。

我总是想起,每次临行,他都会送出很远,要目送我上车放才肯放心离开,踉跄地拄着拐杖,步履维艰。

我总是想起,他不说话,静静地坐在我的身边,如果我要离开,他会说,急什么嘛,再坐一会儿吧。

我给他买的那顶灰色的凉帽还摆在家里的椅子上,我总是对我自己说,要去看他,要去看他,可最终这个想法被繁杂的生活屡屡冲淡的时候,他终于没有耐心等下去,他甚至不知道我为他买的这一顶灰色的凉帽。

在他的弥留之际,我想,我是用那淋湿他肩膀一大片的眼泪唤回了正走向另一个世界的他,我摸着他的额头,看到一道道深刻的皱纹,这被这个夏季的骄阳晒得黝黑的额头,我曾想用一顶凉帽遮住它,遮住阳光下爷爷曾眯着的眼睛,可这一切也只能成为一种永远无法完成的愿望。

我的爷爷,很喜欢四处走,可到了后来,他会经常迷路。我也想过,等到我买了车,回去带他经常到公园里散步,我也曾想过,他是否会等到那一天。

我知道,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剩下回忆了吧。

 

终于体会了欲哭无泪的感觉。所有的哀痛一股股地涌到胸口,无法抒发出来,就堵在了那里,整个人就这样被淹没掉。

我曾屡次想过,我将在那一天怎样地哀痛,怎样地愤怒,怎样地发泄我内心存留着的永远无法抹平的遗憾。可我没有。我欲哭无泪。

我的爷爷真的走了,父亲用酒精擦着他的五官,我突然觉得,躺在那里的不是他,那不是我的爷爷。他真的飞走了,离开了那个躯壳,所以他一直都在,在我的身边,微笑望我。

我知道,他不想我哭,他的离开对他而言是一种解脱,哥哥说,与其一个人躺在养老院冰冷的床上,还是这样相对来说更好一些。只是我们自私,我们不想从此看不到爷爷静静地坐在我们的身边,即便他什么也不说。

 

他们说,爷爷年龄不小了,而且走得不痛苦,这很好。可这种说法却让我更加愤怒,可我什么都没有说,我的爷爷独自生活的这些年当中,似乎一直在这种争执与相互指责当中度过,这是他倦怠了,也是厌烦到无奈的,我无力,可我能做到的,是让他尽量走得安静。

爷爷、奶奶团聚了。在那座已显得陌生的墓碑下面,我再次看到了奶奶的遗照,时间突然间呼啸滑过眼前,我意识到自己许久没来祭拜。

合葬是一件复杂的事情,爷爷的遗像摆在众人身后的台阶上静静地望着我,眼神中的无奈,似乎在对我倾诉着无限的难以割舍。

照片上,黑与白的剪影,是否预示着从此以后我们将阴阳两隔,我的爷爷仍旧是什么也不说,他静静地望着我。

突然间,我的眼泪翻滚着涌了出来,我知道,爷爷不想与我分开。可是,我也实在不想将你一个人丢在这样荒凉的地方,虽然水榭华庭,可夜里必然寒冷凄凉,你又要去照顾奶奶了吗?你做了一辈子好人,是因为真的看不出其中的玄机,还是真的不屑计较?都不是吧?你是太善良了,善良到不想去伤害任何一个人,所以,你选择了伤害你自己。

我真的不想将你留在这里,甚至想把你拉回到这个世界。这,是种自私的想法吧?我知道,你过得并不快乐,是你选择了离开,尽管我那样呼唤你,可你还是走了。那个世界里,不会有人再让你受到这样的委屈,只是你不要再做成那样一个善良的人了好不好?

我不自私,爷爷,你走吧,如果你想我,就回来梦里看看我,如果你需要什么,我会送去给你,如果你在那边过得好,风会捎来口信告诉我。

爷爷,你知道吗,你的家永远都在,它在我的心里。

 

 

 

于两千零九年农历七月十五之际,以此悼文祭奠我逝世的祖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