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洪烛
洪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984,280
  • 关注人气:76,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洪烛:你见过别人没见过的一个我

(2018-10-25 13:27:13)
标签:

文化

洪烛

历史

旅游

情感

你见过别人没见过的一个我(组诗)

          春天的风筝
          洪烛
一封从山东潍坊寄来的信
信封上贴着一张邮票
邮票上画着一只风筝
 
一只风筝,变成印刷品了
还是会飞
线索,攥在寄信人的手心
 
我仿佛看见,有成千上万只
一模一样的风筝,在邮票里飞
在天空中飞。演绎着不同的故事
 
我的脸庞,感到风呼呼的吹
 
纸做的风筝,本身就是一张邮票?
只不过贴在天上
 
纸做的邮票,本身就是一只风筝?
 
我收到一封从山东潍坊寄来的信?
不,我收到从山东潍坊寄来的一只风筝
 
一只大风筝,上面画着一只小风筝
盖着邮戳的风筝,落到我手里了
仍然充满飞的冲动…… 

  (原载2018年3月29日《咸阳日报》)

 
       雨花台
                    洪烛
我见过你没见过的一场雨
每一滴都是香水,比香水还香
一开始是茉莉,接着是海棠
后面还有丁香、菊花、白玉兰……
闭上眼睛才能看见

你恐怕不知道,花也会把人淋湿的
雨也会把人灌醉的
浓得化不开的香气,会把人淹死的
闭上眼睛才能看见
看见了,又受不了
你美得让人受不了啊

你见过别人没见过的一个我
我见过你没见过的一场雨
你可以在你不在的地方,像一朵花
那样开着,像一滴雨那样落着
我闭上眼睛就能看见
睁开眼,你就不见了
 
  (原载2018年3月29日《咸阳日报》)
  
 
    李白路过的回山镇
             洪烛
一朵荷花回头,看见了蜻蜓
一只蝴蝶回头,看见了梁祝
一首唐诗回头,看见了李白
李白也在这里回过头啊
是否能看见我?我是李白的外一首
一个梦回头,就醒了
一条河回头,意味着时光倒流
一条路回头,一次又一次回头
就变成盘山公路
一座山也会回头吗?
那得用多大的力气?
回山的回,和回家的回
是同一个回字。即使是一座山
只要想家了,就会回头
我来回山镇干什么?没别的意思
只想在李白回头的地方,喝一杯酒
酒里有乾坤,也有春秋
这种把李白灌醉的老酒,名字叫什么?
还用问吗?叫乡愁
 
 (原载2018年5月23日中国诗歌网)
  
  
       你是长江的外一首
             ——读李之仪《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洪烛
来到你的北方故乡,我发现
长江头,另有一个开头
重读你的爱情诗篇,我发现
长江尾,至今没有结尾
上帝创造了诗人,而你
创造了另一条长江
没有流进大海,却流进人心
在庆云县的北海公园,首尾相连
找到虚拟的入海口:人海茫茫
我心依旧
北海公园也就有了另一个名字:李之仪公园
人工湖里,包容情天恨海
长江也就有了另一个名字:相思
一滴泪至少需要三天三夜的流程
才能功德圆满
黄河之水天上来,是唐诗的主流
一江春水向东流,是宋词的源头
卜算子,小不点儿的词牌
构成你手中最大的王牌,一出手就炸了
一局定输赢,奠定了你独自穿越的江山:
你不是长江,你是长江的外一首
在地理课本的外面流,在文学史的外面流
一个人的民歌,两个人的世界
无休无止,席卷千古的忧愁

(原载2018年7月30日《庆云报》)


     你的名字里有一朵云
            ——写给山东庆云县
                      洪烛
在长途汽车的站牌上,你的名字
有一朵云,要么是始发站
要么是目的地,使旅行变得飘逸
还有比云更好的交通工具吗?
日行千里,我乘着一朵祥云来看你

“住在长江尾的你,是谁?在想着谁?
住在长江头的我,是谁的谁?”
有云的地方,就有诗人
有诗人的地方,就有相思
泪珠种下的相思豆,也会开花
开出的花,是棉花一样的白云
漫天遍野

长江水,我只取一瓢饮
就品出了甘苦
你的名字里有一朵云
我喊了一声,就下雨了
这是及时雨啊。我不是诗人
是诗人的后裔,在诗人的故乡
把他体验过的人间冷暖
再体验一遍

(原载2018年8月6日《庆云报》)


      无名女红军的铜像
                         洪烛
我走进女红军纪念馆
在露天的庭院看见你孤单的身影
女讲解员却为你自豪:
“她有亲人。她是党的女儿”

我走遍整条女红军街
打听你失传的故事
曾接纳你的那家堡垒户介绍:
“她充满爱。她是革命的妻子”

我在安葬了几千位烈士的青杠坡
没查找到你的下落
你牺牲的战友仍在为你祝福:
“她冲破了枪林弹雨。她会成为未来的母亲。”

我问一位清明来习水扫墓的老将军
为他包扎过伤口的你姓甚名谁
老将军抚摸着勋章一样厚重的伤疤:
“她就叫作女红军。还有比这更光荣的名字吗?”

(原载2018年10月19日《解放军报》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