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娱乐圈的大牌们
娱乐圈的大牌们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015,959
  • 关注人气:197,4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等待

(2006-09-16 07:20:23)
分类: 散文天地

*等待*
 
 一)守侯
 
 我选择了这里,选择了我的未来与希望。还是这温暖的房间,还是这两把橘红色的木椅。我清楚地记得你在我心目中重塑的叠影。
  再一次我又回到了我曾经迷惑而新奇的房间,轻轻地走进来,熟悉的气味依稀还在,那平整的床铺上闪现着疯狂的魔影,心灵交会的瞬间,颤抖着撞击我被幸福漫过的心田。爱的誓言均匀的想起,一浪一浪拂过逝去的岁月。
  此时我只能一个人呆在这里,等待在外面守侯。白天的影子悄然离我而去,黑夜的诱惑姗姗来临。然而他却在世俗里沉浮,在红尘里翻滚,忙碌占据了他的全部时间,他并没有完全属于我,我也不可能完全占有他,因为我们不在宁静而荒凉的小岛上。
    关门的声音砰然响起,那是属于别人的,你还没有回来。我怨恨窗帘的厚重,玻璃的冷酷,让我看不到你智慧的眼眸,还有那性感的嘴唇。摸摸奶黄色的柔毯,它被关进柜子里太久,有一丝霉味钻入我的鼻孔,可惜它不是魔毯,不能载着我找到你所在的方向,但是我能感觉你的心跳,你就在我的身边。你那那火热的心安慰独处一室的我,你就要回来了,哲人般的睿智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找到我的所在。
  我竭力静下心来,尽管空荡荡的,历史在我的眼前上演着往日的辉煌,太后、皇帝、大臣们前后穿梭着伴我熬过分分秒秒。我想忘记自己的存在,漂浮的眼光看着小巧的木篮子盛开着紫色的花朵,瓣瓣分明,我感受不到花瓣的虚假,我宁愿相信他们是真实的,有着醉人的容颜,每一瓣花都在吐露它们的心事,我发现那些心事竟然是我强加于它们的,我在自己和自己对话。我更愿意自己是一盏热烈的台灯,照着桌边的高背木椅,那里藏着诗的源头,源头一端就是你。
  门外的脚步声响起,那一定是你来了。
                 
  天堂(二)
  我告诉你我要回家了,你哈哈大笑,我们的家在哪里?
  我们有一个流动而固定的家,不是吗?
                 
  抛弃世俗的纷扰,在那个桃花盛开的季节,我们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堂,虽然我们时时流浪,寝食难安,可是我们有一颗真诚而固执的心,心是我们最美丽的家园。
                 
  听到了吗?腾格尔的“天堂”,那里有我们的向往。蓝蓝的天空下天地多么广阔,白云托载我们的理想到处飘荡,空空的行囊洗尽铅化。我不要海洋之心的诱惑,只要那段属于海洋的爱情,那段赌来的爱情,在死亡与光明中挣扎。我们约定只要形影不离的旅程,生死相依。清清的湖水澄澈着我们的灵魂,没有牵挂,没有亏欠,有你有我,家仿如我们随身携带的礼物,轻便快捷。
                 
  这一路行来风尘仆仆,几多辛酸几多泪水,跋涉千里万里要找到属于我们的乐园。回望背后的道路,一半平坦一半坎坷,坎坷里藏着幸福,平坦中透着炎凉。
                 
  我至今还记着你的面容,在你转身离开的刹那间,大山般的背影占据着我的视线,我曾深深感动于朱自清的背影,那是父爱的升华,你的背影是我在这城市的自信与满足。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背影,我从来没有这样专著地看过,即使是帅哥靓妹的出现,那也不过是暂时的视觉享受,走过也就忘了。你不一样,你在我的心里慢慢地渗透,侵入每一个细胞,直到控制我的灵魂。我以为我的肉体与灵魂是浑然一体的,从来就不会分开。但是那灵魂却在远离我的肉体,渐渐地向你的方向跟随而去。
                 
  天堂里有没有车来车往,那是失落者的告白,伤感者的凄凉。我们不需要任何豪华的车辆,那些来来往往的车是我们身边的点缀,是我们前行的风景,生命犹如这永不停止的车轮,跨越世纪的每一道年轮。
                 
  有风在舞,叶的排列是一队疯狂的山妖,山妖就是我的别称。
                 
  听蝉(三)
                 
                 
  蝉叫了,声声刺骨,声声锥心。这已不止限于感官上的刺激,而是触动了我珍藏好久的灵魂之声。
  蝉声响起只在白天,黑夜里它睡得很沉。可是你告诉我你在夜晚失去了睡觉的方向,在黑夜里挣扎,看不到边际。难道还有夜蝉在你的窗边使劲的鸣叫,让你不得安宁?
  我无法想象你辗转反侧的身影在月下的躁动,我只能感知你生命里的原始冲动。在你平静的外表下同样有着平常人的渴望,你是孤独的,孤独得叫人心碎;你是高尚的,高尚得叫人沉醉。
  若干个日子你一路走来,潇洒自然,风光无限。你把自己隐藏得很深,流血的伤口谁也看不见,一个人的时候听任那伤口一次次干枯一次次裂开,厚厚的痂重重掉在地上,灰尘扬起遮盖得严严实实。可是我无意中听到了这痂的叹息,渴望知音渴望交流渴望爱情,我知道痂的痛苦如同沙漠里的尘漫无边际,而我则是站在沙漠边沿的仙人掌,时时舔着干涸的刺。
 夏天到来的时候,蝉也会如期而至,没有人邀请,更多的是讨厌和谩骂,我却不再厌倦这自命不凡的蝉。午休的时间到了,你还没有睡意,我自然也睡不着,躺在床上听那蝉起劲的叫个不停,像在练声,不,应该是在歌唱,没有人为它作词谱曲,然那叫声里满是热情和狂放,犹如清亮的笛音响彻云霄。我静静地数着叫声里的里程,一、二、三……越来越远,那声音朝着你的方向传送,我忽然醒悟过来,让我做一只不合时宜的蝉吧,在这午后为你高唱,虽然单调却是最响亮的回响。
  不知道你是否已经闭上疲惫的眼睛,蝉的尾音已经冲破云霄来到你的耳边,经过阳光的蒸发,云的抚摸,风的絮语,那尾音早已化成高山流水,韵味无穷。要知道我是藏在花中的一只蝉,有着大自然最真实的情感。
  明天的明天,我会守着窗子,听那蝉的回想,我会忘记我是一只声带破裂终身痛苦的哑蝉。
                 
                 
                 
  盘根草(四)
                 
  盘根草长在乡间小路荒凉山坡,盘根错节,生生不息,没有天鹅绒般地柔软,没有丝绸样地平滑,赤脚走上去,扎得脚底痒痒的很不舒服,然而它却是我的爱物,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坐在盘根草上,那样的感觉永远不曾忘记。
  夏季的黄昏,和几个伙伴睡在南风吹拂的草地上,一字排开,晚霞为被草为床,和风吹拂进天堂,与土地接触本是人的最终归宿,这是我时时不能忘记的理由。如今我的脚下看不到一丝盘根草的影子,不能任由自己的性子胡乱发泄,扯得盘根草痉挛不已,那些清脆的断裂声换来心底的愉悦,并任委屈的泪水撒在青青的盘根草上,转眼就消失殆尽。盘根草能把我的苦和泪吸纳干净,然后从我掉泪的地方开出五色小花安慰我,盘根草普通,不言不语却能叫人感动,在这繁华的世界里,我不敢轻易落泪,一滴眼泪掉下来湿润的一点,谁都可以看见,想哭的时候只有走进倾盆大雨才可以遮掩肆意流淌的泪水,我并不坚强,我的笑声里有哭泣的尾音,很多的话找不到倾诉的对象,很多的事不能对人吐露。即使我有小小快乐,转眼就被人清除,建立在别人身上的幸福来得如此迅速,去得更快。或许是我错了,我的天真与浪漫欺骗了自己,与他人无关。
  独自出门,看那墙头的豆角蔓,已经接近于秋的颜色,肥大的南瓜叶挤挤挨挨,黄色的花朵摇曳着最后的辉煌,等过了这阵花期,该是收获的季节了。辣椒地里杂草毫不示弱,妄图将红色掩盖,其实不论是红的还是绿的,我只是路过看看而已,更不会采摘。不知道走了多远,蝉的叫声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响,这曾经是我假想中的信息传送者,怕也是落日前的最后一曲鸣奏。终究我没有白来,我在蝉栖息的树下找到了一小块盘根草,能找到已经很荣幸了,多少不在乎。我毫不犹豫地坐下来,靠在树边闭上眼睛,可是我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童年的欢笑,电影般地闪过那个男主人公的影子,他是我故事里的所爱,我删除了很多遍,他在我的记忆里反而更加清晰。有人没有爱坚韧不拔地寻找,飘洋过海也在所不惜;有人拥有爱不知道珍惜,却因为“自由”的缘故忙不叠地推却,我不由想到了一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没有生命哪来的自由;没有爱情,这自由有什么味道,不过是一首骗人的诗罢了,所谓的浪漫哪来的根基。
                 
  抚摸身边的盘根草,好象也失去了往日的容颜,只怕我的记忆也在变质。仅仅靠记忆生存的人是没有希望的,希望与幸福都不能建立在记忆里或者是别人身上。这世界上的人都在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为自己的行为开脱,文人不风流不为文人,艺术家没有怪异行为不为艺术家,做官的不坐小车没有官格……我是不是也在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寻找合适的理由,我任由自己的情感泛滥,是为了快乐的度过每一天,实际上却限制了一个人的自由,其实那也不是我的错,没有自由的人才时时告诉别人自己需要自由,就像没有金钱的人时时需要金钱的帮助一样。
                 
  要想让自己的眼泪掉在盘根草里重新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来,只怕不可能,季节已近秋天,草木枯萎的时间到了,丰收的喜悦是不属于我的,我感觉不到,没有精心播种的人自然也没有权利领受这喜悦。
                 
  这条小路不属于散步的路径,很少有人来,我一个人在这里找到了一点点从前,很快就要归于原来的地方。那些加拿大草皮已经占据了人们的视线,温柔华贵的象征,舶来品的诱惑自古就不曾改变。看到他们我能想到的只有我的爱物——盘根草,那才是我寄予信任的所在。
                 
  虽然我也想将他变为我的盘根草,但从头到尾好似一场闹剧,那些美丽的言辞,委婉的话语,是从哪里说出来的,前后对比判若两人,我还以为自己就是那多情的文君私奔了相如,想起来都可笑,一个挂在墙上的饼,虚幻得比网络更甚。自由,自由,什么是自由?大概就是我想把那些狗尾草抛弃在身后的感觉,也是我进入歌舞厅狂叫的心理,真正的自由谁都得不到,尤其对忙于工作的人来说,重重枷锁套得严严实实,家庭的,事业的,社会的……除了喘息什么也没有。但是世人给了忙碌的人一个很好的说法,那是为人民服务的典范。
               
  找不到了现在的盘根草,也没有了自由,一切都是谎言,不如趁秋天来临之际把自己幻想成漫山遍野的盘根草扎根在土地自由的生长,直至自然地消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心的迷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心的迷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