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宾汉
罗宾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987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女人

(2011-09-15 13:22:49)
标签:

杂谈

分类: 视角

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女人

罗宾汉

 

    2005年,一期《当代贵州》杂志针对贵州三大悲情文化(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黔驴技穷;夜郎自大)叫嚣“为贵州而证明”。也是这一年,一台“多彩贵州风”晚会风靡起来,为贵州具象了一张名片,一个符号,贵州人第一次找到了多民族、多文化的身份感。在这年,花了一年半的时间读完了5卷《贵州通史》。这些因素,让一个学计算机的、学法律的人感到文化催熟人的力量。

    人的际遇,真由不得你来安排。大街上,公交车上数以万计的人擦肩而过,也擦不出火花来。

    2006年夏天开始写博,发了一批贵州传统文化的文章。譬如:《贵州考古揭开夜郎古国四大谜团》、《追溯(贵州)历史上的“苗王”》、《创新----使传统艺术更精彩》、《点燃贵州第一把人间烟火的族民》、《走进滇国话夜郎》等等,在网上认识了黔半支莲。

    我比较喜爱阅读枝莲博客里的散文,网上交流较多。因为有对“多彩贵州”的共同喜爱。这年冬天,我们在上岛咖啡屋见面,商谈筹办“多彩贵州博友会”的事情。其间感到支莲真挚、开朗、善良、健谈、执着和钟情文化的美。至今,我依然这样认为。

    支莲很有号召能力、组织能力。这与她多年参与贵州作家协会、现当代文学协会、贵州写作学会等活动有关,人脉很广。大概半个月的时间,经过我们共同努力,2008年元月19号那天,多彩贵州博友会在贵阳药用植物园的一个山庄大厅里成立。那天我认识了帅好、南欧、三月、梦溪、花生、远松等朋友。也是在那一天,和我的第一个博友文帅见面相识。

    支莲是个有爱心并付诸行动的人。有两件事情给我留下很深印象。

    第一件事情,博友山里土牛请她伸出援手在网络上发起资助龙里县一山村贫困户杨秀春。杨秀春,38岁,身患癌症,膝下有两个小孩,上有老母,丈夫刚病逝,生活极端贫困,根本没有钱为自己治病。正因为山里土牛的求助,支莲在甲秀楼发起博友会募捐,并亲自和博友送往山里,然后送杨秀春到贵阳女子子医院和省医治疗,又再次在甲秀楼设点发起募捐(我参与了第二次募捐),接受市民善款,她的善举多次受到媒体关注。博友会获得善款远远不够的,支莲花很多精力、想许多办法为她筹措和报销医疗费,一年多的治疗花去十多万,究竟还是不能治愈而去世。可以说,支莲用爱心陪她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至今,杨秀春老母念念不忘支莲。

     第二件事情,2008年5月汶川地震,支莲商我和郭朝阳在博友会发起书写出版大型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女人诗歌集的倡议,经两个月辛勤发动、征集、筹款、汇编,大型诗歌《泪花光芒万丈》终得在一片心系汶川、抗震救灾的气氛中出版。征集范围远远超出多彩贵州博友会,延伸到贵州乃至全国的作家群,收录了129首诗歌。这本诗集,在2009年中国文章学研究会第25次学术年会上获得一等奖。诗集叫人看到作家应有的感受力、情怀、担当与责任。

    与支莲相处是快乐的。你能感到她开朗、善良的体温,能感到她诗性女子的墨香。

    仅个体交流而言,读支莲的文字是很美的。她散文集《品味女人》里譬如写人物,写她父亲,读来就很感人;写风景,譬如我读过一些写贵州双乳峰的,同样题材,她和三月草的两篇散文是我迄今读到的好作品。她的散文画面感特别好,语汇唯美、优雅、大方,既有山峦叠嶂的峰回路转,也不乏江南水乡的秀美和大海、戈壁的开阔。                  2011年中国(贵州)酒博会上合影

    结识英儒和紫江读书会也是得益于她的文坛人脉。2008年5月初,支莲、我和英儒商量在开阳与紫江读书会做一次活动,具体由我和英儒策划筹办。5月31日那天,多彩贵州博友会与紫江读书会的朋友一起领略了水头寨布依风情,一起听了帅好“历史研究和阅读中的误区”文化讲座等等。与支莲在多彩贵州博友会的许多活动,每每回忆起来确实感到很快乐,留下许多美好的记忆。  

    经验告诉我们,世上没有完美的人,包括许多了不起的人物。像我和支莲这样的普通人同样如此不是件奇怪的事情。譬如,支莲是任性的、执着的、自我的、有张力的;我对文化的判断是较真的,一根筋的,不妥协的。这些特质碰在一起,假如有共同的审美、出发点或者矢量,对彼此来说是亲和力,聚合力,甚至是一种吸引;假如相反,就会引起对立,拒绝或者远离。实际上文化就在这些地方发酵,膨胀,裂变。要么彼此获得升华,催熟;要么彼此伤害或者远离。

    与支莲相处也是“痛苦”的。她对作家身份、漂亮表达过于自信,在文化上缺少点价值判断。我人微言轻,在她耳旁大吼一声让她受到从未有过的惊吓。我“伤害”她,她“羞辱”我。诗集《泪花光芒万丈》书名成了我们之间的分水岭。

    一开始这本诗集的书名叫“国殇”,帅好提醒我不能用,随后在我和郭朝阳的坚持下,支莲放弃了这个书名。之后,我们为书的名字费了一番心思,但仍然没有敲定。随着诗稿增多,王宏甲的一首《泪花光芒万丈》让她怦然心跳,她高兴地与我商量,我极力反对用这个作书名。她的高兴劲儿与坚持和我的极力反对形成两个截然相反的极端。我认为,汶川这场灾难举国为之悲痛,它唤醒了集体的生命意识,在赈灾中看到的是民族的良心。没有人不为死难者流泪,没有人不为赈灾的良心感动。当然,没有诗人的泪花就没有诗歌,但是诗人的泪花无需光芒万丈,我们无需凸显诗人的泪花。支莲对我的观点不以为然,在大牌诗人王蔚桦、王久辛、王宏甲支持下,最终使用了这个书名。我与支莲的分歧也让贵州老高左右为难。

    诗集7月出版,10月份我和冰雪拜访画家尹光中,看到了他为汶川地震创作的大型油画《天良》。尹光中创作这幅油画基于一个理念----“灾难来临,尽到天良之力,百年以后,荣耀的不是自己而是整个民族。”我为这个理念叫好。

    在世俗生活中,我愿意认为宽容和妥协是是同义语。但在文化上应该需要严谨的态度。譬如,诗性的审美与价值判断是从属关系?是排斥关系?还是并列关系?不同的人出于不同的认知有不同的解读。这些,的确叫人感到困惑。    

     三月草结婚、还支莲的两本书、贵州老高从深圳回来等机缘,我和支莲有多次见面和沟通,感到过去的事情很有意思,说开了就没有了纠结。

    支莲爱说“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我认为,没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