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洪烛:你可以把我叫做野花

(2017-12-05 16:14:48)
标签:

杂谈

洪烛

旅游

情感

文化

楚雄之歌(组诗)

 洪烛

【野花无名】

楚雄的山坡,布满许多

叫不出名字的野花

 

这些野花,都是文盲

同样叫不出我的名字

 

雨水把野花的脸弄脏了

把我的鞋弄脏了

 

野花是主人

我是过客

 

只要存在着,没有名字

又有什么关系?

 

忘掉吧,那些姓氏笔划

忘掉吧,前世与来生

 

你可以把我叫做野花

也可以把野花当成我

 

让我们大家,故意地失去

没有价值的记忆

 

别打听了。即使她告诉你名字

也不见得是真的

 

【水烟筒】

每一个彝族男人

都是血肉的建筑

黑发的瓦,五官的门窗

皮肤的墙壁,骨头的梁柱

 

活着的建筑物

注定该有一只

喷云吐雾的烟囱

 

袖珍的锅灶里

水哗哗响着,在煮着什么?

 

一个人,一个村落

怎么能没有炊烟呢

 

炊烟升起。彝族男人

木刻般的面部轮廓

变得生动了。他觉得自己的全部

比村庄大多了,比县城大多了

甚至可以梦见

整整一个省

 

兄弟,让我借你的烟囱

做一次深呼吸,看看是否还能

让身体,成为自己的祖国

 

【长途汽车:禄丰 楚雄】

孤单的站牌下,站着一个

同样孤单的彝族小姑娘

 

她用左胳膊挎着竹篮

里面装满鸡蛋

 

长途汽车,一天只有两班

她错过了上午的一趟

正在等下午的一趟

她不知道远处有人在看她

 

为打发时间,她百无聊赖地

数着鸡蛋,今天的全部财富

数了一遍又一遍

数着数着,就有了信心

 

她是去走亲戚

还是做点小买卖?我想上前问路

又怕会使她数错了

阳光很热烈。她正在用孤独

孵化着更多的孤独,也孵化着自己

对远方的想像

 

她惟一没想到的是:她对于

我这样的人来说,也是远方

 

【题赠牟定宾馆】

首先应该拆除屋顶

接着拆除四周的墙壁

席梦思也可以撤走

知道吗?我更热爱草地

床头柜、浴缸、电视柜

都是多余的

 

我不喜欢住宾馆。宁愿

像野人一样露宿

哪怕这么想一想,都挺过瘾!

 

熄灯吧。让我跟无边的黑夜

肌肤相亲

牟定,你我已没有任何隔阂

 

比县城更大的是原野

比原野更大的是楚雄

比楚雄更大的

是整个云南

今夜,我做梦的范围

 

天花板消失了,露出星空

牟定,记载你的荣耀的星星

可远远不止五颗!

 

【绣荷包】

歌唱完了,只留下风

梦消失了,只留下枕头

绣花鞋走远了,只留下脚印

百褶裙消失了,只留下波纹

依偎着取暖的篝火熄灭了,只留下灰烬

吻消失了,只留下孤独的嘴唇

针消失了,只留下线,金线和银线

手指消失了,只留下指纹

鸟兽虫鱼消失了,只留下图案,栩栩如生

 

绣荷包的人消失了,只留下

一件定情的礼物

不知道该送给谁

 

故事消失了,只留下

无限的可能

 

【酒后的新生】

我需要喝一碗苦荞酒,止渴

我需要吃一盘牛肝菌,止饿

我需要使劲地跳一场左脚舞,止痒

我需要听彝族姑娘

唱一曲山歌,止痛

 

我是带着看不见的伤口

来到楚雄的

离开的时候,伤口已全部愈合

 

在星空下闭目养神

我醉了,我梦见了

另一个我

 

或许应该借助篝火,辨别

究竟哪个是真的?

 

该开始的,已经开始

该结束的,还没有结束

 

【彝族谣曲】

她唱的歌

从妈妈那儿学来的

 

她妈妈唱的歌

从奶奶那儿学来的

 

她奶奶唱的歌

从更远的祖先那儿学来的

 

她为了避免这首歌失传

而活着

怎么也要生一个女儿

 

她相信未来的女儿

也会跟自己

一模一样地活着

 

一个人的一生,等于一首歌

被唱了一遍

 

【黑井的石榴】

我来的时候

黑井的石榴

刚长出牙齿

 

我走的时候

它冲我咧嘴笑

像要我抱抱

抱就抱呗

 

我拍拍它的小脑袋

扭头说:黑井,你的孩子

会喊人了

 

瞧它的牙齿,长得多好呀

 

我羡慕它,并不仅仅因为

自己的牙齿

快掉完了

 

【蘑菇】

楚雄不怕下雨

楚雄有的是伞

油纸伞,绸布伞,折叠伞

牛肝菌,青头菌,鸡油菌

 

不用听天气预报

遇见下雨,顺手从路边

取一把小小的伞吧

虽然遮不住成年人的身休

但你的心已学会

躲在下面避雨

 

每一把伞,都在等着

一个认领它的人

 

【黑彝】

他们在白天也穿着夜行服

他们的皮肤正在向暮色靠拢

黑,是信仰中最华丽的颜色

也是最高贵的血统

 

凝视他们的眼睛吧

眼球是黑夜,眼白是白昼

很明显,一小半的白昼只是

一大半的黑夜的陪衬

 

他们为身体里的夜色而活着

那仿佛才是他们的自我

 

【孤独的回声】

我看不见唱歌的人

却听见了他的回声

 

那是另一个他

那是更多的他

在接着唱下去

嗓子不曾沙哑,孤独不再孤独

 

我没听懂歌词

却听懂了歌词的回声

 

那是同一首歌

那是另一首歌

那是一个人的大合唱!

 

寂静一旦被打破

就很难恢复。陌生人的回声

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山谷空空荡荡,山谷

仿佛又住着很多的人

 

我也不是惟一的听众

我被感动了几次,我身体里

就有几个重复的自我

 

【乘飞机去云南】

飞机的翅膀,没动

但比鸟飞得还快

 

我坐在飞机里,没动

但比飞机想得更远、飞得更快

 

我有翅膀吗?没有!

我所谓的翅膀是指

在原地也能飞行的思想

 

飞机像一枚绣花针

缝纫云朵

我是一根线,正以光速

穿过针眼

 

云南,我太想你了

所以我注定将比飞机

提前降落

 

哪怕只相差一分钟

也足以证明:我是一位可以

暂时脱离自己身体的乘客

 

【痒风景】

树痒了

抖动着大大小小的叶子

 

也许不是树痒了,而是山痒了

抖动着树

 

也许既不是树痒了

又不是山痒了,而是风痒了

在树梢,在山坡,打个滚

蹭着赤裸的背

 

好舒服呀!看见这一切

我的心痒了,在纸上

抖动着一杆光秃秃的笔

越挠,越痒

 

【山中的彝族猎人】

他的上衣钮扣眼里插着一朵鲜花

说明他是个喜欢美化生活的人

 

就这样微笑着向前走去,为了遇见

一个佩戴鲜花的女人

 

只有一朵花的花园,在日照下移动

皮肤散发出泥土的气息

 

一朵花,也许不足以美化对方

但足够用来美化自己

 

懂得美化自己的人,是不怕孤独的

他已把孤独驯养成了一头宠物

 

猎人牵着他的狗走远了,我发现

孤独,也有着姣好的背影

 

一朵花,也许不足以改变世界

但改变了我对猎人生活的看法

 

【禄丰的雨】

禄丰的雨,是楚雄的雨

是云南的雨,是中国的雨

首先在一小块地方下起来了

它完全可以扩张一千倍

淋湿更多的人

 

禄丰的雨,也是世界的雨

是世界语。落在窗户上

是口语,落在树叶上

是书面语

 

禄丰的雨,下了一夜

不需要翻译我也能听懂

 

一场小地方的雨

照样惊动了大世界

 

小地方的雨,并不见得

就是小语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